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檔十年之癢

創日報2019-02-10 15:54:05

作者 | 董雨晴

來源 | AI財經社

ID | aicjnews



對於電影行業,“亂戰”是春節檔的常態,每年照例會有些狀況發生,只是“今年亂的前所未有”。


鄰近春節假期,預售票房拼搶得最為激烈,因為預售成績很大程度上決定了電影院排片走向。1月29日晚間,一則“絕交申請”將春節檔暗地裡的較量擺上了檯面。


具體來說,就是電影《新喜劇之王》的發行方聯瑞向中影發起了停密鑰(指能讓放映電影的密碼)申請,想要停止全國527個影廳的祕鑰。若申請成功,以上五百餘個影廳將不得放映《新喜劇之王》。


這無異於“自殺式”反擊。 據業內人士表述,作為電影發行方,聯瑞不滿這527個影廳給電影《新喜劇之王》的排片量太少,於是乾脆停止合作。


停止密鑰十分罕見,多位業內人士表示,被外界所知的先例只有一次:2012年馮小剛導演的《一九四二》上映時,華誼對偷漏瞞報票房的影院停發《一九四二》密鑰,當時共有362家影院被停發,佔總排片的十分之一,而該部影片的最終票房僅為3.7億元。


“從公平競爭角度考慮,國家此前明令禁止分院線上映,某電影大佬曾經想這麼幹,但是被約談了”,一位技術人員告訴AI財經社,“發行方也就是威脅威脅”。


1

為爭排片不惜魚死網破


但聯瑞瞬間點燃了眾多發行方和片方的怒火,甚至有人將院線稱為行業內的“黑惡勢力”。


所謂電影發行,主要工作就是與影院經營者溝通,以拿到一個好的排片,也就是讓電影院經理儘量將自己的電影更多地排進放映計劃裡。這種甲乙方關係中,電影院看似佔據主動權,但出於經營考慮,一般情況下,影院仍然會按市場規律辦事,也就是根據票房預期來排片。


如果有人開“外掛”行賄影院經理,或者以其他利益誘使影院經營者厚此薄彼,江湖規矩就被破壞了。


據業內人士表述,電影數量較多,排片競爭激烈,截至申請發出時,《新喜劇之王》在大年初一的排片量為19.2%,是春節檔排片量排名第三的影片。這也與前期的預售結果一致。


據統計,這76家影院中包含自主經營的小影院,也有星軼這類連鎖大院線,該名單中有半數影院是星軼院線旗下的。二者均未給《新喜劇之王》高排片,據票務平臺數據,《新喜劇之王》的排片在其它院線平均能達到20%+的水準,但以上兩類影院的排片率均在15%以下。



據AI財經社瞭解,對於此次紛爭,利益雙方各執一詞。據知情人士表述,聯瑞方面表示在談排片率時遭遇了院線的要挾,院線提出讓發行方給錢才能上調排片的情形,“否則一場都不能排”。而聯瑞認為金額不合理,故沒有達成一致。 據自媒體一起拍電影報道,星軼院線的開口要價達到了一百萬元。

 

院線方面的迴應眾說紛紜,有人表示先前已經答應了其它片方優先排片,聯瑞再來談的時候已經沒有空間了,因此給了《新喜劇之王》較少的排片。有的影院方甚至表示,聯瑞在發出這則申請前,根本沒有跟院線經理溝通過。


最終的結果是,因為無法拿到到更高的排片,聯瑞向中影發起申請。“這種情況前所未見。”一位業內人士表示,停密鑰在此前多應用於對那些有偷漏票房行為的影院上。現如今卻被髮行方與院線拿來做博弈工具。


在電影這個工業化程度不高的行業裡,產業鏈環節並沒有那麼清晰。片方一般多是影片的投資、製作方,分為主出品和聯合出品,而發行方主要負責影片在各地影院的上映工作,一般大的出品方都擁有自己的發行團隊,但也有一類公司是從發行業務起家的,而發行方的主要工作就是做電影拷貝、申請密鑰、定檔期、把拷貝寄發影院,等拷貝發到各個影院後,影院放映人員可以自行到負責製作密鑰的中影數字電影發行放映平臺下載與之匹配的密鑰,拷貝和密鑰齊全,影片才可以放映。


