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媽媽打了一場官司後,我告別了律師行業

LinkedIn2019-01-06 21:24:51

最近大環境不好,很多人又動了轉行的心思。


但是隨手上網一搜,就逼退了本來就薄弱的熱情:



如果一個新機會擺在你面前,你是放手一搏還是固守領地?


轉行可能讓你失去現有的一切,但同時,整合新資源、重新編織關係網甚至是對新行業的巨大熱情也可能讓你的事業迎來成功。


Quara答主Lukasz Laniecki從一個具有十年經驗的訴訟律師轉行成為調解律師,最後竟然搖身一變成為親子教育博主。

 

伴隨著事業轉型成功,他思考我覺得對迷茫中的年輕人很有參考意義

 

關於轉行,《Promiseof a Pencil:How an Ordinary Person Can CreateExtraordinary Change by Adam Braun》裡有一句話說得特別好:


“拋開年齡或社會地位,如果你對腳下這條路不滿意,這就是你改寫未來的時候了。”

 

我曾是一個有十年經驗的律師。短短兩年內,經歷了兩次轉行。

 


第一次轉行是由於某個導火索,讓我發現沒法在原行業待了。否則的話,我現在應該還在當律師,畢竟學的就是這個專業,也在這行揮灑了許多青春。

 

第二次轉行則完全是個人決定。那時候我已經有自信可以在不考慮沉沒成本的情況下,隨時實現轉行的目標了。

 

我的看法是,如果對現在的工作不滿意,那就應該拋開之前的投入,果斷轉行。拿不定主意的話,先嚐試著做一些兼職,再做決定。

 

總之一句話,想轉行你就轉,而且要趁早。


本文由LinkedIn編譯,原作者Lukasz Laniecki,編譯者Marshall。





轉行到底值不值?


在某個行業裡學東西、積累經驗非常花時間。不投入時間、精力的話,職業成就從何談起?


但難道因為過去的付出,就要一輩子綁在同一份工作上嗎?當然不是。

 

舉個追女神的例子你就明白了

 

假如你給女神花了很多錢,又買東西又請吃飯。一段時間後,女神告訴你我們不合適,你更像我哥

 

此時此刻,不管之前投入了多少時間精力,有過過少幻想,堅持下去都不會轉正,而你能做的就是及時止損並轉換目標。

 

大不了就是換個女生追唄。

 

轉行這個事吧,很多人想都不敢想——花了這麼多年才爬到現在的位置,不幹了多不值啊。


這其實是一種錯誤的投資認知就是在做決策的時候把之前投入的成本也計算進去了

 


這種認知偏差會不斷地告訴你“別退出,堅持住!”即使從客觀來看,“退出”完全是百利而無一害的事。

 

打官司的時候這類情況也很常見。你想啊,花了大量時間、精力、錢和對方那個傻X打官司,現在撤訴,那之前的費用不就打水漂了。

 

所以當事雙方一般都覺得回本的唯一方法就是堅持堅持再堅持,或者轉錦鯉祈禱對手輸掉官司,自己勝訴,好用賠償把律師費交上。

 

放在“教育投資”上道理也一樣——你總想靠這一份工作就賺回以前投入的所有。

 

很多人卡住的點在於他們從小到大受到的教育都是:“我是學法律的,怎麼能去當會計呢?”

 

有什麼不能的。你之前學的東西都在那兒,轉行還學了新的,不是一舉兩得?

 

我決定考法學院都是二十年前上高中時候的事了。那時候我還是一個啥也不懂的二逼青年,也沒什麼經驗,更不知道當律師要面對什麼。


靠,幸虧我還有機會轉行。真是十分開心地和將近十年的深耕領域說再見了,光榮地成為“法律輟學生”。

 

別誤會,以上只是我個人的選擇,別影響你考律師執照啊。


忠告一:


如果是受興趣驅使,可以先嚐試從兼職做起,使自己有退出餘地。對一個行業的瞭解只能是逐漸形成的。

 

隔行如隔山。由於信息不對稱等原因,業外人和業內人對行業看法存在較大差別。


如果剛下決心轉行就一不做二不休,斷掉後路,很容易在轉行不順利後進退兩難。


推薦嘗試線上、線下兼職的方式對行業進行整體把握,同時對之前的想法進行檢驗。不適合的話退回原地即可,對原職業不會有較大沖擊。


我為什麼決定辭職?

 

2012年夏天的時候,我發現我的訴訟律師職業生涯到頭了。

 

花了將近十年上法學院、進行專業學習之後,我突然意識到,我得走!不誇張說,為了實現自我價值、保持健康不發瘋,我必須得辭職。

 

三年前,我作為當事人在法庭上親歷了一場撕逼大戰。我想世界上只有極少數的執業律師有過這種經歷。


不是普通律師在庭上指點江山那種,而是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在叫囂,因為和我打官司的人是我媽媽。

 


幸好後來我們走了出來,重新緩和了關係。但那時候我突然意識到,如果一家人沒辦法正常溝通並指望律師能拯救全家的命運,是一件多絕望的事情。

 

但這就是我職業生涯裡不斷要去做的事,無所不用其極地幫我的客戶證明他們的對手是錯的,不管那個人是誰。

 

而2010年的訴訟律師資格考試,則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我瘋狂地備考,卻沒通過。


之後兩年,我為了資格考試又打了一場官司。因為我發現幾乎相同的答案,別人的分就是比我高。


我再一次作為當事人上庭,徹底成為律師群體裡的少數派。


事實證明這都沒用,打官司的過程只是徒增我的困惑。


我沒仔細想過我是什麼時候對整個法律系統的公平性失去信心的,等我反應過來時,我已經決定退出,不想再經歷之前的那些爛事了。

 

那時候,我的心裡只有一個想法:不幹了。

 

