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歲創業,6年後估值50億美元,柔宇劉自鴻的生意經

二十一世紀商業評論2018-12-11 12:17:48

本文字數:3513|預計6分鐘讀完

劉自鴻:“創業,每天你都會面臨各種各樣的挑戰,哪一天你覺得沒挑戰,公司反而可能會遇到麻煩。”


記者丨楊松

編輯丨鄢子為 



“如果這產品是羅永浩做出來的,東半球都能爆炸!如果是雷軍做出來的,地球都得X爆了!”在柔宇科技創始人兼CEO劉自鴻微博下面,有網友如是評論。

 

網友口中的“產品”是指柔派手機,被譽為“首款可摺疊柔性屏手機”。自今年10月柔派亮相後,劉自鴻曾在多個公開場所表演“摔手機”,向觀眾展示柔派不易碎的功能。

 

事實上,在進入手機行業之前,柔宇就以柔性顯示、柔性傳感等為人所熟知。公司成立於2012年,兩年後便發佈厚度僅有0.01毫米的柔性顯示屏,今年6月,實現類六代全柔性顯示屏大規模量產,並於7月份完成E 輪融資,估值接近50億美元。

 

據瞭解,劉自鴻17歲進入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26歲獲美國斯坦福大學電子工程博士學位。在斯坦福大學讀博期間,他對柔性顯示產生極大的興趣。畢業進入IBM紐約研發總部工作三年,便離職與朋友一起創辦了柔宇科技。

 

回顧過去6年的創業經歷,劉自鴻表示每天都會面臨各種各樣的挑戰,但樂在其中,“哪一天你覺得沒挑戰,公司反而可能會遇到麻煩。”


柔宇科技董事長兼CEO劉自鴻


以下為劉自鴻口述,經整理。


十幾年前,我在斯坦福上學時,就產生了做柔性顯示屏的想法,希望能夠通過柔性電子技術,把方方正正的屏幕做得更加便攜,創立一個品牌。我決定把“柔性顯示”作為博士課題研究方向,當時這方面的研究還非常基礎。


在紐約IBM工作三年之後,我還是特別想做這一塊。2012年,我拉上斯坦福和清華的兩個朋友,一起創辦了柔宇科技。


從此,我們沿著新技術路線,開發可用於產業化的柔性屏。我一直覺得,柔性顯示是一個很重要的方向,它可以改變各個行業。


柔性顯示解決的不只是顯示問題,還是一種新的人機交互技術。以前的顯示屏幕方方正正,通常只能放在固定的地方,手機也不能變形。一旦屏幕變得像薄膜一樣,可以捲曲、摺疊,很方便地移動到不同的地方,它帶來的價值會很大。


柔性顯示會讓生活中的各個地方,都充滿人機交互的可能性,就是萬物互聯。柔性顯示、柔性傳感,是很自然的一種人機交互方式,它是未來信息社會重要的載體。


今年10月,柔宇發佈了柔派手機。如果要打電話,把它折起來,就是一個手機;要看電影,打開變成一個大屏。柔派的柔性屏解決了很多問題,尤其是手機便攜和大屏的矛盾,以及碎屏問題。手機玻璃屏很容易碎,柔性顯示就不容易碎屏。



我們認為柔性顯示、柔性傳感等柔性電子,能帶來巨大價值,近幾年來效果已經開始顯現。


從“0到N+”的技術創新


這幾年,柔宇在柔性電子方面的技術開發是從“0到1”;接著又從“1到N”,實現產業化、量產;再從“N到N+”,實現大規模應用,比如手機及其它產品。柔宇科技經歷了從“0到N+”這麼一個過程。


從2012年成立到2014年,柔宇在做“0到1”的技術創新。那時,要把技術驗證出來,讓大家看到可行性。團隊基本上對外沒有什麼聲音,悶頭做技術研發。2014年8月,柔宇發佈了厚度只有0.01毫米的柔性屏,屏幕技術出來了,但還沒實現量產。


接下來我們又做一件事情,就是從“1到N”。在沒有參考案例的情況下,怎麼才能讓柔性屏大規模量產?我們投資了100多億元自建產線,幾千人在10萬平米的土地上建設面積達40萬平米的廠線,在今年上半年,實現了全柔性顯示屏的大規模量產。公司總共兩千多人,技術團隊有一千多人,佔比較大。


大規模量產之後,柔性顯示屏陸續應用到消費電子(手機為代表)、智能交通、智能家居、運動時尚、教育辦公、機器人。


真正的柔性顯示屏,在用戶手裡能自由彎曲摺疊,目前柔宇是唯一一家可以出貨的企業。以前那種固定曲面顯示屏的技術,比如手機兩側有一點點彎曲,這個做起來容易,因為出廠之前就固定了。曲面技術,三星做的比較早,已經出了產品,其他廠商也在做曲面手機,技術路線大同小異。



