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笑爺爺不知道佩奇了,你知道他有多努力嗎?

壹父母2019-02-10 19:13:36

點擊上方「壹父母」☞ 點擊右上角「...」☞ 點選「設為星標 ★ 」,答應我,別走散了!



Summer姐姐 / 文


一大早起床,我就問我特地來北京陪我過年的爸媽一個問題:“你們知道啥是佩奇嗎?”


我爸一如既往地懵:“啥?配啥?”


我媽:“知道呀!就是那個小豬佩奇嘛!你張阿姨的孫子特別愛看!對了我跟你說,你張阿姨的孫子長得越來越可愛了,哎喲那小臉蛋,我越看越喜歡,這要是我孫子就好了,你也不抓緊點……”


得,引火燒身,我趕緊轉移話題:“媽咱今天中午吃啥?”


……


之所以會有此一問,是因為昨天夜裡到今天白天,我的朋友圈和微博,都被一部不到6分鐘的電影預熱片刷屏了:



故事的開頭,是在河北懷來外井溝村(沒錯,我查了查還真有這麼個地方,目測這個村兒要火),有個叫李玉寶的農民大爺,身份應該是留守老人,而且失去了老伴兒,只有一個叫做李大為的兒子,在城裡成家立業,平日裡也沒啥機會見面。


年前,大爺給兒子打電話,詢問什麼時候回家過年,開始的時候,大爺口氣既威嚴又耿直,聽到孫子天天的聲音之後,立馬溫柔下來,詢問孫子想要什麼新年禮物。


隔代親,是非常具有中國特色的親子關係,面對子輩嚴厲嚴苛的他們,往往對於孫輩是有求必應。


話還沒講完,破舊的手機就沒信號了,只留下一個“啥是佩奇”的疑問。



生活在城市裡的我們,可能在這裡會發出第一次笑聲:連“社會人”佩奇都不知道,是認真的嗎?


李迅雷曾經在某篇文章中提到,中國有十億人沒坐過飛機,至少五億人還沒用上抽水馬桶。


經濟學家看到的,是內潛需求;而我們看到的,是不要隨意揣測和鄙視父輩的“無知”,以及正視這種差距,理解這種焦慮。


我們要理解,這是一種父母面對信息時代的各種“流行、網紅文化”帶給他們的“被拋棄感”和“恐懼感”,而這種感覺是真實存在,並且不斷擴大的。


理解了這一點,也許下一次,當我們再次面對他們的“什麼是小豬佩奇?”“種草是什麼意思啊?”“抖音是個什麼東西?”的種種疑問的時候,就不再會不耐煩地回一句:“問這個幹嘛,你知道了也沒用。”


在得到了孫子的“最高指令”之後,雖然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手機也因為天線丟失而通訊無能,但玉寶大爺仍然義無反顧地踏上了“尋找佩奇之路”。


他查字典↓



去村委會廣播求助↓



詢問手機功能比自己強大一點點(最起碼能看網紅直播)的鄰居



找到了一款非常典型的農村小賣部才會售賣的山寨洗髮水




玉寶大爺的棋友們還給出了一個腦洞大開的答案




甚至,他還找到了一個和佩奇“撞名”的人




我還留意到一點,在玉寶大爺尋找佩奇的過程中,年輕人的形象很少出現,農村留守老人的生活軌跡躍然屏幕之上。


閉塞、不會使用高科技產品、交際圈有限,當他們遭遇信息困局的時候,要怎麼解決?


從上大學算起,我離開家鄉已經將近20年,說起來,我的家鄉是個二線省會城市,而父母也是受過教育、有良好工作的人,每年都會過來陪我小住幾月,所以,我一直沒有強烈的慾望想回到家鄉。


直到有一天。


我爸的微信突然就用不了了,跟他們打電話一個小時,怎麼也說不清楚應該怎樣下載,後來他們去了樓下的移動營業廳,請求裡面的年輕小夥子幫了忙。


放下電話,我大哭一場,頭一次痛恨自己不能在他們身邊。人總是容易被小事打敗,這種無力感,相信你懂。


好友曾經跟我說過:“我爸媽現在還幫我帶孩子,天天倍兒精神,但我每次想到他們年紀再大一點,在老家病了也沒人能送杯水的時候,就忍不住掉眼淚。”


這種情景,不敢想。


再說回玉寶大爺,終於問到了一個“社會人”——曾經在城裡做過保姆的“老三媳婦”,從她那裡知道了:佩奇是一隻紅色的小豬。


看到大爺拿著油漆刷對著豬生氣的時候,我真的是一個爆笑,豬豬做錯了什麼?