然後我突然對非訴訟糾紛解決和談判產生了興趣,它讓我第一次擺脫了法庭上原被告之間的針鋒相對

 

也許,這是一個嶄新的機會,我可以做庭外和解的律師,或者徹底轉行。

 

我開始意識到目前處境有很多正面可能性。

 

首先,作為訴訟律師,因為不同的法律體系、語言等一連串問題,我基本上只能待在自己的國家工作。


可現在作為一名調解人,我可以搬到任何一個國家。自由選擇的感覺很好。

 

另一個好處就是,我的創造性思維派上用場了。


法律行業不是個發揮創造力的地方,也許在一定程度內可以創造,但總體上傾向於傳統思維,這並不適合我。

 

就這樣,我開始閱讀關於調解和衝突解決的書、文章、博客,甚至考取了一年制的研究生。


忠告二:


做決策時,不應該考慮教育實習經歷等一些沉沒成本,新行業同樣需要不斷學習進取。


之前投入在本職業金錢、時間、精力等在經濟學中被稱為沉沒成本,已經發生的成本不作為下一次決策的考慮因素。


同樣,對於本職業長達數年的投入也不能成為你堅持的理由。


要評估當下時點各方面的成本收益做出是否轉行的決策(不光是金錢層面的,甚至還包括精神層面)。


進入新行業後,也只有不斷學習新行業知識提高自身競爭力,才能使得自己價值最大化。


我發現波蘭關於“衝突解決”缺乏見解深刻的博客,所以我就開設了一個。後來我又發現律師們對於調解也知之甚少,於是我開始針對他們寫一些文章。


讓我驚訝的是,三個月後,由於很多律師紛紛轉發我的文章,我去了國家廣播電臺做嘉賓。

 

慢慢地,我越講越好。一年之後,我開始受邀在學術會議、研討會上發言,甚至給年輕的律師授課。

 

之後我想到,組織一個類似於TED那樣的演講對於律師可能會有幫助。



沒想到辦起來之後,飛來了更多offer,其中有三個是我研究生時候的項目,只不過換成了我教別人。我那時感覺事業正在騰飛。

 

與此同時,我把諮詢費提高了100%,因為衝突解決方面的工作還是一個藍海。而我那些律師朋友們卻在競爭激烈的紅海中廝殺,費大力氣才能維持業務。

 

忠告三:


新行業資源人脈的積累會增加轉行後事業成功率。


從教育、職場等多方面結交新行業人脈。比如可以報名新行業的線上、線下專業培訓班,利用社交網絡和業內人士建立關係。


參加業內企業組織的交流會,甚至可以報考專業對口研究生等。業內人的帶路和幫忙可以使轉行障礙大大減少,增加競爭優勢。


二次轉行之路


然而從事調解兩年後,我再次意識到,調解並不是我最理想的職業。於是我決定再次轉行。


這時候,我發現我用英語寫的博客閱讀量還不錯。就這樣,我開始寫親子教育博客。

 

為什麼選親子教育?

 

其實五個月前我就開始更新了。作為一個父親,成為世界頂級的父母一直是我人生的首要目標。


加上我和父母的關係不好,於是我把過去兩年中學到的經驗(衝突心理學,爭端解決,調解)都用來在家庭中實戰了,效果不錯。

 


而且地球人都知道,做親子教育帶貨超來錢的!

 

忠告四:


對所轉換的行業要有一定了解,最好和現有行業形成過渡,降低入行難度。


轉行到和本職業相關的行業有諸多好處。現有的行業經驗、人脈資源能夠得到極大地得到利用,同時對行業熟悉度也能夠減少錯誤發生的概率。


比如本文主人公就是先從律師轉行到了調解律師,之後由於對家庭官司、家庭生活的一些思考進而轉行做家庭教育博主。


你能從我的故事學到什麼?


大多數人的問題在於,轉行只停留在想一想的階段。

 

但轉行成功後,我意識到2010年的那場困境雖然讓我的律師之路走到了盡頭,同時也拯救了我。

 

那次失敗的考試可能是我人生中發生的最美好的事情之一。

 

而和我媽的那場官司,則讓我們的關係拉近了許多,最重要的是它使我意識到親子教育的重要性,從而決定去影響和激發其他家長。

 

你看,這些點在我之後的事業上其實也連成了線:從轉行調解律師,到發現自己寫博客666,再到親子教育。

 

彼此看起來沒有半毛錢關係,就好像一個文員突然開起了飛機。如果沒有“不幹了!”的那個瞬間,這之後的所有都不會發生。

 


那瞬間好像我關閉已久的眼睛突然張開了。

 

我從安逸生活的幻象中逃離出來,意識到不必因為花了十年學習法律知識就必須成為律師。


這個世界變化太快了,人生充滿更好的選擇。

 

那時我做了一件迄今看來最正確的事——拋開眼前的困難,冷靜頭腦,想象把生活快進到幾年後並問自己:這就是我想要的嗎?這就是我終身為之奮鬥的嗎?

 

答案是,不。

 

那之後的事情,其實是水到渠成了。

 

現在有人問我要不要轉行,我的回答是:想幹就幹,你不一定會成功,但不幹肯定是沒法成功。


文章來源:

https://www.quora.com/How-can-I-choose-between-two-very-different-carreer-paths 






本文由LinkedIn編譯,原作者Lukasz Laniecki,編譯者Marshall。

文中圖片、封面圖片來自視覺中國、百度截圖和影視截圖,為非商業用途使用,如因版權等有疑問,請於本文刊發30日內聯繫LinkedIn。

LinkedIn歡迎各類廣告品牌合作,發郵件至wechateam@linkedin.com獲取更多信息。

©2018 領英 保留所有權利

https://weiwenku.net/d/109846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