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邊和子:成長過程中需要明白的道理

iMorning2018-12-08 00:11:17

點擊上方藍字iMorning訂閱


1979年,特蕾莎修女在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時,有人問她:“在這個目前還沒有脫貧的世界,如果成為像您這樣的人,是否可以讓世界和平?”特蕾莎修女回答道:“我能夠做的,僅僅是用無私的愛去包容日常小事。”


無論面對誰,特蕾莎修女都會將心比心,懷著一種“啊,確實是這樣”的心情去對待。不論什麼樣的事情,都能引起她心靈上的共鳴,這不正是因為她自身經歷了很多痛苦嗎?這些經歷並不是從別處借來的,而是她自己親身經歷過的。


用我自己的話來說,就是“信仰,不是一個人擁有的一種東西,而是一種生活方式”,它並不是簡單地說出一些教義方面的話,例如“我是基督教徒”,或者“天主教是這樣的,耶穌教是那樣的”。


在十八歲時,我突然有了一種“一直以來我都聽母親的話,但現在我想反抗一下”的想法,於是我不顧母親的強烈反對,毅然接受了洗禮。


我接受完洗禮回家後,母親非常生氣,說:“我們的家族都是淨土真宗(‘淨土真宗’的意思是‘淨土教理的精髓’。具有日本特色的另一宗派),你這個孩子真不聽話!”以至於她接下來三天都沒有理我。


在那之後不久,有一天,母親問我:“你是基督教徒嗎?”這句話也正好表達了母親的心情:“接受洗禮前的和子,與不顧母親反對接受洗禮後歸來的和子,我原本以為會有些不同。”母親其實想說的是,忤逆了自己母親的意思去接受了洗禮,卻依然還是會膨脹、會鬧彆扭、嘴巴不甜、心地不善良、口出惡言的我,跟以前相比,一點兒也沒有改變。


於是我開始思考這個問題。在日本,信仰基督教和天主教的人加在一起,可能還不到人口總數的百分之一,所以一定會有“作為基督教徒,就應該如此”這樣片面的聲音。我苦惱的地方是,像我母親這樣的與《聖經》毫無關係的人,到底對基督教有著怎樣的看法呢?


我非常感謝母親,感謝她給了我這樣一個思考問題的機會。即使是現在,也依然會有人對我說:“你是修道者嗎?”我很感謝他們的提問,因為我偶爾需要反思一下自己的信仰。


信仰,不是一個人擁有的一種東西,而是一種生活方式。


人們對修道者的看法到底是什麼樣的呢?我一邊思考著這個問題,一邊生活著。我想這個過程就是答案。


努力做到言出必行 用無私的愛去包裹每件小事


不論是天主教,還是淨土真宗,正確的事情就是正確的。


我們應該像特蕾莎修女那樣,對自己說出的話要積極去實現,凡事做到言出必行才是最重要的,而不只是說些好聽的話,比如“我們是天主教徒,所以就必須要這麼做”。


“您真的可以不論什麼時候都能夠履行自己說過的話嗎?”有學生曾這樣問過我。每當此時,我都會這樣回答:“我當然也會有做不到的時候,無法真正履行自己說過的話的時候,但我會一直努力去實現,即便不能百分之百地完成。擁有想盡各種辦法去努力實現的決心,才是最重要的。”


對於說出的話跟實際行動是否一致這件事,即便不是基督教徒,對我們來說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認為,如果要努力做到言出必行,就要用無私的愛去包裹每件小事。


在日常生活中,我會比較注意去主動跟學生打招呼,比如我看到學生,就會主動跟他們說“早上好啊”,這樣的話,學生就會覺得“老師竟然主動跟我打招呼了”,我想,他們的心中應該會湧出一絲溫暖的情感吧。有時候,我跟學生遇到了,即便彼此沒有什麼話可說,但在看到對方時,我也會試著說一句:“最近休息得好嗎?”然後再加上一句:“今天你穿的襪子好可愛呀。”之後,我看到對方在當天交給我的感想文中,懷著很愉快的心情寫下了這麼一句話:“我今天穿的襪子被老師誇獎了。”


現在的孩子,都想讓自己在人群中顯眼一些,比如在小學學校和中學學校中,總會有一些喜歡引起騷亂的孩子,他們引起騷亂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想讓別人跟他們說話,或者想讓別人多注意到他們的心情。想被無私的愛所包圍,這樣這些孩子就會很開心、很滿足。


還有我曾經用開玩笑的口氣對學生說:“我也曾有過受傷的經歷呢,每當這個時候,我就會去御御堂,訴說自己的委屈,但是我至今也沒有收到任何迴應。”我的學生們就會露出開心的笑臉說:“原來老師您心裡也是很在乎被愛這件事啊。”

