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檔最好的片很難選,但最差的一部我覺得是這個

虹膜2019-02-10 17:18:17

文 | 柳殘月


春節檔跑完三天,最好的一部電影是什麼,有人說《流浪地球》,有人說《新喜劇之王》,甯浩和韓寒的支持者也不乏其人。


但最差的一部,我認為是成龍的《神探蒲松齡》。


上映三天,此片的票房已經掉到了春節檔的倒數一二名,今日將將過1000萬,總票房只有1億出頭,加起來還沒有其他熱門影片一天的票房高。豆瓣評分更是直接跌至4.3分。



這可是前年憑藉《功夫瑜伽》拿下了該年檔期冠軍的成龍啊!


自帶5億基本盤的成龍怎麼就不靈了?



《神探蒲松齡》,片名就夠怪的。蒲松齡是狄仁傑嗎?是包拯嗎?他怎麼是一個神探?


簡單地總結,這部電影把聶小倩和寧採臣的傳奇,設定為捉妖人蒲松齡參與和旁觀的一段經歷。


這個思路本來是可以的,平心而論,改寫《倩女幽魂》的部分,讓寧採臣和燕赤霞變成了一個人,也讓聶小倩和寧採臣對調了人妖身份,雖然有人批評說雷、無邏輯、看不出情感軌跡,但總比原封不動講老故事來得好。



翻了一下豆瓣,很主流的一種批評聲音說,影片「神探蒲松齡」和「倩女幽魂」這兩條線很割裂,切來切去毫無邏輯。


這話不假,因為影片從第一分鐘開始就犯了一個無法挽救的錯誤。



並不是說電影兩條線設計的出發點有問題,而是當決定由成龍來演蒲松齡的時候,問題就很嚴重了。


至少這沒法成為一部成功的「成龍電影」。


如果要問你,成龍電影的核心是什麼?


答案就是,成龍本人。



縱觀過去的成龍電影,不論是早期的《醉拳》,還是後來的《警察故事》,甚至到口碑不甚理想但票房強勁的《功夫瑜伽》,都證明典型的成龍電影自有一套運轉方式。


那就是,所有情節矛盾都要聚焦在他身上,所有配角都要服務於他,所有空間場景設計,都要便於施展他的動作。


成龍電影不需要、不允許有太強的世界觀建設,因為那會沖淡成龍這個核心。


歸根結底,要將焦點投射到成龍身上,通過高度集中的核心矛盾和人物刻畫,讓成龍和角色合二為一。


留出來的,是專門為成龍創造的,讓他自如發揮自己喜劇和動作戲特長的空間。


《新警察故事》(2004)


當成龍在銀幕上打起來,你甚至無法分辨這到底是電影中的人物,還是成龍自己的時候——


成龍電影,就成了。


《醉拳》


絕大多數成功的成龍電影,如果分解一下,都在兩個元素上同時成功:動作性、喜劇性。


先說動作性。成龍靠不要命的動作戲成名,他的很多驚險動作,全世界沒第二個演員敢做,比如《A 計劃》(1983)中從鐘樓下跌,直接穿過遮陽布摔到地面。


還比如,《我是誰》(1998)從大樓外牆上四十五度滑跳落地。


《我是誰》(1998)


《紅番區》(1995)裡從一棟樓的天台,在毫無防護措施的情況下直接跳到另一棟樓陽臺上的鏡頭,是冒險,也是奇觀,更是玩命。


《紅番區》(1995)


但是這樣的動作,現在成龍已經做不了了,這是自然的規律,誰都無可奈何。


如今的成龍,會盡量避免硬碰硬的打鬥方式,轉而在武術設計或場景的喜劇性上做文章,比如《鐵道飛虎》中的車上跳舞一樣的打鬥。



60歲的成龍,現階段動作戲能做到的最好水平,差不多是《英倫對決》裡那樣,和演員的自身狀態貼合,一個老父親,為了救女兒而拼死冒險,他的動作力不從心,拉著杆子也會失手。危險性和獨創性與當年不可同日而語。



