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達年會王健林當場飆淚:從來沒有輕鬆的工作

創日報2019-02-10 15:53:06


來源 | 寧波企業家

ID | ceo0574


2019年1月12日,萬達年會在青島東方影都舉行,以往的年會上,王健林唱歌是年會的最高潮,而今年王總只是發表了一番演講,展望了一下2019,就下臺了。有業內員工說王總不太開心,今年不唱歌了。



回顧去年萬達集團在哈爾濱舉行的30週年年會,那次王健林既沒有唱《一無所有》,也沒有唱黃梅戲,而是當場落淚了。臺上,王健林解釋了自己熱淚盈眶的原因:萬達這30年,實在不容易。

而就在前幾天,馬雲在鄉村教師獎《重回課堂》上,也大吐苦水,一句話總結自己的工作:“我真的不容易。”


馬雲和王健林,在這一點上達成了一致:從來沒有人能隨隨便便成功,每一份工作都不容易~


1

3年被告222次

艱難困苦,玉汝於成


網上一直流傳著各位大佬創業初期的艱難例子,劉強東一夜白頭,柳傳志40歲擺地攤,馬化騰假裝美女陪人聊天,宗慶後42歲蹬三輪車走街串巷叫賣冰棒……創業初期的王健林也一樣。


初期創業,接下了一個政府轉手項目。為了啟動這個項目,王健林急需2000萬元的貸款,但當時,沒有一家銀行願意提供這筆貸款。


王健林為了貸款,簡直化身現在的“要債公司”,在走廊裡堵銀行行長,有時候一站就是一整天,卻也堵不到人。


王健林每每回憶起這種“堵人”的感覺,都覺得太卑賤了。



90年代年輕時的王健林


後來萬達轉型做商業地產,起步也同樣坎坷。賣掉底層商鋪後,業主因為經營不好,一怒之下就把王健林告上法庭。三年時間裡,王健林當了222次被告,雖然只輸了兩場官司,還是讓整個公司疲於應付官司,而疏於公司的經營管理。


直到萬達成為行業標杆之後,王健林的工作也沒輕鬆多少。



11月30日,王健林的行程單意外流傳到了網上,從這張行程單裡可以看出來,65歲的王健林4點就起床,一天都在飛來飛去,時間被安排的滿滿當當。這樣的工作,換成誰都不會覺得輕鬆!


2

工作都不輕鬆

欲帶皇冠,必承其重


經常聽到員工抱怨自己加班多、工作累、領導要求嚴、動不動就捱罵,緊接著就是離職跳槽,不管在公司有沒有學到東西、增加經驗。


然而員工不喜歡公司可以跳槽,老闆卻不可以。10年前已經揚名互聯網的80後創業者茅侃侃自殺抱憾去世。最後一條朋友圈平靜中透漏了一絲淒涼:我愛你不後悔,也尊重故事的結尾。



茅侃侃成名是在2004年,那一年21歲的他成立了遊戲公司majoy,與李想、戴志康和高燃等作為80後創業代表,登上了歷史舞臺。


2015年9月30日,茅侃侃與上市公司萬家文化成立合資公司萬家電競,並出任CEO。受趙薇投資萬家文化的影響,萬家電競融資受阻。過去一年,茅侃侃將自己的房子、車子及其個人能夠使用的現金幾乎100%的投入,已經到了難以繼續維持眼前工作和生活。


快彈盡援絕的時候,茅侃侃兜裡只剩下十幾萬元,用來繳借款的利息。萬家電競賬上只有1000多元,交電費都不夠。當然,伴隨而來的,還有60位萬家電競的員工在北京市朝陽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勞動仲裁。有接觸過茅侃侃的人表示,茅被逼至絕路,散盡身家給員工發工資。


