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歲鋃鐺入獄,20年後滿身刺青的黑道大哥卻成了臺灣之光,用一碗麵餵飽40000多人

一人一城2018-12-11 05:49:56

《無間道》裡有句話說,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早幾年才“放下屠刀”的顏維勳,現在有時候會後怕,好在還有贖罪的機會,還的是給社會的福報,而不是在某次廝殺中,稀裡糊塗還了自己的命。

 

都說浪子回頭金不換,但這條回頭路,他磕磕絆絆走了20多年。




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路燈準時亮起來,

在臺北新北市板橋區青翠菜市場的轉角處,

有一家不太起眼的小麵店卻依然燈火通明,

麵店裡只有五六張桌子,滿是煙火氣,

最顯眼的是店門口掛的“行善麵店”紅心招牌。

客人吃麵的悉索聲,老闆打開煤氣的聲音,

讓這裡顯得格外熱鬧。



一位身形乾瘦的老人在門外小心翼翼地張望著,

她聽說這裡可以免費吃麵,但遲遲不敢走進去。

剛才還在炒麵的老闆看到門外的老人,

熱情地招呼她:“要吃麵嗎?快進來坐啊。”



老人走到最靠門的桌子邊坐下,

沒一會,一碗熱氣騰騰的面就放到了她面前,

蝦仁、蛤仔、魷魚、肉絲、高麗菜絲,

這碗什錦麵用料十足,而且色香味俱全。

沒想要明明是免費的面,卻這麼豐盛。



更想不到的是,送出免費面的老闆,是個渾身紋滿刺青,還曾經坐過牢的黑道大哥。


5年間,他送出了超過40000碗麵,餵飽了那些吃不上飯的人。



 


“黑道大哥“叫顏維勳,長得稍微有點凶,再加上兩條大花臂,一看就是在道上混過的,只是現在他經常笑,待人接物也很溫和,客人也都沒這麼怕他了。

 

想當年,顏維勳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古惑仔。國小畢業就開始混社會,國中的時候,顏維勳和他的兄弟幾乎無惡不作。

 

翹課、打架、飆車甚至隨機砍人,反正就是一個字:混!



顏維勳的媽媽回憶說:“常常半夜會有電話打到家裡,我就知道一定又出事了。”

 

生意做到一半關店,或者大半夜爬起來出去找人,都是常有的事。找不到,媽媽只能乾著急,擔心得睡不著,有時候都是哭到天亮。

 

但當時還沒成年的顏維勳已經被江湖道義那一套洗了腦。對於他們來說,坐牢是資歷的象徵,沒蹲過監獄,你是小弟,但要是在牢裡走一遭,你就成“顏哥”了。

 


但沒想到的是,他這麼快就闖了彌天大禍。

 

那一天,他和“兄弟們”在KTV裡喝“嗨”了,因為瑣事和人發生口角,結果一失手就把人打死了,還重傷了兩個。

 


顏維勳家裡並不富裕,僅靠著父母經營一家小麵店維持生計。鬧出人命官司之後,母親為了支付兒子的訴訟費和出庭費,不得不賣掉一家人住的房子。

 

因為是少年犯,顏維勳被判了4年有期徒刑。跨進監獄大門的那一年,他剛滿15歲。

 


出獄之後,其實顏維勳也有點茫然,不知道以後該何去何從。


但過去的“兄弟們”很快就又來找他了,也真的一口一個“顏哥”地叫他。


顏維勳又重新加入他們,回到了過去的生活,甚至連凶器都更新換代,從明刀變成了暗槍。


以前看武俠小說,裡面有句話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當時顏維勳不懂,現在他覺得自己好像有點懂了。不和他們混,又能做什麼呢?他陷進了死衚衕。


看著他現在的樣子,父母比以前更擔驚受怕,他卻渾然不知,就這樣過著麻木又糟糕的生活。

 


直到他做了一個噩夢,一切才開始改變。

 

在夢裡,他喝醉了酒,在家裡陽臺開槍,子彈直直地射穿了窗戶,打死了裡面睡覺的一個老婆婆。砰”地一聲槍響,他被嚇醒了。

 

第二天回家,看到滿臉憔悴的媽媽,顏維勳立刻聯想到夢裡的老婆婆,他幾乎有種如夢初醒的感覺。

 


“你到底還要讓家人失望多少次?難道你還要讓已經上了年紀的父母為了你以淚洗面?”

 

他決定金盆洗手,還去廟裡祈求:“請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會行善回報。”

 


結果造化弄人,就在這時候,警察在他的刺青店裡搜出了槍,顏維勳再次被捕入獄。

 

想要重新做人卻又失去自由的那一刻,他覺得周圍的世界都變成黑白的了。

 

沒想到,法官這一次對顏維勳判了緩刑,他恍如重生。

 

這是老天給我的機會,這次我不能再選錯了。

 


顏維勳終於決定徹底改變,重新做人,行善回報的念頭也在他心裡紮下了根。

 


  


剛開始,顏維勳去周邊拜訪貧困家庭,給他們帶一些食物和日常生活用品。

 

但他發現自己的力量很渺小,就把自己接觸的家庭拍照放到臉書上號召大家。

 


沒想要參與的人非常踴躍

有人捐錢有人寄購物卡,

大家都想盡自己的力量幫助弱勢群體。

 但他以前的朋友卻不相信他做善事,

“做什麼善事啊?

你是不是又想到什麼新的斂財方式?”

