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多個人搶著“坐牢”,最小隻有13歲,進去的人都不想出來,還說:外面的世界才是監獄

一人一城2018-12-11 05:49:25

可以艱難,也可以庸常,

但勇敢面對的人

一定會活成自己最好的模樣。




漆黑的走廊裡,

每個小房間都亮著燈。

最前面的那間,

有個男人正睜大了眼睛,

努力向外張望著。



這兒可不止他一個人,你看,從門上狹小的玻璃窗也能看見,有人正大口吃著飯,這身藍色的衣服,讓想起了一個地方——


它就在韓國洪川,可是所不得了“監獄”。


因為,裡面沒有一個“囚犯”,是十惡不赦的壞蛋,他們要麼是上班族,要麼是全職媽媽,最小的,是個學生,年齡才13歲。


全都是些最普通的普通人。



但你可別以為這兒是什麼危險的地方,因為,他們全都是自願來“坐牢”的。


甚至,為了能成功“坐上牢”,他們每天還得給一筆不少的錢。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城妹在翻牆翻到手抽筋之後,終於知道了真相......




監獄的名字,叫“Prison inside me”,翻譯過來就是,“內心的牢籠”。


那些費盡心機來“坐牢”的人,來這裡都帶著同一個目的——尋找自由。


它是一所模擬監獄,但裡面的生活,卻和真正的監獄不盡相同。



它的主人,是一個韓國農村的檢察官,

每週的時間,超過100個小時,

(平均每天工作14.2個小時,且全年無休)

而且,除了自己的工作,還得到處喝酒應酬,

他的人生,在開這間“監獄”之前,

他可能是檢察官,是丈夫,是父親,是兒子,

是朋友,可唯獨,不是自己。



在臨近崩潰之前,他選擇了監禁自己。整整一個星期,他不見任何人,不看電視,不玩電腦,不聽手機。


他用這7天的時間,放鬆自己,思考未來的方向。原本,他覺得這種極端的方式,可能不會有什麼作用。


但他沒想到,過了一個星期的“任性”生活,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輕鬆。


於是,2008年,他決定和妻子一起,還有些其他人的捐款,用了近30億韓元(約1800萬人民幣)開了這個只有28間房的監獄式療養院。



不能帶手機和鐘錶、“犯人”之間不能隨便說話、必須穿藍色的“囚服”、房間,只有小小的5平米。


角落裡放著一個馬桶和一個洗臉盆,沒有床,也沒有鏡子。


主人會給你一張瑜伽墊、一套茶具,一個熱水壺,一支筆和一本筆記本,累了,就睡在地板上,餓了,就等人給你送飯。



房間有窗,有地暖,門旁邊,

有一個緊急按鈕,以防突發情況。

門是從外面鎖上的,

但主人也會告訴你從裡面開門的方式。



聽起來很難受對嗎?


離開了手機和互聯網,一個人在5平米的小房間裡,待24小時,能預想到的孤獨和恐懼,讓很多人在剛知道這裡的時候,就產生了非常強烈的抵觸心理。


但更多人在嘗試了一次過後,卻完全愛上了這種放鬆方式,他們覺得,這樣的方式,能讓他們有時間和自己對話,去感受到內心的平和。



就比如這個57歲的男人,就花了50萬韓元(約合人民幣3058元),在這裡呆了7天,而且,還是個回頭客。


他是一名汽車工程師,年過半百,但每週仍然要工作將近70個小時。


這意思大概就是,如果你上5天班,那你每天要工作14個小時,如果你不休息,那每天還是要工作10個小時,簡直令人窒息。



但他並不是個例,因為,這在韓國,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


韓國本就是個崇尚加班和奮鬥的國家,不光是上班族,還有全職媽媽、老闆、學生。


去年,就有組織調查發現,韓國人的平均工作時間,就達到了2024個小時,在36個國家裡,排名第三。甚至連平均退休時間,都延長到了72歲。調查對象是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36個國家,中國不是成員國)


