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炸教學樓綁架學生竟是為了……這部高分日劇的腦洞讓人大開眼界

虹膜2019-02-10 17:18:42

文 | 貓右


「從今天起,你們就是我的人質。」


一個平時溫和懦弱的老師,在畢業前十天炸燬教學樓,將29名學生全員綁架。


這一頗為吸引人的故事設定來自2019年的冬季日劇《3年A班-從現在起、大家都是人質》,豆瓣評分8.2,可以說很高了。


《3年A班-從現在起、大家都是人質》


這樣的開場,不免讓人想到《大逃殺》《惡之教典》《告白》之類的老師制裁學生的暗黑故事。同時,故事被限定在封閉空間與有限時間內,也帶來了一種緊張懸疑感。


《告白》


老師的動機是什麼?是為了懲罰這些自私惡劣的學生,還是為了報復(《告白》),又或者只是出於一種純粹的惡(《惡之教典》)?


《惡之教典》


影片沒有故作玄虛,直接就給出了動機,班主任讓大家回答一個問題,是什麼造成了景山澪奈的自殺?如果回答錯誤,就要每天殺死一個學生。


這個品學兼優、獲得過全國游泳冠軍的漂亮女生景山澪奈,曾是班裡的焦點人物,卻因為網絡上流傳的一個疑似服用興奮劑的視頻,成為眾矢之的,被冷落、孤立,最終選擇了自殺。


《3年A班-從現在起、大家都是人質》


於是,又帶出故事的另一個主題,校園霸凌。


然而,觀眾很快發現,以暴制暴、綁架、人質、對抗警察、自殺、校園霸凌、網絡暴力,都不過是虛張聲勢的噱頭。當第一集結尾,老師聲嘶力竭的勸學生醒悟時,我們立刻覺察到,這個故事的內核,依然是日劇最熱衷的麻辣熱血教師題材。


《3年A班》的備受期待,更多來自於演員陣容的選擇。飾演班主任柊一颯的菅田將暉(蘇打),當然是本劇最大的亮點,也成為很多人追劇的理由。



蘇打作為日本近幾年最具人氣的年輕男演員,可以說是一個非常神奇的存在,屬於第一眼絕對不算帥,但你總會在某個瞬間被他吸引的類型。


2017年,24歲的蘇打憑藉《啊,荒野》獲得日本電影學院獎、報知映畫賞、每日電影獎、電影旬報獎等多個重量級獎項的最佳男主角,併成為了日本電影史上第二年輕的學院獎影帝。


《啊,荒野》前篇


蘇打有一種變色龍一樣的特質,似乎換一種髮型、換一個表情,瞬間就變成另一個完全不同的人。可能上一秒在《校對女孩河野悅子》裡還呆呆土土的,下一秒在《瀨戶內海》裡又變成一個靈動無比的叛逆少年。


《校對女孩河野悅子》


《瀨戶內海》


因為這種純淨的少年感,從出道至今,蘇打演出的角色也大多是普通高中生、廢柴、小混混、中二少年或者率真衝動的青年。也許正因如此,蘇打才會接下《3年A班》這個劇本,不再飾演學生,而是飾演一個暗黑的教師,以此作為角色轉型的一種嘗試。


飾演班長茅野櫻的永野芽鬱也是近兩年人氣暴漲的新生代女演員,就是那個仙女式哭泣的美少女。2018年更是擔任晨間劇《一半,藍色》的女主角,演藝之路一帆風順。



飾演不良少年甲斐隼人的片寄涼太,2017年因《哥哥太愛我了怎麼辦》圈粉無數。《3年A班》中,不良少年的角色設定在日劇中也有一個傳統,很多偶像男演員,都是通過在熱血教師劇中飾演叛逆少年而走紅,從《極道鮮師1》中的小栗旬、松本潤到《極道鮮師2》中的龜梨和也、赤西仁,以及《龍櫻》中的山下智久等。



熱血教師題材是日劇特別偏愛的一種類型,從1979年的《3年B班金八老師》第一季,到1998年的《麻辣教師GTO》,再到新世紀初大熱的劇集《極道鮮師》《龍櫻》《女王的教室》,更是讓此一類型在那幾年風頭無兩。


