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底,“材料狗”最怕聽到的領導指示排行榜

辦公室的祕密2019-01-12 03:16:46

想持續看到關於職場成長進步的乾貨,請設“置頂”哦~

點擊上方“辦公室的祕密” → 點擊右上角“...” → 點選"設為星標 ★ "


石頭說

你才是筆桿子,你們全家都是筆桿子!



1.“這可是某某單位的大筆桿子!”


最痛恨之首,估計沒人懷疑。這句話的場景一般在公務活動介紹時,也可能在不同單位的夥計們飯局介紹時,更可能是與其他部門或其他同事共同接到材料任務時。


“大筆桿子”在外人聽起來很悅耳,可與“白衣天使”、“無冕之王”、“辛勤園丁”之類媲美,有很高的讚譽成分,是極好的溢美之詞。但在“”看來卻是個極度敏感的詞彙,因為內含能者多勞的道德綁架,更有鞭打快牛的潛在危機。


最重要的是,這一輩子很可能被貼上撕不掉的標籤,永世不得翻身。就像如來佛祖貼到五行山上的“唵嘛呢叭咪吽”,遇不到觀世音菩薩指點,碰不見唐三藏揭咒,再有本事的孫猴子也休想蹦出來。



2.“今天怎麼下班這麼早?!”


這句話的背景一般是在你每天加班到深夜後偶爾一天按時下班,然後在電梯口碰到同樣按時下班的“非寫材料”同事,同事會匪夷所思地上下打量你,然後大惑不解地問你。


這短短一句話雖然帶有大量的關心、體諒、同情成分,但在“材料狗”看來,裡面還含有《走近科學》式的深層次質疑:這到底是人設的崩塌還是職業道德的淪喪,是天生的懶惰還是無故的自暴自棄?


更有趙太爺式的憤怒拷問:你怎麼能下班這麼早?你怎麼也配這麼早下班?



3.“怎麼感覺好長時間都沒見你了?”


這句話的背景往往是接到一個又大又重又急的活兒,有極高的質量要求,有多頻的時間節點,整日將自己深埋於椅子中間,一杯濃茶坐一上午,一包香菸敲一段字。


中午別人都去吃飯,自己跑去上趟廁所,晚上別人下班喝酒,自己繼續聽著鍵盤節奏。偶爾某天多上一次廁所,在走廊碰到每天在同一層樓工作的同事,他會抱著久未謀面的親近感向你問候。


往往這個時候,懶得解釋的人會回答:這段出差了。比較溫情的人,如果是對女同志會回答:雖然很久不見,但每天會想你千遍。如果是對男同志會回答:大家都是同志,但這種傾向要不得哦!



4.“有點平!”


對,就這仨字,引起無限遐想,激起窺探慾望,讓人浮想聯翩,腦補畫面躍然紙上。但這個“平”,不是飛機場式的“平”,不是華北平原的“平”,而是平鋪直敘、平淡無奇的“平”。


沒有高度抄一些領導講話、批示,可以多冠一些中央最新的政策精神;沒有深度可以多摘一些前沿理論成果,多擺一些基層好經驗好作法;沒有感染力可以多引一些詩詞警句,多用一些群眾語言。但唯獨“平”字神祕難測,讓人琢磨不透。


天下材料,唯“平”難破。就像跟一個姑娘說:你好平。在最大限度傷害自尊的前提下,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做個手術。



5.“你到我辦公室來一下吧。”


說這句話的當然是處室負責人,這句話當然是祈使句,雖然表面上有權威不容挑戰的鎮靜,任務不容置疑的堅定,但口氣中往往也能聽出詢問、商量的味道。


這時候一定要深呼吸幾大口,給自己十秒鐘調整心態,拎起本和筆,腦補著高進出場時的音樂,一路帶風地向處長辦公室邁去。


因為“材料狗”被處長叫到辦公室絕不會有其他事,一定是有活兒,而且一定是大活兒,並且是別人幹不了或者說是不想幹的活兒。一定不要過多幻想是不是有啥好事了,或者是要提拔你提前給你透露信息。



6.“下班先別急著走。”


