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回答2019

Spenser2019-01-06 07:42:34

這是Spenser的第470篇文章


2017年年度詞是“喪”。


而2018年最流行的詞是“降級”。


從情緒發洩,轉變到實質性的生活預期降低。

 

但是今年的十一月,天貓雙十一卻仍以2135億元華麗謝幕。這個數字,比2017年的1682億元,又整整高出453億。



2135億元是什麼概念?


如果按照市值來算,它意味著買下一個中國聯通,或者兩個雲南白藥,四個王思聰家的萬達文旅大禮包。


如果國家能夠按GDP賣,那這個數字走遍大半個非洲,國王都要抖三抖。


雙十一的盛世,像是被美圖秀秀一鍵美顏,在2018年全球93%的資產都為虧損的情況下,光芒萬丈。

 

然而,現在距離2019年,倒計時只有3天。


3天后的1月1號,又會被一批人刷屏:2019,請對我好一點。

 

但是2018年尾,以裁員為主題來結束這一年,似乎讓2019身上的重擔,變得愈發沉重。

1

今後會越來越糟嗎?


最近美團總裁王興的一句話傳遍朋友圈:


2019年可能會是過去十年裡最差的一年,但卻是未來十年裡最好的一年。

 

這一代年輕人,一個個都是含著金鑰匙長大的。但2018年正式結束了之前野蠻增長時期,然而轉變的過程相當艱辛。


從小吃慣了糖水的人,喝白開水都會覺得苦,哪見過這般形勢


昨天刷爆朋友圈的一張截圖宣稱,美團深圳全裁,新浪成都全裁,飛利浦技術部全裁……


微信群聊天截圖刷爆朋友圈


最近我一個做基金的朋友打算跳槽。


一起參加面試實習的還有三個人。一個是北京大學經濟系,成都狀元,另一個是清華特等獎獲得者,哥倫比亞大學金融碩士,還有一個牛津大學本科,國際數學奧林匹克金牌。


而這份工作的工資只有16000元。


當發現北大清華的天之驕子都賺不到錢了,我們都該收一收對未來財務自由的幻想。


2018,發現憑自己本事能賺錢的途徑越來越少。信誓旦旦都以為未來要“睡後收入”,後來竟然發現能保住“稅前收入”就已不易。


曾經不羈生活,和工作後的苦哈哈形成了巨大心理落差。而未來,年輕人還要結婚生子,以後的消費能否提高,甚至維持在現有水準都沒有信心。


所以這個時代敢於結婚的人,要麼是有錢,要麼是對未來充滿信心,再要麼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十年前,日本曾暢銷一本書描述階層分化的書,《下流社會》。


當時的日本,中產階級逐漸消失,而這部分人向下層流動,取而代之的是——下流社會,一個新社會階層的出現。

 

十年後的中國,出版了這本書。


現在世人常常感嘆,寒門難再出貴子。


然而全球經濟下滑,社會下沉拉力愈發明顯。


難出貴子不僅再是寒門,往後的中產也變得愈發艱難。

2

當下的悲觀,

只是一道經濟週期宿命題


歷史的輪迴從來都沒有停下過,經濟週期更是如此。繁榮、衰退、蕭條、復甦,長此以往。

 

2018走到現在這般慘不忍睹的地步,其實是一道繞不開的宿命。


回顧近三十年。全球經濟危機分別出現在1988年拉美債務危機,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

 

2008年,曾寶儀就就因為雷曼兄弟的倒閉,血本無歸。而雷曼兄弟,可是當年哈佛MIT學生擠破頭想要申請的公司,卻也在一夜之間從華爾街除名。

 

經濟週期像被施法的灰姑娘,等到十二點一過,褪去華麗外衣。

 

曾經成功預言過2008年次貸危機、2015年全球資產價格動盪的周金濤先生,曾下斷言:


2019年出現最終低點。那個低點可能遠比大家想像的低。


作為最低點的前夜,從2018年下半年,房價下跌的不只有中國。

從巴黎到東京,從倫敦到紐約,走在世界房價Top的城市無一例外開始走低。

 