在經過了一系列的誤會與曲折之後,大爺終於在老三媳婦的“指導”之下,使木鋸、用電焊(當然,此處因為電焊作業證以及防火問題,大爺被消防公安多次@提醒要注意安全),在正確的道路上“突飛猛進”,為自己的孫子製作新年禮物。



沒有什麼能夠阻擋,一顆愛孫子、盼孫子的心。


可是,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終於到了過年這一天,玉寶大爺一大早就被鞭炮聲吵醒了。


聽著鄰居家兒子回來的歡聲笑語,即便正忙著包餃子的玉寶大爺也坐不住了。他來到村口的山坡上,翹首以盼兒子一家的到來。


巧的是,他意外找回了頭些天在這裡丟失的手機天線。裝好手機,他終於給兒子打通了電話,卻只聽到了一句“今年不回來”,手機就又沒有信號了。



玉寶大爺倔強而失望地走在回家路上的這個畫面,相信很多人看了都會心裡一疼。


這個場景,我們太熟悉了,不是麼?




每到過年,總有人回不了家。經濟壓力、工作加班,甚至“春運”買不到票、路途辛苦輾轉,都成了我們回不去的理由。


即便回到家鄉,北京城裡的“Lucy”變成了老家親戚口中的“二丫”,熱鬧是熱鬧的,但是催婚、催生、老家朋友的攀比,七大姑八大姨家娃的壓歲錢,家鄉網絡的不便……總是在某個瞬間擊潰了我們,讓下一次過年的家鄉,成為某些人想回而不敢回,敢回而不能回的夢魘。


還好,這個片子有反轉。


兒子開車回來了。原來,他在電話那頭說的“不回來”,還有下半句“我來接您進城過年!”


玉寶大爺一開始生氣的三連“不”,成功把正在流淚的我逗笑。這實在是太像我和我爸媽之間的對話了:


——“我來接你到城裡過年去!”

——“我不去!那你不說清楚!”

——“那你電話又打不通,我回頭給你換一個!

——“不買,我嫌貴!”

——“你上車說話啊!”

——“我回去拿東西去!”


口嫌體正直。


我們的父母,由於生長時代和環境的影響,很少也很難能夠直接地向我們表達情感。


到了我們這一代有點進步,對自己的孩子似乎還能說出“我愛你,你真棒”,但對父母卻還是難以開口說愛你和想你。


但是,應該也有讓彼此不那麼尷尬的方法吧?不吝嗇表達情感,不羞於表達情感,是我們和父母需要共同補上的一課。


《啥是佩奇》終於到了前方高能的時刻,玉寶大爺在城裡的兒子家中,掏出了一大堆土特產後,終於羞澀而自豪地拿出了自己親手製作的給孫子的禮物,硬核版的小豬佩奇:



爺爺的愛,技驚四座,同時告訴我們:


不要漠視父母、長輩想要靠近我們的那顆心。我們的父母長輩,從未停止過進步。


比如我爸媽,現在微信支付玩的倍兒溜,我給他們買的膠囊咖啡機,也成了他們招待老朋友的利器,以前朋友來了吃燉鍋魚農家菜,現在邀請朋友在家下午茶。


當然,這是一個廣告片,但我仍然認為,它是一部有意義、能看進去,看完了還能想一想的好片子,最起碼,它讓我們懂得了一些道理,還知道了啥是佩奇。



寫完這篇文章,本來想對我爸媽說聲“我愛你”,還是沒說出口,於是,我決定換一個方法。


我:“咱們大年初一去看小豬佩奇去呀?”

我爸:“不去!不愛看電影。”

我:“去吧,大過年的,來都來了。”

我爸:“那你在旁邊的星*克給我買杯咖啡,我等你們看完一塊吃飯。”

我:“那也行。”


其實,這樣也挺好。


以上。



- 作 者 -



Summer姐姐

資深電視人、綜藝達人

熱愛一切八卦,對世界永遠好奇

貓奴、吃貨、愛購物

在意生活品質,更喜歡種草

堅決不過“沒必要”和“差不多得了”的生活

倡導美好的親子生活方式


喜歡我們就打上星標吧,文章版權歸壹父母所有,歡迎轉發到朋友圈,轉載請聯繫壹父母助理(微信號:yifumu006)


本賬號系網易新聞·網易號

“各有態度”簽約賬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