這句話通常是下午五點四十五左右,由處長親自過來通知,或者是打電話通知。先別急著走,也就是絕對不能走,臨下班時不能走,肯定是接到上級或領導的通知,肯定是要熬夜加班寫材料。上級通知往往最守時,總是會在下班前那一刻發來。


對於“材料狗”來講,下班本就沒怎麼準時走過。接到命令當然很淡定,他們會先給老婆打個電話,告訴她“又不能陪你吃飯了”,順便讓孩子接個電話,告訴他“明天再陪你一起逮青蛙啊”,雖然只有鬼知道明天是哪天。


掛了電話,點上一根芙蓉王,狠狠抽上一口,把煙緩慢吐到顯示器上,然後拉開架勢,作開懟狀。



7.“週一把稿子給我就行。”


重點在“就行”倆字,“就行”的意思是“沒必要那麼早給我”,“給你的時間足夠充裕”。領導的這句話,聽起來永遠那樣設身處地,永遠那樣體貼入微。關鍵的關鍵在於,領導說這句話也往往最守時,通常是在週五下午。


於是週六週日早上六點半,準時睜開炯炯有神的雙眼,懷揣著理想信念和無限感激,從床上歡欣鼓舞地躍起,轉身望一望熟睡的妻兒,匆匆洗漱後吃完微波爐裡熱過的剩飯,給自己打上滿滿一管雞血,然後迎著紅紅的朝陽去單位加班。



8.“帶上。”


在機關裡,錄音筆是個讓人又愛又恨,欲罷不能的電子產品,可以與投影儀這個推稿子神器並駕齊驅,一前一後,一哼一哈,承載著多少“材料狗”的風雨兼程和無上榮光。


無論什麼時候,帶錄音筆只有一個預設,那就是馬上要受到大領導的親切接見,並認真聆聽大領導對稿子的重要指示和修改意見。


“材料狗”帶著錄音筆去見大領導,一開始內心都是拒絕的,因為見大領導肯定要對稿子動大手術,但又急切地盼望見到大領導,因為不見大領導,稿子會永無盼頭地修改下去。就像少女迎接第一次,急切與恐懼共生,痛苦與愉悅並存。



9.“某某處的稿子你們給把把關!”


往往是業務處室負責的材料,先是匆匆搞出初稿,然後找到領導作謙虛狀,再對專業寫材料的處室作誇讚狀,領導頻頻點頭作贊同狀,而後揮筆籤批,再電話通知,稿子便華麗麗地轉到了寫材料的處室。


“把把關”三個字聽起來很有領導範兒,高高在上,運籌帷幄,像是對業務工作的指導,又像是對責任主體的監督。說是把關,往往是重寫,實則是責任的轉移,出了成績不一定是自己的,有了問題一定是自己的。



10.“你可是學文祕的(中文的、新聞的)啊!”


這句話屬於省略句,後半句隱藏的是“當然最適合寫材料”,或者是“你不寫材料誰寫材料”。學文祕的怎麼了?吃你們家饅頭了還是喝你們家涼水了!誰規定學文祕的就必須寫材料?誰規定學文祕的就一定擅長寫材料?讓學文祕的必須寫材料,這是一種病,得治!


當然不可否認,無論中文系畢業還是新聞系畢業,在文字上確實敏感於其他專業,但只有專業“材料狗”才會明白一個道理:材料、新聞和文學是八竿子打不著的三種迥異文體。新聞講究及時客觀、忠於事實,文學講究天馬行空、情感細膩,材料講究一板一眼、準確嚴謹。


也就是說,“材料狗”不需要太高的文字水平,高中語文就夠了,最重要的是對工作的熟悉程度。咪蒙、六神們寫新聞和文學作品可以爆文頻出,你讓他們來機關鍛鍊個半年,寫篇領導講話或是工作總結試試!



歡迎在下方留言評論

別忘了分享點贊支持石頭哦


投稿郵箱:283685283@qq.com,一經採用,奉酬200元起。關於辦事做人辦會撰文的經驗、體會、吐槽、感想、摘抄、整理、範文、方案、表格均可。


石頭君新作《祕書工作手記:辦公室老江湖的職場心法》豆瓣評分8.5,熱銷全國100000冊!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