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法國母親的幼兒教育觀:為什麼我決定不哄騙我的孩子相信“聖誕老人”?

法蘭西3602019-02-11 19:16:09



 

卡羅琳娜/CarolineGM

與她剛滿週歲的女兒Naomi(娜奧米)



讓不讓孩子信“聖誕老人”,歸根結底可以歸納為這樣一個問題:我們到底是希望培養孩子的批評精神,還是想通過利用他們尚未成熟和輕信的頭腦,以獎勵和要挾的方式把他們轉變成聽話的綿羊?

 

 

作者 |卡羅琳娜/Caroline GM© 法蘭西360

 

 


剛過去的聖誕節也是我剛滿一歲的女兒第一次正式過節。

 

節前,我便特地告訴我婆家人一個決定:我不準備哄騙我的孩子相信聖誕老人。

 

事實上,我這麼做只是讓他們知道“我不可能向我孩子說謊”的意思。因為在我看來,騙孩子相信一件我自己不信的事就意味著對孩子說謊。

 

在任何其它情形下,不願對自己的孩子說謊都會被當作是一件值得讚揚的事,而且一定會受到鼓勵。但在“聖誕老人”問題上卻並非如此。


在“聖誕老人”這一特例中,荒唐之極的地方在於:想說真話,或不願說謊會引起一系列負面反應,甚至被指責為傷害孩子—所謂“傷害孩子”當然是指剝奪了孩子感受聖誕節的魅力......

 

所以,我想弄明白為什麼在脫離上下文語境的情況下,“我不能對我的孩子說謊”這句話通常能博得好感,而當一旦涉及“聖誕老人”時,它卻會如此遭受指責?

 

在普通法語語境下,一個人只要坦承“不可能對自己孩子說謊”,得到的迴應通常會是:“呵,幸虧如此!/Bah heureusement !”“這可是不能再缺少的啊/Il ne manquerait plus que ça !”“對,誰也不希望對自己的孩子說謊/Oui, personne ne souhaite mentir à son enfant !”......

 

在一個對人們彼此的不同信仰還相對接納的宗教環境下,這一“供認”還多多少少能夠得到容忍。依照對話人的不同,可能得到的迴應是:“我也不信聖誕老人/Je n'y crois pas non plus !”,“我信教,但不守教規(Je suis croyant mais pas pratiquant)”,等等。

 

然而,奇怪的是:一旦涉及到沒有任何一個成年人相信的“聖誕老人”時,它就會招來無數充滿激情的責備之詞:“你這不是剝奪孩子感受聖誕的奇妙嗎?”“這不是說謊”“孩子需要信聖誕老人”,等等。


 



這兒,首先需要說明的是,法國是一個有聖誕節和“聖誕老人”傳統的國家。

 

從歷史淵源看,“聖誕老人”屬於北歐國家天主教的一種傳統,它的“原型”聖尼古拉(Saint Nicolas)是一位天主教和東正教共同承認的聖人,曾經起過連接東方和西方的某種紐帶作用。

 

[關於“聖誕老人”的來龍去脈,可以參閱“‘聖誕老人’的來龍去脈”一文,在此不再贅述:

https://www.falanxi360.com/index.php?s=/news/show/id/3302]

 

 




但是,“聖誕老人”在天主教“聖誕節”禮儀中的地位,即便在教會內部,也曾經有過激烈的爭論。

 

其中最能說明這一微妙關係的,是19511223日發生在法國第戎市(Dijon)的一個著名事件:

 

那一年,法國勃艮第首府第戎的多名高級神職人員(prélat)和教會當局頻頻發聲,表示不贊同許多家庭和商家在聖誕慶祝中給予“聖誕老人”愈來愈重要的地位。他們揭露耶穌誕生節慶的“異教化(paganisation)”或“美式化”趨勢,認為這一趨勢令人擔憂,它把公眾的注意力從耶誕紀念的本身意義轉向一個沒有宗教價值的神話。

 




第戎教區抵制“聖誕老人”的行動在那年聖誕節前夕達到了白熱化程度。19511223日下午3時,第戎大教堂廣場發生了一個史無前例的場景:代表第戎教區所有反對謊言的天主教家庭的250名兒童聚集在大教堂正門前,當著他們的面,教堂神甫宣佈“聖誕老人”為“篡位者(usurpateur)”和“異端分子(hérétique)”,然後,當眾燒掉了一個“聖誕老人”的模擬像(effigie)

 

這一事件當時轟動整個法國。不僅各種媒體大量報道了第戎“處決”“聖誕老人”的消息,而且第戎總主教區(archevêché)也專門發佈了一項公告,其中特別指出:

 

這一活動“不是一次娛樂消遣,而是一個象徵性行動。‘聖誕老人’作為燔祭品(en holocauste)犧牲了。”

 

“說實話,謊言不可能喚醒孩子的宗教感情,而且無論如何都不是一種教育方法。別人愛怎麼說,怎麼寫,就隨他們去吧!他們願拿‘聖誕老人’抗衡‘鞭子老爹’,就讓他們去吧!”

