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吧楊先生,不止是我懷孕時你心慌了。

豬小淺2019-02-10 18:46:51

這是一個專寫真實故事的故事號

每天上午9:09 和你相約

01


18歲的末梢,迫切地想談一場戀愛。

 

戀愛的對象是誰似乎不重要,青春期躁動的荷爾蒙不允許一顆心放空。

 

同桌給謝雅麗介紹了。下了晚自習,兩人約在操場見面,看起來有點像相親。

 

那時的楊劍黑黑瘦瘦,還有點靦腆,一說話就臉紅。謝雅麗有些無感,但他說我們試試時,她還是下意識地說了句,好啊。

 

是的,這場愛情的開始並多氣壯山河。沒有那種洶湧人海里,我看了你一眼,周邊的人和物都成了溫柔佈景的驚豔感。

 

謝雅麗以為她和楊劍只是陪伴著走一小段路。高考會是分水嶺。

 

謝雅麗的心裡裝了遠方。她想去北京,想去上海,反正一心想離開安陽,去一個離家很遠的地方。對謝雅麗來說,遠方就像是一個絢麗的夢。

 

而那時,楊劍已經提前參加單招考試,考進鄭州大學的體育學院。

 

未來的路,大概很難同行。

 

可是命運翻雲覆雨,誰也沒想到,謝雅麗填的所有學校都滑檔。想去的遠方一個沒去成,又不想復讀,最後陰差陽錯,調劑到鄭州的一所大學。

 

而且好巧不巧,兩人剛好都在縣城的分校區,隔了不到兩公里的距離。

 

楊劍得意地笑,看到了吧,這就是緣分。你註定是我的。

 

那時謝雅麗愛楊劍,應該比楊劍愛她要少一點。

 

女生愛上一個人的過程總是緩慢一些。而一旦愛上了,就無所畏懼。


02


是有過濃烈的愛情。

 

謝雅麗所在的大學是軍事化管理,早上要跑操,晚上要自習,週一到週六不能出校門。於是楊劍每天坐公交車來找她,然後為了省錢再跑步走回去。

 

冬天天氣冷,他幫她洗衣刷鞋。夏天西瓜最甜的一口一定留給她。週末一起逛街,吃遍大街小巷的美食。

 

女生都是細節控。一點點的細節堆起來,謝雅麗將這個人放進了自己的未來裡。

 

甚至為了他,做一些妥協。他不喜歡她和別人出去玩,她就和以前的同學朋友斷了聯繫。他不想她拋頭露面,她就放棄了學生會的工作。

 

於是除了上課,所有的課餘時間,兩人都膩在一起。

 

他們的世界裡,只有他們。

 

大二那年,楊劍搬回市裡的校區。兩人相隔80公里,有3個小時的車程。

 

為了每週能見一面,只能從有限的生活費裡省錢。楊劍啃饅頭,謝雅麗在宿舍煮掛麵。

 

所以一定是有過最好的愛情啊。


03


只是不記得從什麼時候開始吵架。

 

謝雅麗一直在外面做兼職。倒不全是為了掙錢,她覺得在不影響學習的前提下,多接觸社會不會錯。

 

起初,楊劍沒說什麼。還每天準時準點接送她,生怕她路上不安全。

 

後來就有了意見。特別是到了暑假,謝雅麗拉著楊劍一起留在鄭州打工時,楊劍死活不同意。

 

他說,我要回安陽,兼職能掙幾個錢?

 

謝雅麗說,現在就業形勢嚴峻,我們要早點積累經驗。

 

楊劍說,你太杞人憂天了。

 

那次吵得很厲害,誰也不理誰。大概是從這件事上,謝雅麗漸漸看出分歧。

 

她急著規劃未來時,他覺得不著急。

 

可能很多年少時的愛情都是這樣,女生要比男生早熟。所以和同齡男生談戀愛,女生在甜蜜過後,會迷茫得看不到未來。

 

大二下學期開始,謝雅麗不止一次地和楊劍溝通過畢業後的去向。

 

她想去北京,想出去見見世面。

 

楊劍不同意。

 

他說,我爸已經給我倆安排好了出路,回安陽當個老師不是挺好嗎?家裡房子也買好了,我們什麼都不用管。

 

謝雅麗說,你覺得這樣的人生有意義嗎?