說出的話努力去踐行,即便不能百分之百地完成。擁有想盡各種辦法去努力實現的決心,才是重要的事情。


“用滿滿的愛將他擁抱,把他放在地上,讓他自己學會走路。”正如這句諺語所說,用愛將學生緊緊地擁抱,但是也要讓他們學會自己走路,愛的呵護和獨立成長的轉換是分明的。


擁有超越痛苦的力量

無論何時都不能忘記微笑


我從小就在母親非常嚴厲的教育下長大,這其中也有一些事情想分享給大家。

母親曾經教導我:“如果你認為人生會按照你想象的那樣進行的話,就大錯特錯了,無法按照自己的想法進行,這才是真實的人生。正如俗語所說,‘艱難困苦,玉汝於成’。不經歷痛苦,人是不會成長的。”


無論我在學校上學,還是在修道院工作,我都曾有過很痛苦的時候,但是母親的這些教導,成為我戰勝痛苦的強大力量。


我在五十多歲的時候,有將近兩年的時間被抑鬱症困擾著,那個時候非常痛苦,這期間雖然我很努力地完成學校的教書工作,但是經常會萌生出“我不配做這樣的工作”之類的消極情緒。


我也曾有過這樣的一段日子,有時在給學生講課的過程中,會突然無法流利地說出話來。有時正在跟別人說著話,不知不覺就睡著了。我甚至認真地思考過,對我來說,死亡是不是一個更好的選擇。


如今,正是因為自己曾經歷過那樣的痛苦,現在健康的自己非常感謝那時的自己。在那段痛苦的時間裡,與我關係很好的修女們曾經寬慰我:“你做了比一般人多好幾倍的事情,所以你應該放輕鬆,趁這段時間好好休息一下。”她們對我的溫柔體貼給我帶來了莫大的安慰。


其實,比任何事情都要痛苦的,是無法微笑這件事。平時我們見面打招呼說“早上好”“中午好”時都會微笑,並且心情是輕鬆愉悅的,但是如果連這樣簡單的打招呼都無法用輕鬆愉悅的心情表達時,就會很痛苦。


笑容是可以傳播的。當你自己面帶笑容的時候,對方看到後也會給我們回報以笑容,我們就會擁有一種被治癒了的心情。這就跟說“謝謝”是同樣的心情,一句“感謝您的幫助”是可以幫助我們超越痛苦的巨大力量。


人生,不會按照你想象的那樣進行下去,這就是現實。


不經歷痛苦,人就不會成長。但是,無論何時都不能忘記用笑容面對,以及擁有“感謝您的幫助”的心情。


因為生病而明白的事情 把消極的東西變成積極的動力


我從來沒有因為自己得過心理疾病而感到羞恥。人類是由身體和心靈構成的,就像身體會感冒一樣,心靈偶爾也會得“感冒”。


雖然這不是什麼值得驕傲的事情,但是如果沒有得過心理疾病的話,也許我這一生都可能沒有機會與相當於心靈醫生的基督教相遇。事實上,我在患上抑鬱症之後,似乎變得比以前更加溫柔平和了,尤其是在面對需要幫助的人們時。


平時,我看到早上起不來床的修道者,或經常掛在嘴邊說“好累”的年輕人,或者總是說自己“沒有精神”的同齡人時,雖然嘴上沒有說什麼,但是我在心裡還是會發出比較嚴厲的批評:“他真是太懶了”“也太沒有志氣了”等。我以前一直認為,不管是誰,都應該健康而充實地活著。


我曾拜讀過“感謝摔倒”(相田光男著:《人間》,文化出版局出版)這首詩。


感謝摔倒

不斷地摔倒,不斷地跌倒,正因如此

開始更深入地去思考生活

感謝不斷犯錯和不斷失敗

才能一點一點地

用溫暖的眼睛,慢慢發現

人們所做的事情

感謝生活的追趕

才開始瞭解並厭惡

身為人類的弱點

和懶惰

感謝欺騙,以及背叛

才開始明白了

傻傻的、正直的

親切的人間的溫暖

之後,

在每次遇到身邊親近人的死亡時

才切身體會到了

人類生命的脆弱

和生活在當下的尊嚴

......

摔倒、跌倒、被欺騙、遭到背叛,這些都是讓人非常不開心的事情,也一定是我們不願意遇到的,雖然我們無法阻擋它的到來,但是我們可以做的是,在面對這些消極因素時,將其中一部分轉變成積極因素。


感謝人生路上的摔倒,使我更加能夠體諒弱小的人。


正是生病的經歷,讓我想明白了很多的事情。我們要學會努力把消極的東西變成積極的動力,勇敢活下去。


針對當下年輕人的憂愁、迷茫與苦悶,渡邊和子心懷悲憫之心,一過來人身份,給我們提供了一種可能的破解之法——微笑裡有著治癒一切的力量,堪稱散文版《解憂雜貨店》。

作者:渡邊和子

譯者:黃鑫

https://weiwenku.net/d/109727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