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國首富到階下囚,坐牢10年的黃光裕還能捲土重來嗎?

龍門2019-02-10 17:36:34

廣受推崇的微信公號,點擊上面藍字“龍門”一鍵關注

龍門聚集了一批在事業、生活等方面取得了成功的精英人士。

他們已經獲得了財富自由、身心自由,

或者正努力行走在追求自由生活的路上……
關注龍門,就是關心您的生活品質!


為防失聯,請添加備用號"龍門談財經(ID:Longmenfund)"

Longmenfund


本文經授權轉自公眾號國王與王后(ID:kingandqueen2018)


闖蕩江湖的最高境界是什麼?

 

就是人不在江湖,但江湖上卻有他的傳說。

 

中國商業激盪40年,波雲詭譎的極速變幻中,唯一能配得上這一句的,只有他——黃光裕。

       

黃光裕


從2008年11月23日被警方帶走至今,黃光裕失去自由已十年有餘。網上每傳言一次“國美老大黃光裕將出獄”,國美的股價就會動盪一次。在獲得兩次減刑後,黃光裕出獄的日子不會晚於2021年2月16日,那時,他52歲。

 

52歲,捲土重來能戰否?

 

如今,黃光裕的野心,都被鎖在了高牆鐵窗深處。不知午夜夢迴,他可曾憶起當年意氣風發時,那一場遙遠的金戈鐵馬夢。


年少闖蕩


1969年5月9日,廣東汕頭市潮陽區鳳壺村農民黃昌義迎來了自己的第二個孩子。

 

但黃昌義卻高興不起來,他是個上門女婿,在村裡一直擡不起頭。家裡窮,多個孩子,又多了張吃飯的嘴。

 

這第二個孩子,就是黃光裕。



黃光裕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連吃飯都成問題,只能跟著哥哥黃俊欽撿垃圾來補貼家用。

 

窮極了的年代,撿垃圾也是要“搶地盤”的。誰搶了誰的生意,誰當大哥誰當小弟,都要靠幹架解決。黃光裕小時候就像古惑仔,經常和人肉搏,打得頭破血流。

 

“弱肉強食,想活下來就只能當霸主。”


人生的殘酷一面,黃光裕從小就懂了。這股子幹架的猛勁兒,保留在他的骨子裡。

 

此後,黃光裕的一生從不認輸。

 

窮人的孩子是沒有資格享受青春的。初中還沒畢業,16歲的黃光裕就和哥哥北上內蒙古,自謀生計。

 

上世紀80年代,國家經濟政策尚不明朗,但已有不少大膽的人開始“投機倒把”,“倒買倒賣”在地下悄悄進行,廣東尤為甚。

 

黃光裕和哥哥剛開始做的就是倒賣小電器的生意,兄弟倆揹著大旅行袋,裝滿了收音機、電子錶之類的東西,從廣東背到內蒙古去賣,折騰一趟就是一兩個月。

 

這在當時是政策不允許的,可憐老母親為了兩個兒子提心吊膽,生怕他們要吃牢飯。

 

算是幸運,兩人不僅沒被抓,還通過來來回回的折騰,挨家挨戶的推銷,兩年多時間攢下了4000多塊。

 

嚐到了甜頭,他們打算乾點大事。

 

1986年夏天,兄弟倆把目標瞄準了偉大的首都——北京。


橫掃千軍

 

北京是個掘金的好地方。

 

來到北京的第一件事,黃光裕逛遍全城考察市場,最終決定賣服裝。想著廣東的服裝那麼便宜,倒手賣肯定狠賺一筆。

 

說幹就幹,兩人拿著攢下的4000塊,又借了3萬塊錢,在前門的珠市口東大街420號盤下了一個100平方米的門面,開始賣服裝。

 

但兩個南方佬實在搞不懂北方人對於服裝的喜好,生意一直不溫不火。黃光裕想了想,必須做大件家電,因為只有大件家電,才能賺大錢。

 

於是,兄弟兩人又做回了老本行,賣起了電器。

 

1987年1月1日,選了個良辰吉日,國美電器店開門營業。國美,寓意“全國最完美的電器”,沒什麼文化,卻勝在質樸。


國美成立時的舊資料

 