那種感覺真的很受傷。



 為了不落人口實,

顏維勳每個月都會公佈善款明細和票據。

甚至為了更好地善用這些款項,

他每次買東西都會貨比三家,

直到買到最划算的為止。

“這都是人家捐的血汗錢,

一分都不能浪費。“


 

而為了徹底證明自己的決心,他開始籌劃“環島行善之旅”。

 

2010年,他發起了第一次環島行善行動,用28天時間,跑遍了全臺灣107家育幼院,給他們捐贈物資。

 


一路上,顏維勳一直揹著一尊神像。對他而言,這是一個重生的儀式。

 

環島行善之旅每年一次,一直沒停,到現在籌集的善款已經超過了1100萬新臺幣(約250萬人民幣)

 

 

  


環島行善之旅之後,顏維勳一直挖空心思,在想更持續更日常的行善方式,偶然在網上看到“待用咖啡”的形式,腦子活泛的他立刻就想到了家裡的麵店。

 

意大利的待用咖啡文化中,匿名人士提前支付了一杯咖啡的錢以行慈善,使有需要人士可以免費喝到咖啡,這種形式起源於那不勒斯的一家咖啡店。



現在待用咖啡文化在當地早已過時,這家看上去不起眼的麵店,卻成了臺灣第一家待用麵館,並且引爆臺灣

 

這碗小小的“待用面,在5年時間裡餵飽了超過40000名吃不上飯的人,引得媒體爭相採訪。

 

而愛心的力量也很快傳遍開來,現在臺灣已經有700多家待用餐館、咖啡店、攤位等,在溫飽著社會弱勢者的肚子。



2013年, 這家開在菜市場裡,有著30多個年頭的小麵館,開始了“待用面計劃”

 

沒想到計劃進行得非常順利,捐面者和吃麵者都來得越來越多。

 

顏維勳專門在店裡掛了一塊白板,用“正”字來記錄捐面者和數量,並且對所有客人公開。

 


一般來吃麵的都是流浪漢、殘疾人或者孤寡老人,都是家裡窮得實在過不去的基層弱勢者。

 

但其實對於想吃待用面的客人,麵店沒有審核的標準,因為就怕一個錯估,疏忽了真正需要幫助的人。

 


顏維勳還記得有一次,一位60來歲的老人來店裡吃待用面,他看上去很健壯,當時旁邊的客人就冷言冷語,“好手好腳的,還領什麼待用面!”

 

老人露出尷尬又落寞的神情,一言不發地從包裡掏出了低收入證明和殘疾證,顏維勳才知道他有聽力障礙。

 


他說想要打包一碗麵,

給家裡90多歲的媽媽吃。

顏維勳問他,“那你自己呢?”

他說自己沒有關係,

和媽媽吃一碗就行了。

最後顏維勳還是給他打包了兩碗麵。

 


自尊非常重要,不要為了自己的善意,傷害到其他人的自尊。而且到底是真的生活困苦還是佔便宜,其實看眼神就知道。”

 

所以為了避免吃麵的人尷尬,在行善麵館吃待用面從來不用什麼證明。

 

沒做待用面之前,顏家的麵攤大概3、4點就打烊了,但自從開始做待用面,顏維勳和父母怕晚上有人想吃吃不到,而且有的人習慣在人潮散去後再來,所以堅持晚上也營業。

 


吃的人倒是很穩定,一般每天差不多有15、6個,但後來捐面的人越來越少,最後一直是顏維勳自己在補貼。

 

好在媒體報道讓待用面出了名,更多善心人士的捐款湧入這家小麵店。顏維勳依然保持以前的習慣,會在社交網絡上公示捐款明細。

 

 

這幾年,為了避免食用者的尷尬,顏維勳還和地方福利社合作發行“待用券”,減少食用者的尷尬。

 

現在推行待用餐的店家遍地開花,光是臺灣就已經有700家待用餐店。顏維勳也很樂意用自己的影響力幫這些店家推廣,“能幫到更多人就是好事”。

 

顏維勳說,其實他自己也在做待用面的過程中得到了很多。

 


他記得有一個回收垃圾的婆婆,吃完會幫忙收拾碗筷。人家給了她兩個蘋果,她都要特意拿過來給他和媽媽吃,“她覺得我們每天都在煮麵,很辛苦。”

 

後來沒幾年,她就過世了,但好歹在她人生的最後幾年,一直過著溫飽安定的生活。

 

也有失業落魄的人,在這裡吃了一碗麵,後來又回來捐了十碗麵。那碗麵可能不是解決溫飽,但在他內心最彷徨無助的時候,給了他一點溫暖。

 


每次看到待用客人在店裡等候,臉上露出期待的表情,彷彿等會要享用的,是一頓饕餮盛宴,顏維勳就會格外滿足。

 

比起當“顏哥”,現在的幸福感是截然不同的,“我覺得自己很踏實,幸福到夢裡都會笑出來的那種。”

 


“晚餐沒著落的您餓了嗎?趕緊來吧,來吃一碗美味的面吧“

 


  


《無間道》裡,劉建明有一句臺詞,“以前我沒得選,現在我想做個好人。”可惜,他沒能做成。

 

人生在世也就幾十年,顏維勳的前半生是浪子回頭金不換的最佳寫照。

 

誰也想不到,那個曾經拿起刀的黑道大哥,那個或許在大多數人眼中已經沒有什麼未來可言的少年犯,有一天會“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人生沒有幾次重新開始的機會,顏維勳無疑是幸運的,這個社會給了他又一張做好人的入場券,讓他能用善行,彌補過去的錯與罪。



參考資料:

騰訊視頻《和陌生人說話》

紀錄節目《誰來晚餐GuessWho》

公益節目《甘願人生》

部分圖片來自網絡




點擊圖片,閱讀更多內容




聽說微信改版後,有粉絲找不到我們了!

來~跟著以下步驟走,

置頂 / 星標 【一人一城】喜獲完整版封面特權!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