我總是在繪畫、繪畫 | Richard Long

目刻時光2018-12-07 23:49:57


對我而言,手段(means)的簡潔更富於情感和力量,更有說服力,更有挑戰力。藝術就是選擇,集中,儀式;一個簡潔的視覺效果。

——Richard Long






我總是在繪畫、繪畫。

他說。


在自然中,藝術就是簡單的移動和光亮,自由的和記錄。那些真實存在的風聲、水流、一草、一石,一人,就是創作的原材料。

他的官網裡這樣寫道。


在繪畫、繪畫。

可特指亦可泛指,更是強調狀態。


(Richard Long),以大地為畫布,自然界中的素材為畫筆材料,行走天地間,在行走中思考,觸碰自然的靈氣,歸入體內,帶回都市中,再傾注到藝術創作裡。






理查德·朗(Richard  Long)是當今英國最著名的藝術家之一,更是英國大地藝術的代表人物。他擁有極為出色的履歷,比如:


  • 他是唯一一個獲得過4次特納獎提名的藝術家,並於1989年憑藉《White Water Line》獲獎;

  • 他曾代表英國參展第37屆威尼斯雙年展;

  • 在1990年獲法國藝術與文學騎士勳章;

  • 2009年,他獲得了日本皇家世界文化獎雕塑獎;

  • 2013年獲大英帝國司令勳章;

  • 2018年,因對藝術的貢獻,他登上了英國新年榮耀榜,獲騎士爵位。


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Richard Long開始在世界各個地方行走,通常這個行走的過程會持續5-15天不等。或在草地裡走出一條直線,或用石頭堆砌一個圓圈,作品通常處於宏大的自然地貌中,由此形成一系列衝擊力極強的作品。通過文字、影像、攝影等藝術形式紀錄下來,形成獨特的藝術檔案。


比如:


∧From Enclosure to Circle, 2005


∧Tame Buzzard Line, 2001

Flint

1383 9/10 × 28 in; 3515 × 71 cm


他的途徑之地包括撒哈拉沙漠、澳大利亞、冰島以及其故鄉布里斯托等地。他的第一件大地藝術作品名為《走出的線》(A Line Made By Walking,1967),是他在一塊地裡來回地走,踩倒草而形成的一條直線。這是他的經典之作,具備了他以後的戶外作品中的所有元素:有一個觀念作為作品的基礎,極少主義的形式(並且在作品完成時候又可歸於自然),圖片或其他的記錄文獻。之後,理查德·朗在全世界長途跋涉,在大地之中創作轉瞬即逝的作品,在現場重新組織原始材料,形成簡潔的輪廓和形狀。以線作為母題,理查德·朗順著不同的地形行走,1972年在祕魯(Peru);1974年在加拿大;1976年在日本。他又製作石線(Lines of Stones),1970年在田納西河;1975年在喜馬拉雅山;1977年在澳大利亞;1979年在富士山。1974年,他在路旁每隔一英里放置一塊石頭,形成了一條164英里(264公里)長的線。1981年他又在玻利維亞(Bolivia)搬開石頭以裸露土地而形成線條,1983年在尼泊爾(Nepal)通過掃走落葉而形成線條。直線成為其他一些基本形狀的源頭:圓、正方形、螺旋、十字形和Z字形。


他的行走:


∧英國 1967


∧玻利維亞 1981


∧1988年撒哈拉的線


∧ 布里斯托的雪球軌跡


∧1975年喜馬拉雅的一條路


∧1986年蘇格蘭在迷霧中走出的圈


蒙古 1996


∧2010年中國長江


∧中國 2010


行走五十多年,隻身天地間,度千日如一日,行千里若一里,似乎一輩子都只在做一件事,所有的行走都只為不斷完善一件作品。


理查德·朗用和戶外作品一樣的形狀和材料製作雕塑,把自然帶到藝術界的展廳裡。他把在大自然中的作品的圖片,連同地圖和行走路線圖,一同展出。所有的展出都有標題、解說詞和其他的一些信息。對於作品實物與它的記錄文獻的關係,他認為:“我希望我的圖片、文本和地圖可以引發對作品的想象,而我在畫廊裡展出的雕塑則可以帶來自然中作品的感覺。我相信我的作品是互為補充的,全部加在一起便提供了對我的藝術的全部體驗。”


展覽現場作品:


