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的“國家公共討論委員會”是怎麼回事?

法蘭西3602019-02-11 19:17:03

 





 

作者 |儒思憂 |© 法蘭西360

 

 

 

明天(2019114日星期一),馬克龍總統將如約公開發表他給包括要他辭職的“黃衫黨”在內的“全體人民”寫的一封信。

 

這肯定不是一封馬克龍給法國人的“情書”,而是他要正式邀請“法國人民”參加一場“全國大討論”。

 

這場“全國大討論”將在下週如期啟動。

 

但是,本來應該“名正言順”“順理成章”地承擔這一“全國大討論”的組織領導任務的法國“國家公共討論委員會(CNDP)”主席尚達爾(Chantal JOUANNO)卻將如同法語俗語briller par son absence”所說的那樣,因其缺席而讓人矚目......

 

 



尚達爾儒阿諾為什麼“拂袖而去”?

 

最近幾天,不少剛從聖誕新年“節日”中醒過來的法國人又被一件事激怒了:

 

怎麼?一個負責組織馬克龍應承的“全國大討論(Grand débat national)”的機構—“國家公共討論委員會(Commission nationale du débat public – CNDP)”的主席居然每個月的毛工資(salaire brut)達到14710歐元,幾乎和馬克龍總統和菲利普總理15140歐元的月工資不相上下?!

 

一時間,曾經在薩柯齊時代先後當過法國政府生態事務國務祕書(Secrétaire d'Etat chargée de l'écologie)(2009年至2010)和體育部長(2010年至2011)的尚達爾儒阿諾(Chantal JOUANNO)成為眾矢之的,無數充滿不解﹑不滿﹑不服,甚至不友善﹑不文明的評論和指責如潮水般湧現在網絡和媒體......

 

面對如此激烈的反應,儒阿諾女士立即意識到:她那高於法定最低工資幾乎10倍的工資額被如此曝光,亮在人人可見的桌面上,她已經無法負責主持這場由“黃衫黨(Gilets jaunes)”觸發的﹑而且以提高“購買力”為基本訴求的“全國大討論”了:在任何一位“黃衫黨”或非“黃衫黨”的低收入人士在討論中可能提出的“加工資”訴求面前,儒阿諾女士的任何解釋或表態都會顯得蒼白無力,甚至激起公憤......

 




201918日,就在離馬克龍寄予厚望的“全國大討論”啟動只有一星期的時候,儒阿諾女士宣佈,為了不妨礙“全國大討論”的正常進行,她將退出這場討論的組織領導工作。

 

隨之而來的,又是一片責備之聲。而這波攻擊主要來自政界。

 

好幾位多數派“共和前進黨”籍國民議會議員一致認為儒阿諾不該如此“臨陣脫逃”,給本來已經前景未卜的“全國大討論”投下了一層更深的陰影。政府發言人格里沃甚至在媒體公開宣稱她應該主動辭職。法國中間派“MoDem”民主運動黨主席﹑波城(Pau)市長弗朗索瓦貝魯(François Bayrou)不僅認為儒阿諾的工資“過分”,而且還“沒心沒肝”地聲稱:就是不該讓“毫無合法性(la légitimité est nulle)”的“國家公共討論委員會(CNDP)”組織這場“全國大討論”,而應該由市長們擔當起這一責任!

 

可尚達爾儒阿諾拒絕辭去“國家公共討論委員會(CNDP)”主席的職務......

 

而且,她對“國家公共討論委員會(CNDP)”這一機構遭到這一突如其來的“無用”﹑“沒有合法性”的激烈攻擊深感無奈和痛心。

 

其實,尚達爾儒阿諾是有點“冤枉”。

 

第一,她的工資與爭取“購買力”的“黃衫黨”人和大多數法國人比起來,的確是很高。

 

但是,這並不是她自己談判或要求的結果,而是由政府參照其它同類性質的機構通過“命令(arrêté)”的方式確定,而且每年都列入中央政府預算—也即每年度的“財政法律(loi de finances)”—的“黃頁”附件遞交議會兩院審議表決通過的,而且所有她的前任也都是同樣的待遇;

 

第二,許多法國人還可能有一個很大的誤解,以為這個大多數人在此前聞所未聞的“國家公共討論委員會(CNDP)”是專門為了組織馬克龍的“全國大討論”而“突然冒出來”的,於是就更加“拉恨”,甚至將它視為絕對的“醜聞”:這不,一次為了平息窮人們的憤怒而舉行的以提高“購買力”為主題的“討論”居然交給一位“購買力”高得如此出奇的“主席”來主持,這豈不就是公然挑釁嗎?!

