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通宵熬夜的人,勵志起來真的很浮誇誒!

LinkedIn2019-01-06 21:24:14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過類似的體驗:加班到深夜走出辦公室,有種奇怪的成就感。


有時候是搞定了一個急用的PPT;有時候是改完卡了一個禮拜的稿子;有時候……可能是貼完堆了半年的發票。


夜晚放大孤獨,但也有一些能量在悄悄醞釀。


而這世上有這麼一群人,萬家燈火時才剛開始上班。他們晝伏夜出,創造世界的另一半精彩,也經歷了我們難以想象的溫情與艱難。


閱讀他們的故事幫我們看清,真正支持一個人做一件事的源動力是什麼。


以下,是九位夜間工作者的獨白。


本文由LinkedIn編譯,原作者Michael Segalov,編譯者甜甜。本文謝絕轉載。





 從我的聲音裡

聽到理解


每一通電話都是同樣的開頭:您好,健康熱線,有什麼可以幫您的嗎?



夜深了,身邊人睡了,感到孤單的人們無處傾訴,便漸漸陷入絕望。這正是我們24小時開放熱線的原因。


來電者啥都聊,聊孤單、抑鬱、自殺、悲傷。不過我們不會給出建議,只是鼓勵他們說出來然後傾聽。


每一位來電者都是匿名的,有時很難不去好奇他們接下來發生了什麼。


下班後,我開車回家,給自己一些平靜下來的空間。


幾分鐘之前還在治癒別人的生活,熱鬧得像白天一樣,可現在,外面一片漆黑,孤身一人。


我爬上床的時候會抱一抱身旁的男友,即使天色已晚,還是會難以入睡。


就這樣,我以這種奇妙的方式與全國各地的來電者聯繫起來,雖然我們從未相識。


這份工作也讓我開始學會問候身邊的每個人,確認他們是否感覺良好。


我們給予的是

一次新生


只要醫院一打來電話,我就要在一個小時之內趕到,準備手術。



每晚會有兩組人待命,一組負責從已故的捐贈者身上摘下器官,另一組負責把送來的器官移植到患者身上。


器官摘除並不是個溫馨的工作,但我們知道,這將會給別人一次重生的機會。


醫療行業的員工都特別努力工作,尤其是在晚上,我們會坐著救護車奔波於城市的各地,必要時還會打開警示燈。


終於可以回家的時候,我通常已是精疲力盡。


坐在救護車上,望著窗外略過的城市風景,想著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正在醫院中努力地熬過這個夜晚,內心卻十分安慰。


