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健不倒,是這個時代的恥辱

綠葉青草2018-12-31 02:25:19


原標題:的結局,知道

作者:甄苗條、閆如意、夏二,來源:鳳凰週刊 大風號


權健會是第二個鴻茅藥酒嗎?


這兩天,一篇名為《百億保健帝國權健,和它陰影下的中國家庭》的文章現象級刷屏。


文章起底了權健“商業帝國”,並報道了被權健所謂的“抗癌藥”耽誤了治療時機,最終導致腫瘤復發轉移、痛苦死亡的案例。


就在小周洋痛苦掙扎的時候,網上還爆出了大量類似“4 歲患癌女孩小周洋在權健自然醫學重獲新生”的報道。


小周洋的父親將權健告上了法庭,希望對方停止侵權並道歉,卻因“無法證明網上的報道是權健官方行為”敗訴。


實際上,儘管權健旗下產品糾紛不少,卻鮮少有人能告倒它。


套路清晰,後果惡劣,令人髮指。


對此,權健官方發出了“嚴正聲明”,稱該文章誹謗中傷,權健“從未官方宣傳為其治癒的相關信息”。


但這並沒有能夠阻擋蜂擁而至的報道。經過一夜的發酵,更多人站了出來。


有記者臥底權健培訓大會,2000人的會場人滿為患,現場人員在培訓師帶領下隨音樂一起瘋狂舞蹈。


權健培訓師還稱,權健業績超過國內某一線電商集團,並已經上市。當然,具體的股票名稱,培訓師表示自己“記不清”。


權健董事長束昱輝早年間的採訪也被翻了出來,採訪中,束昱輝稱,從民間收集的祕方變成國家認可藥品的過程,患者等不起,於是他們私下做成院內製劑,在未經批准的情況下,用在患者身上。



更有不少受害者站出來,表示親人被權健欺騙,因此耽誤治療,徒增了痛苦。


一時間,受害者、媒體以及義憤填膺的網友,紛紛譴責權健,就連權健冠名的足球俱樂部的微博下,都充斥著網友的憤怒留言。



這並不是權健第一次陷入輿論場。


2014年,央視曝光了兩個權健產品:骨正基鞋墊和負離子磁衛生巾。


在暗訪視頻中,經銷商展示了這雙神奇的鞋墊,其功效有且不限於:


矯正骨骼:治療O型腿、腳幹腳裂、腳疼腳雞眼;

治療失眠:睡眠不好的,晚上睡覺擱在枕頭上就好;

治心臟病:心臟病犯了,從腳底下拿出來擱腋窩,立馬救回來;

治前列腺:夜裡睡覺擱在褲襠裡,第二天就不滴尿;

哪疼擱哪:能治療腰椎間盤突出、頸椎病、肩周炎……


總而言之,包治百病。


權健經銷商自己也稱:在權健,沒有什麼是我們不敢治的。



央視評論:吹牛不上稅。批判之意,簡單直接。


新聞一經播出,引起了廣泛關注,多家媒體紛紛跟進。


權健自然醫學官方微博迅速發佈聲明,稱央視報道內容為“個人惡意策劃中傷行為”。



而具體哪裡中傷了,權健並沒有作出進一步解釋。


同年12月,央視爆光後不久,搜索網站上卻到處是權健的廣告。



權健腫瘤醫院,據其官網介紹,用中藥祕方結合手術治療腫瘤,治癒率高達50%。一名喉癌患者在權健腫瘤醫院治療一個月後,覺得自己“已經咳出了一些癌細胞”。


2015年,權健腫瘤醫院的二期工程,還被列為了天津市政府20項民心工程之一。


2016年,權健成為天津市民營企業應繳稅收百強。


2018年,權健還把火療館開遍了全中國。


而四年內,在10餘起火療致傷亡的案件中,僅有一起,最終被判決承擔相應責任。


權健的保健品騙局,曾被央視狠狠撕開面紗,卻因為種種不為人知的原因,最終輕描淡寫的放下了。


昨日起底權健的稿件刷屏後,有人在權健吧中歡欣鼓舞,稱這是自己一年來最痛快的日子:


一年多來今天是最痛快高興的日子,終於等到了權健大廈將傾的這一刻!《 百億保健帝國權健,和它陰影下的中國家庭》一文在全國引起巨大轟動……十四年來權健罪業罄竹難書,為了社會公理,為了死去的小周洋,為了數百萬受害家庭……我已備好鞭炮,在他倒塌的那一刻我定要燃放個痛快!


