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 | 出其不意的笑料

知乎日報2019-02-05 12:13:47

 


整場的人都笑翻了,前仰後合,其中一個,眼淚都笑出來了。


這是知乎君分享的第 887 篇小事。


題圖:macglee / CC BY-SA


你做了什麼出其不意的事情讓大家笑瘋?


知友:Piero Li


(一) 抹茶冰淇淋


2010 年,那一年我剛進入職場,還是個涉世未深的孩子。第一次跟幾個同事去上海出差,某個晚上,約見了某著名日料品牌,在他的店裡商洽合作的事情。


寒暄之後,開始推杯換盞,席間相談甚歡。由於我是個菜鳥,基本插不上話,只顧著聽,陪笑,還有吃。我之前一直是個窮學生,極少吃日料,面對一對對精緻又美味的菜餚,心裡甚是歡喜。


又一盤菜被端上來。是一大盤刺身,雖然我叫不上各種魚的名字,但我相信他們一定很美味。同事們和餐廳老闆觥籌交錯,我插不上話,只想著吃,但是出於禮儀,我又不好意思第一個動筷子。


這個時候,我的眼睛注意到,這一大盤刺身的角落上,有一個圓球狀,淺綠色的東東,看起來很是可愛,有點像每次逛街時看到的哈根達斯冰淇淋球。


「這個莫非是哈根達斯?不忙著吃刺身,先來點甜品也不錯啊,又不會破壞刺身的擺盤~~」我為自己的小機智暗爽。


於是,我拿起了桌前的小勺,慢慢的伸向那個圓球狀的東東。輕輕地(其實動作很用力)的挖了滿滿一勺「抹茶冰激凌」,慢慢的送到我嘴旁。


我注意到坐在我對面的同事姐姐,眼神中有一絲絲異樣。我把那勺「抹茶冰激凌」在嘴旁停頓了一下,然後煞有介事的點了點頭,跟其他幾個人來了個 eye contact,證明我一直在認真的參與大家的談話。


但是,美食到嘴邊,豈能不吃?而且是那麼可愛的「抹茶冰淇淋」!!