那個年代,大件家電是稀罕貨,供不應求,以致於還出現了“電視票”這樣的兌換券。用現在的話說,國美也算是“站在風口上的豬”了。只是當時家電由國有企業壟斷經營,想採購需要很硬的關係,而黃家兄弟在京城誰都不認識,根本批不到條子。

 

放在一般人身上,這事兒肯定沒戲。但黃光裕不是一般人。

 

他通過明的暗的法子搞定了進貨渠道,在京城家電圈兒混得風生水起。後來的採訪中,每次被問是怎麼搞定貨源時,黃光裕總是顧左右而言他,於是,這件事兒成了一個說不清的羅生門。

 

1991年,黃光裕包下整版的《北京晚報》,打出"買電器,到國美"的標語。之後,他又包下了兩年的縫隙廣告,人稱“廣告大王”。這在當時非常罕見,因為所有人都認為“賣不動的商品才會打廣告”。

 

這種媒體營銷的方法,黃光裕比馬雲執行的更早。

 

搞定了貨源又不愁賣,他本可以坐享其成。

 

這時,超級富豪和普通商人的格局差異就開始顯現了。

 

黃光裕下了重要一步棋,也是這一步棋,為國美以後的迅猛擴張打下了基礎。

 

他決定採取薄利多銷的策略,迅速擊垮周圍的競爭商鋪。積累了大量客戶後,又再次要求供貨商降價,讓利給顧客。供貨商當然不同意,但國美超強銷售能力和黃光裕的強勢,又讓他們不得不妥協。

 

燕雀安知鴻鵠之志?他的目標,是拿下全中國的家電市場。

 

1993年,黃氏兄弟分家,黃光裕拿著國美的招牌單飛。


 國美電器


大局已穩,黃光裕開始佈局全國連鎖電器商城。

 

1995年,國美電器商城從一家變成了十家。

 

1996年,黃光裕一邊繼續擴張,一邊完成了人生中另外一件大事——他結婚了,結婚對象是北京姑娘杜鵑。


當時的他並不知道,老婆才是人生中最貴重的投資。


黃光裕和妻子杜鵑

 

1999年,國美走出北京,迅速攻入全國88個城市。

 

2004年,國美電器遍佈中國大陸、香港及東南亞地區各大主要城市,擁有30多個分公司,併成功在港交所風光上市。

 

2005年,國美和蘇寧正面交戰,直搗蘇寧老窩南京城。是日,新街口10萬人聚集搶購,國美玻璃門被擠成碎片,一夜間,石頭城電器價格被削去10%。

 

至此,黃光裕迎來了人生的高光時刻。


黃光裕和王健林

 

10多年的時間,國美所到之處,片甲不留,火箭般地成長速度被稱為業界奇蹟,巔峰時期,幾乎每個城市都有一個國美。

 

藉此,黃光裕也迅速揚名,江湖上流傳出越來越多關於這位霸道總裁的故事。

 

曾有一位去國美應聘的職業經理人,這樣描繪他面試時的經歷:

 

“黃光裕親自領著十幾位總監及總經理們對我進行面試。他一言不發,坐在寬大的老闆桌後看著你,你感覺自己彷彿是籠子中的一頭獵物,你不可能和他有平等對話的權利。”

 

這位職業經理人感慨:

 

“我走南闖北幾十年,也和不少大老闆直接共過事,但是黃是最不可捉摸的人。這是我幾十年工作經歷中最緊張的一次面試。”

 

有媒體指責黃光裕行事太過於霸道,黃光裕乾脆剃了個光頭,對“教父”、“價格屠夫”之類的稱呼安之若素。只有一次國美被批“黑社會老大式的企業文化”時,黃光裕遮不住年輕氣盛:

 

“我黑在哪裡?我怎麼黑了?”

 

一人千面,下班後的黃光裕卻會經常和大廈裡的保安、清潔工親切地打招呼。員工給他過生日時,他也會開心地笑得像個孩子。


光頭黃光裕

 

2004、2005、2008年,30多歲的黃光裕三度問鼎胡潤大陸百富榜,並在2006年福布斯中國富豪榜排名第一。

 

無敵是多麼寂寞。


黃光裕曾做過四次中國首富

 

但關於富豪榜的排名,黃首富很反感:

 

“我煩死這個榜了,還給錢感謝他們?他們的這個榜是通緝令,誰上誰倒黴!”