不少網友和他一樣,期待著權健帝國在眾多媒體的圍攻下轟然倒塌,還大家一個青天朗日。


然而今天的權健,也許並不害怕輿論的圍攻。


就如同半年前的鴻茅藥酒、去年的……輿論過後,他們的商業帝國,又恢復如初。


一年狂賣7.5億的“神藥”

風波已平,而今漲停


“白內障,看不清,莎普愛思滴眼睛”。


鋪天蓋地的廣告,國民偶像代言人,無處可避的洗腦神曲,將“神藥”莎普愛思傳唱進了每一箇中國家庭的心裡。


直到2017年12月2日,文章“一年狂賣7.5億的洗腦神藥,請放過中國老人”的發佈,掀起了一場浩蕩的輿論風暴。


人們吃驚地發現,朗朗上口的神曲背後,隱藏著一個“神藥帝國”。


“莎普愛思”是英文“Sharp Eyes”的音譯,意為“明亮的眼睛”。


購買莎普愛思的中國老人,或許並不知道“Sharp Eyes”是什麼意思,但他們購買的初衷確實是為了“擺脫白內障,眼睛更明亮”。


從某種意味上來說,莎普愛思比誰都懂這門生意,“造夢“,”用廣告造夢”。


在莎普愛思的官網上,曾經有這樣一句話,企業願景:只要是中老年人,一定要用莎普愛思。


於是,莎普愛思開啟了瘋狂的廣告投放策略。


僅2016 年一年,莎普愛思公司的廣告費就高達2.6 億人民幣,而同年的藥物研發費用只有0.29 億。


天價的廣告費,不足零頭的藥物研發費,任誰看都覺得畸形病態,卻為莎普愛思帶來了驚人的收益。


莎普愛思早期廣告


中國眼病致盲的原因中,白內障高居首位,高達47%。中國60-89歲老年人中,白內障發病率高達80%。


截至2015年年末,中國擁有世界上最大的白內障患者群,約有6000萬人,佔全球總數的1/3。


而與此相對應的是,接受白內障手術的患者比例卻很低。據統計,中國每百萬名白內障患者中,接受復明手術的僅有1400人。


可醫學宣傳抵不過洗腦廣告,只有手術才能真正治療白內障的事實,大多數人仍不知道。


2004年,國家藥監局批准將莎普愛思滴眼液由處方藥轉換為OTC藥物(非處方藥物),適應症是“早期老年性白內障”。


然而莎普愛思在廣告宣傳中卻模糊掉“早期”二字,利用公眾對白內障這一疾病的認識不足,嚴重誤導消費者。


如在廣告的音頻和字幕上,提到“模糊滴”、“重影滴”和“黑影滴”等涉及症狀的宣傳。


以及片中頻繁出現的“白內障”,讓觀眾誤以為只要是白內障都能靠滴眼液治療。


最終,在手術和滴眼藥水中,中國老人們做出了被誤導之後的選擇。


藥監局不止一次,責令莎普愛思整改。


2009年6月,深圳市藥品監督管理局通報,“莎普愛思”在廣州一家知名報紙的廣告誇大藥物療效;


2011年6月,廣東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通報,“莎普愛思”在深圳電視臺都市頻道的廣告涉嫌違法;


2013年12月長沙藥品流通行業協會宣佈“莎普愛思”因涉嫌發佈嚴重違法藥品廣告,被勒令下架停止銷售,指出商品涉嫌違反《藥品廣告審查辦法》的相關規定,含有不科學的表示藥品功效的斷言和保證等行為,嚴重欺騙、誤導了消費者。


2013年,央視網也曾對其虛假宣傳做出報道,但依舊不曾翻起風浪。


同濟大學附屬東方醫院眼科主任崔紅平醫生,指出莎普愛思存在虛假宣傳。



崔紅平教授說,他碰到很多病人滴眼藥水,滴到白內障都過熟了,引來青光眼和葡萄膜炎。


一個本來是十分鐘手術就可以解決的問題,讓病人延誤好幾年。最終延誤到增加了附加疾病。


原本還有治癒可能的老人,在抱著對世界的期待中,卻徹底消失在黑暗裡。



但曝光歸曝光,莎普愛思卻沒有像人們期待的那樣,從神壇跌落至谷底。


僅在2017年首次出現負增長,而今,巨浪已然過去,風波漸穩。


互聯網上,關於莎普愛思的最新消息,停留在了2018年12月24日晚,莎普愛思溢價20%轉讓股權,股票一字漲停。


這個商業帝國,不僅沒有消失,反而再度崛起。



“毒酒”變好酒了嗎?