如果想在這裡生活下去,那就必須擁有承受壓力的強心臟。



所以,為了暫時逃避現實,喘一口氣,他和那些同樣來到這裡的其他人一樣,選擇了出錢“坐牢”。


因為這裡,會沒收你所有的電子設備,沒有信息,沒有工作,沒有人能找到你,你只需要,在這個5平方米的小空間,面對自己。


這樣另類的減壓方式,收穫了一大批粉絲,到現在,已經這裡已經“監禁”過2000多個人了。


來這裡的人,帶著疲憊、委屈、不甘、憤怒等難以釋懷的情緒,獨自在房間裡舔舐傷口。



還有人說,“這個小牢房不是監獄,真正的監獄是我們終將回去的地方”。


聽起來很矯情,畢竟生活本來就艱難。


但,只有當你聽到,從房間傳來的強迫自己壓低聲音的哭泣時,才能明白,他們在外面的世界,得有多堅強。




這樣的生活壓力,並不只在韓國。“監獄”裡的人,是整個社會的縮影。


學業、工作、家庭,每一項,都是生活在世界上,無法逃避的問題。


有人說:今年30,開了家小外賣店,為了留住客人,大部分單都親自送。第一次在夏天30多度高溫在路上被晒到頭髮暈,第一次扛起五六十斤的外賣箱,第一次半路壞了電動車,騎摩拜送餐,第一次晚上垃圾時,袋子穿了蹲在路邊用手把垃圾扒拉回去。生活好像是很苦,但其中的甜也只有自己知道。不認路時,外賣小哥會帶我一段,暴雨天全身淋溼時,接餐的客人會給我一杯熱水。這是生活。

(烏鴉用戶 彥公子)



還有人說:高中畢業雖已拿到了大學通知書,家裡卻為那四五千的學費發愁,於是自己從農村跑到城市去幹建築工,住的是郊外的破廟,吃的是鹹菜饅頭,乾的是烈日下掉皮的活,這些我都沒有退縮,使我退縮的是:“城裡人”鄙夷的眼神,戒備的防範,隨意的辱罵,就連坐公交車一上車幾乎都避讓.....有天晚上實在受不了喝醉了,邊哭邊罵:日他媽的生活,和書裡不一樣!上大學後別人戀愛遊戲,我卻拼命的學習,拼命的實習兼職!畢業多年,沒有狗血那樣的成功,但是終於努力的成了一個普通的丈夫,普通的父親.....

(烏鴉用戶 拿細耳人)



在最近上映的小成本記錄片《生活萬歲》裡,能看到底層小人物的掙扎,帶女兒開出租車的女司機,乾杯都碰不到杯子的賣唱盲人夫婦,做心臟移植手術的女孩,在拉薩踩了十多年蹦蹦車的老爺爺。


在國內第一部心理推理紀實檔案《催眠師手記》裡,有一個真實案例,一個老闆,家大業大,但壓力大到,需要花錢去買自己的獨處時間。


《生活萬歲》


成年後,似乎無論有錢沒錢,我們生活的關鍵詞,都從“拼”慢慢變成了“撐”


這種情緒越來越重,只要有人拿“火”輕輕一點,就能讓處在裡面的人“爆炸”,於是,有段時間,開始流行“逃離北上廣”。


沒過多久,有人逃出去,又逃回來。有人哭著說,逃離的結果,只是換一個地方繼續撐。


正如城妹在網上看到的一句話,“自由舒適的日子過久了,與繁忙焦躁的日子過久了,結果一樣都是厭倦。”


《生活萬歲》


不否認,我很羨慕“監獄”裡的那些人。他們找到了能讓自己徹底放鬆,重新積攢力量的方式。


但城妹更覺得,真正的平和和安寧,其實來自專注於自己的生活和手頭的工作,踏實地去面對每一個需要被解決的難題。


這對我們的要求很高,要真誠,要熱情,要堅強,要勇敢,不能被日常的瑣碎消磨掉意志,還要控制不能被誘惑迷了心。



你甚至可以把崩潰和哭泣,當成成年生活裡的小任性,過剩的焦慮感,用痛哭後的精疲力盡來應對。


就像《銀魂》裡有句話說的好,“眼淚這東西啊,是流出來就能把辛酸和悲傷都沖走的好東西。”


所以,不要被壓力打倒,去尋找釋放自己,正確的方式,暫時從自我裡跳出來,觀察一下別人,思考一下自己。


生活可以艱難,也可以庸常,但勇敢面對的人,一定會活成自己最好的模樣。


文章部分內容來源於路透社|Kim Hong-Ji 、NDTV、韓國CBC 




點擊圖片,閱讀更多內容





聽說微信改版後,有粉絲找不到我們了!

來~跟著以下步驟走,

置頂 / 星標 【一人一城】喜獲完整版封面特權!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