《女王的教室》


雖然近幾年此類題材的日劇不多,但日劇中善良熱血教師拯救叛逆少年的故事,在一些日本電影中轉化為另一種讓人不寒而慄的奇異形態:暗黑暴力教師懲罰邪惡少年。比如《告白》與《惡之教典》。


《3年A班》在敘事上嘗試突破傳統的熱血教師題材,因此選擇了以教師制裁學生的暗黑設定開頭,並在故事中展開對於校園霸凌、網絡暴力等社會問題的反思,但最終呈現形態卻令人頗為失望。


雖然《3年A班》很快回到熱血教師的故事走向無可厚非,畢竟電視劇作為大眾文化產品不能太過挑戰道德底線。但歸根結底,這種不和諧感來自於兩種題材之間的矛盾。



熱血教師題材往往是勵志的理想主義雞血或雞湯,呈現方式通常比較類型化或漫畫化,整體基調也是積極昂揚的。但校園霸凌和網絡暴力等社會問題則現實且殘酷,有著暗黑壓抑的基調。


教師題材中,一個好老師能夠改變一班墮落的壞學生,引人向善,這包含一種樂觀的理想主義,是對人性之善的讚美與篤信。而在校園霸凌題材中,烏合之眾的人性之惡,幾乎是無法改變的,是悲觀壓抑的。


所以,當我們看到蘇打聲嘶力竭的斥責這些或自私冷漠或陰暗貪婪的學生,試圖喚醒他們的良心,就不免有一種狗血煽情之感。



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日劇/日影對於校園霸凌問題的關注,又確實值得鼓勵。


霸凌可以是肉體上的傷害,比如拳腳相加,也可以是心理上的傷害,如謾罵、嘲諷或是冷落、孤立。無論生理或心理上的霸凌,都會對一個人會造成嚴重的精神創傷。在霸凌中,有發起惡行的施暴者,但大多數人都是沉默的旁觀者或是被動的參與者,前一種是絕對的惡,後一種則是平庸之惡。



漢娜·阿倫特認為罪惡分為兩種,一種是極權主義統治者本身的極端之惡,第二種是被統治者或參與者的平庸之惡。第二種比第一種有過之而不無及。在霸凌中,對於顯而易見的惡行不加限制,或是直接參與的行為,就是平庸之惡。


絕對的、極端的惡只是少數,比如《惡之教典》中的變態殺人狂教師,這是無法用理由解釋的一種惡。但在霸凌的造成傷害中,更多來自於無動於衷的旁觀者或者因害怕被孤立而參與加害的參與者,他們也許出於利己、貪婪、嫉妒、懦弱等原因,選擇了沉默或者隨波逐流,這就是一種平庸之惡,是無思想、無責任的一種犯罪。



《3年A班》中,第一天學生對於自殺的原因給出了錯誤答案,老師要殺死一個人,這時,大家都說,是班長回答錯的,應該讓她去死。這就是一種醜陋的平庸之惡。


現代世界中的種種惡行,其實都來自於這種平庸之惡——一種雖然沒有明確動機,但卻在不經意中參與或促進加害的行為。



老師在聽到學生們讓班長去死之後,說只要自己能得救,別人的死活就無所謂了,為什麼你們會產生如此淺薄的想法,道德缺失、宣揚個性,最關鍵的內在卻是一具空殼,你們還真是一群人渣啊


這句臺詞,正應和了漢娜·阿倫特對於平庸之惡的觀點,認為這種惡的根源是拒絕思考,不思考人,不思考社會,所以這樣的惡可以發生在每一個人身上。


《3年A班》已經播到了第4集,看起來,老師已經在很大程度上讓這些學生有所醒悟。接下來,也許要開始反思另一種形式的平庸之惡——網絡暴力。



其實,這樣的主題,足夠做得有人性深度與有戲劇性,大可不必在開局這麼誇張,非要來一個時髦的黑化教師制裁學生的套路,也就不至於像現在這樣高開低走了。


合作郵箱:irisfilm@qq.com

微信:hongmomgs

最近全世界火得一塌糊塗的一部準9分美劇,是看韓國古人打殭屍

不管黑子們有多少偏見,她都創造了亞裔演員的歷史

驗過貨才敢說,《流浪地球》真的啟動了中國科幻電影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