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2018我住過印象最深刻的酒店竟然是它……

陳大咖2019-02-10 03:54:02

與  你  共  享  美  好  的  生  活  導  師

陳大咖|朝聖

法國古堡,聞名不如見面


晚上好,說時遲那時快,今天的我已經在巴黎了,年前來採風一番,或許就是二胎前最後一次跨洋旅行了。




說起上一次來法國,是2018年7月份,我們一家三口拜訪了附近的理膚泉小鎮,那一次旅程,我入住了畢生印象最深刻的一個“酒店”。之所以加雙引號,因為這個住所並不對公眾開放,它平時只接受三種貴賓的預定——奧美、WWP集團和歐萊雅集團的員工或客人,我那一次正是由歐萊雅集團邀請入住。


這裡就是大名鼎鼎的廣告鉅子David Ogilvy的古堡——位於法國東南的 Château Touffou 城堡。



說起奧美廣告的創始人David Ogilvy,不知道大家瞭解多少,這個名字對每一個從事廣告行業的人而言是如雷貫耳,銷售超百萬冊的《一個廣告人的自白》是全球廣告系學生的必修課。


Ogilvy雖然已經去世,但他在廣告媒體圈獲得了無數推崇,美國的《廣告週刊》這樣評價他:“奧格威以他敏銳的洞察力和對傳統觀念的抨擊照亮了整個廣告行業,令任何廣告人都無法企及”。



他從酒店後廚的幫工做起,歷經了一生的奮鬥,成為全球最知名的創意人。他是奧美廣告的創辦人,把親手孩兒拉扯成一個國際大企業併成功上市之後,他1973年從總裁的位置上退了下來,攜夫人雙雙搬到法國的一個小鎮上,買了個12世紀的古堡安度晚年,直到 1999 年仙逝。


而我不僅參觀了這座Ogilvy的古堡,而且還在那裡睡了兩晚!真的很難相信,對不對?現在回想起來,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下面我來分享一下住古堡的感覺,大家看看就好了,反正……也不一定訂得到嘛。



古堡所在的小鎮距離巴黎有2個半小時的火車車程,眾所周知,一個頂級的創意廣告人必然是極盡挑剔、審美高級的。挑選養老國度時,Ogilvy的“職業病”犯了,他用非常嚴謹的調研方式,建立了24項指標來評價、對比他選中的六個國家,這些指標包括:哪個國家最適合散步?最適合自行車騎行?最富有音樂性……最後,他選擇了法國。


之所以選擇法國還有一個決定性因素,就是他通過數據發現,法國人是全球罹患性病比率最低的一個國家之一——每10萬個法國人中只有30個淋病病患者,而亞特蘭大和舊金山則超過兩千。我只能說,廣告人的腦洞,你永遠猜不透。



來到古堡才知道,Ogilvy的選擇有多正確。依水而建的古堡景色秀麗,用我們中國人的話來說——風水寶地。




一進門就看到一棵巨型的巍巍雪松,漫山遍野的草木長相喜人。法國鄉村的天一藍起來那是六親不認,隨手一拍都是童話世界。


有米看到大大的草坪,忍不住撒開蹄子就跑了起來。草皮的腳感非常厚實,可見此地是豐饒的農業之地。



和Ogilvy在自傳裡描寫的一樣,古堡的外牆以杏色為主,沒有矯飾的設計,是很傳統的法國鄉村風。這裡至今還是一個未被現代化的小鎮,望出去是一片金色的稻田。




多佛古堡共有10來間臥室,有一個圍起來的家庭菜園,一個葡萄園。我這一次入住的是古堡的客房,在四樓(沒有電梯,沒有電梯,沒有電梯)。房間內部有各種透出潤亮光澤的木質傢俱、法式田園的布藝軟裝……床非常非常高,輕易爬不上去。



是不是覺得看上去蠻溫馨?事實上呢,是特別的熱。古堡的管理者出於保育的目的,房間裡沒有安裝空調這種東西,還是在辣麼辣麼辣麼熱的七月天,請盡情想象。另外,衛生、整潔度方面也不能和五星級酒店比較,畢竟只是自家客臥而已。




洗手間是這樣的,比較簡單,用的備品也是管家在超市採購的大瓶多芬。對了,多芬當年也是奧格威的客戶之一呢。




古堡歷經過38任主人,感覺四處充滿故事。這是通往我房間的走廊,整個四樓只住了我們一家👇




房間外有一條後樓梯,深深不見底。我入住的客房的洗手間裡有一道隱藏著的門,所謂好奇心害死貓,當我推開的時候……


發現……


裡面竟然有2張嬰兒床,想必當年正是準備給一家大小入住的家庭客人吧。


講道理,在一個近千年的古堡裡,沒開燈的情況下,看到2張古舊的嬰兒床在昏暗的閣樓裡,你是什麼心情?