此外,一位知情人士表示,聯瑞本身也沒有想以這麼慘烈的方式打破行業潛規則,這很可能是一種補救措施。據他透露,因為對今年春節檔的競爭激烈程度預估不足,聯瑞的《新喜劇之王》發行工作,開展得落後於其他幾部影片。


“聯瑞確實來晚了”,另一位知情人士稱,1月10日上映的影片《大人物》同樣由聯瑞負責發行,“等忙完《大人物》的發行工作再來做《新喜劇之王》的,其它幾部影片已經把大年初一的排片空間佔的差不多了”。

 

此前,聯瑞一直是周星馳電影的內地發行夥伴,顯然,今年周星馳的號召力已經大不如前。據瞭解,聯瑞與周星馳的合作最早起源於電影《美人魚》,2016年2月,該部影片在上映首日以33%的高排片佔據首位,首日收穫2.7億元票房,最終創造總票房33.86億元的影史紀錄。次年《西遊伏妖篇》同樣由聯瑞負責發行工作,首日排片佔比亦達到了33.5%。面對這樣的歷史成績,2019年《新喜劇之王》的排片僅佔到了19.2%,並不算理想。

 

截至目前,距離申請發出時,《新喜劇之王》的排片已經提高了0.4%,達到了19.6%。《飛馳人生》以22.5%的排片佔據第一位,而《瘋狂的外星人》則以20.3%的排片佔據第二位。儘管《新喜劇之王》的排片排在第三,但上座率相較於以上兩部影片都高出了3個百分點左右。



2

春節檔十年之癢


自2010年誕生至今,電影行業的“春節檔”概念正在走過第十個年頭。

 

儘管在“臺前”的觀眾們來看,春節檔的精彩僅限於上了哪些好電影,有哪些重量級的演員加盟。但在“幕後”,卻是無數從業者擠到頭破血流的廝殺與競爭。一貫負責春節檔影片宣傳工作的周雅,兩個春節沒有在大年三十趕回到家裡了。“即便是導演、演員這些主創,也要連續跑多個城市的路演、馬不停蹄的接受採訪,親自上陣為自己參與的影片賣力吆喝。”周雅說。



電影《紅海行動》劇照


回望過去幾年間,春節檔的票房權重越來越大。2016年,中國內地市場春節檔票房達到了36億元,佔全年票房的7.3%,2017年春節檔票房達到了49.44億元,佔全年票房的8.8%。暴漲發生在2018年,當年度《紅海行動》《唐人街探案2》《捉妖記2》等多部大製作影片同臺,使得春節檔總票房達到了57.7億元,佔全年度票房的9.5%,有業內人士樂觀預測,“今年春節檔總票房預計將突破70億元”。

 

不僅如此,巨大的票房容量也讓春節檔成為那些“投入大、製作週期長”電影的唯一選擇。而片方、發行方、院線方,無論是電影行業的哪一環,都對春節檔寄予厚望,“片方會提前半年就鎖定這個檔期,在內容比拼的過程中,優質的會一直留下來,自認實力不如的就會敗陣退出春節檔”,參與了2018年春節檔宣發工作的周雅告訴AI財經社,“想參與春節檔,宣發預算1個億起”。


春節檔的膨脹,最重要的因素來自中國電影產業基礎設施搭建不斷完善。根據國家電影局消息,2018年全國新增銀幕9303塊,銀幕總數已達到60079塊。過去三年間,中國銀幕數以年一萬塊的增速穩步增長中。這其中,大地院線、中影數字、萬達院線依舊是領頭羊,佔據新增銀幕數的半壁江山。而電影局在《關於加快電影院建設促進電影市場繁榮發展的意見》中希望,這一數字在2020年,能達到8萬塊,人均銀幕擁有量逐步向北美等國家看齊。


這意味著,人們即便離開大城市回到家鄉,也有更多電影院可以選擇。


但銀幕數量大幅提升對電影行業卻是喜憂參半,“2018年與2017年春節對應影院數及銀幕數的大幅增長前提下,單銀幕單日產值並未創新高”,即便2018年春節檔片方一片歡愉的景象,但院線方面仍舊持觀望態度。




即便如此,“一票難求”的春節檔依舊是各大影院撈金的最佳時期,“大年初一的上座率可以高達70%-80%,穩賺不賠”,一位院線經理告訴AI財經社,而在平時影片的上座率只要達到15%左右,就可以保持不虧本的狀態。


