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8萬個孩子擠1個沙坑,1萬個孩子蕩1個鞦韆,這群媽媽怒了:他們被“塞”在罐頭裡!

一人一城2018-12-11 05:50:59

內地的孩子們還困在父母們望子成龍的焦慮中,沒上幼兒園就開始學認字,背九九乘法表。


這群臺灣的媽媽卻在為孩子們不能好好玩遊戲而擔心,她們怒喊:把遊戲的權利還給孩子。




“媽媽,媽媽!我要盪鞦韆,哇!”

公園的鞦韆架前排了一條長隊,

排在隊尾的小女孩已經等了很久,

但前面的小朋友很顯然意猶未盡,

小女孩終於忍不住嚎啕大哭。



你也許會覺得,不就一個鞦韆嗎?

這個有人玩,那換一個不就行了。

但事實可能沒辦法這麼樂觀。

如果仔細數一下的話,

臺北市有32萬兒童,

卻只玩得到30組鞦韆4座沙坑

這意味著有1萬個孩子要排隊等鞦韆,

8萬個孩子只能擠在一個坑裡玩沙。



還有公園裡的遊樂設施,

開始被各種長得千篇一律的塑料遊具取代,

花花綠綠的顏色,毫不走心的造型,

媽媽們童年的磨石子溜滑梯也被一一拆除。



更令人震驚的是,

整個臺灣從北到南,

從大型城市公園到普通的小區公園,

都是這種三原色的低矮塑料遊具.

孩子們不僅沒地方玩了,

還要忍受這種敷衍了事的低幼設計。



不只是臺灣的孩子們失去了遊戲的樂趣,

內地的情況也是驚人的相似。

仔細回憶下你家小區附近的公園,

是不是也都是這種低質的塑料遊具?

說不定還有廣場舞大媽看著天氣好,

在上面晒一晒被子。



現在城市越來越繁華,

一棟棟高樓大廈平地而起,

孩子們卻連玩的地方都沒有了。




孩子們就這樣失去遊戲的權利嗎?

有一個媽媽終於看不下去了。

那是2015年的秋天,

她像平時一樣帶女兒去公園玩,

卻發現公園裡的水泥滑梯被拆除了。

公園說滑梯不符合官方標準。



當時雖然生氣,但她接受了這個說法。

可是同樣的事情再一次發生了。

家附近那個已經超過40年曆史的公園裡,

所有水泥和鐵製滑梯也都被拆了。

那是4歲的女兒最喜歡玩的滑梯,

現在卻找不到了,她一直纏著媽媽問;

“媽媽,我的溜滑梯去哪兒了?”



更讓人生氣的是,

之後所有公園都換上了一模一樣的塑料遊具,

根本沒有給出更好的解決方案。



這位媽媽終於怒了:自己的公園我要自己救。


她叫林亞玫,一頭短髮,看上去精明幹練,實際上也確實如此。



為了讓政府部門正視塑料遊具不利於兒童身心發展的問題,她主動出擊,把她對公園的憤慨和擔憂告訴身邊同樣已為人母的朋友們。


到2015年10月底,林亞玫和媽媽們成立了“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的組織,簡稱特公盟。


他們在網絡上發起“拒絕遊具罐頭化”的聯名行動,短短一週,就得到了3000多人的支持。所謂“罐頭化”,就是在公園遊戲場所都安裝清一色的塑料遊具。



一開始,林亞玫和其他媽媽只是想表達對塑料遊具的抵制,對拆除歷史悠久的磨石子滑梯的抗議。


而在拜訪了景觀設計師、建築師、兒童發展等各個領域的一些專家,查閱了很多國外的資料之後,林亞玫覺得事情沒有她之前想象得那麼簡單。


城市需要更多孩子們遊戲的空間,遊樂場乃至遊具的設計,都應該由孩子們決定,而這個社會,幾乎很少有人有這個意識。



可能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不同高度的滑梯、不同尺度的鞦韆,對於不同年紀的孩子,需求是不同的。


“留住磨石子滑梯只是一個開端,特公盟的終極目標是找回兒童遊戲權。”



一個公園到底應該給小朋友多大的空間不是關鍵,而是這個城市到底有沒有感受到孩子的存在。


以前的孩子可以爬樹、抓知了、去田野上撒歡,可是現在的孩子生活在城市中,玩伴變少了,遊戲空間越來越少,遊戲時間也被壓縮,大人們應該要把原本屬於他們的快樂還給孩子。

 

公園裡的遊樂場可能是城市裡的孩子們最後的樂園,如果給他們玩審美低劣的塑料玩具,一張嘴就是不可以跳,不可以爬太高,不可以碰這個,不可以玩那個……那無疑是在扼殺孩子的想象力和創造力。



林亞玫說,他們想要的公園,是把禁止改成鼓勵,想爬高,就鼓勵你爬得越高越好。孩子們的遊戲空間,需要衝突、挑戰甚至社交。


而與此同時,會有足夠的安全保障像父母的手一樣在旁呵護著孩子,她覺得這是成年人的責任。

 

特公盟的存在,就是一步步去倡議,喚醒大人的責任心,也維護孩子的遊戲權。

 