 

黃光裕似乎早有預感。


風雲突變

 

2008年,暗流之上,一切似乎依然歌舞昇平。

 

國美的銷售額達到駭人的1200億,是年,阿里的銷售額才30億,劉強東還在為京東突破10億銷售額激動地喝大酒。

 

黃光裕第四次成為國內首富,2008年8月,他成為奧運火炬接力手,風頭無幾,胸中規劃著收購死對頭蘇寧的宏圖霸業。

 

“國美與蘇寧合併只是時間問題,國美將繼續在規模上領先對手,打到對手求和為止。”這是黃光裕放出的狠話。


黃光裕傳遞火炬

 

但再也沒有機會了,2008年11月23日,是註定被載入國美史冊的一天。

 

這一天,黃光裕毫無徵兆地被警方帶走。

 

一位梟雄如自由落體般墜落,8月的盛景恍如一場雲煙。

 

在法庭的判決上,黃光裕主要犯了三項罪。

 

其一,內幕交易罪,操縱中關村的股價;

 

其二,非法經營罪,非法經營外匯,在外面賭博;

 

其三,單位行賄罪。

 

2010年8月30日,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審理此案。黃光裕三罪並罰,被判處有期徒刑14年,同時被判罰金6億元,沒收財產2億元。

 

黃光裕妻子杜鵑則被判有期徒刑3年6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2億元,後被改判緩刑,當庭釋放。




關於黃光裕入獄原因,水太深,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阮齊林的言論或可參考:

“黃光裕非法經營罪的判決在法律適用上存在‘擴大化’的問題,把一般行政違法行為作為非法經營的行為,這一做法帶有那個時代的特殊‘烙印’。”

 

無論做如何猜測,法院一錘定音,無可辯駁。

 

從此,黃光裕英雄氣短,開始了10多年的鐵窗生涯。

 

而鐵窗外的鬥爭,只會更加慘烈。


黃陳爭權

 

黃光裕入獄之後,國美的原二號人物陳曉出任國美電器董事局主席。

 

陳曉原為上海永樂電器董事長,2006年永樂被國美併購後,陳曉加入國美,擔任國美電器總裁。

 

陳曉也是個悲情人物,1歲時得了小兒麻痺症,廢了一條腿;10歲那年父親過世;結婚之後,妻子身患重病,債臺高築後依然醫治無效離他而去。他對生活殘酷程度的認知,以及對財富的渴望,並不亞於黃光裕。


黃光裕和陳曉(左)

 

老闆進了大牢,陳曉掌權後,野心開始暴露。

 

他開始“去黃光裕化”,聲稱黃光裕的個人行為與國美沒有任何關係,又引入貝恩資本,以股權激勵策反管理層,從而稀釋黃光裕的股權。

 

這一系列老辣的手段很快奏效,國美時任總裁王俊洲站隊陳曉:

 

“陳曉先生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出色的、有感染力的領袖人物,他也是我值得信賴的同事和親密朋友”。 

 

王俊洲被黃光裕視為左膀右臂,極為倚重。親信的背叛,讓黃光裕很受傷。

 

與此同時,國美董事會也反水,力挺陳曉擔任國美董事局主席。

 

通過陳曉的種種資本操作,黃光裕的股份一度被稀釋到只有32%,危在旦夕。

 

面對危局,黃光裕在獄中冷靜下來,開始轉變策略反擊。

 

他發動輿論戰,寫下《我的道歉和感謝》並公開發布,爭取股東和社會支持。信中從國家到親人員工以及所有利益相關者,都感謝和道歉了一遍,最後還表達了“以實際行動爭取早日重返社會”的決心。

 

然後,他邀請大中電器創始人張大中加盟,分拆未上市門店,收回國美品牌使用權。

 

同時,授意妻子杜鵑遊說貝恩資本,幾個月後,貝恩資本權衡利弊後放棄對陳曉的支持。

 

2011年3月,大勢已去的陳曉被迫離職。2015年1月,貝恩資本作為第二大股東,完全“清倉”套現離場。

 