實話說,看到這些動作戲的時候還是有點難過,以及惋惜。


再說成龍電影的喜劇性,我們歷數經典的成龍電影,他演的主要都是奮不顧身、英勇無畏的小人物,他們並不是完美的,甚至有猥瑣和滑稽的一面。


他可以在朋克黨羞辱自己的時候抽他們的屁股——



可以在《特務迷城》裡光著身子在澡堂打鬥,還可以在《城市獵人》裡演一個好色、好鬥的私家偵探並扮上女裝——



我們在他犯傻的時候嘲笑他,也在他失敗的時候同情他,在他無畏的時候加倍敬佩他。


但是現在的成龍大哥……已經不適合再去演這樣的角色了,他已經德高望重到成了「華人之光」,在國際上代表中國人的形象,在春晚唱出對祖國的讚歌。


他以前可以去刻畫的那種世俗的、小人物的喜劇,也就都隨著這種德高望重而退散了。


成龍在片場掃地


成龍自己大概也意識到這一點,他努力嘗試彌補動作性和喜劇性的衰退,前年的《英倫對決》是個比較成功的例子,它並不喜劇,而是轉向塑造了一個衰老的悲情父親的形象。


因為人物基本立住了,影片跳出了傳統「成龍電影」的模式,所以我們不再去計較動作戲的多少和難度。



《神探蒲松齡》走的是另一條路,企圖用超級IP去彌補成龍的衰退,但很遺憾,失敗了。


蒲松齡我們都挺熟悉的,但關於他個人,其實並沒有過深入人心的影視形象,這不比吳承恩。


吳承恩


《聊齋》,在古典文學中擁有僅次於四大名著的知名度,至於其中的故事《倩女幽魂》,更是家喻戶曉。


所以,蒲松齡加倩女幽魂,這是找了一個IP的外殼,套在了成龍的頭上。



而敗筆在於,蒲松齡的形象和魅力,相比起聶小倩和寧採臣的故事,是黯淡無光的。


這首先導致了觀眾們注意力的轉移,大家要看的,都是聶小倩和寧採臣到底咋了?誰還關心蒲松齡啊?


成龍個人的吸引力、存在感,也就因此被淡化了。



我特別看不慣本片的片名,蒲松齡一直在捉妖啊,根本就和神探、推理沒有什麼關係,改成《捉妖記3之蒲松齡》可能還更貼切點。


片中的那些妖怪,會偷金子的,會消除人記憶的,能載著人飛的,還能放屁當做毒氣彈攻擊的,當真不是從《神奇動物在哪裡》走錯了片場?


這些神神怪怪的部分,作為奇幻片的類型特點,放在成龍電影之中,和他本身的特性其實有巨大沖突。



還是先說動作上。我們愛看成龍的打鬥,是愛看他的實和真,但奇幻背景下的打鬥,一定會帶有更多「幻」的成分。縱觀全片,只有一段在鏡子店的打鬥,成龍身子被分成上下兩半,算是有一點成龍功夫喜劇的影子,但就這麼一段。


再說喜劇性,電影裡的成龍,一身白衣,雖然在人設上是個老頑童,但不論是從捉妖的專業身份來看,還是從蒲松齡這個人物帶著某種超度、救贖的設定來看,他都像是一個德高望重的社區長老,也是個人畜無害的老爺爺。


你可以崇拜他、敬佩他,但很難同情他、調侃他、戲謔他。


這就很不喜劇,也很不成龍了。



所以,《神探蒲松齡》的問題就是到處都發生了錯位。


我看的時候就在想,誰關心你蒲松齡啊?我不知道這裡的蒲松齡究竟是誰?和歷史人物有關係嗎?和《聊齋》的關係是什麼?他的使命是什麼?弱點是什麼?


這部電影掏空了蒲松齡,也掏空了「成龍」。



當成龍不再是「成龍」,那他的娛樂功能和票房價值還能剩多少?


《神探蒲松齡》第一次正面回答了這個我們近幾年一直想問,但不忍問出口的問題。


合作郵箱:irisfilm@qq.com

微信:hongmomgs

《瘋狂的外星人》包含了甯浩從影來最大的野心

又一個反面教材,演員增肥到200斤就能拍出好片?電影哪有那麼容易?

驗過貨才敢說,《流浪地球》真的啟動了中國科幻電影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