工作不滿意,員工可以換一家,而老闆除了付出全部身家,甚至還有生命。如今,34歲的茅侃侃去世,原因未明,但可能與創業失敗有著緊密的聯繫。


欲帶皇冠,必承其重。一位老闆面臨的壓力,可能是普通員工的成百上千倍。這個世界不會因為你是一個打工的,就讓你的苦多一些,也不會等你成為一個老闆的時候,就讓你的生活突然滋潤。


任正非說“燒不死的鳥是鳳凰”,只有經歷過涅槃的老闆,才會有“重生”的可能。


3

停止抱怨和負能量

足夠努力,方得始終


小編一直主張厚待員工,但前提是員工值得被厚待,能夠持續給企業創造價值。


如果不但不能創造價值,每天朝九晚五混混日子,還動不動就抱怨待遇不公、薪水太低,對不起,這樣的員工不但不會被厚待,還會第一個被踢出公司。


公司裡,當一位員工開始不斷抱怨的時候,他的價值就會越來越低,原本3000的月薪,他能做3000塊錢的事情,抱怨之後貨幣貢獻連3k都不到。關鍵是,抱怨多了,還會影響整個辦公室的工作氛圍。


公司永遠不會養閒人,抱怨再多也不能改變這個事實。想要高薪,只有一條路可以走,那就是不斷提升自己的價值,讓公司看見你的貢獻值。老闆用人跟購物是一樣的道理,講究一分錢一分貨,你的性價比決定你的薪水,你的貢獻決定你的位置。


無論是對於老闆,還是員工,工作從來都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生活壓力大,房子,車子,孩子,哪一樣都像瘋狗追著職場人矇眼狂奔。只有更高的薪酬福利才能承擔巨大的生活成本。


而薪酬福利哪裡來?永不加班、安逸度日、年紀輕輕就過上退休般的日子,就可以實現嗎?企業永遠不會憑白給你優厚的福利待遇。


老闆承擔著企業經營的風險,只有與員工同心戮力才能將風險降低。只有企業盈利了,員工待遇才可能提高。而企業盈利,離不開管理者與普通員工的共同付出。


無論是王健林落淚,還是茅侃侃去世,都在告訴我們:沒有輕鬆的工作,你只有足夠努力,才配得上更好的人生。


延伸閱讀:沒有隨隨便便的成功


4

宗慶後

從少年到白頭,依然堅守一線


眼袋、皺紋、老年斑種種跡象表明,宗慶後老了。年輕時雷厲風行,老了之後看起來和藹可親。出生於1945年的宗慶後,創業30年來,每天工作16個小時,一年中200多天都奔波在市場一線。


工作幾乎是宗慶後的全部,他上班不是朝九晚五,而是朝七晚十一,從年初一上到年三十,幾十年如一日,而且他沒有什麼享受,簡直就是為了工作而生。部下們說,他雖然在杭州生活,但是已經好幾年沒到西湖邊去坐坐,看風景對他來說是一種奢侈。從少年到白頭,宗慶後已經年過七旬,2017年娃哈哈成立30週年,而這位72歲食業老人依舊奔波在市場一線。



對此,宗慶後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苦慣了。我小時候都是有一頓沒一頓的。後來做生意也吃過不少苦,錢都是自己一點一滴辛苦掙出來的,但真的不太會享受。”


5

鍾睒睒

九死一生的農業生產之路


2007年,鍾睒睒去江西贛州,看著漫山遍野的臍橙,他便以為好橙汁唾手可得。於是,他很快就決定在那裡發展果園,並建廠生產橙汁。


鍾睒睒不曾想到的是,因為這個倉促的決定,自己要付出十年的心血來彌補,農業遠非自己想像的那麼簡單。堅持,還是放棄?鍾睒睒選擇了前者。有人說,是因為他的“軸”,不撞南牆不回頭;可在他自己看來,實在是形勢所迫。“錢都投下去了,工廠也建起來了,哪還有什麼退路啊?”



