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檔最後一評,給它

第十放映室2019-02-10 19:32:49


年至初五,春節檔的大局已定。


《流浪地球》《瘋狂的外星人》《飛馳人生》三足鼎立,其他電影各分一杯羹,連《小豬佩奇》和《熊出沒》都戰果喜人。


然而對於《廉政風雲》來說,熱鬧都是別人的。


麥兆輝這次又玩砸了(替莊文強喊冤)


放映首日被擠出第一梯隊,其後幾天排片量大幅降低,最終票房墊底。


最要命的是,豆瓣評分從7分一步一個腳印跌到5.6



兩王一後的陣容,就這樣湮沒在繁花似錦的春節檔裡,不僅水花,連罵聲都稀疏得可憐。 


小十君看完電影,走出影院,走進沒有炮竹聲的新年街道,覺得氛圍倒是和這種境遇莫名契合。


這部電影真有這麼爛嗎?


或許在這一片蕭瑟之中,藏著某種新的啟示。


今天我們就來聊一聊春節檔的“墊底靚仔”——


《廉政風雲》



 “廉政風雲”,顧名思義,全片圍繞香港廉政公署(簡稱ICAC)及其調查的一宗貪汙受賄案展開。


香港廉政公署於1974年宣告成立,它以反貪倡廉為目標,獨立於其他任何政府部門,直屬於香港總督。自成立以來,廉署就以高效嚴苛的辦案成效和清廉的形象深得香港民眾的支持。


而廉署的特殊性質又使它成為香港導演競相追逐的熱門題材。


此次影片的故事脫胎於90年代轟動全港的“徐道仁案”


廉署在調查一宗涉及85億港元的菸草走私案時,其中一位重要汙點證人慘遭殺害,這也是香港歷史上第一宗汙點證人遇害的案例。


直到2003年,當年的凶手才受到法律制裁。


麥兆輝由此得到靈感,創作了這則錯綜複雜的金融犯罪故事。


然而雖有真實案件奠基,更有優秀演員保駕護航,電影還是撲街了。


其中最遭人詬病的,就是它牽強的結尾。


而且它的爛尾徹底破壞了全片的平衡感。可以說,《廉政風雲》暴露了麥兆輝在劇本和導演上的各種短板。


與莊文強包辦的《無雙》在內容和形式上的高度統一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廉政風雲》處處充斥著割裂整體的不和諧,這些裂縫最終彙集成一個巨大裂口,令影片滑向不知所云的結局。

 


01

分裂的創作狀態


首先是故事層面的分裂

 

雖然整個故事看起來特別複雜,線索千頭萬緒,但實際上主線就是一宗菸草走私案。


這家公司通過賄賂海關得到內部情報,從而逃脫關稅牟取暴利。而本來為這家公司做賬的會計(張家輝 飾)舉報了他們,作為證人,他在開庭之前逃往澳洲。


廉政公署調查處主任(劉青雲 飾)負責繼續追蹤收集該公司的犯罪證據,談判專家江雪兒(林嘉欣 飾)負責將證人帶回來。

 

從兩條線索分化開始,電影就產生了無法彌合的裂縫。

 

既然預告片中明裡暗裡都在表示這三人的關係並不簡單,而陳敬慈這邊又反覆強調真相可能在許值堯身上,那麼江雪兒的作用就變得極其重要。


巧的是,江雪兒不僅是陳敬慈的下屬,還是他的妻子,況且二人的婚姻正處於岌岌可危的邊緣。


這樣三人的關係本來成為相互角力又彼此制衡的精彩戲碼



而江雪兒做了什麼?