今日“嚴正聲明”的權健,自然讓人聯想到半年前的鴻茅藥酒。


同樣以保健為切口,鋪天蓋地做宣傳;同樣掏空擁護者的腰包,最後發展成了千百億大企業……二者的商業邏輯何其相似。


回顧一下曾經歷經風波的鴻茅藥酒,也許,我們就能預知權健事件的走向。


2017年12月,來自廣州的醫生譚秦東在網上發表《中國神酒“鴻茅藥酒”,來自天堂的毒藥》,質疑該酒誇大功效,會對不宜飲酒的老年人造成傷害。


文章閱讀量只有2241,卻為譚醫生招致了巨大的禍端:


發文3天后,鴻茅藥酒狀告譚“惡意抹黑”,造成140萬元經濟損失;


發文19天后,內蒙古涼城警方以“損害商品聲譽罪”對譚實施跨省抓捕;


發文4個月後,譚秦東取保候審,結束了看守所的生活;


發文5個月後,譚秦東突發精神疾病,後發佈道歉聲明。


鴻茅藥酒隨後轉發該道歉聲明,稱“接受道歉、撤回報案和訴訟”。但並未提供紮實的臨床試驗數據,以證實其產品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發文1年後的現在,公眾的視線早已轉移,一切看似迴歸平靜,對於鴻茅藥酒來說,可以算是完美結局。


但每每回看譚秦東被抓前後的對比照,還是會覺得:為什麼被懲罰的,卻是發現問題的人?



譚秦東不是第一個戳破皇帝新衣的勇者。


2001年,《臨床急診雜誌》刊載的論文分析了37例中毒所致的急性腎功能衰竭,其中2例是因口服鴻茅藥酒:


2004-2017年間,國家藥品不良反應監測系統中,共檢索出鴻茅藥酒不良反應報告137例,不良反應主要有嘔吐、頭暈、腹痛等。


據人民日報社主辦的《健康時報》統計,鴻茅藥酒10年間被25個省市級食藥監部門通報違法,違法次數達2630次,平均每個月22次。



從2012年至今,中國裁判文書網收錄了3篇有關鴻茅藥酒的司法文書。其中兩起為消費者質疑藥酒的功效和廣告宣傳,但均以敗訴告終。


“劣跡斑斑”的過往並未招致口誅筆伐,民眾反倒被它的強勢宣傳“洗了腦,蒙了心”。


陳寶國、黃健翔、張鐵林、雷恪生等一眾明星告訴大眾:每天兩口,把病喝走。



一年150億元的廣告投放釋放的能量巨大,尤其在許多具有公信力的媒體平臺為其背書的情況下。



“你要是真孝順,就去給我買!”送鴻茅藥酒=真孝順,這個等式悄然鑽進了許多被洗腦的老年人心裡。


就這樣,鴻茅藥酒用洗腦消費者的方式確保市場佔有率,即使在備受監管部門質疑的情況下,也能一路逢凶化吉。


就算有人質疑67味藥中豹骨的來源(豹骨取自雲豹和雪豹,系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鴻茅藥酒也只會語焉不詳地用“我們合法合規”來搪塞。



就算當初銷量受到影響,跌至同期的20%。短短4個月後,它的廣告重現多家地方衛視,銷量也回升至同期的35%。



就算“毒酒”一事鬧得人盡皆知,今年12月,鴻茅藥酒依舊擠進了內蒙古優秀民營企業擬表彰名單裡:



2018年12月6日,《內蒙古日報》公示了優秀民企擬表彰名單,鴻茅藥酒赫然在列。但最終鴻茅藥酒並未通過公示


還以15.19億元的品牌價值,位居2018年度內蒙古百強品牌榜第41位:


我們本著“吃一塹長一智”的樸素邏輯,以為鴻茅藥酒們會被市場打臉,然後反思、改正。


可歷史卻總在重複它自己,鴻茅藥酒們可能從來就沒有慌張過:只要解決了提出問題的人,萬事大吉。



鴻茅藥酒董事長鮑洪昇2016年的一條微博

“如果天空是黑暗的,那就摸黑生存”


一次又一次,圍繞保健品的公共事件經歷著從爆發到冷卻的過程。


每次好像都只是換了一個“遭殃”的主角,故事的走向從未有過改變。


令人擔憂的是,不同名目的保健品披上過度美化的外殼,被別有用心之人拿來盈利,大量缺乏醫學知識的消費者成為甕中之鱉。


而每一次眼見這些百億保健帝國有了一絲絲裂紋,卻又眼見它迅速自愈,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我們被無力感吞沒——明明每一次事發後,全民都憤慨、媒體都起底、涉事企業都受創,可為什麼又一再重演?


我們的憤怒,涉事企業的忌憚,有效期到底有多長?


或許,在徹底改變現狀前,我們唯一能做的選擇,就是——不要沉默。


也許明日的權健還會像鴻茅藥酒一樣繼續活著,但,只要有更多的人站出來,我們所做的就不會是無用功。


或許我們壓不垮這個強大的保健品帝國,但世界不會忘記我們曾經的質疑、呼籲和吶喊。


而你的每一次呼喊,都可能會拯救一個滑向深淵的人。


能做事的做事

能發聲的發聲

有一分熱,發一分光

就令螢火一般

也可以在黑暗裡發一點光

不必等候炬火


順手放入朋友圈,沒準您的朋友就需要!


長按 識別圖中二維碼

打賞 鼓勵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