趁他們說笑到一個梗的時候,我迅速的,又悄咪咪的,把這一大勺「抹茶冰淇淋」吞了下去。


在這一霎那,我注意到,對面的同事瞳孔明顯放大,有一種欲言又止的感覺。我心想「莫非我搶佔了你愛吃的抹茶冰淇淋你不高興了?」


然而,這個念頭在我腦中,僅僅停留了一秒,在這之後的三秒鐘內,我的腦中已經沒有任何思緒了。只是感覺鼻腔,喉嚨,胸口,心肺,全身,都有一股無可名狀的氣流在燃燒。


我很想打噴嚏,但我預感到這將是個無可控制的大噴嚏,一定會很失態。於是乎,我就強忍著,強忍著,用我的意念,把這股氣流在我身體壓下去。


我強壓住了噴嚏,但是在第四秒鐘 時候,我的眼淚壓不住了,從眼眶中奪目而出,形成兩行淚柱,狂流不止。


大家的餘光都已經看到我,對面的姐姐實在忍不住了,問「你吃那麼多芥末幹什麼!!」


此時,我眼淚仍在狂流不止,聽到「芥末」,心中無數只草泥馬飛過。


「我不知道是芥末啊,我以為那個是抹茶冰淇淋!」


「抹~~~~茶~~~~~冰~~~~~淇~~~~~~淋~~~~~~~」


整場的人都笑翻了,前仰後合,其中一個,眼淚都笑出來了。


我和那個笑出眼淚的同事四目相視,百感交集。他是看傻逼笑出來的淚,而我就是那個傻逼。


(二)「你來不來 」


2011 年,又是一個冬天,又是我們四個人,又是上海出差。


對於我們這種剛畢業沒多久的人來說,每次出差都是個見老同學的機會。我白天聯絡了一個在上海工作的女同學,說晚上一起吃個飯,很久沒見了。對方欣然接受。


剛下飛機,我們幾個就馬不停蹄的見客戶,考察項目,直到晚上 10 點,才結束一天的工作。晚上跟那個女同學爽約了好幾次,約見面的時間一再推遲。


從短信中,明顯感覺女同學有點不高興了。到了十點,想著,那麼晚了,乾脆算了吧,於是給那個同學發了短信,說「時間太晚了,今晚就不見了吧,下次再聊。」


剛發完短信,某同事說,「我們去半島酒店上面喝點東西吧」,於是大家欣然前往。


我們剛落座,女同學的短信發來了:「沒關係,好久沒見了,你也不是經常來上海,等會找個地方聊聊唄,你在哪裡?」


「我在半島酒店這邊,離你很遠吧?」


我跟同事發了句牢騷,說這麼晚了同學還喊我出去聊聊,真不想去,太遠了。


同事幾個繼續閒聊,這時又一條短信過來了。


「哎呀,沒多遠的,打車二十分鐘就到了,好久沒見你了,我一個人在上海也比較孤單,你過來聊聊天唄。」


其實我心理已經有點不高興了,因為真心不想過去,大晚上的,寒風蕭瑟,換個時間聊不行嗎。我回個短信「我現在還在跟同事說工作的事情,走不開」。


一分鐘後,短信又來了,「沒關係,我等你,反正是週末,明天不上班」。


過了十分鐘,手機響了,「你那邊結束沒?等你好久了啊~~~」


我沒有回覆,因為跟同事聊公司八卦聊到正 high。


又過了 2 分鐘,手機又響了。


「今天好冷啊,我家裡也冷得很。」


我作為一個直男癌患者,看到短信的第一反應,就是,女人就是作,家裡冷,開空調唄!


又過了 2 分鐘,手機又響了。我們正八卦到一個領導,high 的很,我也剛喝了一口酒。


「XXX(我的名字),我已經很久沒做愛了,你等會到底過不過來!」


看到這條短信,我瞳孔放大,差點把酒噴出來。


這時候,我的同事們看到我表情異常,問「怎麼了怎麼了?」


我強作鎮定,說沒什麼。


但我這幫同事們都是眼疾手快的老油條!趁我說「沒什麼」這三個字的時候,CC 姐一把搶過我的手機,看到屏幕上赫然幾個大字並且大聲的讀了出來


「XXX,我已經很久沒做愛了,你等會到底過不過來!」


同事們笑噴了。說「你趕緊去啊!!今晚別回來了!」


我當時那個尷尬啊。在 2011 年,我還很淳樸,那時候好像也沒流行陌陌,更不知道「約炮」為何物。從那之後,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朋友都說我是單線程動物,不解風情了。


以後的每次出差,大家都會說起這件事,並且對外說「XXX 出差,根本都不需要訂酒店,去哪都有地方睡」……


(三)豆奶


2012 年 4 月,我們的項目就快開業了,招商工作也基本結束,有天晚上,大家一起找了個地方聚餐。因為很多人開車,大家就用豆奶來代替酒水。


一桌人,差不多十個,圍著做。大家輪流致辭,也算是憶苦思甜,展望未來。


輪到我了,和大家朝夕相處兩年多,看到項目終於快開業了,心裡很是激動。一番慷慨的陳詞之後,我舉起杯子裡的滿杯豆奶,說了聲,「謝謝大家,真心覺得,在我們這個團隊工作,真好!來,幹了!」


我端起豆奶,為了表現我豪氣衝雲天,我必須一飲而盡。


可是,我對酒杯的容量的和我口腔空間的匹配度的估算,有了略微的誤差。當我仰頭,把酒杯裡的豆奶全部倒進嘴裡的時候,發現好像我沒法一口吞了這些。


但是剛才我為了表現「一飲而盡」這個動作的美觀和連貫性,頭一直是仰著的,於是多餘的豆奶,進入到了我的鼻腔裡。


喝完,我坐下,低下頭,這時候,大家還以為我會繼續說點什麼,都注視著我。


但我感覺兩股熱乎乎的液體,從我的鼻孔裡流出來。


沒錯,就是剛才沒吞下去的豆奶。白花花的,像兩道鼻涕一樣,只是這白色液體,流動的更快,一下子就到了上嘴脣。


大家見過鼻血過多是什麼樣子吧?想象一下把鼻血換成豆奶的樣子吧?


同事笑噴了。


以後的每次聚餐,大家都會說「服務員,來一瓶豆奶,XXX,等會一定要乾了!」

 

「閱讀原文」查看剩下的 8,311 個回答




小事 | 爸爸遞來一根菸

小事 | 你會長大,而他一直在原地

小事 | 我去參加了一場群體相親

小事 | 初吻時,管它懂不懂愛情

小事 | 當我飛翔,你是我的翅膀

 

https://weiwenku.net/d/109917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