同行的朋友被分配到睡在古堡的主臥,也就是Ogilvy生前的臥室,我去參觀了一下,大到一個程度,估計加會客廳得有200平方。四處還擺放著Ogilvy收集的盔甲、寶劍等……坦白說,怪瘮人的,於是,朋友抱著瑟瑟發抖的自己,睡進了主臥附屬的僕人房裡。連會客廳都有這麼大,自行想象一下👇




古堡現在每年的維護費用都要上百萬刀,畢竟是有些年頭的古建築,最怕失火。入住當晚就有一個小插曲,半夜忽然警鈴大作,愣是把我給活生生驚醒了。後來才聽說,古堡裡的火警信號是最高級別的,非常敏感,一觸即發。所以,如果有客人偷偷在房間抽菸,哪怕是在窗口抽,那麼警報也會毫不留情地響起來。


古堡四處能偶遇攔起來不能進去的神祕領地,至於裡面是什麼……呃我們就不要想象了。據說這裡有一個地牢,是以前古堡主人用來處死敵人的行刑地。



古堡目前現在由Ogilvy會說四國語言的遺孀打理,她特別熱情地招呼我們吃飯喝茶。你絕對想不到的是,他的太太已經81歲了,頭髮茂密,皮膚光潔,精神頭也是很不錯的。




想來Ogilvy也不希望外人過多關注他的感情糾葛,即便是在自傳裡也很少提及,甚至直言不喜歡將自己的隱私拿出來寫進書裡。


大衛·奧格威在多佛古堡


不過,在古堡與太太生活的那段晚年歲月,Ogilvy卻寫進了書裡,還形容“在多佛古堡的生活跟天堂差不多”。他最後一任太太,年輕時也是一枝花👇


1986 年 6 月,奧格威夫婦在法國多佛古堡


女主人招待的早餐簡單而豐富,是典型的法國鄉村風。



當我在庭院裡追憶對Ogilvy的崇拜時,有米正在一旁幫忙提東西,等著他媽媽搔首弄姿地拍照。



忽然只是很感慨,當我大學選擇進新聞與傳播學院攻讀廣告學的時候,當我日夜閱讀《一個廣告人的自白》時,當我在教科書裡見到過David Ogilvy的經典案例時,從來沒想到,自己可以有一天,帶著孩子來到他的故居正式朝聖。



他是世界上最優秀的廣告撰稿人,對我來說,沒有之一。他創作出很多被一代又一代廣告人傳誦的廣告詞,那些廣告詞即便是放在今天,也依然沒有失去它的銷售力。


 “在時速六十英里時,這輛新款勞斯萊斯汽車上的最大噪聲來自它的電子鐘。”



這天才般的文案撰寫能力,或許是源於他豐富的個人經歷,在尚未正式涉足廣告行業之前,大學肄業的他,曾在巴黎做廚師、在蘇格蘭推銷廚具、受聘于蓋洛普民意調查公司、服務於情報機構……


對於一個想從事創意行業的人來說,履歷豐富一些,總是一件好事。

 

而且,他還是一個有原則的廣告人,一個腰板很硬的乙方,如果是產品質量出了問題,即便是面對最大的金主爸爸,也是說炒就炒,毫不猶豫。被辭退的客戶不是別人,而是那個他寫出了一生中最得意的廣告詞的廣告主——勞斯萊斯。


有一天,我寫了一封信給他們——信的開頭我用了“廢物”作標題(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偷用了大眾汽車的廣告詞),坦白告訴他們:“貴公司最近運到美國的600輛汽車,一無是處。我不願意再站在推薦的立場鼓勵別人購買它們,我決定不幹了。”


故事的結尾也相當戲劇化,金主爸爸不但沒有生氣,積極表示解決問題,而且還養成了一碰到難題就找Ogilvy的技能,請問這是什麼神仙操作?

 

他也是一個聰明的管理者,擁有一套規範自己、指導他人的管理準則。他僱傭了足夠多的有才的人來支撐公司的運轉,但偶爾也會親自動手撰寫廣告,以身作則,激勵每一位創作者。


懂得拼搏,也懂得功成身退,我真的覺得他給予了我很大的信念感。希望在還能工作的時候,我儘量為讀者和客戶提供價值,老了之後,我也可以在一個古堡養老。


白日夢嗎?誰知道有一天能不能實現呢。



以上,分享了我的"追星之旅"。那麼你呢,你的偶像是誰,你有什麼難忘的追星之旅嗎?



【 我“粉”的,你喜歡嗎 】





本文編輯助理:小白兔,PP,脆脆尼

  微信號:dakachan  

  工作聯繫 dakar@kalemedi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