等證人出院結果自己睡著,不是許植堯喊她,估計她得睡到護士趕她走;在海邊勸了證人幾句未果,就準備放棄,自己跑到珠寶店買買買氣自己老公;不斷被許植堯利用和欺騙,沒有任何一次識破他的謊言。


江雪兒的行為不僅沒有使這條線索成為推波助瀾的有效情節,相反,她成為許植堯順水推舟的棋子。


他們之間的關係因此變得更簡單了,就是騙和被騙的關係。


完全沒有一個談判專家和臨陣逃脫的證人之間應有的心理博弈。


而且,觀眾們心心念念盼來了大銀幕上多年不見的林美人,指望她來拯救片中女性角色的智商,結果又是花瓶/偽女權一位。



再看另一邊,破案過程抽絲剝繭、層層深入,兩條線索根本不在一個等級上,而且並未產生呼應,戲劇張力因此垮掉一半。

 

但ICAC這邊的破案戲份並非沒有問題。


導演設置的障眼法太多,加上涉及不少經濟領域的專業術語,給觀眾帶來了一定程度上的觀看障礙。


往往觀眾還沒理解這一段的內容,線索已經跳到了下一段。而且破案過程展現得過於細緻,雖然真實,但對一部講究節奏感的懸疑電影來說,這種事無鉅細的呈現方式不僅讓觀眾在短時間內感到困惑,而且會使電影顯得拖沓冗長。


另外,整部片子裡的調查過程都沒有體現出廉政公署的特殊性,你說他們是死對頭警署的人,也毫無違和感。



除卻故事層面的分裂,影片表達訴求層面的分裂,直接導致了它在完成度上的欠缺。


直接點說,這部片子想表達什麼呢?相信看完電影的觀眾,都得靠猜靠腦補。


但歷數麥莊的成功經驗,只有在懸疑與主題緊密相連時,影片才能引起共鳴。


而他們的主題,通常與人物命運息息相關


因此,當他們以反派的犯罪經歷為敘述線索進行敘事時,他們總是能夠成功。


因為犯罪過程夾雜著人物的動機和困惑,人物每走一步,其思想動態都在影片裡有跡可循,觀眾因而能更好地代入。


而他們的命運,也牽扯著觀眾的心。



然而以破局為主要線索推進劇情發展,故事的重心放在破案者與破案過程上,這帶來了一個巨大的挑戰——反派的形象及犯罪動機如何建立,並使觀眾信服。

或者,乾脆不把重點放在罪犯為何犯罪,而把重點放在破案者在破案過程中如何與困境中的自我搏鬥。


可惜的是,這部電影中的陳敬慈幾乎沒有困境。他與林嘉欣的婚姻危機簡直是通過打情罵俏來解決的。


至於工作中的問題,上司方中信一語中的:追求破案的快感,也是一種貪戀。


陳敬慈對“正義”的執念已經發展成一種不擇手段的貪慾,這與廉署堅持的的程序正義背道而馳。這對矛盾本可大書特書,成為展現陳敬慈人物困境的核心支柱,甚至讓這個人物呈現出立場曖昧的特質。


可惜,影片對此只是點到即可,全部的衝突都呈現在預告片的那句“你多走了一步”,再無深究。


而許植堯,廉署唯一的汙點證人,正反方鎖定的焦點人物。


他的身上揹負著全片的謎底,也承擔了最難解的道德困境:在理想與金錢面前,他出於怎樣的心理倒向後者,又是出於何種目的他選擇揭露黑幕,卻不敢出庭作證。



此人應是該片的戲眼。張家輝的演技在膽怯懦弱與城府極深中切換自如,就差一個令人信服的犯罪動機精彩爆發。


然而這個人物在影片前面四分之三的戲份中都要隱藏鋒芒,因此塑造人物性格側面的機會大大減弱,導演又沒有安排實質性的細節來佐證人物的複雜。


一個做假賬的會計,為何要下這麼大一盤局,他又是哪來的勇氣跟信心將幾十億的資產玩弄於股掌之間。


他擁有高超的犯罪手段,卻似乎良心未泯,這點善念又是從何而來?