特公盟的媽媽們,原本只是平凡的主婦,但為了孩子,他們開始做更多的事,主動去學兒童遊樂設施相關的專業知識。


一天繁忙的主婦生活結束,把孩子都哄睡了,媽媽們才能真正開始當天的工作。


翻譯國外關於兒童遊樂場的專業文章和相關報道,寫一篇關於遊樂場設計感對兒童發展重要的文章投稿,線上開會確定下一次講座的流程……


媽媽們不是超人,但他們願意為了孩子的未來儘自己最大的努力。


攝影:徐翌全/端傳媒


根據國外專業的兒童發展理論

兒童遊樂場的修建應該詢問孩子們的意見,

為了更好地做到這一點,

林亞玫專程去請教日本社區設計師山崎亮先生。

選擇《街道是大家的》、

《橘色奇蹟》這樣的畫本,

再由媽媽們用講故事的方式跟孩子們溝通。



不管孩子們提出的建議和想法有多天馬行空,

都全都錄下來整理好,

一個個拿去給相關的負責人聽,

讓他們可以更直觀地知道孩子的想法,

能理解特公盟現在做的事情。




到現在3年過去,從孩子到政府官員,特公盟讓更多人瞭解了遊戲文化的重要性。


還參與設計、修建了30多個讓孩子愛不釋手的特色公園,它們分佈在臺灣的各個城市,就像點綴其中的珍珠。


每一個都趣味滿滿,讓人眼前一亮。



臨近出海口的商港公園應景地以海洋為主題,

整個滑梯是鯨魚的形狀,充滿趣味性,

神祕的海洋生物也充分調動起孩子們的好奇心。



鯨魚滑梯還專門設計了輪椅通行的無障礙坡道,

即使是身體不便的孩子也能享受溜滑梯的樂趣。



其他小朋友可以從側面的攀巖塊爬上去,

和夥伴們一起經歷一次小小的冒險。



海豚蹺蹺板、潛水員遊戲板,

孩子們好像進入了一個浮現在陸地的海洋世界。

也許以後沒人會記得這裡叫商港公園,

而是變成超級吸睛的鯨魚公園了。



東昇公園用“星際探險”做主題,

最亮眼的就是中間的“地鼠洞”,

鮮豔的顏色一下就抓住小朋友的注意力,

滿足他們這個年紀無窮的探索慾望。



現在公園很少見的攀爬架,

是給大一點的孩子玩,

能鍛鍊上臂肌肉,對身體協調性很有幫助。



乾溼分離的大沙坑讓孩子們各取所需。



臺灣第一座360°旋轉的單點鞦韆,

坐上去好像要飛起來一樣。



挑戰型的樂活公園因為地理因素,

取“海陸空”意象以“交通”為主題。

臺灣捷運車廂做造型的主題非常有特色。

車廂裡甚至還真的設置了傳聲筒和拉環,

真實的體驗像彩蛋一樣驚喜。



這裡有4米高的超陡溜滑梯,

想挑戰它要先通過鏤空爬網,

適合大一點的孩子來體驗。

鞦韆也有鳥巢式、搖椅式等各種各樣的風格



新的白雲公園滑梯多、鞦韆多、水龍頭多,

簡直就是孩子們的冒險聖地。

這裡有臺灣最多的滑道,

孩子們此起彼伏地“呲溜”出去,

跌坐在厚厚的人工草皮上,

這種飛一般的快感別提有多爽了。



公園裡的環裝鞦韆可以提供6個皮帶式單人鞦韆,

孩子們再也不用為了排不到鞦韆而哭鼻子了。



還有全臺灣最長的百果山滑道



天和公園裡和父母一起玩的親子互動式海盜船



每一個看上去都那麼好玩。




一個匹配孩子探索需求的遊樂場對孩子的成長至關重要。


在這群媽媽持續三年的努力中,大家似乎都漸漸開始有了這個意識。


但其實現在的成果還遠遠不夠,“我們想讓每個孩子都能在公園裡,在社區的街道上快樂地玩遊戲。”



林亞玫經常說起 Margaret Mahy 家庭遊樂場的故事,她希望有一天台灣的遊戲文化也能發展到這個程度。


新西蘭大地震之後,政府想在市中心新建一個遊樂場,他們向周邊5-12歲的6000名兒童徵詢方案,最後一個12歲女孩的方案被採用。


他們將擁有一座孩子們自己設計的家庭遊樂場,聽上去就讓人很好奇。



臺灣的一些媽媽們在兒童發展方面已經有了先進的意識,她們在努力地去喚醒社會上更多人,用實際行動爭取孩子的玩耍的權利。


但內地的孩子們卻還困在父母們望子成龍的焦慮中,還沒上幼兒園,就開始學認字,背九九乘法表。


一句“我都是為了你好”成了萬能藥,讓家長更理直氣壯,也讓孩子們有口難言。



玩是兒童的天性,也是兒童的天然權利,這是無法抹煞的事實。


現在的孩子已經失去了我們小時候那種野趣,社會更有責任還他們一個美好的遊樂場,這不只是媽媽們要做的事,也是成年人的責任。


城叔多麼希望內地也能有所行動,讓我們的孩子也能擁有一個更快樂的童年。


參考資料:

華山會客室《讓公園成為政府、家庭、社區的共同創作》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Jbjh64w0SU

特公盟Facebook主頁

https://www.facebook.com/ParksAndPlaygroundsForChildrenByChildren/

端傳媒《媽媽生氣了:還我們鞦韆、沙坑、溜滑梯》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0414-taiwan-child-play-right02/





點擊圖片,閱讀更多內容




聽說微信改版後,有粉絲找不到我們了!

來~跟著以下步驟走,

置頂 / 星標 【一人一城】喜獲完整版封面特權!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