“看起來不過是一個橙子、兩瓶果汁,農夫山泉卻為此走了非常多的彎路,幾乎可以用九死一生來形容。”鍾睒睒說。


6

陶華碧

人生的路沒有平平淡淡的


陶華碧,貴州人,一個沒上過學、連自己名字都寫不好的農村婦女。卻憑藉一罐老乾媽成為國民公認的女神,並將中國品牌推向了全世界。



她丈夫早逝,剩下孤兒寡母,一個沒什麼文化的女人帶著孩子謀生!她從擺地攤做起,慢慢積累,每天要扛著100多斤的擔子去賣米豆腐,並且為此落下了嚴重後遺症,直至今日,仍膏藥不斷。她曾被班車售票員推下車,為此她要走幾十裡。但是,這個不屈的女人,愣是靠著驚人毅力扛下來。


陶華碧說:“從年輕走到老,我覺得人生的路沒有平平淡淡的。沒有經過風吹雨打,不算企業家;經過風吹雨打、日晒雨淋,才算真正的企業家。有些企業家你別看他說的,要看他實際做的才是真功夫、硬工夫,拿都拿不出來是見不得太陽,是在溫室裡長大的。我們是見得到太陽,經過日晒雨淋、風風雨雨走過來的。”


7

劉永好

我們不是一夜暴富


這位60多歲的董事長,歲月似乎在他身上沒有留下太多的印記,腳步輕快、心態年輕,似乎有一顆永遠不老的心。



“我們不是一夜暴富者,深知創業的艱辛與不易;我們企業的底蘊是踏實穩健的、生機綿綿的,因為我們的目標是創建百年希望。一切務實、不講排場、不圖虛名,不抽菸,不酗酒、不打牌,每天開銷不超過100元,吃穿隨便,得體就行。”


富有但卻過著簡樸充實的生活,這是劉永好與許多成功者不同的地方;這是新希望多年來蓬勃發展沒有倒下去的原因!


8

牛根生

只要努力,“屌絲”能逆襲成功


1958,牛根生生於呼和浩特。出生不久,為生活所迫,被生父母賣入養父母家。據牛根生親自描述“因為吃不起飯,親生父親開價50塊錢把我賣了。”由養母撫養14年。1978年參加工作,成為一名養牛工人。



90年代的牛根生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到,自己後來會成為載入中國金融史冊的大人物。那時的他,一個41歲的“老男人”,竟然要大老遠從內蒙古草原跑到北京來找工作,投出去50多份簡歷,連個面試的機會都得不到。就是這樣的“屌絲”最後逆襲成功,創造了中國乳業奇蹟。


9

褚時健:

人生不要有太多計較,要向前走


褚時健,曾經是有名的“中國菸草大王”,把紅塔集團做到了亞洲第一,世界前列的大型菸草企業。


後來,從人生的高峰跌倒了谷底,因受賄被判無期徒刑,獲得保釋後,75歲高齡重新創業,和妻子承包了一片2400畝的荒山,種起了橙子,以“褚橙”紅遍大江南北,再一次讓自己成為了傳奇。



如今褚時健已經是一個89歲的人了,還在摸爬滾打著。褚時健說:“社會都是以成敗論英雄的,是不是果王,不是我說了算。我是做事的,評價是別人的,我給自己打個80分吧。”


10

任正非:

半年時間都是噩夢,常常哭醒


“我無力控制,有半年時間都是噩夢,半夜常常哭醒”、“研發失敗我就跳樓”,這是任正非在華為創業維艱期決絕說出的話。


那時他先後歷經愛將背叛、母親逝世、國內市場被港灣“搶食”、國外市場遭遇思科訴訟、核心骨幹流失……他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依舊深感無力。這位從小在農村吃苦長大,在部隊錘鍊多年,外人眼裡堅強如鐵的商業硬漢曾經如此艱難。



此後,在一封給華為抑鬱症員工的公開信中,任正非坦誠,自己“也曾是一個嚴重的憂鬱症、焦慮症的患者”,他的身體還得了多種疾病,因得了癌症動了兩次手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