影片最後用了十幾分鍾講了一個童年友誼的故事來解釋這些問題。相對於一個多小時的鋪墊,這個解釋既蒼白又敷衍,觀眾的神經從未被這個人物的命運牽動過,當然不可能產生共鳴。


至於這兩人之間的互動,也因為許植堯這條線的崩壞而崩壞。


沒有足夠的時間講反派的犯罪心理,破局者自身又沒什麼困境要掙脫。


麥莊組合的經典創作論——“先立一個人物,再立一個困境”——在這部戲中完全崩塌了。



仔細想想,原本這是一個極具張力和迷惑性的故事。


兩個主人公,一個無心插柳進了ICAC,工作能力極強,卻無法處理婚姻問題,另一個智商超群,瞞天過海全身而退卻無法克服自己的生理缺陷。


本來它可以成為一場人與命運搏鬥的好戲。


而影片裡的“打老虎”,既可以是一個具體的反派,也可以指涉一種命運的荒誕和人生的徒勞。



只可惜,導演自己都沒搞清自己到底是要做一個港版的《人民的名義》,講一個打老虎故事見好就收,還是走自己路,挖掘人物深層的犯罪心理,講述一個頗具個人英雄主義的傳奇。


於是,這種兩個都想要的心態導致主題與形式的分裂,最終哪一方都沒撈著。


影片最後的爛尾,幾乎是可以預見的。



02

“爛”中有“亮”


說了這麼多,都是“怒其不爭”。


雖然《廉政風雲》可以挑出這麼多槽點,但小十君還是要為它鳴冤。


《廉政風雲》真的是一部一無是處的爛片嗎?


似乎並非如此。


演員演技全員在線,前半部分設疑頗為成功,即使大多數人都能或多或少猜到誰有問題, 也還有興趣看下去。


豆瓣評分5.6分,比同題材的《反貪風暴》還要低0.1分。


如果大家還能記得幾年前的那部《反貪風暴》,當然,相信大部分人是不會記得的,因為它的導演幾乎完全不懂何為電影語言。



與之相比,《廉政風雲》有表達欲,有人物個性,有細節鋪墊,有複雜專業的犯罪手法。


即使它們最終沒能成功融為一體並有效將影片推向高潮,但影片前八十分鐘的穩健,其抽絲剝繭的耐心,對破案細節的呈現,對懸疑氛圍的渲染,不說及格,這0.1分還是值得的吧。


春節檔比任何檔期都更體現出電影市場中成王敗寇的殘酷。


好的往往被捧到天上,而不那麼優秀的的片子,則會迎來比往常更加嚴苛,情緒更加激動的觀眾。


從宣傳來看,《廉政風雲》也有意打造三部曲(煙幕、黑幕、內幕),也許這次慘敗能讓麥兆輝痛定思痛,然後牽起莊文強的手,好好打磨人物與故事的關係。



這樣的話,廉政一役或許尚有轉機。


不過,這部電影倒是還有小十君特別喜歡的段落,正是這些段落讓它在落入平庸之際還顯出了一點可愛。


當然,不是那段被眾多港片影迷們當作彩蛋的回憶殺(雖然劉青雲磨得像巧克力般絲滑的臉確實很可愛)而是林嘉欣與劉青雲的感情戲碼



這段感情戲在網上已經被群嘲“尬出天際”,而且講道理這條線確實對劇情毫無幫助,但我偏偏很喜歡。


林嘉欣跟老公賭氣,跑到澳洲說服許植堯,順便猛刷副卡,在老公兼上司問是否用了美人計時回覆一句“去死吧”。


而劉青雲回覆回覆了一個“好!”之後的尷尬表情簡直道盡了所有傻直男的精髓。


短短几句文字對白,一個與工作時雷厲風行、劍走偏鋒的形象完全不同的性格側面出現了——對待感情,阿King又憨又認真。


最後還要撒嬌說“沒鑰匙回不了家”,叫人怎麼能不愛他!



這段感情戲忽然讓人想起一個問題:這些無時無刻不在散發魅力的香港“老”演員們已經多久沒有在大銀幕上輕輕鬆鬆地拍拖了?