屏幕如果要彎折10萬至20萬次,對產品的工藝材料及產品設計要求要高很多。柔宇的柔性顯示技術,完全是摸著石頭過河,從0到 N,沒有什麼可參考的技術。


柔宇的類六代全柔性顯示屏量產線分兩期建成,產能大概是5000萬片。今年上半年正式投產,已經在出貨,要達到滿產還需要一段時間。


最近幾個月,柔宇跟國內外企業已經簽了40多億元的訂單,市場增長非常快,特別是在消費電子行業。


摺疊手機是行業革命性變革


做可摺疊手機“柔派”,對我們來說是比較自然的一個事情。


從新技術應用角度來說,如果消費者在手機上使用到柔性顯示技術,那麼大家很快會看到它的價值,能理解其帶來的好處。


手機行業從2007年iPhone誕生以後,這十幾年都是漸進式變革,是微創新。硬件做得更好,軟件做得更好,但沒有革命性的改變。 


我們希望智能手機行業中,用戶想得到的體驗,通過柔性顯示來實現。比如大家看電影都想看大屏,原來的手機達不到這種效果。對用戶來說,大屏、便攜的設計就是剛性需求。


除了大屏,還有碎屏的痛點。以前手機摔下來屏幕就碎了,現在柔派被我摔了很多次,都沒有任何問題。創新是要為用戶帶來價值,而不是為了創新而創新。 


柔派的預定量增長很快,有大客戶訂幾千上萬臺。其中有賣奢侈品的連鎖店,需要最新科技、最酷的東西能放到店內。柔派能同時使用兩個功能,相當於手機和Pad二合一。 


現在市場的高端智能手機一臺上萬塊,再加上平板就要1萬多。柔派將手機和Pad兩個功能加起來,功能更強大,便攜性更好,性價比高。


如果五年、十年之後,再回過頭來看,我相信柔派是一個劃時代產品。



2B與2C兩條線並行


柔宇科技推出的to C產品遠不只柔派手機。


2015年,柔宇推出移動影院。2016年,柔宇發佈3D移動影院Royole Moon系列產品。2017年,推出了智能手寫本RoWrite柔記。這背後有大量的硬件、軟件和操作系統作支撐,都是自己做的。


柔宇做to C的產品已有五年時間,這五年,團隊各個方面不斷完善,也有很多積累。 


在社會發展中,創新型公司與在行業中有積累的大公司,始終是膠著存在,沒有絕對的大小之分。創新型公司,只要保持專注、創新,就有機會。這些年,柔宇專注於柔性顯示、柔性傳感技術,把它做極致。


從產品來說,柔宇是做柔性顯示和摺疊手機時間最長、最深的公司,擁有2000多項知識產權。 


手機行業是一個紅海市場,但柔派不只是一個手機,也是一個全新的智能終端。 如果直接拿柔派與傳統智能手機品牌比,未必公平。我相信,這款手機可能會成為現有手機和Pad的替代品。根據柔派現在的預售量,明年會是一個爆發年。柔宇目前沒有把柔性顯示屏提供給其他廠商,自己在做。以後是否合作,要綜合各方面因素考慮。


柔宇的商業模式是B2B+B2C。除了自有手機業務,柔宇擁有數百家企業客戶。B2B業務將柔性電子產品及行業解決方案賣給企業級客戶。


柔宇提供了柔性傳感模組解決方案,給其他行業的企業級客戶,比如汽車企業、時尚行業等。此外,我們還有廣告、建築等企業客戶,柔宇不會在這些領域做消費級產品,都是銷售給企業客戶,將柔性電子技術融入他們的產品中。


柔宇全柔性顯示屏


柔性屏產線今年上半年量產後,銷售額產生爆發式增長。柔宇的銷售額跟前幾年相比,有了實質性突破。 


機構預測,到2025年,柔性顯示市場規模將突破3300億美元,約2萬多億人民幣。我覺得完全有可能,去年光顯示市場規模就有1萬億。


未來信息技術發展有三個核心方向:人機交互、人工智能、萬物互聯。我們周圍大部分物品都不是方方正正,通過柔性顯示,可以很自然地將萬物相聯。這個就是“柔性+”所帶來的最大價值。


創業,每天都有新挑戰


我目前的主要工作,除了公司戰略方向,還會在產品開發上花很多精力。我是做技術出身,肯定不會脫離產品,我最喜歡的頭銜是“工程師”。


創業早期,我90%時間花在技術和產品上,現在要分精力處理其它事情,但在產品上還會花一半以上時間。


創業,每天你都會面臨各種各樣的挑戰,哪一天你覺得沒挑戰,公司反而可能會遇到麻煩。


有挑戰是一件好事情,說明公司是在不斷解決問題,創造價值。早期人少,要想辦法怎麼組建團隊,怎麼去找資金支持;人越來越多,要考慮管理,企業戰略;產品上市了,要考慮市場問題。不同的階段,挑戰都不小。


融資要看具體時間點,跟談戀愛一樣,情投意合是發生在“right time,right place”。我們抱著相對開放的態度。關於上市,現在還沒有具體時間表,柔宇有那麼多股東,上市也是比較自然的事情。


我們前期花了好多年時間,去培養柔性顯示、柔性傳感的土壤。土壤中又長出非常好吃的果實,就是各種產品。 


我們的定位很清晰,柔宇的使命一直是“通過技術創新讓人們更好地感知世界”。在感知世界過程中,最核心的技術是柔性顯示和柔性傳感,會做到極致;同時,希望這樣的技術,儘可能地應用到各行各業中,去創造價值。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更多閱讀:


一年銷售100億!專訪每日優鮮曾斌:小生意要大做,大生意要小做

專訪喜茶創始人聶雲宸:我每天都很焦慮,要走的路還很遠


https://weiwenku.net/d/1097568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