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孩子身陷成長困境,你也曾束手無策嗎?

一土教育2019-01-06 07:57:43


這是一土教育的第 312 篇文章

作者:陶米

題圖:猜猜看,這個滿是玩具的房間是用來做什麼的呢?


小燦媽媽的煩心事


爸爸被小石子絆了一下,小燦緊張地說:“爸爸是不是會死掉?”


妹妹吃壞肚子嘔吐,小燦也焦慮萬分:“妹妹是不是會死掉?”


……


自從看著小燦長大的小姨因病離世之後,“死亡”似乎成為小燦生活中始終繞不開的一個話題。


“小燦上課的時候經常會望著窗外,有時候還喜歡獨自走出去,看看天空。”小燦的主班老師描述了課堂中的小燦。


而在家裡,小燦媽媽則發現,這個自己從小帶大的、原以為和自己有著非同一般的聯結的孩子,好像不再和自己分享任何事了。她變得沉默、焦慮、注意力不集中……


圖片來自網絡


有天在學校,大家為一條去世的毛毛蟲舉行了一場溫暖的葬禮。可是小燦回家後情緒非常低落,後來崩潰大哭,可不論媽媽怎麼問,怎麼關心,她都不肯說出原因。直到爸爸回家,她才說:“毛毛蟲一個人睡在冰冷的地下很孤單,而且它永遠都是一個人了。”也是那一次,小燦媽媽開始深刻地意識到,原來孩子對於死亡有自己的想法,只是她不願意傾訴或者她根本不知道怎麼去表達自己的情緒。


“小燦小姨離開之後,我自己也糟糕透了,根本沒心思去照顧孩子的情緒。後來,我發現了這些問題,也想過去幫助她、引導她,但又不知道該怎麼做。”小燦媽媽表達了自己當時的無力感。


一句玩笑話引出的真相


中文體育課王琪老師注意到小燦,則是在一次課間活動中:一個奮力奔跑中的男孩不小心撞到了小燦,雖非故意,但是恰巧看見事發經過的王老師,遠遠看著都覺得疼,可小燦貌似並沒有作出反應。出於關心,王老師走上前去。


王老師:“那個男孩,撞到你了吧?”

小燦:“嗯。”(輕輕點頭)


王老師:“看著撞得挺重,你是不是覺得挺疼的?”

小燦:“嗯。”(輕輕點頭)


王老師:“你需要休息一下嗎?”

小燦:“嗯。”(輕輕點頭)


“小燦看上去不像一個6歲的孩子,給人感覺有點‘木木的’。你們在養育過程中,是不是沒事兒總‘虐待’她啊?”當時,尚且不知詳情的王老師,在和小燦媽媽閒聊時,開起了玩笑。在從媽媽那裡得知小燦所經歷的事情之後,王老師決定幫幫小燦,也幫幫小燦的媽媽。


一個夢想造就的小屋


從N年前閱讀的一本叫做《遊戲治療》的書開始關注到兒童心理學,更被書中所提到的“遊戲小屋”(通俗點說,即一個通過遊戲的方式來幫助兒童的地方)所深深吸引,王老師開啟了學習和積累相關專業知識,接受專業培訓的征程。她把全美國玩具最多的遊戲治療師海蒂•卡杜森作為偶像,而設立一間“遊戲小屋”則成為埋藏在王老師心底多年的夢想。


直到遇見一土,王老師先後向小月校長和一諾申請為學校設立小屋,並獲得了大力支持。在遇見小燦的時候,王老師正在緊鑼密鼓地張羅著這個她夢想中的小屋,以期儘自己的微薄之力,借遊戲的力量去幫助一些在成長過程中遇到困難並需要幫助的小朋友。

用以瞭解孩子情況的信息表


就像王老師所說,孩子的成長過程可能是曲折的,也許會在某個階段面對一些困難。但在小齡兒童的世界裡,他們無法直接表達感受,自我控制情緒的能力相對於成人也較弱。而遊戲則是幫助孩子們演繹和詮釋(吸收或是消化)那些讓他們無法接受或是理解的事情的最好方式。


“就我自己的觀察,我看到學校裡有一些孩子確確實實需要幫助。一種情況是,當孩子情緒突然崩潰的時候,如果他願意,可以走進小屋來安靜一下;另一種情況是,孩子在成長過程中遇到困難,他可以在這裡獲得第三方支持(在徵得家長同意的情況下)。” 這是王老師在學校裡設置遊戲小屋的初衷。