每一位醫護人員,真的都是竭盡全力拯救生命的。


我是派對上

那抹獨特的色彩


白天的時候我特別討厭別人盯著我看,但到了晚上就無所謂了,因為我會化上妝、戴上帽子、塗上指甲油,成為另一個我,一個能夠走出去面對全世界的我。



每週六晚上,東區的一傢俱樂部會舉辦蹦迪,身著女裝的我工作就是成為它的裝飾品之一。


喝個一兩杯,好吧,有時候是七杯,能支撐我順利度過這些夜晚,酒精就像是我工作中的潤滑劑。


夜店裡忙起來的時候,我會走上一圈,小聲跟那些已經喝得爛醉的人說:“喝點水吧,親愛的。”我還會告訴他們洗手間在哪兒,讓他們去整理一下。


我是四點下班的,所以能趕上蹦迪的尾聲。即使很累,我也會留下來跳支舞,享受下這裡的氛圍。


夜晚結束的時候,我會迫不及待地走出去,特別是夏天,天亮的早的時候。我就帶著這身裝扮跳上自行車,順著那條廢棄運河回家。


我原來感覺自己無法融入夜店的氛圍,像個局外人。


但帶著這身裝扮,我就成了派對上那抹獨特的色彩,成了派對的守護人。


很難

卻也充滿激情


每天下午五點半到單位,我會先花上一個小時瞭解全球各地的故事。



作為BBC的一份子,人們認得我們,也願意相信我們,而這份工作也給了我們瞭解他人生活的機會。


比如,曼徹斯特爆炸事件那晚,我和身處事件中心的人連線,凌晨三點,警察和急救中心發來的消息都證實是19人遇難,太可怕了。


可稍作停頓,就要繼續播報。播報這種即時新聞時,我們要關掉情緒的開關,不能受到任何事的影響。


直到節目結束,當屏幕上的消息停止轉動,才能哭出來。


早上五點半左右下班後,我回家直接躺到床上,下一秒就睡著。


早上7點45左右,我丈夫會派孩子來把我叫醒,我花上半小時喝杯咖啡,刷牙,不換衣服不化妝,去送孩子上學,然後回家換上睡衣,繼續睡覺。


電臺裡有人值夜班是很重要的。我們知道有人在聽:送奶工,郵遞員,工人,卡車司機,還有那些深夜失眠的人。


我24歲就當媽媽了,是我朋友中最早的。是廣播支撐我度過那些深夜爬起來餵奶的孤獨時光。


麵包店裡

忙得火熱


1983年,我們剛搬到奧德利鎮時,決定開家麵包店,那樣的經濟形勢下,所有人都覺得我們瘋了。



但我和丈夫還是把店開起來了,自己裝修了店面,晚上把麵包做好,白天擺出來賣。


現在有了團隊,可以輪班工作。但每週五晚上八點,我們還是會一起來到店裡。


我喜歡在,那種感覺很奇妙。麵包房裡忙得火熱,收音機裡放著音樂,我們把好吃的甜點擺滿貨架上,整個小店生氣勃勃。


冬天的時候,打開門,吸著冷空氣,望著比熱咖啡還要治癒的月光。一邁出店門,便只有黑暗與寂靜。


夏天的時候,會有小鳥陪著我們工作,細碎的陽光越過高山灑向小鎮。


走出去,望著像畫一樣平靜美麗的天空,喝著美酒,品著麵包香和清新的晨間空氣。


你問我能夠堅持這麼多年,祕訣是什麼?三十五年了,丈夫還總是能逗我開心。


 幫助媽媽們把新生命

帶到世上是種幸福


我工作的地方,燈是永遠亮著的,分不清白天和黑夜。



雖然管理層人員比別的地方少,我們的工作卻一直有序進行。團隊配合緊密,相處得很好,閒時一起吃吃沙拉,有時還會點披薩。


夜間工作通常漫長而艱難,多虧有了這群並肩作戰的夥伴。


最可怕的是凌晨三點,精疲力盡卻還要打起精神專心工作,手都不能抖一下。


沒辦法呀,要對產婦和孩子的生命負責。


不過嬰兒真的是很強大的生物,雖然有時候需要你給予一點幫助,但他們比你想象的要強大得多。


我以前從未想象過自己會成為助產士,但現在很愛這份工作。一個孩子的降生,瞬間能讓所有的疲憊都被治癒了。


深夜裡

人人都那麼專注 


以前沒有這麼多夜班的。



但國家開始逐漸24小時不停運轉,我們只得晚上工作,來把對交通的影響降到最低。


我現在是重鋪路面這個項目的監工,負責分配工作,檢查質量,確保工作達標。


我們得用一個小型裝載機拉來工具,最少要有鋪路機,滾軸壓路機和抓鉤機,然後需要清掃機,清理卡車和噴灑車。


場面很大,但需要這些來確保道路或是機場跑道的堅固和安全。


我有四個孩子,晚上工作挺好,白天就有很多時間與他們相處了。


凌晨工作的時候我會有些想他們,但是他們放了學就能在家看到我了,要是白天工作,那個時間一定還堵在晚高峰的車流裡呢。


深夜工作真的是很不一樣的氛圍,每個人都很專注。


可能是因為讓人分心的東西更少,而且我們又時間緊迫吧。或者只是因為我們想盡快結束回家睡覺了。


集市裡

我們互相幫助


我四歲的時候就開始每天去市場了。



現在每天大概凌晨一點起床,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喝杯黑咖啡,畢竟誰都沒法完全適應這麼早起床。


然後就去市場,卸貨,處理訂單,把花整理好,讓客人看著舒服些。


大概三點左右,就有客戶上門了 ——花商,要辦活動的人,還有酒店服務員。


比起以前,我們現在不怎麼讓講價了,不過畢竟是市場嘛,試試也無妨。


但價格高低實際上沒那麼重要,更重要的是和客戶打好交道。集市裡,店家們互相幫助。誰家缺貨了就可以用很低的價格去別人那調貨。


我每天睡上三四個小時就夠了,從小就這樣,挺幸運的,我爸爸也是一樣,我們就是天生不需要那麼多睡眠。


有些客人的要求

是你無法想象的


我們提供24小時不間斷的前臺服務,而有些客人的要求是你無法想象的。而只要客人的要求合法,即使不可能辦到,也不能拒絕。



幾周前,一位中東王室成員早上五點想吃卡卡圈坊的甜甜圈,而那家店還要很久才營業。


還有一天,我們接到一個任務,讓我們打個電話安排一架直升機,連夜飛過來,早上七點接人。


還有一次,我們得幫一位顧客把貓帶進英國,而且還不能跟主人分開,並且那位客人還要求讓他的貓待在“舒適環境”下,所以我們只得提前去了他屋裡,給貓搭了個窩。


這份工作沒什麼技巧可言,如果你能善待別人,善待你遇到的每一個人,事情就會變得容易很多。


軍隊服役的經歷讓我做好了應對這項工作的準備:不能說不,要儀表整潔,即便是在困難環境下也一定要高標準嚴要求。


想要加入金鑰匙組織(跨國的前臺服務人員網絡),你的確需要像在軍隊一樣,付出時間來贏取榮譽。


早上八點下班後,趕上首都的早高峰,覺得車廂裡同樣剛下夜班的人,好像一群疲憊的行屍走肉,他們之中瀰漫著的除了瞌睡,還有孤獨。


寫在最後


黑夜彷彿給亂糟糟的世界關了靜音,又好像加了溫柔的濾鏡。


黑夜是孤獨的保護色,卻又同時讓心中的脆弱感無處遁形。


每個元氣滿滿迎接朝陽的人背後,都有這樣一群晝伏夜出的人守護著夜晚的安寧。


記得在每一次道過晚安後,感謝他們。


也希望他們的故事,能給你力量。


文章來源:

https://www.theguardian.com/global/2018/nov/11/into-the-dark-meet-the-people-who-have-to-work-through-the-night?







本文由LinkedIn編譯,原作者Michael Segalov,編譯者甜甜。本文謝絕轉載。

文中圖片、封面圖片來自觀察者網和影視截圖,為非商業用途使用,如因版權等有疑問,請於本文刊發30日內聯繫LinkedIn。

LinkedIn歡迎各類廣告品牌合作,發郵件至wechateam@linkedin.com獲取更多信息。

©2018 領英 保留所有權利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