 

於是,不解﹑嫉妒﹑憤怒,甚至仇恨的發洩便不可阻擋,儒阿諾只能“抱頭鼠竄”,棄陣而逃。這也是唯一明智和負責任的選擇。

 

不然,馬克龍的“全國大討論”恐怕肯定會被儒阿諾的“工資門”汙染而徹底“砸鍋”,以失敗告終......



 

“國家公共討論委員會(CNDP)”到底是幹什麼的?

 

 

尚達爾儒阿諾領導的“國家公共討論委員會(CNDP)”並非誕生於“昨夜新雨”(ne pas être né de la dernière pluie),而是一個成立於19952月的“獨立(Autorité administrative indépendante)”;

 

“獨立行政權力機關(AAI)”是上世紀70年代起在西方民主國家開始流行的一種國家行政機構的組織形式;這類權力機關通常獨立於政府組織體制,在某一個特定的經濟行業或社會生活領域承擔制訂規則,負責調控,並行使懲罰權力。設立這一類獨立行政機構的目的,是為了避免政府對經濟行業和社會生活領域進行過於直接的干預,特別是避免政權交替對經濟與社會生活領域的組織與運行規則造成過於直接的影響,以便更加有效地調控國家的經濟活動,保護公民的權利。

 

所以,“獨立行政權力機關(AAI)”一般具有三個特徵:

 

第一是權威性:它們擁有相關領域的主張(recommandations)﹑決定(décision)﹑制訂規章(réglementation)和懲處(sanction)權力;

 

第二是行政與公共特性:它們以國家名義行使權力,通過委託授權行使屬於政府行政機構的權力(如規章條例制訂權) ;

 

第三是獨立性:它們既獨立於被調控的相關行業,又不受制於政府公權;只有國家議會有權對這些機構行使監督檢查。

 

也就是說,“獨立行政權力機關(AAI)”不在政府機構序列之中,也不受部長領導管轄;政府既不能向它們下達命令﹑指令,也不能給任何形式的建議;“獨立行政權力機關(AAI)”的所有成員一經任命後不得撤職。法國第五共和憲法第20條規定,政府有權“支配行政機構”,但“獨立行政權力機關”屬於例外,不受政府支配。

 

法國最早的一個“獨立行政權力機關(AAI)”設立於1978年,它的名稱叫“Commission nationale de l'informatique et des libertés – CNIL (國家計算機與自由委員會)”。

 



2017120日,法國議會兩院通過了一項普通組織法(loi organique et ordinaire),對“獨立行政權力機關”的法律地位作了修改,在原來的“Autorité Administrative indépendante – AAI/獨立行政權力機關”之外,設立了一類新的具有法人資格的“Autorité Publique Indépendante – API/獨立公共權力機關”,並且把這兩類機構的總數縮減到了26個,其中“AAI18個,“API8個。

 

26個機構雖然都屬於“獨立公共/行政權力機關(API/AAI)”,但名稱用詞卻很不相同,幾乎“五花八門”,例如:

 

—有的叫“Agence”,如:“Agence française de lutte contre le dopage – AFLD/法國反興奮劑事務署”;

 

—有的叫“Autorit锓Haute autorité”或“Autorité de régulation/調控權力機關”或“Autoritéde contrôle/監督權力機關”,例如:“Autorité de la concurrence/競爭監管權力機關(競爭監管委員會)Autorité des marchés financiers/金融市場權力機關(監管局)”﹑ Autorité de régulation des activités ferroviaires et routières- ARAFER/鐵路與公路業務調控權力機關”;

 

—有的叫“Conseil/理事會﹑委員會”或“Hautconseil/高級委員會”,如:“Conseilsupérieur de l'audiovisuel/高級視聽委員會”﹑“Haut conseil de l'évaluation de la recherche etde l'enseignement supérieur – HCERES/高等教育與研究評估高級委員會”;

 

—也有的用“Comité/委員會”或“Commission/委員會”,例如:“Comité d'indemnisation des victimes des essaisnucléaires – CIVEN/核試驗受害者賠償委員會”﹑“Commission de régulation de l'énergie – CRE/能源調控委員會”;

 

除此之外,還有幾個名稱很“奇怪”的機構,也屬於這類“獨立公共行政權力機關”,它們是:

 

—“Médiateur national de l'énergie/全國能源調解人”;

—“Défenseur des droits/權利捍衛人”;

—“Contrôleur général des lieux de privation de liberté – CGLPL/自由剝奪場所(指監獄)總監督”。

 




“國家公共討論委員會(CNDP)”就是這26個“獨立公共/行政權力機關(API/AAI)”中的一個。

 

與許多人所想象的不同,法國的“國家公共討論委員會(CNDP)”還真不是象某些國家所設的工作人員每天只是泡茶抽菸讀報的“清談”機構,而是一個在法國經濟建設和環保領域起著重要作用的機構。

