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全世界火得一塌糊塗的一部準9分美劇,是看韓國古人打殭屍

虹膜2019-02-10 17:18:24

文 | 雲中


網飛(Netflix)在亞洲的每一次出手,都值得劇迷關注。網飛成功的最大祕訣,我考考你,知道是什麼嗎?


特別有錢!


所以它能以電影級別的品質和預算,電影級別的創作班底,在質量上強行提高整個電視劇行業的天花板。


在日本試水的劇集《火花》,我認為不但是日劇的頂級水準,放到世界範圍內也不弱。而重製的《惡魔人》與《聖鬥士星矢》,更是在動畫領域直接攪動日本業界,可見網飛的選題之刁和野心之大。


《火花》


而在韓國,網飛選擇了殭屍題材,並把它放在古代宮鬥背景之中,這就是《王國》,第一季才播幾天,豆瓣高達8.5分。



網飛劇的收視群體,是面對全世界的觀眾,因此每次國外合作都會考慮「在地文化」與「國際市場」的融合。古代宮鬥,體現韓國傳統文化的獨特美學;而「殭屍」,則是全球通吃的奇觀類型元素,二者結合確有耳目一新之感。


班底方面,電影《隧道》《走到盡頭》的金成勳導演,大熱劇《信號》編劇金恩熙,包括擁有本國冠軍票房片的兩位男主朱智勳、柳承龍,以及獲得一定海外聲譽的裴鬥娜,都在強調本土與國際的兼容性。


金成勳


可以說《王國》從策劃和籌備階段,定位就很準,註定要紅。


說到韓式殭屍片,不可能忽略《釜山行》在世界範圍內的成功,《王國》的主要場景發生地——東萊,正好是釜山的舊時名稱。敘事模型也是《釜山行》式的過關打怪公路片,講述皇世子為了從奸臣手中奪回政權,與部下微服私訪,查找父王之死的真相,結果發現殭屍病正在全國蔓延。



看上去很簡單的故事內核,其實裡面包含了好幾類賣座類型片的元素。首先是宮鬥片,代表正義的皇世子與代表邪惡的趙學州,為爭奪政權展開的勾心鬥角橋段。宮鬥戲份其實並沒能給整部劇集加分,只能說是中規中矩的臉譜化效果。因為正邪對立一目瞭然,自然少了其中人性矛盾與掙扎的力度。


當然看《王國》的人,沒多少是奔著宮鬥來的,最多看看宮中的殭屍而已。如果說殭屍是負責奇觀層面,宮鬥就是負責塑造人物與敘事鋪墊。雖然並無新意,倒也必不可少。



其次是公路片,在世子被追殺的大懸念下,發展出一條追尋殭屍為什麼存在的小懸念線。用一條逃亡與追尋真相的旅程,把不同的場景與人物串聯起來。


這裡面有著探險片的架構,從東萊到尚州到漢陽,充滿殭屍的宅院,永遠結冰的凍谷,被焚燒的村莊,形成了一幅李氏朝鮮的殭屍上河圖。 



第三個元素就是中國觀眾特別熟悉,也特別喜歡的「青天大老爺微服私訪」。


作為皇世子扮成普通人後,嬌生慣養的他在底層社會遭遇的各種尷尬,產生的喜劇元素能為驚悚環境做一種調和。他與護衛的兩個人設,就是典型的一高一矮,一帥一醜,一莊一諧。


而清官這一身份,也是打中普通觀眾最愛的人設,讓帥氣男主在懲治惡人時獲得熒屏內外的雙份民心。



在這樣的敘事結構下,自然很容易就加入感情戲元素。在和殭屍的戰鬥過程中,皇世子遇到了善良美麗的醫家女子,但有趣的是,這個女人反而跟另一個男官員配角有感情戲份。


不給男一號安排愛情戲碼,只讓他揹負救國和打殭屍的使命,也突顯出《王國》一個優點:感情戲篇幅相當少。因為殭屍片是一種「直給」的類型,最忌磨嘰,說幹就得幹。



《王國》敘事的最核心元素,也是最賣座元素,當然是殭屍戲。血腥、哪怕噁心的吃人場面,一直是殭屍片必備的佐料與賣點。


本劇有著多個不同調度性質的殭屍戲,有密室殭屍圍殺,山路馬車殭屍追殺,湖面大船封閉空間獵殺等等。第三集的殭屍大混戰,是《王國》的第一個大高潮。每逢日落,殭屍們即復活四處捕獵,這更像是吸血鬼的設定,也增加了場面調度的恐怖感。



為什麼要看殭屍片,正是滿足觀眾的一個最基本心理需求:「追」與 「逃」、「生」與 「死」。必須要拍殭屍追人的過程,殭屍也必須吃到人——主角除外。殭屍咬人尤其是咬朋友和家人,這個情節本身就帶著反人倫的強戲劇衝突。殭屍片把慘劇與慘情放在一起的設計,當然是雷打不動而且屢試不爽的。