這些年劉青雲一會逮毒販一會打大老虎,累得臉都快垮成沙皮狗了,可是他在機場求原諒的樣子活脫脫是當年《新不了情》裡玩世不恭的阿杰。


如果不說,誰也不會相信當年那個征服金像金馬的不良少女林嘉欣已經40歲了。


當她刷爆了老公的卡,對櫃姐說自己的老公就是“piece of shit”,估計在場所有人都被狠狠餵了一把中老年夫妻的狗糧。



相信我,加起來年齡近百的“老”兩口秀起恩愛來,殺傷力絕對比小年輕強。


編劇這麼會寫感情戲,還不如把主線改成ICAC中年夫妻檔的感情線,輔以一個看似驚險實際上也沒啥可怕大老虎的懸案(實際上電影裡的故事也確實如此),再來一個文質彬彬、內斂儒雅的張家輝攪局。



既能深入展現ICAC內部的日常運作,又能輕鬆調動觀眾的荷爾蒙。


這樣一來,近年來被港產犯罪片搞得審美疲勞的觀眾可以鬆口氣,這麼久以來在電影裡你追我趕的阿sir和壞蛋們也都可以歇一歇,該蹦迪蹦迪,該拍拖拍拖。


多麼完美的懸疑+愛情組合啊,曾經也是港產片的金字招牌,如今除了多年前的杜琪峰,幾乎無人再涉足。

 


03

亟待求新的港產犯罪類型片


說到這裡,《廉政風雲》的好壞好像已經不再重要。因為它不管換成什麼形式來拍,也許都比現在好看。


影評人不再願意多費口舌,普通人罵一句“爛片”也就一走了之,沒有人會為它而爭執不休(與此同時,網上為了《流浪地球》已經出現了勢不兩立的局面),原因很簡單——


它的形式太不思進取了。



當年的港片為什麼會如此繁榮,因為同一個故事框架,香港電影人能夠正著講,反著講,笑裡藏刀,苦中作樂,嬉笑怒罵皆成電影。


同樣是黑社會的故事,吳宇森、劉偉強、杜琪峰,抑或是曾經靈氣滿滿的葉偉信、林超賢、彭浩翔,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活色生香,迥然不同的江湖。


類型從來不是限制他們創作的理由,他們從類型出發,博採眾長,集市井與工業於一身,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在這片高競爭的彈丸之地找到自己的容身之處。


而自從《寒戰》開啟了港產犯罪片的新思路之後,文戲+燒腦似乎成為所有犯罪題材導演的創作方向,彷彿誰不燒腦,誰不搞點政治鬥爭,誰就不高級。



印象中,在眾人對《寒戰》的模式交口稱讚時,一位影評人評價道(實在不記得是誰了)——“沒有血性”,當時深以為然。

麥莊組合當初靠《無間道》系列一鳴驚人,後來又推出令人驚豔《竊聽風雲》系列,再到莊文強獨自策劃出的《無雙》,他們的獨特之處,便是這種血性,是對普通人及其平凡人生的體察。



他們的好作品,一定充斥著對人性的思考。


不論是被命運裹挾,還是對命運心有不甘,他們都會細心去描摹人性在面對選擇時的糾結和詭譎


這種複雜遠比一件千頭萬緒的案件或是機關算盡的陰謀深刻得多。

 

普通人的情感是挖不完的寶藏,麥莊沿著自己的風格走,並且尋求敘事上的突破,一定能得到驚喜。


《無雙》就是很好的例子。

 

而麥兆輝一定要往主流的、流行的風格上走,其結果便是如此。


這次的犯罪故事原本大有文章可做,而它偏偏走了最平庸的那條路,誰知折了夫人又折兵,既沒有成功燒腦,又丟了最重要的人物情感。


不思進取的結果,不是遭人唾罵,而是被人遺忘。這是《廉政風雲》嚐到的苦果,也是對後來者的教訓。



- END -



 互動話題 

《廉政風雲》不及格,你覺得冤不冤? 


📪

 如何投稿 

微信後臺發送“投稿”查看投稿要求



推薦閱讀


飛馳人生 | 瘋狂的外星人

流浪地球 | 新喜劇之王


快給我看!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