 

楊劍反駁他,怎麼就沒意義呢?

 

是的,只是個人選擇不同,沒有對與錯。她尊重他,那麼他也應該尊重她。


04


可是楊劍怎麼也不讓謝雅麗去北京。

 

謝雅麗說,我待兩年,最多三年就回來。

 

楊劍不同意。

 

謝雅麗說,要不我們先領證,領完證我再去北京。證都領了,你總該放心了吧。

 

楊劍還是不同意。

 

他說,你知道北漂有多難嗎?既然遲早會回來,何必浪費時間去吃這個苦頭?

 

謝雅麗說,這只是我的一個小心願,你尊重下不行嗎?我會和你結婚,只是不想自己的人生一眼就能望到盡頭。

 

不歡而散。

 

漸漸就有了隔閡。他還愛她,對她還是那麼好。她也還愛他,哪怕覺得彼此有點不合適也沒想過真的分手。

 

但有些東西到底是不一樣了。

 

查出懷孕時,謝雅麗的第一反應是驚慌,然後是害怕。

 

去醫院打掉孩子的前一晚,她睡不著,跟他聊天。他說,我也心慌好嗎?你早點睡吧,別多想了,明天還要早起去醫院呢。

 

是有些失望吧。這種時候,她需要他保護她,而不是說他也害怕。

 

手術後,楊劍每天給她燉排骨,煮小米紅棗粥。他是體貼的,但那樣的體貼裡,多半是責任,少了溫情。

 

之後是寒假,他們一起回了安陽。

 

楊劍經常和一群狐朋狗友玩到凌晨兩三點。那些人不是富二代就是官二代,他們不用操心未來,但楊劍和謝雅麗都只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她說他,他回,我爸會給我安排好工作的。

 

失望就這樣越積越多。


05


大三那年,謝雅麗也搬回了市裡的校區。

 

兩人明明在同一個城市,見面的次數卻越來越少。

 

一直到2016年11月18號,楊劍22歲的生日,她來陪他。

 

眼前的楊劍,已經不再是記憶裡那個黑黑瘦瘦的小男孩。他有八塊腹肌,強有力的臂膀,倒三角的身材,黑亮的眼睛。一眼看上去,是個酷酷的型男。放在文科院,能迷倒一片。

 

可謝雅麗突然覺得有點陌生。真是心酸啊。明明那麼相愛的兩個人,為什麼突然變得無話可說了呢?

 

楊劍去衛生間時,謝雅麗的眼淚突然就出來了。他回來看到,問她怎麼了,她說吃辣椒不小心嗆到了。

 

她在他面前,學會了掩飾。這就是距離。

 

吃完飯,兩人一起去了賓館。

 

兼職的公司,新來的同事在微信上找謝雅麗聊天。過了一會,她才注意到楊劍黑著臉坐在那。

 

謝雅麗還沒來得及開口,楊劍像是把積壓在心裡的不滿全都倒了出來:“我今天生日,你就不能不玩手機嗎?這麼多年了,總是我在哄你,總是我在付出,真的很累了你知道嗎?”

 

謝雅麗一聽也火了:“我他媽的沒付出嗎?我為你斷絕了所有的社交,現在除了你,沒有任何朋友。我為你打掉孩子,現在身體越來越弱,今年十月份不到就穿上了棉拖鞋……”

 

失望的次數多了,一點點的火星就能成為導火索。

 

兩人相互罵了個痛快。那些傷人的話,像刀子一樣落在心上。

 

很痛。

 

罵著罵著,就哭了。

 

謝雅麗說,楊劍,要不我們分開吧?可能是真的不合適,你喜歡安逸,我喜歡漂泊。你太聽父母的話,而我太有主見。不如放過彼此吧?