 

“對於我們基督教徒來說,聖誕節應當繼續是救世主誕生的紀念節日。”

 

然而,有意思的是:被教會在第戎大教堂前當眾“處死”的“聖誕老人”於第二天,也即19511225日下午18時,就在第戎市政廳大樓的屋頂上“復活”:當時擔任第戎市長的教會議事司鐸(chanoine)﹑國民議會議員—也是著名的“基爾/Kir”雞尾酒的冠名者(不是發明人)( 參閱“基爾酒為什麼這麼有名”一文:https://www.falanxi360.com/index.php?s=/news/show/id/2945)—菲利克斯基爾(Félix KIR)決定如期召集兒童們到市政廳廣場觀看“聖誕老人”在市政廳大樓屋頂的表演......

 

第戎大教堂廣場“取決”“聖誕老人”事件當時在法國民間社會引發了激烈評論,整個第戎市的居民被分成贊成與反對兩大陣營,人們對此褒貶不一,即便在天主教徒內部也是如此,有許多信徒也指責教會的激進舉措,特別是,社會上為數不少的反教會人士也藉機通過捍衛“聖誕老人”來表達對第戎神職人員的不滿;

 

所以,當時那場由法國第戎教會發起的抵制“聖誕老人”的行動不僅並未如組織者所願,沒能阻擋住“聖誕老人”“入侵”聖誕節慶的步伐,而是相反,在一定程度上使“聖誕老人”突破了教會的“防線”,從此更加肆無忌憚地無孔不入,直至演變成為一個與“聖誕”和“宗教”幾乎沒有多少交集的純粹商業性符號......


 




法國著名人類文化學家克洛德•列維–斯特勞斯(Claude Lévi-Strauss)曾對發生在第戎的“聖誕老人”被燒事件十分關注,並以它為主題寫了一本名叫《被處死的聖誕老人/Le Père Noël supplicié》的專著,從人類文化學角度對支撐“聖誕老人”逐漸大眾化(popularisation)的神話結構(structures mythiques)作了分析探討。

 




當然,這一對“聖誕老人”的歷史回顧使我感興趣的,既不是“聖誕老人”的宗教屬性,也不是它的商業炒作特點,而是它所承載的某種“教育”職能。

 

哄騙孩子相信“聖誕老人”這一事實大概起源於人們還把孩子看成是一個“壞人”,一個由有待管束的衝動構成的存在的時代,在那個時代,人們還使用各種計策試圖使小孩變“好”。


 



下面這首法國兒歌(comptine)便是一個明證:

 

Ô grand Saint Nicolas,

啊,偉大的聖尼古拉,

Patron des écoliers,

小學生們的主保聖人,

Apporte-moi des pommes

帶給我蘋果,

Dansmon petit panier.

放進我的小籃子。

Je serai toujours sage

我將會永遠聽話,

Comme une petite image.

就像一張小圖畫。

J'apprendrai mes leçons

我會學習我的功課,

Pour avoir des bonbons.

為了得到糖果。

 

Venez,venez, Saint Nicolas,

來吧,來吧,聖尼古拉,

Venez,venez, Saint Nicolas,

來吧,來吧,聖尼古拉,

Venez, venez, Saint Nicolas, et tra la la…

來吧,來吧,聖尼古拉,埃特拉拉

 

Ô grand Saint Nicolas,

啊,偉大的聖尼古拉,

Patron des écoliers

小學生們的主保聖人,               

Apporte-moi des jouets

帶給我玩具,

Dans mon petit panier.

放進我的小籃子。

Je serai toujours sage

我將會永遠聽話,

Comme un petit mouton.

就像一隻小綿羊。

J'apprendrai mes leçons

我會學習我的功課,

Pour avoir des bonbons.

為了得到糖果。

 




在現代“聖誕老人”崇拜中,儘管原先與“聖尼古拉”左右相隨的“鞭子老爹(Père fouettard)”消失了,但“聖誕老人”其實還是一種對孩子施加壓力的手段,而這一手段試圖達到的是一個目的,即讓孩子在一年時間中要保持“sage/乖﹑聽話”,就如同法國著名兒科學家﹑心理分析師鐸爾多(Françoise Dolto)借“聖誕老人”之口,在給寫信請求禮物的兒童的回覆中所寫的那樣:“Sois sage !/要乖!”