 

因為依照法律程序,象修建一條鐵路﹑公路或其它大型基礎設施時,計劃或項目立項之前必須先通過一個徵求公眾意見的程序;徵求公眾意見的方式之一就是組織當地民眾就未來項目的經濟社會,尤其是環境影響展開討論。而“國家公共討論委員會(CNDP)”就是負責組織這類公共討論的權力機關,其目的是保證這些公共討論的公正﹑客觀與透明性,使得普通民眾的聲音和訴求能夠通過討論如實地反映在結論意見之中。

 

從某種意義上說,它是確保公眾能夠在大型建設計劃和項目決策過程中發表意見,並獲得傾聽的一個機構;特別是隨著全社會環保意識和要求的提高,這種關係到捍衛社會和公民整體利益的大型工程決策前的公共討論將會發揮愈來愈重要的作用,是在大型工程項目中保證公民權利的一個重要機制。

 

“國家公共討論委員會(CNDP)”成立以來,已為法國的83個重大建設項目組織公共討論,保證公民的發言和參與權利。

 

 2019年財政法律草案》(Projet de loi de finances 2019)附件“關於獨立公共行政權力機關的報告”(Rapport sur les autorités administratives et publiques indépendantes)111頁至112頁是這樣介紹“國家公共討論委員會(CNDP)”的:

 

“國家公共討論委員會(CNDP)”由199522日法律決定設立;依照2002227日法律第134條規定,由原來隸屬生態事務部長領導的行政委員會轉變成一個獨立行政權力機關。

 

 “國家公共討論委員會(CNDP)”負責監督全國性規劃與項目以及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公用事業機構(établissements publics)和私人的某些全國公益性規劃整治和基礎裝備項目制訂程序的公眾參與。

 

201832日法律批准的2016421日和83日法令大大擴大了“國家公共討論委員會(CNDP)”的事權範圍。

 

目前它的主要使命包括:

 

—組織影響環境的全國性規劃與項目以及某些全國公益性基礎設施與裝備項目必須作的事先協商和公共討論,並在必要時責成完成補充專家鑑定;

 

—制訂並管理一份(候選招標﹑篩選﹑培訓)磋商擔保人(garants)的全國名單;

 

—為政府當局和業主提供顧問意見;

 

—發表有助於促進與發展公眾參與的一般性或方法性意見與建議。

 

“國家公共討論委員會(CNDP)”由25名成員組成,其中包括議會兩院議員﹑地方民選議員﹑重要行政與司法機構代表﹑環保協會﹑僱主協會及受薪者工會代表﹑消費者及使用者代表﹑調查專員(commissaire enquêteur)和有資格著名人士;成員由19個不同機構指定;委員會須每個月舉行一次全體會議。

 

“國家公共討論委員會(CNDP)”的執行局成員﹑主席和兩名副主席全職為委員會工作;副主席時常擔任專門委員會主席,負責主持由委員會組織的不同主題的公共討論。

 

“國家公共討論委員會(CNDP)”的日常運作依靠一個由10名工作人員組成的總祕書處。委員會2018年度和2019年度的總預算為344.6萬歐元,其中人事開支245萬歐元。

 



 

法國有多少工資高於總統和總理的行政官員?

 

 

近一週來,鬧得沸沸揚揚的“尚達爾儒阿諾工資事件”其實對儒阿諾本人也是有點不公平。

 

首先,從其學歷和包括從政在內的職場經歷來看,儒阿諾本人並不是庸碌的“無能之輩”。

 

尚達爾儒阿諾曾得過12項空手道(karaté)法國冠軍和1項歐洲大學生冠軍;28歲從巴黎政治學院(Sciences PO)畢業後,考入法國國立行政學院(ENA)1999年畢業後進內政部高級民事官員(administrateur civil)職系,在高級行政官員生涯中,先後擔任過專區區長(sous-préfet)﹑省長辦公廳主任;後來從政,曾在菲雍(François Fillon)政府中擔任過生態事務國務祕書和體育部長;後又當選為參議員﹑巴黎大區議會副主席;2017年宣佈離開政壇。20183月起至今受命擔任“國家公共討論委員會(CNDP)”主席。

 




其次,她作為“國家公共討論委員會(CNDP)”主席的報酬雖然高於大多數包括“黃衫黨”人在內的普通法國人,但與法國其它25個相同性質的“獨立公共/行政權力機關(API/AAI)”的領導人的工資相比,並不是最高的。

 

201919日的法國《世界報》(Le Monde)刊登一篇文章,公佈了列入《2019年財政法律草案》(Projet de loi de finances 2019)(也即法國中央政府預算) 附件的26個“獨立公共/行政權力機關(API/AAI)”主席2019年的工資預算金額,並作了比較,其結果頗有意思。