 

楊劍原本還像個暴躁的小獸,那一刻,突然就紅了眼眶。

 

他說,我們在一起快四年了,還差一個月,就是四年了。

 

他說,你說的我都知道,可我放不下你。

 

楊劍轉身緊緊地抱住了謝雅麗,兩人抱著一起哭。

 

明明很相愛,卻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06


那是他們睡在一起的最後一晚。

 

知道往後時光不會再有這個人了,突然很希望時間過得慢一點,再慢一點。

 

第二天,他送她去公交車站,拽著她的衣服不放手。

 

他說,我捨不得。

 

謝雅麗抱了抱他說,我也捨不得,可是放手對我們彼此都好。你要好好的。

 

隔著車窗,她看到他在掉眼淚,她笑著和他揮手說再見。車開動,她看不見他了,才敢讓自己淚流滿面,心像是被割掉了一塊肉那樣疼。

 

是還愛著,卻不知道怎麼愛下去了。

 

沒有第三者,沒有移情別戀,可就是不知道該怎麼走下去。很多愛情會陷入困局,有些人挺過去了,有些人就散了。

 

楊劍發來微信說,我錯了,能不能不要走,我會珍惜你的。

 

謝雅麗心裡並不是沒有後悔的情緒,可真要回頭,卻清楚地知道又是一個死循環。

 

好馬並不是不想吃回頭草,而是沒有吃回頭草的勇氣。

 

那大半年,謝雅麗忙著畢業,忙著奔赴遠方。最後如她所願地去了北京。


07


北京很大,夢想很小。

 

北京的月亮並沒有比鄭州的圓,但謝雅麗確定那樣的生活是自己想要的。

 

她從小職員,做到市場部經理,一步一步地接近自己的小夢想。

 

再見到楊劍是2018年10月。

 

謝雅麗從北京回安陽,高中同學聚會上,他們不期而遇。

 

像老朋友一樣聊家常時,她才知道,在他們分手後不久,楊劍的父親因酒後打架傷了人。搶救了三個月,那個人還是死了。楊劍的父親被判了10年。

 

這個家一下子就癱了。

 

楊劍當然也沒有去成父親安排的工作。母親一度情緒崩潰,弟弟不學無術,楊劍被逼著一夜長大。他去健身房當私教,拼了命的賺錢,撐起這個家。

 

終於長大了的楊劍,卻不再是謝雅麗的楊劍了。

 

楊劍有了新女友。

 

他有些傷感地說,咱倆在一起四年,我送給你最貴的東西是一把320塊的梳子。而現在給女朋友買禮物少於一千她都會不高興。謝雅麗,有時真的覺得挺對不起你的。

 

謝雅麗聽著,淡淡地笑著說,是個好女孩就好好對她吧。別太累了,阿姨和弟弟還需要你。

 

楊劍的聲音突然有些哽咽,他說,謝雅麗,為什麼我們當初不能堅持一會會呢?如果再堅持一下,是不是結局就不一樣?我時常後悔放你走。但是今天看到你過得很好,我也就放心了。

 

記憶裡那個話少而又有點高冷的少年,那天說了很多的話。他,終於長大了。

 

女朋友打來電話時,他的聲音很溫柔。他說,我馬上回來。女朋友要他在鄭州買房,他在努力掙錢,給她未來。

 

謝雅麗教他長大,但楊劍的成熟穩重和柔情卻屬於別的姑娘了。

 

前人栽樹,後人乘涼。遺憾嗎?當然。那樣耀眼的青春時光裡,我以為你是餘生。後來,我的餘生裡卻沒有你。

 

可這就是青春啊。你能陪我走一段,就已經是小幸運。

 

和楊劍在街頭分開時,謝雅麗想起小哲那張胖乎乎而又可愛的臉,嘴角的笑意不自覺地溢出來。想到一個人,心裡有了萬千溫柔,大概就是遇到了愛情。

 

小哲是謝雅麗的同事,追了她很久。

 

是的,這次回北京,她也該戀愛了。


PS:

今天沒有照片,就像姑娘說的,對於前任,刪除一切是對彼此最後的溫柔。祝福他們在各自的人生裡都有自己的幸福。


繼續徵集素材。結婚週年系列,離婚吧系列,分手吧系列,君生我未生系列,姐弟戀系列……均可。等放假了,我想晒著太陽,看你們的故事。個人微信在文章末尾。


往期推薦:

剛結婚,李先生就收到一個女人寄來的包裹。


小淺對你說


01.小號更新了,歡迎你來:

02.想給我講故事可添加豬小淺個人微信直接留言: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