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屆年輕人最痛恨“沒禮貌”

青年文摘2019-02-10 20:06:10

點擊上方“青年文摘”

右上角“...”點選“設為星標”

點擊加星 貼近你心 

作者:賈小凡

來源:Vista看天下(ID:vistaweek)



1

 

如今的明星上真人秀,就是一場文明素質的大考,誰也別想逃。

 

一旦被觀眾的火眼金睛揪出了沒禮貌的毛病,可是要“殺頭”的。

 

之前,女明星周潔瓊在綜藝裡說到開心處,哈哈大笑著輕踹了小鮮肉陳立農一腳,被憤怒的粉絲和觀感不佳的路人追殺了好幾天。(對面的胡先煦可能生怕自己的眼神落錯了地方,洗狗洗得120分認真……)



幾年之前,周冬雨上《極限挑戰》,因為性格大大咧咧,跟前輩說話“沒大沒小”,特別是表現出對王迅的各種嫌棄,當時也掀起了一陣血雨腥風,“沒禮貌”的標籤貼在她身上好幾年。



即便是大咖,在禮貌的顯微鏡前也沒有豁免權。

 

昆凌曾在ins上發了一張自己的照片和國外女演員莉莉·柯林斯的照片對比圖,說覺得很幸運被說像她。周杰倫在下面十分殷勤地吹捧老婆:“你比她漂亮,哈哈,她是誰?”



不巧戳到了網友們的痛點,認為周董這麼說話太沒禮貌。



就連當初的《爸爸去哪兒》也逃不過放大鏡的嚴格審查,每一季觀眾撕起來,多少是因為爭論某個小朋友是不是沒禮貌、缺家教而起的。

 

總而言之,現在想讓路人對哪個明星有惡感,給出他沒禮貌的證據準沒錯,不管是與人相處時的細節,還是社交網絡上的言論。

 

相應地,因為有這麼多嚴苛的眼睛盯著,禮儀是現在粉絲對偶像最緊張的東西。流水線上生產出的明星個個鞠躬90度,禮儀滿分,不敢有一絲疏漏。



所以,文明禮貌這種本該內化在生活中的東西,在如今的飯圈文化中,反倒成了粉絲對愛豆彩虹屁的主要賣點,以及攻擊自己討厭的明星時十分有威懾力的利器

 

有時候對禮貌細節的過度解讀,讓當事人都出來解釋:沒必要,您這樣真沒必要。



但是,輿論的大趨勢是攔不住的。

 

正如明星的私德無時無刻不在接受輿論的炙烤,能夠見微知著的個人禮儀也屬於私德的一部分,甚至成了一些年輕人開始接納明星的門鑰匙:

 

看到他是個彬彬有禮的好青年,我才會產生想要了解他的好感,不然免談。

 

禮貌正在變成網絡輿論場中的頭等大事。

 

2

 

關於有無禮貌的審判,其實在普通人中一樣適用。

 

前段時間,某美妝博主大V抽獎後中獎人不禮貌的事情,引發了很多爭議。

 

美妝博主覺得對方中獎後一句謝謝都沒說,詢問獎品能不能折現,還在自己未回覆的時候說了句“hello?”,讓她覺得被冒犯。



圍觀的吃瓜群眾會為此爭吵起來,其實也是代入了生活場景中的自己,就像看電視時也會忍不住吐槽劇中角色沒禮貌一樣。

 

在電視劇《大江大河》的劇情裡,小學生當著全班面囂張跋扈地懟老師,非讓人下不來臺,氣得觀眾跟著宋運輝一起鼻子冒煙。



因為大家都是聯想到,現實中要是有一個恃才傲物的小屁孩這麼嗆自己,太不成體統了。

 

當越來越多關於素人社交禮貌的事件成為公共討論的話題,人們才意識到,原來“不禮貌”的炸彈埋在那麼多地方。

 

特別是成天嚷嚷自己社恐的年輕人們,一旦打開了話匣子,就會發現他們在社交中只是憋著不指出來,那些“只有我一個人覺得這樣沒禮貌嗎”的時刻,其實能吐槽到第二天早上。



社交場合的禮貌問題,在這屆網友眼裡有很多雷區:


■ 聊天的時候老插話,三句話之內話題一定要拐到自己身上;


■ 對還在讀書的人問成績,對工作的人問工資,對沒對象的人非要問你是不是心理有啥問題(比如,眼光太高);

 

■ 有些還沒步入或剛剛步入社會的年輕人,特別不拿自己當外人,實習時待人接物拽得像大爺,向前輩請教問題從來不客氣。



社交軟件上的禮貌問題,更是隱藏在很多點滴細節中。如果你命中以下的行為——

 

■ 發微信問事情不先打招呼,也不問對方有沒有空,直接開門見山;

 

■ 收到別人的消息長時間不回覆;

 

■ 朋友圈不回覆別人的評論,或是隻選擇性地回覆了一部分人;

 

■ 微信上單方面刪好友,微博上單方面把別人移除粉絲……

 

那麼恭喜,你很可能早已被手機對面的人吐槽了800次沒禮貌。



這些隱藏著禮貌炸彈的細節可能會看起來太嚴格,有同感的可能也是少數,但我們總會找到有共鳴的人並與其一拍即合:原來你也討厭這種沒禮貌的人啊!