 

在“聖誕老人”問題上,鐸爾多不僅確信讓兒童相信“聖誕老人”的必要性,而且“身體力行”,曾是1962年由她的當時任法國政府郵電部長的弟弟雅克馬萊特(Jacques Marette)決定設立的在法國幾乎家喻戶曉的“聖誕老人”專用郵箱和“聖誕老人祕書處”的第一位“祕書”;

 


許多法國人可能對在孩童時代曾經收到過的“聖誕老人”的“回信”(明信片) 還記憶猶新;這一“回信”的最早版本便出自鐸爾多之筆:

 

......我不知道是否能夠給你帶來你跟我要的一切。我將會盡力,但是,我已經很老了,有時我會弄錯。應該原諒我。希望你乖,努力學習。我擁抱你。”( « … Je ne sais pas si je pourrai t'apporter ce que tu m'as demandé. J'essaierai, mais je suis très vieux et quelquefois je me trompe. Il faut me pardonner. Sois sage, travaille bien. Je t'embrasse fort. »)

 

[參閱“法國的‘聖誕老人祕書處’到底是怎麼回事?”一文

https://www.falanxi360.com/index.php?s=/news/show/id/3303]

 


 



在這兒可以清楚地看出,玩具和禮物首先成了一種父母與孩子之間的“交換”:父母希望得到的是孩子的“乖/聽話”,而“聖誕老人”則是父母為了達到這一目的而借用的一種手段。

 

在這個意義上,“聖誕老人”應該屬於黑色教學法(pédagogie noire)的教育工具之一。

 

然而,按照正面教育法(éducation  positive)的觀點,對小孩使用謊言,無論其背後的用心如何,都屬於一種教育暴力(violence éducative)。此外,在說謊這一事實背後,從不存在良好用心。謊言背後總有某種操縱的意願。

 

在正面教育法中,人們對待孩子如同對待一位家裡的客人一樣,這也是瞭解人們對孩子所做的一切是否公正的一種好辦法。

 

遵循這一邏輯,如果您要堅持讓孩子相信“聖誕老人”,那麼,您自己就得先相信他的存在。

 

鐸爾多儘管主張讓孩子信“聖誕老人”,但她曾針對兒童的領悟認知能力說過一句很有名的話,她說:“在家裡,有兩類凡事皆知的生命:兒童與狗(A la maison, il y en a deux qui savent tout : les enfants et le chien)”。


 



因為,兒童真的知道一切,他很好奇,他將提出問題,而且他對您熟知於心。他能聽出您的猶豫,辨識出您的那種不知如何回答的惱火(agacements)。他知道您在跟他說謊。

 

但是,由於孩子有心讓成人高興(正面用意),他一定會自問為什麼大人那麼熱衷於讓他相信某一種不存在的事物?他會自忖這一定對大人很重要,所以他會為了讓大人高興而相信該不存在的事物。

 

我覺得不應該哄騙我孩子相信“聖誕老人”的另外一個原因是:當有一天,或者孩子自己發現,或者大人們在一個選定的時機,決定結束“聖誕老人”的謊言,洩露“聖誕老人不存在”的真相時,究竟會對孩子的心靈造成多大的衝擊和傷害?


 



這是當代兒童教育專家們愈來愈關注的一個問題。

 

孩子們一般會如何對待父母們善意精心編織的“聖誕老人”騙局的“破產”的呢?

 

當然,在大多數情況下,孩子都能夠承受這一“打擊”而“挺過來”。但是,對於那些生性脆弱和敏感的孩子,尤其對於那些想象力豐富的孩子來說,其造成的心理後果將不亞於一次災難。

 

因為大人通過承認“聖誕老人”不存在,將他們心中的“魔力(magie)”擊得粉碎。而且這往往發生在想象力對孩子發生重要作用的時候;他們會因此而更加把自己封閉在自己的想象世界之中,逃避他們不再相信或他們不再給予信任的成人世界的現實。

 

這時,所產生的可怕後果是:孩子不再相信的,不僅僅是“聖誕老人”,而且是你們大人!

 

因此,千萬不能忽視的是:別以為出於何種目的,通過哄騙說謊方式讓您的孩子相信“聖誕老人”,而有朝一日當您告訴孩子“聖誕老人不存在”這一真相時,孩子放棄的只是對“聖誕老人”的寄託和希望。

 

不,後果要比這嚴重得多:孩子將不再相信大人,不再信任大人!