至此,“黃陳大戰”收官,黃光裕險勝,而經歷這場風波後,國美也元氣大傷。

 

國美的女主人杜鵑,肩擔重任,要扶大廈於將傾。

 

 鐵窗愛情

 

沒有杜鵑,國美是堅持不到今天的。

 

換句話說,娶了杜鵑,是黃光裕這輩子最大的幸運。

 

“黃光裕和杜鵑夫妻相互搭配,感情很好,一個是‘潮普’,一個帶‘京腔’;一個是霸氣外露,雷厲風行,甚至帶有點‘草莽氣息’,一個則是粉面含春,剛柔並濟,不怒自威。”一位知情人談到。

 

1993年,杜鵑和黃光裕在工作中相識。杜鵑畢業於北京科技大學,是中國銀行的放款專員。

 

黃光裕對杜鵑說:“真巧,我是中國人民大學的。”杜鵑聽著一愣,從此被這個男人迷了一輩子。

 

這裡要提一句,黃光裕發跡後,在中國人民大學一分院讀了四年書,補足了學歷短板。

 

“我喜歡他的原因在於,他做事業全無背景、無資本,都是靠自己努力,他有遠大的志向,遠大的理想,要做一番事業。在他的成功裡,運氣的成分很少,這些挺令我感動的。他做為創始人,這樣的角色與後面接手的管理者,是完全不一樣的,從零到一很不容易。”


問起為什麼會愛上黃光裕,杜鵑總是這樣一往情深,言語間滿是心疼。

 

在黃出事前流出的一些照片中,杜鵑總是一頭長髮盤起,帶著孩子,溫婉精緻,笑意盈盈,夫唱婦隨。


黃光裕和妻子杜鵑、女兒

 

而出事後,杜鵑剪去長髮,代夫出征,一頭颯颯短髮至今仍是她的標誌造型。

 

從未涉足零售業的杜鵑,硬是把自己逼成了女超人。黃陳大戰中,她對外斡旋貝恩資本,攆走陳曉,重新執掌國美,對內安撫管理層,創變革新。穩固地位後,用了2年時間,把公司從虧損8億做到盈利12億。接著又發展電商業務,涉足智能領域,為的就是老公出獄後,還有資本可以大展拳腳。

 

2017年2月6日,福布斯中國發布的“2017中國最傑出商界女性排行榜”,杜鵑榜上有名。

 

一頭短髮是杜鵑的標誌造型

 

黃光裕入獄前,杜鵑最大的心願是相夫教子,管好後方。

 

“我不想做企業家,千萬別說我想做企業家,別給我定成企業家”。

 

相對於商場拼殺,內心深處,她只想做一個好妻子。

 

但丈夫的城池,她守得牢固。

 

在被高牆相隔的日子裡,杜鵑一般一個月見黃光裕一次,其他時間公司業務繁忙,只能寫信傳達。與此同時,她把兩個孩子也教育的很好。

 

“孩子一定會去見爸爸,首先孩子很愛爸爸,我可以感受到。也沒必要不讓孩子去看他,爸爸也很愛孩子。爸爸經常會給孩子寫信,在特殊節日裡,黃光裕也會給孩子準備禮物。”

 

據說,黃光裕入獄前夕,杜鵑曾這樣對身陷囹圄的丈夫說:

 

“沒事兒,老公,你出獄時,我給你一個更好的國美。”

 

江湖道義

 

杜鵑雖然獲得緩刑,但仍然是戴罪之身,五年內她不得擔任公司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

 

於是,牢獄之中的黃光裕選定了60多歲的張大中,這位昔日的“敵人”和“戰友”,擔任國美電器董事局主席,充當杜鵑身邊的“定海神針”。

 

張大中幼年父親早逝、母親文革被槍斃,家中一貧如洗。母親平反後,張大中拿著平反得到的1000元撫卹金,創立了大中電器。

 

張大中

 

2007年,大中電器正在猶豫賣身給蘇寧還是國美之際,黃光裕特別爽利。直接放話:“無論蘇寧出價多少,國美永遠高20%。”最終,國美以36億把大中電器收入囊中。

 