 

26個“獨立公共/行政權力機關(API/AAI)”大小規模和重要性程度很不相同,但基本上可以從機構主席的工資金額大小,看出該機構在整個體制中的“地位”或作用。

 

26位領導人中,工資最高的是“Autorité des marchés financiers/金融市場監管局”主席,2019年的年工資毛額為238 973歐元;名列第二的是“Autorité de sûreté nucléaire - ASN/核安全監管委員會”主席,年薪毛額為223 419歐元;第三名是“Haute autorité de santé – HAS/衛生健康高級委員會”主席,年薪毛額為210 197歐元;尚達爾儒阿諾2019年的年薪176 518歐元,排名第9位,但在她之前的8位主席的工資都高於馬克龍總統和菲利普總理的年薪(181 680歐元),其中年薪超過20萬歐元的就有4人!

 




相比之下,最寒磣的是“Autorité de régulation de la distribution de lapresse – ARDP/新聞報刊發行調控委員會”主席,年薪毛額只有18 000歐元;倒數第二的是“Comité d'indemnisation des victimes des essais nucléaires – CIVEN/核試驗受害者賠償委員會”主席,年薪毛額為24 000歐元;“Agence française de lutte contre le dopage – AFLD/法國反興奮劑事務署”主席倒數第三,年薪金額為24382歐元。

 

此外,據這一公開的中央政府預算文件, 2018年,法國這26個“獨立公共/行政權力機關(API/AAI)”共有工作人員3320人,總預算開支為4.78億歐元,2019年度的經費預算總額為5.4億歐元。

 

然而,在法國,工資待遇高於馬克龍總統的高級行政官員還遠遠不止這8位工資最高的“獨立公共/行政權力機關(API/AAI)”的領導人。有一位名叫萬桑儒凡爾(Vincent Jauvert)的法國記者於20181月對法國高級行政官員的報酬作了一項調查,根據他獲得的結果,在法國,年薪超過15萬歐元,也即接近或超過總統和總理工資的高級公務員人數約有500人。

 

根據儒凡爾的這一調查,年薪15萬以上的高級行政官員最多的是法國經濟財政部;其中全法國工資待遇最高的行政官員是法國央行行長,年薪毛額達 450 960歐元。

 




法國全國名義上級別最高的高級公務員是國家行政法院副院長(vice-président du Conseil d'Etat)(實際上是正院長,因為總理兼任名義院長),他的年薪毛額為194 040歐元。

 

201911日起,法國的法定最低工資(SMIC)的每月毛額為1 525歐元(年薪18300歐元);法國公職部門中央政府公務員的平均工資淨額為30 060歐元,其中C類公務員(佔編制總數15%)的平均年薪淨額為23400歐元,A類公務員(佔編制總數66%,主要為教師)的平均年薪淨額為34 908歐元。


據法國國家經濟研究與統計署(INSEE)2018年公佈的一項統計,2016年法國人的中間工資淨額(salaire médian)20 520歐元;

 

依照法國社會的收入與消費結構,低收入階層的平均年收入為14 980歐元,中產階級的平均年收入為33 302歐元,而高收入階層的平均年收入在55 300歐元至96 240歐元之間。

 

從這一組工資數據對比來看,尚達爾儒阿諾和其他法國高級行政官員的工資待遇似乎的確有點超乎尋常,尤其在當前法國社會分裂與緊張狀態下,的確容易觸發心理不平衡,甚至對立和衝突......

 

然而,同樣值得質問和深思的是:一種完全平均主義﹑滿足於分攤貧困﹑沒有精英與才能激勵機制的體制能使社會變得更好﹑能使人們更加滿足與幸福麼?......

 

 

 

資料來源/Sources

 

 

https://www.debatpublic.fr/

 

http://www.vie-publique.fr/decouverte-institutions/institutions/administration/organisation/etat/aai/qu-est-ce-qu-autorite-administrative-independante-aai.html

 

https://www.lemonde.fr/les-decodeurs/article/2019/01/09/les-chers-salaires-des-presidents-d-autorites-administratives-independantes_5406838_4355770.html

 

https://www.performance-publique.budget.gouv.fr/sites/performance_publique/files/files/documents/jaunes-2019/Jaune2019_AAPI.pdf

 

 

 

(圖片來自網絡)

 

推薦閱讀:


法國的“法定人口”是怎麼一回事?


法國的政府部長都有什麼樣的學歷?


法蘭西第五共和憲法60週年:馬克龍“修憲”為什麼這麼難?


法國工會的“代表性”是怎麼回事?


法國的“政教分離”是怎麼回事?


法國政府各部的名稱為什麼這麼奇怪,而且還經常變化?


法國的國會議員到底可以享受哪些待遇?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