 



對此,人們以前一般認為,孩子應當經歷這一過程以獲得成長。而它的潛在邏輯是:既然生活是艱難的,由許許多多的失望和挫折構成,那麼,作為成人的家長為何不能故意給孩子製造一次失望,讓他們經受考驗呢?

 

但事情可能並不如此簡單。

 

意大利著名兒童醫生﹑兒童教育專家蒙特梭利(Maria Montessori)曾經說過:“我們以為讓孩子把一些異想天開的東西當成真實是在培育孩子的想象;比如,聖誕節在某些拉丁國家由一位名叫貝法納(Befana)的醜女人做象徵;她可以隔牆而視,可以鑽煙囪進入人們家中,為那些聽話的孩子分發玩具,但對那些不乖的孩子卻只留下煤炭。在盎格魯薩克遜國家則相反,聖誕節是一位滿身是雪的衰弱老人,揹著一隻巨大的籃子,在晚間真的進入家中,把玩具帶給孩子們。然而,那些是我們自己想象力的產物如何能培養孩子們的想象力?在進行想象的,只是我們自己,而並非孩子們:他們是相信,而並不想象。而輕信(crédulité)實際上是尚未進化的靈魂的一種特性,這些靈魂不僅缺少關於現實事物的經驗與知識,而且也沒有那種能夠區別真假﹑美醜﹑可能與不可能的智能。”

 




“我們在兒童身上希望培養的是輕信麼?(......)誠然,輕信也可能發生在成人身上,但它會與智能形成對比,而且既非其基礎,也不是它的成果。唯有在知性愚昧時代輕信才會萌芽;我們對已經超越這一時代感到驕傲。我們認定輕信是缺乏文明的一個痕跡。”

 

因此,讓不讓孩子信“聖誕老人”,歸根結底可以歸納為這樣一個問題:我們到底是希望培養孩子的批評精神,還是想通過利用他們尚未成熟和輕信的頭腦,以獎勵和要挾的方式把他們轉變成聽話的綿羊?

 

雖然家庭父母﹑商業﹑傳統教育觀念,直至整個社會,都在聯手配合,甚至“密謀”,年復一年地為孩子相信“聖誕老人”設下了一個又一個用“善意”謊言構築的“陷阱”,但是,到頭來,它也會使父母們落入某種“連環套”。


 



例如,假如孩子滿懷希望地給“聖誕老人”開列了一張禮物清單,而最後沒能全部得到時,父母們怎麼向孩子解釋?是推說“聖誕老人”吝嗇﹑不公正,還是責怪孩子“不乖﹑不聽話”,從而使他們產生某種負罪感?還是乾脆父母自己承認沒有經濟能力購買全部玩具和禮物(而這顯然是可能立即戳破“聖誕老人”神話的“不打自招”之舉)

 

在這種情境之下,無論哪一種解釋都不但不可能滿足孩子,而且會迫使家長從一個謊言走向另一個謊言,從而在孩子教育中留下一個無法自拔的陷阱,埋下一顆必然會隨著孩子年齡增加而將隨時爆炸的“延時炸彈”......

 

因此,與其陷入這樣的窘境或“泥潭”,與其冒讓孩子無辜揹負“有罪感”可能造成的巨大心理風險,是不是還不如趁此機會放棄哄騙孩子相信“聖誕老人”,開始向孩子們傳授人生髮展中遲早必將遇到的“慾望挫折(frustration du désir)”呢?

 

大人們以為哄騙孩子相信“聖誕老人”能使孩子感受到聖誕節的“魅力”。實際上他們搞錯了:聖誕節的魅力其實並不在“有一位不認識的大鬍子老人帶來禮物”這一點之上。



 




聖誕節本身就是美妙的:裝飾聖誕樹很美,互贈禮物很美,親人們聚集在一起也很美......而知道這些禮物不是來自那位穿紅大衣的老大爺絲毫不會削減過節的樂趣......

 

一個沒有“聖誕老人”的聖誕節依然可以是一個分享家庭天倫之樂﹑交流和分享愛心的時刻,可以讓人感受到有一個溫暖的家庭﹑有一處可棲身的房屋﹑能身體健康並在一起分享時光是多麼的幸運......

 

一個美妙聖誕節是充滿溫馨﹑愛心的時刻,是真正的(不是虛構的)人們之間的分享,他們不僅相愛,而且通過互贈禮物來表達這一愛心......