“這個春節檔,我們準備加班加點盯排片,不止看第一天的票房表現,還要看影廳內觀眾反應,再去思考第二天、甚至是當天下午的排片,期待將收益放到最大”,前述院線經理表示。

 

今年春節檔擠進了8部影片,排在前四位的分別是甯浩導演的《瘋狂的外星人》、周星馳導演的《新喜劇之王》、韓寒導演的《飛馳人生》以及郭帆導演改編自劉慈欣原著的《流浪地球》,背後的投資方更是紛雜,包括中影、光線傳媒、安樂影業、博納影業、樂創文娛等老牌電影公司,以及阿里影業、騰訊影業等新晉互聯網電影公司的身影。據AI財經社統計,本次春節檔僅僅是出品和聯合出品方便達到了123家,最多一部影片出品方達到了24家。


3

更激烈的2019春節檔


 

2018年的春節檔把下到下沉市場的“刷牆”標語以及上到登錄央視、衛視春晚,跨界到電影營銷,今年同樣不例外,傳統路演、點映、補貼,各類營銷手段再度上演。


據專資辦數據,2018年大年初一的單日票房大盤達到了12.6億,創造了全球單日票房的新紀錄,這個記錄也遠超北美市場在《星球大戰7》上映時所創造的1.37億美元的記錄(摺合人民幣約8.7億),該數據同比2017年大年初一的8.06億增長了62%。觀影人次達到了3214.17萬,同比去年的2120萬增長了51.6%。當時有業內人士對AI財經社表示,“這是測試內地票房市場容量的一天,天花板又往上擡了一大截”。


“今年可能更好一些,因為目前預售排在前面的四部影片完成度都更高。”一位從事宣發工作的人士告訴AI財經社。

 

在電影宣傳曲上,幾大主流影片紛紛擁抱流量小生,《流浪地球》、動畫電影《熊出沒·原始時代》《新喜劇之王》的推廣曲均來自火箭少女成員,成龍主演電影《神壇蒲松齡》的推廣曲,是成龍攜手蔡徐坤共同完成。為了抓住年輕人的口味,《新喜劇之王》甚至聯手iG電子競技俱樂部做了一場特別直播活動。《飛馳人生》同樣參與了2018KPL《王者榮耀》秋季總決賽的直播。

 

動畫片《小豬佩奇過大年》團隊則為影片單獨拍攝、製作了一支先導預告片,《啥是佩奇》一度在網絡上刷屏。

 

隨著近些年短視頻平臺成為電影宣發必要陣地,本次春節檔影片亦全面入駐了抖音等短視頻平臺。

 

直攻影院也是更為簡單粗暴的辦法,因為競爭激烈,今年部分影院出現了明碼標價,索要高額紅包擡高排片的情況。

 

以往萬達院線、大地院線作為中國院線行業的頭部企業,佔據更高的份額,同時管理起來更加規範,因此春節檔的競爭亂象則主要從小影院展開。一來,小影院有排片自主權,不必受院線約束,更容易做手腳;二來,據公開數據顯示,由於春節返鄉潮,春節檔期間二線城市會成為排名第一的票倉,其次是四線、三線。最後才是一線城市,觀影主力人群下沉效應顯著。因此,下沉城市的小影院就尤為關鍵。



電影《瘋狂的外星人》劇照


目前,據燈塔平臺預測,《飛馳人生》《瘋狂的外星人》兩部影片票房有望突破30億元,《新喜劇之王》的票房有望突破15億元,《流浪地球》的票房有望超過25億元,《廉政風雲》與《神探蒲松齡》的票房在5-10億元之間。《熊出沒·原始時代》和《小豬佩奇過大年》兩部動畫電影則在3-5億元之間。


本次春節檔背後的參與者,關係錯綜複雜,以互聯網票務平臺為例,《瘋狂的外星人》的發行方光線傳媒是貓眼的大股東,而貓眼也是《飛馳人生》的發行方,與此同時貓眼自身也是票務平臺。有發行公司抱怨,貓眼與院線中無疑有更大的話語權。


市場越來越大,規則也就更受關注。在花錢如流水的競爭態勢中,不滿的情緒就如同淺藏的火藥,只要一個火星就可能再次被點燃。 截至發稿,對於聯瑞的停密鑰申請,中影方面尚未做出明確表態。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