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振寧門徒張首晟意外離世,天才一生痴迷“美與簡潔”

二十一世紀商業評論2018-12-11 12:18:15

本文字數:2133|預計4分鐘讀完

在過去數十年裡,弟子在物理領域取得成就,楊振寧看在眼裡,直言其“獲得諾貝爾獎只是時間問題”。


記者丨楊松 鄢子為

編輯丨陳曉平 



“我們了一個完美的世界,那裡只有天使,沒有魔鬼。”


2017年,美國華裔物理學家,物理天才發現“手性Majorana費米子”時曾這樣感嘆。沒想到一年後,年僅55歲的張首晟去了另一個“完美的世界”。12月6日,其家人對外發布聲明,確認張首晟於12月1日因抑鬱症意外去世。

 

張首晟是楊振寧弟子,全球最知名的華人物理學家之一,也是投資界名人。


楊氏門徒

 

張首晟,祖籍江蘇高郵,1963年2月出生於上海。1978年,初中還沒有畢業的張首晟,恰逢國家恢復高考,父親給他買來一套自學叢書,其中包括數學、物理等科目。

 

張首晟自學了一個暑假,就去高考考場“試了一下”,結果居然就考上了。15歲的他直接越過高中,成為一名復旦大學生。

 

16歲時,國家開始公派留學生出國,讀大二的張首晟再次脫穎而出——他被選中派去德國柏林大學。從柏林大學畢業後,被美國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錄取,並如願成為楊振寧先生的弟子。

 

張首晟與楊振寧頗有淵源。在一次會議中他曾回憶,早在中學時代,已瞭解楊振寧的科學事蹟,並深受鼓舞努力學習物理學科;到石溪深造也是受到楊振寧朋友影響,因為楊在該校執教。


張首晟和恩師楊振寧在一起

 

兩人第一次見面,張首晟告訴老師,他的興趣是追逐愛因斯坦的夢想,將引力和其他力統一起來。楊振寧則直接回應,不贊成追求這樣一種目標,物理學是一門寬泛的學科,隨處可以找到有趣的問題。

 

在楊振寧為研究生新生開設的“理論物理問題選”課程上,張首晟明白老師所言,“自然的複雜性可以統一於理論的美與簡潔之中,而理論物理學的意義正在於此。”對於“美與簡潔”的追求,不僅僅影響他的學術研究,在後來的投資中同樣有所體現。

 

1995年,張首晟被聘為斯坦福大學正教授,成為該校最年輕的終身教授之一。公開資料顯示,張首晟發明了一個全新材料——錫烯。據預測,這可能會成為世界上第一個能在常溫下達到100%導電率的超級材料,遠勝近年來被熱議的石墨烯。這一發現讓張首晟幾乎包攬所有物理學獎項,如“歐洲物理獎”、“狄拉克獎”等。

 

2006年,張首晟領導的研究團隊提出了“量子自旋霍爾效應”,將其基於芯片業未來提出的新構想——通過控制電子的自旋運動來降低能耗,在理論上完成了預言。第二年,這一預言通過實驗證實,"量子自旋霍爾效應"被《科學》雜誌評為,2007年"全球十大重要科學突破"之一。 

 

2017年,張首晟和團隊發現的手性Majorana費米子,他將這一新發現命名為“天使粒子”。


在過去數十年裡,弟子在物理領域取得成就,楊振寧看在眼裡,直言其“獲得諾貝爾獎只是時間問題”。


痴迷


除了科學家,張首晟另一重身份是知名投資人。

 

對於投資,張首晟曾表示,它與科學有共同點——都是對未來的判斷,在他看來,無論是科技創新還是投資,用的都是同一種科學思維方式,那就是從 “0 到 1” 的創新。其認為,偉大的思想與好項目一樣,“都符合簡潔、美麗的標準” 。


創業者想要獲得的青睞,還需要具備一項技能,即“脫PPT到現場黑板”式的“從0到1”。據悉,有融資需求項目的創業者在投遞了商業計劃書後,可能被邀請到丹華資本所在的硅谷團隊辦公室做一場寫黑板報式的現場交流,以檢驗創業者是否真的準備充分,而不是找人代勞或大量網絡上抄襲而來的東西。


在張首晟心中,中國科學的最高志向就是簡單和普世,“我們生存的世界複雜而多變,但若是能夠對萬物尋根溯源,我們就可以用簡單對抗複雜,贏得效率的提高。當理解並使用第一性原理時,我們就能夠創新地進行新聯通,成為中央路由器。”


這也反映在其最初的投資案例中。早年間,在與鄰居、斯坦福大學教授羅森博格閒聊中,發現了對方的創業項目VMware,認定這是“大道至簡”的一次技術映射,作為天使人投資了VMware,項目為其帶來百倍回報。


2013年9月,張首晟和斯坦福大學應用物理學博士谷安家在硅谷聯合成立丹華資本。丹華資本的“丹”取自斯坦福(又譯為史丹福),“華”取自中華,意在以斯坦福為核心,專注於投資最具顛覆性的科技及創新的商業模式,包括人工智能、大數據、醫療健康、企業級應用、區塊鏈等領域。


公開資料顯示,丹華資本在美國斯坦福有2期美元基金,在中國也有1期10億元的人民幣基金。官網顯示,基金共投出消費金融科技項目18個;區塊鏈項目42個;大數據項目24個;生命科學項目16個。投中網數據顯示,丹華資本在區塊鏈技術、區塊鏈應用和數字貨幣領域共計投資事件金額達到約1.88億元。


為什麼熱衷於投資區塊鏈項目?


這寄託了張首晟個人的許多浪漫理想,“我把區塊鏈的整個理念用一句話來描寫,叫‘In Math We Trust’,這種理念是建築在數學基礎上的……有了區塊鏈之後,數據市場能夠使社會變得更加公平。理想的信息世界是未來每個人擁有自己所有的數據,完全去中心化的儲存。”


除了區塊鏈,張首晟對人工智能(AI)也有獨特的見解,他相信現在AI只是處在一個比較簡單的“仿生”階段,只是用一個神經元簡單模仿一個大腦,一旦人類理解智慧和智能的基礎,AI會有“根本性的變化”。


就AI智能水平是否達到人類的判斷標準,他不贊同“圖靈測試”,而是將標準定義為AI能否發現未知的自然規律。


“人類最偉大的科學發現,有相對論、量子力學等,在化學裡面最偉大的發現是元素週期表的。智能機器在沒有任何輔導的情況下,能不能自動發現元素週期表?可不可以幫助人類發現新葯,用機器學習的辦法能否發現新材料?這些是判斷人工智能水平的標準。”


如今,斯人已逝,這些暢想只能在天國繼續了。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