 

3

 

但是,有些對於禮貌的定義並非關於社會公德的共識,而是從個人感受出發的。

 

這就導致,關於禮貌的衝突,從上帝視角看其實很多是雞同鴨講。

 

90後覺得對方發來的消息是不禮貌,但60後完全不覺得;60後覺得90後在家族群裡指出長輩轉發謠言是不禮貌,但90後完全不覺得。

 

90後覺得飯桌上一直被指著鼻子問隱私、催婚不禮貌,60後還覺得你這孩子在飯桌上冷臉不說話不禮貌呢。

 

其實,大家經常是拿自己的標準來定義禮貌的形式,缺乏變通地要求別人。

 

曾引發網友爭議的“蹲著到底是不是沒教養”問題↓

 


對於價值觀更為傳統的年長者來說,他們所看重的禮貌,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大方向,是宏觀的態度問題。

 

如今在網絡上是年輕人掌握了話語權,在那些爭議事件中,他們所定義的禮貌其實更多是一種對個人感受和交往邊界的敏感

 

年輕人理想中的“有禮貌”,是社恐患者特別能理解的小心翼翼和思慮周全,是時刻害怕他人覺得不舒服、被冒犯的同理心。



這種自我意識的敏感,也導致了現在年輕人對禮貌的吹毛求疵,可能比老古董長輩還嚴重。

 

若追究這種苛刻的來源,或許是因為如今30歲以下的人,無不在孩童時期經歷過十分嚴格的思想美德教育。

 

上課時手要放在膝蓋上,老師講話時手要背在背後……成長的過程中我們耳濡目染了許多關於“乖”的規訓

 

很多人從小就知道,那些吵鬧逾矩、沒大沒小的同齡人,是會被老師拎到講臺旁單獨坐一個座位的。因為禮貌問題成為異類,無異於一種無聲的羞辱。

 

所以這代人長大後,下意識地格外看重行為舉止層面的體面——

 

可以有個性,可以有異見,但絕不能以粗魯不得體的方式表達出來,不要破壞人際交往時最基本的、由距離感帶來的和諧。

 

就像大家看到電視劇中的小樑思申時的不解:有什麼話不能以婉轉有禮貌的方式說出來,非要蠻橫地嗆別人?



這種對於絕對禮貌的執念,導致如今人們對禮貌的認知,逐漸演化成了強行維持體面的手段:要是這麼點事都做不好,還有什麼出息?

 

就像如今那些在禮儀上戰戰兢兢的小明星,嚴苛的旁觀者和擔憂的粉絲其實不自覺地抱有同一種期望:

 

哪怕你除了講文明懂禮貌之外沒有拿得出手的東西,這些關乎一個人臉面的東西也必須給我做到位了。

 

不管是對誰而言,在這個因一點小事就能招來巨大戾氣的環境裡,表面的一團和氣就是最讓人有安全感的東西。



4

 

一個令人感到諷刺的現象是,儘管網絡輿論常常對公眾人物或私人社交的禮貌問題這麼嚴格,卻常常“寬以律己,嚴以待人”,如果社會中人人都如此,我們怕是早就步入文明和諧五好社會了。

 

身邊呈現出來的現狀是,整個社會的氛圍裡,依然缺乏哪怕一丁點以“為他人著想”為禮貌的共識

 

因為在公共交通工具上霸座,因為脫了鞋把腳放桌子上引發的爭吵,一次又一次;

 

早高峰的地鐵上,每天都因為擠在一起而爆發話趕話的爭吵,不可能互相體諒大家都很難;

 

在公共場所進大門的時候,要麼前面的人永遠把門啪地甩在後麵人的臉上,要麼後面的人心安理得地享受前面的人幫扶著門,一句謝謝都不會說;

 

為了跟風拍個短視頻,莫名其妙地打擾路人,隨意地把陌生人po到網上供人消遣……

 

要是用苛刻的眼光批評生活中這些不禮貌,甚至是粗魯的現象,一天能氣死800回。



所以,當視線落到可以被評頭論足的個人行為上,吹毛求疵的心情可能只是對現狀不滿的反映:

 

社會中越是稀缺什麼,輿論越是迫切地希望有人能做出表率,甚至矯枉過正。

 

很多事情都是這樣:普通人的讀書氛圍差,所以人們特別苛刻地希望明星有文化;普通人覺得自己窮,所以賺那麼多錢的明星有一點財務不乾淨就被視同“死罪”,等等。

 

當人們詬病社會沒有禮貌時,被嚴格要求禮儀完美的明星其實也只是應運而生的精緻商品罷了——人們太需要從公眾人物的身上,找尋理想中的文明禮儀存在的可能性和合理性。

 

不過,迫切渴求和落地執行之間產生了不小的偏差。

 

從根兒上對禮貌忽視的社會,很多問題卻只能靠私人的約束,和個別事例引發的爭吵來解決。結果就造成了“網友不上街,路人不上網”的分裂狀態,甚至“寬以律己,嚴以待人”。打著追求禮貌的旗幟,引來更多謾罵和戾氣,也是件挺諷刺的事。

 

禮貌真正應該帶給社會與人的東西,或許是我們終其一生都要好好思考的課題。


哪些沒禮貌的行為讓你不能忍?


【言之有“禮”,天天贈刊】小編將從本文選取1則走心留言,贈送2019年第4期《青年文摘》雜誌1本~


▽ 更多推薦閱讀 ▽


別帶這些禮物拜年了!怕你會被趕出來!


我媽問我:你去年存了多少錢?


懂禮貌的人,都好看

👇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