作為經濟大頭的房地產,更是一道週期性事件的命題。

 

我在香港認識一位做假髮生意的大老闆,他在2003年的時候3500萬港幣買下香港半山的一座豪宅。


香港半山不是一般地段,相當於北京一環內,上海的外灘淮海路。這幾千萬現在買北京上海好地段都有點吃力,更何況是香港。


香港半山豪宅


當然,這套房子現在早已經過億。

 

我當時特別好奇,3500萬在03年左右能買那棟房子,真的很便宜。


老闆笑了一下:“03年的時候SARS很嚴重,所有人都悲觀地感覺命不久矣,沒有幾個人還願意顧及買房。房子低價拋售,而我就是那個時候入手的。”


現在再提起來,談笑間,當然讚歎這位假髮老闆眼光好生毒辣。


人人都崇拜巴菲特,誰都會把反週期投資掛在嘴邊。


然而當真的悲觀情緒蔓延到心眼裡,會發現自己也難逃大環境影響。


當市場看空房地產,開發商開始降價,有幾個人有勇氣去買房?


故事放在別人身上,獲得的結果好似總是輕而易舉。而放在自己身上,卻從來瞧不見所謂的機會。

3

2019,where we go


凱恩斯說過:“長期看,我們都會死去。但在有限的生命裡,抓住有限的機會,把握週期運動的規律,生命的高度和厚度或許大有不同。”

 

而預言2019最低點的周金濤先生,並沒有將它一巴掌拍死:


一個人的一生中,你所能夠獲得的機會,理論上來講只有三次,如果每一個機會都沒抓到,你肯定一生的財富就沒有了。

如果抓住其中一個機會,你就能夠至少是個中產階級。

 

人生髮財靠康波。而康波就是時代給予個人實現資產增長的機會。我們一定不要以為每個人的財富積累是看你多有本事,財富積累完全來源於經濟週期給你的機會。


而2019年,就是三次機會中的一個

 

這一代的年輕人,遇到了物質富裕的年代,但並沒有攤上經濟發展的好時候。


這代年輕人不論是大學生還是研究生,多數在2014-2018年左右畢業。


而從經濟學家的角度,從2016年開始後的四年裡,做事情的困難性遠大於過去六年。


曾經最流油的房地產行業高職位已被70後80後佔據,而互聯網行業的紅利期已過,流量紅利也悄然褪去,留下的只有一片焦慮的創業者。

 

而90後暴富的途徑中,最多竟然變成公眾號或者直播,換句話說就是把自己包裝成為一個網紅,活成別人想要的樣子。


這部分一夜暴富的90後,在2017年也突然發現閱讀量和打開量在逐漸下滑。


紅利期還沒過三年,就開始重新洗牌。

 

年輕人在2019年到底該做什麼才會逆風翻盤?


根據康德拉季耶夫理論,2019年該做的投資分為四類。第一類就是大宗商品,第二類是房產,第三類是股票,第四類資產就是藝術品市場。


2019,賺錢不是首要目標。保值和流動,才是最核心的問題


曾有經濟學家指出2018年的情況:精英階層充滿焦慮,民營企業陷入不安,商人鉅富轉移資產,悲觀言論被無線傳播和放大,樂觀的信號卻被熟視無睹。


而最終,這一切都會過去,樂觀的人會再一次贏得獎賞


其實2019的信號,已經開始提前釋放。


遊戲的版號重新放開,房地產預售證增加發放,新的個稅法即將頒佈等等一系列的事情就像黎明前的星光在閃爍。


不要被2018的悲觀所侷限,不確定的2019才是人生大機遇所在。


畢竟當你看到所有事情確定的時候,機會已經不屬於你了,只有在不確定的時候才能得到機會,任何的機會都是賭博。


悲觀的人往往正確,而樂觀的人總是成功。


  關於職場你或許還想看:


一心只想賺錢的人,一定賺不到大錢


人生就像微信,迭代才有機會


刷屏日記背後:成年人的無奈,

是為了生存,你不得不接近死亡



https://weiwenku.net/d/1098447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