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特根斯坦的住宅

iMorning2019-01-11 21:18:46

哲學與建築的歷史如此悠久,很多哲學家也如同建築師一樣傾向於思考關於符號、空間與城市,相對的,大多數建築師也都熟知德勒茲與瓜塔裡、福柯等哲學理論在建築學科的延展。這一次的內容中,我們將關注哲學家維特更斯坦在1926年為其家人所設計的住宅建築。正如伯納德·萊納特(Bernard Leitner)在《The Wittgenstein House that this work》中所說的:這所建築是維特根斯坦關於建築哲學理論的精華,房屋的每個細節都呈現了其對於清晰度與精確度的考量,和一種苦修意味的禁慾主義,這也是他紙上理論的現實鏡像之一。


這個住宅建築的討論中,通常將其定義為一座“將邏輯轉化為實體的建築”。維特根斯坦家族作為歐洲最為顯赫的幾個名門之一,對其子女的培養提供了異常頻繁的藝術和學術環境。路德維希·維特根斯坦的父親也是維也納分離派運動的熱衷參與者與投資人(出資建造分離派的會館),所以路德維希對藝術和設計的興趣是伴隨他的童年生活一起生長的,在萊納特的書中我們可以得知:

1925年11月,維特根斯坦的姐姐委託因戈爾曼(羅斯的學生)去設計位於維也納市區偏東部的一個別墅住宅。而路德維希·維特根斯坦對這個項目和因戈爾曼的方案展現出了異常的興趣,他試圖說服因戈爾曼,他認為自身可以更完整的還原家人的意圖,最後逐漸成為了這個住宅的主要設計師。他的長姐赫敏曾經寫到:“雖然我對這所住宅十分欽慕,但我知道無論如何也無法讓自己住在這裡。它,更像是侍奉神明的宮殿而非吾等凡人棲息之所。”

在這個項目的委託時間之前,路德維希也正處於人生迷茫的時期。在長期與抑鬱抗爭的同時他一直試圖尋找值得他付出自己全部天資的事業。他在1918年放棄了哲學研究,並自認為已經解決了《邏輯哲學論》的所有問題,這種思想也促使他作為一名士兵走向了戰爭的道路。

一戰結束後,他擺脫了巨大家族產業的束縛,與兄弟姐妹分享了家族的財富。當世界的哲學研究者們意識到《邏輯哲學論》的作者的天才之處時,他卻在奧地利鄉村地區(Trattenbach)擔任一名小學教師,但性格敏感的他在課堂上把學生打暈之後,他不得不辭掉了這份工作。他本來打算前往修道院成為一名修士,而事實則是在修道院當起了園丁。這種狀態顯然不能滿足一個天才的內心,在家人的住宅修建計劃中,他終於找到一個恰當的時機。

在一戰期間建築師保羅·因戈爾曼已經和維特根斯坦成為了密友,雖然名義上因戈爾曼作為這個住宅的合作建築師,但是維特根斯坦顯然更多將自己灌注於這座住宅之中,建築也隨之成為他思想的聚合(in&out)容器,撇開時長,金錢等問題,維特根斯坦專注於建築的每一個細節,有些細節,如門把手等小型部件和一些通常連大多數建築師都認為並不重要的信息和語言碎片。他花費將近一年的時間設計每一個暖氣裝置的位置,因為基於整個住宅的對稱性它們必須被極度精確的定位。維特根斯坦被認為是分析哲學中最為重要的人物之一,從維特根斯坦住宅之中,我們強烈的感覺到對於分析和數字的象徵,這也是使他如此沉溺於這個建築項目的主要原因之一。

他極度專注於這個住宅的窗體、門、窗鎖等部件,並且花費了大量的時間,首先他大約花費了1年時間設計門把手,而另外一年則是關於暖氣片。他設計了大約150公斤左右的金屬板來代替窗簾,這在萊特納的書中被盛讚為“輕量化的美學”。

“(室內設計)是如此別出心裁同時造價不菲,一面金屬幕牆居然能委身於地板之中!”

如同先前姐姐對這所住宅給予的評價,維特根斯坦的設計對於當今關注舒適度和人性化的設計理念來說是完全相反。在內部裝飾上禁止一切地毯和窗簾、而燈光上只採用裸露的燈泡、而門把手和暖氣沒有采用上漆步驟、採用灰黑色的啞光石材和淡赭色的牆面。從外部來看沒有任何外部裝飾的塊狀立方體鮮明的站立於維也納。這一切也很明顯的受到阿道夫·羅斯和他經常被提及的《裝飾與罪惡》的影響(1908年,主要是對於分離派裝飾的一種批判),在書中其認為對於情感抑制來說對裝飾的控制是一種必須採用的行為。

“路易斯(路德維希·維特根斯坦)他畫了每一扇窗戶、每一扇門、甚至每一個窗戶的鎖。每一個暖片的尺寸都精確到如同精密機械般的設置。“

羅斯作為歐洲現代主義運動中最為著名的奧地利建築師,他影響的鼎盛時期在20世紀20-30年代——也正是維特根斯坦住宅的建造和設計時間,所以對於在這個清晰、簡介、輕量化的住宅之中處處也透露出羅斯的影響。它可以被視為對新裝飾運動(Art Nouveau)中帶有性感和迸發情感的一種理性迴應——沒有曲線和對於所謂“生活情趣”的極力抑制。

從另一個方面來看這個建築確實相當的具有維也納“特色”——無裝飾設計明顯是對新藝術運動中的維亞納分離派的徹底批判,就跟已經被認定為對健康具有危害的傳統薩赫蛋糕(Sacher-Torte)一樣,世紀更替之後的維也納處於一個美學和道德退敗的歷史大環境之下。與此同時,這也促使了一股瘋狂且充滿創造性的力量對這種頹敗的強烈反應:勳伯格對無調性音樂的堅持、羅斯對分離派裝飾的猛烈批判、佛洛依德的潛意識理論在這個所謂優雅和秩序的社會中迸發。所有約定俗成價值觀在維也納被徹底顛覆,如同卡爾·克勞斯所說維也納是“世界毀滅的學術實驗室”。


右下角為維特根斯坦住宅

關於維特根斯坦住宅的後來,它在德軍進軍奧地利之後失去了所有者,而在1945年蘇軍進軍後被充當兵營使用,50年代它的使用權被歸還給其姐姐的子嗣,但是他將土地的產權賣給了開放商準備夷平這個建築。最終,它被維也納地產委員會所保留,並且在1971年例如國家遺產項目。現今它成為了保加利亞大使館的文化部門,房間隔斷被移除從而形成L形狀的房間,牆面和暖氣等設置被塗成了白色,而窗簾和地毯等裝飾已經被放置於房屋之內。維特根斯坦建造之初所試圖展現的不可言說的神性、倫理和美學也隨著人類的接觸而逐漸消失於日常生活之中。

via:UED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