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程說車 | 2018年難忘的採記經歷,與阿蘭.普羅斯特談駕駛樂趣

AutoLab汽車實驗室2019-02-10 16:31:45


2018對於愛車人來說,最開心的事莫過於試駕各種新車。但對於每一個愛車人來說,心底裡都有一份特別的愛好——賽車。

 


賽車是一切駕駛操控的終極表現,所有未來汽車新技術幾乎都來源於賽車,這裡有明星般的性能賽車,也有我們追棒的偶像級車手。

 

以前曾經玩過賽車,幾年前就拿了E級賽車執照,2015年與同事一起代表《汽車雜誌》獲得了廣東賽車場“風雲杯”耐力賽媒體組全年總冠軍。五站比賽四站我們用了廣汽傳祺賽車,一站用了路特斯Elise。

 


說回2018年4月15日我在F1上海站,週日早上8點多賽道內還是靜悄悄……很快我就走進了2018年F1中國站的車手圍場。

 

萊科寧今年在索伯一定要好好表現呀,支持你!


“圍場”是指F1維修站與後面車隊營地之間一塊特殊的封閉活動區域,開放給文字和攝影記者活動,所以在這裡你能看到所有偶像級的車手。有一次漢密爾頓走出奔馳營地,他看到我舉起相機馬上友好地擺了好幾個pose給我拍照。

 

下午我走進了約好的雷諾車手休息區,與雷諾車手胡肯伯格來一場時間不長的訪談,他是我喜歡的車手。不過採訪時間一到,他就主動結束了談話,當我有點遺憾地目送他離開時,才發現我所處的房間出現了幾個大人物。

 


2006年F1世界冠軍維倫紐夫,當年打敗過舒馬赫的人,是我的大偶像。三屆WRC拉力賽冠軍西班牙人塞恩斯,後來還拿過達喀爾冠軍,他是我最喜歡的車手之一。當然我沒有放過和他合影的機會。

 

而當天最大的收穫,就是獲得了一次與四屆F1世界冠軍阿蘭.普羅斯特交流的機會。

 

四屆F1世界冠軍阿蘭.普羅斯


1993年F1最後一站澳大利亞,我在觀看廣東電視臺的直播(此處暴露年齡),最後塞納獲得了冠軍,而普羅斯特落後了9分鐘獲得了第二名。然而當年最終的贏家是普羅斯特,因為他獲得了1993年F1總冠軍,而且是第四個總冠軍,隨後普羅斯特宣佈當年退役。



塞納一生獲得了F1三屆世界冠軍,他F1中唯一的真正對手就是普羅斯特,法國人退役前一共獲得了四屆世界冠軍。塞納和普羅斯特競爭的年代,是F1歷史上競爭最激烈,也是最精彩的年代。

 

在下午2點10分開賽前的最後一刻,我在雷諾車手休息區見到阿蘭.普羅斯特,現在他擔任雷諾車隊特殊顧問一職。而我對他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我是你的超級粉絲。”

 


我的第一個問題就是爭論了賽車界幾十年老難題:“獲得冠軍是人的因素重要,還是車的因素重要?”

 

普羅斯特:在現在這個時代的話是車會更重要,因為現在是一個技術時代,技術的年代。在我看來應該車隊更重要,因為一個車隊裡面是整個所有因素的協調,即使你把舒馬赫現在放到三流、四流的車隊,他可能就不會有那樣的成就了。

 


所以說車跟車手的融合很重要,因為你車手就算開得再快,還要跟你的團隊協作,你要你有你維修的隊伍、技師,還有你車道狀況都是通過耳麥在傳遞。我們那個年代的時候,直接跑去跟車手說你要怎麼樣,現在不需要,現在全是技術。

 

我突然想到一個愛車人非常關心的問題:“對你來說最純粹的駕駛樂趣是什麼?”

 

普羅斯特:駕駛樂趣的解讀,每個車手對它的感覺都不一樣的。可能有些車手覺得車最好玩的是車速,很爽,還有些人覺得薪水不錯等等。

 


對於我而言,在我那個時代,我會覺得可能是一個混合,能有一輛自己的車,我能去摸索它,與車一起把我的能力發揮到極致,跟車融為一體。因為車帶著你無所不能,這種感覺是最爽的。

 


電動車是未來的趨勢之一,包括了電動賽車。現在我已經數不清有多少家車廠進入其中:捷豹、奧迪、寶馬……然後奔馳和保時捷馬上也來過來。但對於電動車的駕駛樂趣,現役的包括漢密爾頓在內的頂尖車手一直表示懷疑。

 

I-PACE是一輛很能跑的電動車


2018年F1中國站結束後的兩個月,我在葡萄牙南部高低落差非常大的阿爾加維賽道試駕捷豹I-PACE純電動車。長軸距和低重心的設計讓I-PACE的行駛變得非常穩定,操控性已經非常接近一輛運動型轎車。

 

作者在葡萄牙阿爾加維賽道試駕捷豹I-PACE單圈視頻


你能感覺到強大的扭力和出色底盤功力,把這種本該不可能抵消的物理慣性給抵消了,沒有深厚功力的車廠根本做不到這一點。這一點捷豹做得要比特斯拉更好。

 


所以對於電動車有沒有駕駛樂趣這件事,我是抱中立態度的。一方面電動車在加速時候比傳統燃油車做得更好,重心也容易更低。但另一方面電動車車重的問題太惡劣,因為賽車的第一要素必須是輕量化。

 

另外電動車沒有吸引人的排氣聲浪,這對於賽車迷來說是不可以接受的。

 

F1仍然是賽車金字塔頂端


不過對於F1和FE兩項賽事,普羅斯特的看法代表著很多大車廠的想法:“對於雷諾和奔馳這些大廠來說,他們並不會放棄傳統燃油車的賽事。”他相信製造商們對這兩個系列賽都保持興趣是很明智的,例如奔馳就確認它們將在這兩項錦標賽中保持平衡。

 

FE的未來很光明,但也在摸索


2018年時候,普羅斯特正在F1與FE兩方面參與雷諾事務。“F1是技術的巔峰,如果一家參與其中的製造商要製造不同的賽車,那為什麼你不同時參加F1和FE呢?”普羅斯特認為:“這是個變化很大的世界,如果你在不同的領域都有觸角,那就更好了。”

 

2018年對於中國車市來說是低迷的一年,但對於愛車人來說是精彩的一年。所以我們依然期待——更精彩的201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