王老師所要做的,就是通過遊戲,以孩子的方式進入到他們的世界裡,然後跟他們一起看他們看到的困難,但同時,又用成人的心智水平、能力,潛移默化地帶他們走出困住自己的那些事情和那個心理環境。有針對性地為他們提供幫助,讓他們做更好的自己。


也許王老師的這個小屋目前並沒有像國外那些已經運營多年的“遊戲小屋”那樣專業、成熟,但是已經初具模型。用王老師自己的話說:“一切感覺還挺好的。”

遊戲小屋一角


於是,在徵得小燦媽媽同意,還獲得媽媽支持的情況下,王老師決定讓小燦成為“遊戲小屋”的第一位客人。但如何避免不小心給孩子貼標籤的不恰當操作?如何讓孩子輕輕鬆鬆地走進遊戲小屋,而不是覺得自己有問題?——這些疑問成了王老師和小燦媽媽首要思考的問題。


“我們的遊戲小屋開設了,王琪老師需要你來做她的第一位小客人,去參觀她的遊戲小屋。”最終,小燦在這樣一個溫暖的、頗有儀式感的邀請下,開心地答應了“拜訪”遊戲小屋。


一首被“嘲笑”了的歌曲


小燦進入遊戲小屋的時間,約定在每週一的上午,遊戲時間大約持續一小時。


第一次來到遊戲小屋的時候,小燦有點小緊張。“這些玩偶都是我們的好朋友,它們已經等你好久啦!看到你來,它們非常高興!和它們打個招呼吧?”王老師想通過玩偶幫助小燦放鬆下來。


小燦開心起來,走上前去選了一隻大熊抱在懷裡,並給王老師選擇了藍毛怪,然後帶著大熊鑽進了小屋中的一個小帳篷裡,並開啟了和“藍毛怪”的對話。王老師則選擇跟隨,坐在帳篷外扮演藍毛怪,以此建立和小燦的聯結。以下是小部分對話記錄(C代表小燦;T代表老師):


……

C:“我要把你變成一隻野獸!如果你要復活自己,就必須愛上一個人!”

T:“愛上一個人是什麼意思呀?”(裝傻)

C:“就是你跟他結婚了。如果16歲之前沒有愛上一個人,你就會死掉!”

T:“什麼是死掉?”

C:“死掉就是你再也回不來了。你必須愛上一個人才不會死掉。”

……

(第一次遊戲記錄節選,一土學校如玥老師記錄)


……

T:(扮演藍毛怪)我喜歡吃糖果!可以吃糖果嗎?

C:可是,吃太多糖果會有蟲牙的。小蟲子把你的牙齒全吃光,你就沒牙齒了!

T:啊,我不想掉牙!

C:牙齒就是你嘴巴里的一種工具,可以咬東西!還有當你掉牙的時候,牙仙子就會來,但是必須在你睡覺的時候,把舊的牙拿走,然後給你一顆金幣。

T:我也想掉牙,我也想要金幣呀!

C:我都掉了7顆了!我告訴你,0歲小朋友不會掉牙,1歲不會,2歲不會,3歲不會,4歲不會,5歲才會!(C在複習已有知識)

T:70歲會嗎?100歲會嗎?

C:100歲你都死掉啦!

……

(第二次遊戲記錄節選,一土學校如玥老師記錄)


在前幾次遊戲中,小燦在所有的話題中,最後都會對接到死亡(如上面的記錄所示),還有諸如“藍毛怪渴死了”“藍毛怪餓死了”“藍毛怪被窮死了”……


第三次遊戲的時候,來協助王老師的小張老師在小燦提到“死”這個詞時,藉著藍毛怪分享了一個自己的故事:爺爺去世之後,自己是如何難過和傷心。因為太傷心,好幾天都沒辦法走出屋子。但是過了一段時間,她覺得她似乎好了,可以一樣和小朋友玩,一樣好好上學。


王琪老師設立的遊戲小屋,小張老師和小燦在遊戲中。


當自己的悲傷被接納,再加上來自“藍毛怪”的共情,小燦在遊戲中開始慢慢學著正視死亡和了解死亡。“從那次之後,我感覺他提起死亡沒有那麼沉重、那麼悲傷了。而且在後面的遊戲中,她提到死亡的次數越來越少。”王老師在回顧時說。


到了第4、5次遊戲的時候,小燦開始用手裡的黃色小恐龍玩偶打張老師手中的藍毛怪,並且樂在其中。“在遊戲中打鬧,產生攻擊性,這代表著一種打開。從剛開始關閉自己的狀態到一種心理上的打開,這是一種很好的釋放。”說起這一點,王老師開心起來。


C:我給你唱一個《宇宙護衛隊》(聲音很洪亮,很流暢,唱歌的時候禁止“藍毛怪”跟著哼唱)

T:(扮演藍毛怪)大熊熊,你唱的這麼好,我都不好意思唱啦!