∧Richard Long

204 Somerset beach stones in 17 lines of 12 stones, 1972 - 73

Somerset beach stones 

9 x 542 x 663 cm


∧Richard Long

Richard Long, Installation view

Lisson Gallery, 27 Bell St, London


∧Richard Long

Four Ways

Delabole Slate from Cornwall

490 x 498 x 58 cm


∧Richard Long

A two and a half day circular walk in the Scottish Highlands, 1979

text


∧Richard Long

installation view

Lisson Gallery, 

London

1977


∧Richard Long

installation view

Lisson Gallery,

London 

1977


∧Richard Long

1974

installation view

Lisson Gallery,

London 


∧Richard Long: Circle to Circle

2018


∧Richard Long: Circle to Circle

 2018


關於他的意圖,理查德·朗說:“一整天穿過達特穆爾荒地(Dartmoor),以直線行走是神祕而美麗的,我不能說出為什麼,但事實確實如此。因為對我而言,這樣做是美麗的,它足以促使我將它做成藝術。”


他又說:“我做了‘行走’這個簡單的動作,把它儀式化,使它成為藝術。我對我的材料和自然有強烈的感覺,我在每件作品中所做的是使它儘可能地既美麗又有力量。藝術的功能就是創造處理世界的新方法。……我的確認為我的作品是古典的,完美的圓或規整的幾何形--1000小時裡的1000英里,或100小時裡的100噸。我的所有作品的確十分簡單。”


“對我而言,手段(means)的簡潔更富於情感和力量,更有說服力,更有挑戰力。藝術就是選擇,集中,儀式;一個簡潔的視覺效果。”


∧Untitled, 2007

River Avon mud with acrylic medium and paint on wood

78 3/8 × 53 7/8 in; 199.1 × 136.8 cm


∧Hickory Wind, 2014

A single panel carborundum relief printed in Black/Ultramarine Blue ink mix on Hahnemuhle Etching White 350 gsm paper

76 3/8 × 47 3/4 in; 194 × 121.3 cm


∧Untitled, 2008

Slate and gesso

48 × 53 1/4 in; 121.9 × 135.3 cm


∧Untitled , 2018

China clay on linen on wood

72 4/5 × 59 1/10 × 1 1/10 in; 185 × 150 × 2.7 cm


∧Untitled, 2008

Slate and gesso

48 × 53 1/4 in; 121.9 × 135.3 cm


∧Speed of the Sound of Loneliness, 2014

A two panel carborundum relief, both panels printed in Black/Ultramarine Blue ink mix on Hahnemuhle Etching white 350 gsm paper

47 3/4 × 152 3/4 in; 121.3 × 388 cm


∧Africa Dub, 2014

A two panel carborundum relief printed on Moulin Du Gue 350 gsm paper

94 3/10 × 91 7/10 in; 239.5 × 233 cm


∧River Avon Mud Drawings (B), 1998

Lithograph

4 3/4 × 3 3/4 in; 12.1 × 9.5 cm


∧Corrina Corrina, 2014

A two panel carborundum relief on Moulin Du Gue 350 gsm paper

96 9/10 × 97 4/5 in; 246 × 248.5 cm


∧Simple Twist of Fate, 2014

A two panel carborundum relief printed on Moulin Du Gue 350gsm paper with hand painting

97 4/5 × 95 1/2 in; 248.5 × 242.5 cm


∧Low Tide, 2018

Screenprints on Somerset 410gsm paper

40 1/10 × 28 2/5 in; 101.8 × 72.1 cm


∧Black Mountain Rag, 2014

A three panel carborundum relief on Moulin Du Gue 350 gsm paper

94 3/10 × 137 3/5 in; 239.5 × 349.5 cm


從1980年起,理查德·朗利用展廳的牆面發展出了河泥繪畫的形式。他認為,在千百萬年日月天體引發的潮汐作用下,河泥蘊含著異常豐富的能量。因此在很多展覽中,他用手塗抹河泥直接在牆上進行繪畫。這種繪畫方式,取消了作為中介的畫筆,直接、粗礦而充滿力量。他從很多河流中取材,諸如紐約的哈德遜河、法國的隆河谷和葡萄牙的布拉加等地,不過最中意的還是布里斯托埃文河(River Avon)的河泥,因為那是“家鄉的河”。


∧River Avon Mud Drawing (C), 1998

Lithograph

4 3/4 × 3 3/4 in; 12.1 × 9.5 cm


∧High Tide, 2018

Screenprints on Somerset 410gsm paper

40 1/10 × 28 2/5 in; 101.8 × 72.1 cm


∧In My Hour of Darkness, 2014

A three panel carborundum relief on Moulin Du Gue 350 gsm paper with hand painting

