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 你這樣默默付出,他知道嗎?

晨曦微露2019-01-12 16:44:23

點擊上方晨曦微露關注聽露露說故事



◤ 我愛你  這就是道理 ◢

如果你也是一個有故事的人
我相信你也會深深愛上這裡


   錄這篇文字的時候,還無法理解,什麼是世間最苦的事,我以為得不到便是最苦,可原來最苦的是你心裡還想著那個人,那個人卻早已把你忘記,何等淒涼,何等悲哀……如果你深深愛著的人,卻深深地愛上了別人,有什麼法子?這道題是無解的。可能真的要等到往事種種都成空的時候,才會知道有些愛情,並不需要太堅持吧。


                                                                                    by 晨曦微露



▷ 我牽著白馬離開沙漠的時候,哈卜拉姆正在講解《可蘭經》。金黃色的夕陽照在他和那些哈薩克牧民的身上,每個人都肅穆而立,額頭上閃著聖潔的光芒。他們都堅信,真神安拉可以解決所有的疑難,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圓滿。在虔誠的默禱中,在低聲的誦唸裡,他們就可以獲得心靈的平和。只有我牽著我的白馬,站在遠遠的沙丘上思湧如潮……


 我停步下馬,靜靜地躺在沙丘上聽天鈴鳥的歌聲。這是我最後一次仰望沙漠澄淨如河的天空。四周荒涼靜謐,黃沙綿延,長長的銀河像一條白練跨過天際。暗夜如水,遠天的星斗明亮得像一顆顆晶瑩的淚珠。我想起了十年之前那個同樣靜美的夜晚,我第一次見到蘇普,這個英俊淳樸的哈薩克少年,他堅持要我用玉鐲去換他手裡的天鈴鳥。後來我和他之間獨立於記憶之外的東西,只餘下那個玉鐲。我曾以為他會一直一直帶在身邊,珍而重之地收藏。可是原來多年以後,它也早已打碎了,不見了。


寂靜的沙漠裡,只有我和白馬的影子,被月光斜斜地拉長,直至不可辨認。路很長,於是一個人逐漸走成了落寞。我要去的方向,是我的故鄉,中原。但在我的心裡,所有相關的記憶都已經模糊。那裡雖然是我的生身之地,我卻對它一無所知也一無所念。


▷ 我很清楚,自己的離開只是為了逃避。逃避註定落空的希望,逃避為情所苦的傷心,逃避已在眼前的事實。最重要的是,逃避看到事情的最終,我所愛的男子還是另娶他人。哈卜拉姆的微笑很和藹。這個鐵延部最睿智的老人能夠解答族人的任何問題,卻無法給我答案。如果你深深愛著的人,卻深深地愛上了別人,有什麼法子?


- 文|木兒|未完,待續 -



更多精彩內容,點下列標題收聽

➤只要看到你,我就莫名的心安
➤媽媽,我想你!
➤如果有來生,還想有你們
➤她說未遇良人,願孤獨此生
➤不怕好久不見,只怕最後不如不見
➤送給純真年代,所有愛過的人                 

  ▼注意以下要在公眾號上回復▼       

有任何要問的問題,回覆關鍵字【幫助

收聽更多晚安故事,回覆關鍵字【晚安


閱讀原文,可以購買十週年紀念U盤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