T開始唱(故意唱得很搞笑),C大笑。

……

(第七次遊戲記錄節選,一土學校如玥老師記錄)


而遊戲進行到第7、8次的時候,小燦已經可以在遊戲中大聲唱歌,而且不再會提及“死亡”。她慢慢地開始釋放自己的內心,釋放自己的天性。


“她開始掌控自己的生活了”


勞倫斯·科恩在他那本著名的《遊戲力》一書說:有些心事,孩子永遠不會說給我們聽,但一定會玩給我們看。小燦的故事,讓我更深刻地理解了這句話。而隨著遊戲的進行,隨著情緒的釋放,小燦在家裡開始有明顯的變化,比如:


  • 她開始和媽媽分享學校裡發生的事,傾訴她的煩惱和困惑:“我的好朋友交了別的好朋友,我感覺自己被冷落了。”“她為什麼這樣做呢?”


  • 她開始勇於表達自己的內心:“為什麼媽媽總挨著妹妹睡?我也要挨著媽媽睡,我也要媽媽陪著我睡。”


  • 她依然會再提起小姨,但是一種自然的、平和的心態,而沒有了以前那種刻意的、焦慮的狀態……


在與家長的一對一面談中,主班老師也說小燦現在更自信了,也更積極。以前她不喜歡在課堂上發言,她給自己的理由是“我害羞。”現在她會主動舉手,還會對著老師“閃閃發光”(用小手做一開一合狀,表示自己有很好的想法要分享)。


以前,小燦什麼也不說的時候,媽媽不能理解她。哪怕媽媽想做個100分的媽媽,可是有些東西她還是不理解。壞情緒積累到一定程度,媽媽可能就會對小燦發脾氣。


現在,小燦會表達自己的想法,比如困惑或不滿等等。“我知道了她的想法,就可以有針對性地去幫助她。”小燦媽媽說,“現在回到家,她會自覺地關掉iPad,然後說:‘我要開始寫作業了。’我覺得她開始掌控自己的生活了,開始明白自己需要做什麼,而不是躲在自己的角落裡。


圖片來自網絡


王老師說遊戲小屋第一位小客人的改變讓她這個成年人感覺很溫暖,這份工作讓她很有幸福感。那這位小客人的感受如何呢?小燦說啦,“我就喜歡像王老師這樣的人,傻兮兮地陪我玩。”


《遊戲力》一書中有句話:加入孩子的世界,將他們從封閉的情緒和乖僻的行為裡解救出來。重建聯結、重獲自信,遊戲是最好的方式之一。


誰說不是呢!

寄語小屋


我希望遊戲小屋能夠幫助到每一個需要幫助的孩子。我也希望家長能知道,這不是在給孩子貼標籤,也不是在對孩子進行心理干預、心理治療,老師們只是觀察孩子,和孩子游戲,幫助孩子找到自己成長的力量來度過難關。

——小燦媽媽   


我希望小屋未來可以是孩子們的“加油站”“緩衝屋”等,幫助孩子們自然而然地消化一些在他們的世界裡確實存在但又說不出來的困難、壓力或是困擾等;我期待有更多的老師願意加入我的小屋,和孩子們一起玩遊戲,一起走進孩子的世界,用他們理解的、喜歡的方式來幫助他們;我希望遊戲小屋能夠在有限的時間和空間裡,幫助到更多需要幫助的孩子。

——王琪老師   


小屋援建


遊戲小屋建成不久,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再接再厲進行籌備和完善,玩具的準備就是其中一項重要內容。


王老師說了,有時候新的玩具會讓人產生疏離感,而舊的玩具則更加安全,會讓孩子有一些親近感。如果你家中有一些閒置的舊玩具(男孩的玩具更好,現在相對較缺男孩玩具),可以直接郵寄給遊戲小屋主人王老師。


收件人:王老師

聯繫電話:186xxxxx465

郵寄地址:如有意寄送玩具,請後臺留言獲取詳細地址


你願意幫助王老師,把她的遊戲小屋佈置得更好麼?


-  END  -


 推薦閱讀 


  • "媽媽,我要在一土上大學!"

  • 在宇宙中心硅谷,我為什麼選擇了一土?

  • 【快戳】一土大型“賭博現場”實錄

  • 允許孩子不做作業,你敢麼?


https://weiwenku.net/d/109844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