可惜本劇在動作設計上略有遺憾,群眾殭屍們表演並不統一,有些活蹦亂跳,有的姿態鬆馳,全無「屍感」讓人齣戲。



有意思的是,本劇殭屍大多是貧民區的底層人等,編導從這一個角度大做文章,讓底層的殭屍大眾與上層邪惡、勢利又不免有些愚笨的官員們,造成了一種階級化敘事的諷刺與反差。


而且這種階級諷刺延續到了殭屍領域——穿綢緞服裝的殭屍是貴族,屍身不能隨便動。而穿破衣的是老百姓,屍體可以被焚燒,腦袋可以隨便砍。


殭屍病,也像是流感,開場就因為大家吃不飽飯,才染上了這樣的病毒——就像「窮」病一樣,在老百姓群體裡蔓延。劇集裡還專門有一大段篇幅,不厭其細地講述窮人殭屍們如何回到自己的村子,一個個感染了臥床的老人與躲藏著的小孩,無一倖免。



編導甚至津津有味的拍攝了一個小型版《殭屍世界大戰》的群眾圍城場面。所以在第六集殭屍大軍成形之時,頗著一種底層造反的氣勢,殭屍之火可以燎原。


同時,有些沒死在殭屍齒下的老百姓們,卻死在了政治宮斗的箭下。鏡頭甚至特意強調了一個在殭屍下逃生、卻被士兵殺死的小女孩。《王國》的主角都是深居宮殿的王子與侍衛,卻有著一顆想講述亂世間平民命運的野心,這自然也構成了慣常殭屍片所沒有的格局。


在這樣的基調上,《王國》拍出了一個華彩段落:一群搶劫了漕運船的窮苦村民,準備帶世子一行人去掩埋殭屍的地方。拿著鏟子與鐮刀的村民們,把眾人引到一處荒野後,卻想著殺人滅口,因為搶漕運船是死罪。此處正是強調,在這個民不聊生的時代,貧窮與飢餓下的人心,比殭屍更可怕。之後圓月當空,復活的殭屍來襲,這才讓完全不同階級和身份的兩種人,開始並肩戰鬥。



而這類政治意象的高潮,就是「國王」在眾大臣面前變成殭屍,怒吼著渴望鮮血。反派在一旁冷冷道來:這就是朝鮮這個國家,至尊無上的王。王,才是整個危機事件的起源。至此,這部劇才稱得上它的名字:《王國》。


簡單的故事主線,串起了各種類型片元素,無論這樣的整體劇情設置是否流於套路,但它敘述意圖的簡單與清晰,仍是打動普通觀眾的法寶。很多人物動機與心理活動直接就用嘴巴說出來了,意思是對觀眾說:您不必費神在故事上,好好看我們的殭屍吧。


畢竟,商業劇的訴求本身就是各種套路的集合體,並沒有人會期待在一部商業劇集裡,看到任何對敘事藝術的突破或反動。如何把套路做得更精緻和生動,才是主創需要考慮的。



《王國》第一季只有六集,故事才剛剛展開,除了男主其它人物並沒塑造得太豐滿。可以理解,畢竟大多數時候大家都在奔跑、打怪——這也是本劇成功的地方。


在最後一集,像所有美劇一樣,《王國》也挖了好幾個大坑,留下了誰是內奸、殭屍病毒的真相等等常規懸念,這也讓網飛在《王國》第一季還沒有結束時,就續訂了第二季,要打造韓國古裝版的《行屍走肉》意圖呼之欲出。



我曾參與過一個網大項目,叫《殭屍紅樓夢》,第一場戲就是劉姥姥用機關槍在大觀園掃射賈府的殭屍,很有趣對吧?


但很遺憾,在國內,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這類腦洞向的名著改編是不可能會通過的,而殭屍也很難正兒八經地出現在中國古裝題材裡。所以很多觀眾會把希望寄託在《王國》的第二季內容中。畢竟在故事設定的年代,中國正值明朝,我們很希望看到,大明朝各路殭屍,能在劇中活蹦亂跳的撲將過來。



網飛的全球化版圖仍繼續擴張。


在印度,網飛選擇了恐怖片題材《惡靈》,作為又一次亞洲試水的開始,並聲稱要在印度拿下一億用戶。


現在是不是很期待網飛團隊進軍中國,和中國創作團隊碰撞出具有華語影視特色的類型劇集?


別做夢了,不可能。


合作郵箱:irisfilm@qq.com

微信:hongmomgs

不管黑子們有多少偏見,她都創造了亞裔演員的歷史

去年的同志片神作導演,今年翻拍經典恐怖片撲街了

驗過貨才敢說,《流浪地球》真的啟動了中國科幻電影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