雖然大中電器被收購了,但黃光裕對自己的長者特別尊敬。

 

據說,當年大中電器和黃光裕談判時,黃經常親自下樓迎接前輩,兩人頗有惺惺相惜,相見恨晚之意。

 

“因為搞企業這麼多年,他(黃光裕)後來委派我的這點事,不是很牽扯精力,因為是非執行董事,應該是站腳的事,所以,應該理所當然地(接受),同時大家在這個業態耕耘了很多年,應該說之間有了戰鬥的友誼”。

 

已經70多歲的張大中,也循著這份情義,放棄了本可以用來享受的悠閒時光,使出全力,力保國美。

 

在張大中協助下,杜鵑很快穩定了管理層,讓曾“反水”的王俊洲繼續擔任總裁,重獲黃光裕舊部支持,凝聚了人心。從而得以能將集團的主要力量投入到黃光裕還沒來得及做的電商佈局上,力爭跟得上瞬息萬變的時局。

 

張大中坦言,有時會看到黃光裕,“重大決策還要跟他溝通一下”。當被問及黃光裕的近況時,張大中幽默地說:“挺好,經常除除草”。

 

雖然商界沒有敵人,只有永恆的利益,但資本的背後,也有江湖道義,也有各個人物的性情閃爍。

 

捲土重來能戰否?

 

故事說得再好,不得不承認,梟雄黃光裕入獄的十年,已經錯過了一個時代。

 

過去的十多年裡,互聯網電商呈席捲之勢,阿里、京東漸成巨頭,蘇寧電商也風生水起,線下零售日薄西山。

 

雖然杜鵑和張大中已竭力發展,但能力和格局所限,也只能止步於守住家業,而不能開疆拓土。

 

國美情況也不容樂觀,2016年淨利潤是3.63億元,而2013年是11.35億元,2011年是22.69億元,下降速度可謂迅猛。在最新發布的國美零售2018年三季報中,國美虧損8.96億元。


這個擁有近2008家門店的家電零售連鎖業巨頭,市值已經跌得只剩140億元左右,僅為其競爭對手蘇寧易購的七分之一。


電商市場上,國美明顯落後

 

據傳聞,2013年電商大戰正酣時,身陷牢獄的黃光裕給國美高管錦囊之計就一個字:


“拖”。

 

而如今這般局面,拖到他出山,就真的可以捲土重來嗎?

 

過去的輝煌已經過去了,每個時代的人都有自己的宿命。

 

而同一個人能掀翻兩個時代,至今未見。

 

預知後事如何,且等黃光裕歸來。



本文轉自公眾號 國王與王后(kingandqueen2018),深度的八卦,有料的故事。


好文推薦


1、李映宏:人到中年,你沒資格做一個窮人

2、精彩問答:我是如何做到30%的年化收益的?

3、龍門資管是如何做好風險控制的?


招聘啟事


深圳前海龍門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系由長期任職於南方基金等大型公募基金的市場知名人士李映宏發起設立的私募證券投資基金公司,註冊資本3000萬元。


現因業務需要,特面向全市場招聘營銷總監一名,具體要求如下


1、具備較為豐富的渠道和直銷客戶資源;

2、一本以上高校財經類專業畢業;

3、有3年以上基金銷售經驗;

4、擁有基金從業資格;

5、具備強烈的成功欲和百折不撓的拼搏精神;

6、具有券商、銀行、基金銷售經驗;熟悉基金產品發行、備案和運營工作流程更好。


上述崗位工作地點為深圳,待遇面議。“天高任鳥飛,海闊任魚躍”,龍門資管已經為你搭建好了展示自己能力的舞臺,誠摯地期待著您的加入!有意者請添加微信號“Longmen0815"並註明”應聘“字樣與我們聯繫。歡迎朋友們自薦和推薦,謝謝。


商務合作

商務合作請添加微信“Longmen0815”洽談,添加時請註明“商務合作”字樣,謝謝合作!

版權聲明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我們尊重原創。文字美圖素材,版權屬於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時因種種原因未能與原作者聯繫上,若涉及版權問題,敬請原作者聯繫我們,24小時之內刪除處理。


龍門

經典財經,啟迪生活!長按二維碼識別關注,開啟智慧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