 

孩子很高興接受禮物,但他們也同樣高興知道這禮物是來自父母親或來自爺爺奶奶外公外婆,是因為親人們都愛他﹑喜歡他;實在沒有必要一定讓孩子相信這禮物是一位他遲早總有一天會知道不存在的叫“聖誕老人”的陌生人送的。

 

在我看來,這才是聖誕節的“魔力(magie)”。這一現實其實已經足夠完美,為什麼還要編造一個“聖誕老人”的謊言來糟踏節日呢?為什麼要畫蛇添足,對本來不需要修飾的一種現實進行美化呢?


 



因此,一種尊重孩子﹑尊重孩子的需要和慾望的善意教育(éducation bienveillante),不需要對孩子說謊,不必為了讓孩子相信而假裝相信什麼,也不需要通過“訛詐”讓孩子乖巧;因為乖巧應是他們的自然本性。使孩子變“壞”的,恰恰是謊言和不良待遇(mauvais traitement)

 

當然,從孩子教育角度看,在聖誕節和“聖誕老人”是一種悠久傳統和被普遍遵循的習俗的背景之下,不讓孩子相信(ne pas faire croire)“聖誕老人”和哄騙孩子相信(faire croire)都屬於帶有某種暴力性質的行為。

 

那麼,又該如何面對“聖誕老人”,特別是如何向孩子解釋這一現象呢?

 




童話的敘事方式也許是一種啟迪。

 

蒙特梭利曾說過:“孩子不是一隻需要塞滿的瓷瓶,而是一處應當任其噴射源泉(L'enfant n'est pas un vase qu'on remplit, mais une sourcequ'il faut laisser jaillir.)”。

 

當我們給孩子讀一個會說話的動物的故事的時候,我們不需要對他說:“你知道吧,動物不是真的會說話的”,因為,這是一個與現實脫離的童話,孩子們自然會把它當作童話感受。

 

而所有這些童話故事都是以“il était une fois/從前......”這一敘述格式開始的。而這一約定俗成的格式事實上起到了一種“提醒”作用,它使孩子們明白:大人們其實並不相信故事裡一切;而孩子可以在沒有成人的哄騙或謊言的干預下自發地“親自單獨”相信這些關於獨角獸﹑龍或其它動物怪獸的故事......


 



因此,為什麼不可以在孩子面前如實地對待“聖誕老人”呢?例如,把它當作一個童話?一個想象力的作品?或者乾脆解釋說明它的真實宗教淵源?

 

也就是說,以“從前曾有一位聖誕老人/Il était une fois le Père Noël”為敘述的開始,象為孩子閱讀一個童話故事那樣,給孩子講述一個關於“聖誕老人”的童話,然後,任由孩子自己決定是信,還是不信,留給孩子空間,讓他自己自然地進入自己的內心生活世界......

 

也許,這是一種有利於孩子成長的理想立場。

 

 

(圖片來自網絡)

  


調查與交流:您同意作者卡羅琳娜/Caroline GM的看法嗎?歡迎參加討論!

 

願意參加討論或獲得“法式幼兒教育”資訊的朋友,可掃描二維碼加入“法式幼兒教育微信交流群”:






推薦閱讀:


為什麼設立“法式幼兒教育頻道”?

法國的“聖誕老人祕書處”......到底是怎麼回事?

芳香療法為什麼吸引法國人?

法國政府提醒:“史萊姆”軟泥玩具對兒童健康有害

如何解讀法國政府的最新“自閉症計劃”?

法國最新研究表明:寵物抗寄生蟲劑對兒童大腦發育有害

法國的《兒童健康手冊》是怎麼回事?

法國女孩的厭食症是怎麼回事?

法國人如何給孩子起名?



公益善心廣告/Annonce de solidarité

 

作為孩子的父母,我們在關愛自己孩子的同時,不應該忘記:世界上還是有許許多多的父母親正在為拯救他們心愛的孩子的生命而奔走呼號......

 

在此轉發幾個法國父母親們發出的請求鏈接,他們需要得到經濟上幫助與支持,以拯救他們孩子的生命,希望大家給予關心,並在可能的情況下給予幫助:

 

拯救一位叫“諾埃(Noé)”的小朋友:

https://lamarchedenoe.wordpress.com

 

一對患同樣疾病的雨果(Hugo)和艾瑪(Emma)兩兄妹的求救呼籲:

https://www.helloasso.com/associations/vaincre-les-maladies-lysosomales/collectes/hugo-et-emma-un-combat-pour-la-vie

 

一位名叫艾米(Emy)的小姑娘的求救

https://www.leetchi.com/c/solidarite-de-emy-son-combat-pour-une-vie

 


https://weiwenku.net/d/109937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