94 3/10 × 137 3/5 in; 239.5 × 349.5 cm


∧Guitars, Cadillacs, 2014

Carborundum etching with hand painting on two sheets of 300gsm Moulin du Gue paper

91 3/10 × 82 3/10 in; 232 × 209 cm


∧Spring Tide, 2018

Screenprints on Somerset 410gsm paper

40 1/10 × 28 2/5 in; 101.8 × 72.1 cm


∧Time and Tide, 2018

Screenprints on Somerset 410gsm paper

23 × 58 3/10 in; 58.5 × 148 cm


∧Tideline, 2018

Screenprints on Somerset 410gsm paper

23 × 58 3/10 in; 58.5 × 148 cm


∧Neap Tide, 2018

Screenprints on Somerset 410gsm paper

40 1/10 × 28 2/5 in; 101.8 × 72.1 cm


∧Untitled, 2008

Driftwood

10 1/5 × 21 7/10 × 3/5 in; 26 × 55 × 1.5 cm


∧Original handmade on card, 2016

Mud on hand made card

7 1/2 × 5 1/2 in; 19 × 14 cm


∧Sweet Old World, 2014

A single panel carborundum relief printed in Vermilion/Ruby Madder/Primrose ink mix ink on Hahnemuhle Etching White 350 gsm paper

76 3/8 × 47 3/4 in; 194 × 121.3 cm


視頻裡,記錄了他最近的一次展覽:



理查德·朗(Richard Long),自然追隨者。


繪天地之靈氣,畫心底之暢想。

簡單、安靜、持久、充滿力量。


原點即終點。

終點又是另一個起點。


圖文整合於網絡,版權屬於原所有。




詩意的所在


展覽時間:

  • 2018年9月29日-2019年1月5日


展出地點:

  • 中國四川省眉山市天府新區中法農業科技園形象示範區


策展人:

  • 楊小彥、克里斯特爾·蒙圖裡(法國)、胡斌、龍邃洋


藝術家:

  • 朱利安·德·卡薩比安卡(法)、菲利普·科林(法)、傅中望、顧雄(加)、混合小組、焦興濤、林景山(加)、劉建華、石頭先生(法)、法比安·維隆(法)、王義明、史金淞、曾曦


眉山鄉野藝術節已於2018年9月29日在中國四川省成都市近郊的眉山華僑城中法農業科技園開幕。中法農業科技園位於四川省眉山市天府新區,坐擁錦江,背靠彭祖山,面朝黃龍溪古鎮,文脈深遠,歷史綿長。眉山鄉野藝術節是在巴蜀地區舉辦的首個大型國際性以大地作為載體的藝術節,主辦方希望通過參與藝術家批判性思考的方式讓藝術與自然環境互為作用,並通過大地藝術的形式讓民眾更深入地關注和反思環境生態議題。藝術節依循城市山水主義,根據園區的氛圍呈現,通過藝術家的作品去構築生活的寫意與和諧。自開展以來,人流如織,深受大眾喜愛。展期至2019年1月5日。


更多眉山鄉野藝術節:

  • 心像  |  曾曦

  • 天外之物 | 劉建華

  • 匍匐前行  |  焦興濤

  • 藝術能成為什麼?(下)

  • 藝術能成為什麼?(上)

  • 遊戲通道 | 混合小組(範勃、洛鵬)

  • 肉身與靈魂的雙重磨礪!五彩幡 | 王義明

  • 辣椒 | 林景山 SAM LAM

  • 向水而生 | 顧雄

  • 你,聽見巴黎了嗎? | 石頭先生

  • 所在總是以詩意來定義 | 楊小彥

  • 詩 · 遠方 · 所在 · 此在......


更多大地藝術:

  • “宇宙之卵”,超越陸地和水的地方......

  • 行走大地!以藝術之名......



延伸閱讀:

  • 今日 世界死了——失落的人類存檔 | 杉本博司

  • 藝術家的本質是思想家+手工藝人 | 呂佩爾茲

  • 槍炮講話時,繆斯陷入沉默 | 弗蘭茨·馬爾克

  • 撩撥不安,那一夜的芬芳如夢 | 保羅‧德爾沃

  • 也許我看世界的方式不一樣 | 大衛·霍尼克




目刻藝棧,現已有優質正品藝術畫冊、美學、生活相關書籍200多冊,且不斷上新中......

點擊“閱讀原文”,進入目刻藝棧......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