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歐尋歡|我們為什麼要愛Vintage?

行走的茶玫2019-02-11 19:17:46

遇見了

那就一起走吧

去哪兒都成





才剛結束38天的“冬歐尋歡”,縱容著自己一直到現在還沒有結束整理行李箱的工作。這次旅行跟之前的相比,有很大的不一樣。最大的不同,就是除了去一些不可錯過的美術館博物館教堂廣場之外,我還逛了很多小店以及儘可能多的集市。


呵一是旅行時間足夠長,二是身邊沒有嘮叨“你的東西已經夠多了”的男人,三是旅伴荷香超級nice,先是她陪我,後來也加入了看看看買買買的行列。


回家收拾行李箱真是一個大工程。買回來的寶貝基本都是看一眼嘆一回再憶一陣,突然想起來些什麼,還立刻上網去搜一下人家的背景資料。——這麼一說,你們就知道了,我這次旅行扛回來的寶貝,大多都是老東西。是的,就是很多時尚達人時常說到的vintage。


是的,只有有時光記憶的寶貝,才能夠讓我們這樣看一眼嘆一回憶一陣,還時不時要去查一點人家的老故事。



                                                     by  茶玫


vintage是時尚也可以是百搭的,也許下次可以嘗試一下搭波西米亞look



老友們都知道我是個購物狂。不過這個“狂”相對隱性,通常都是在路上的時候才會不管不顧地“狂”起來,看到喜歡的就會在“以後可能再也看不到了呀”的心態下亂淘一氣。


“盧森堡湯唯”一點點同學在我剛到歐洲時說了一名話超經典,她說,歐洲的精品店是真的能夠讓你心甘情願地刷爆信用卡。後來聽說我窮到一分錢現金都沒了,她得意地大笑:我就說了嘛。


因為早年做過某不知名時尚雜誌主編,因為去的地方越來越多,因為喜歡買買買,因為是杯子控首飾控曾經的包包控,因為一直在戀物和斷舍離之間糾結徘徊……所以這次旅行中,為了讓一來就宣稱“我對購物沒有興趣”的文藝女青年、畫家荷香能夠對我逛店的行為不太厭煩乃至抱怨,便見縫插針地處心積慮地儘量不顯山露水地,向她灌輸著諸如“我們不一定要買才去看啊,你看大牌的設計就是不一樣”、“弗裡達也是畫家,可是人家多時尚啊,到現在還有人在模仿她的衣品”、“歐洲人以前的生活多精緻啊,這些銀器簡直美慘了”……


很快我就不用再這般處心積慮了,因為,不久後她會時不時叫起來:那家店就是你喜歡的吧?是的,荷香後來都能一眼看出我喜歡的店的模樣,還學會了一個英文單詞:vintage.


“冬歐”旅行帶回來的部分老物,好多都已嫁,拍下它們留作愛過的記憶。


在德國生活的弗雷德里希太太是我偶然認識的一位古董和vintage專家,偶爾我會拿一把亞美尼亞淘的銀勺或是以色列買的銀盃向她請教來歷或年代,順便學一小下,也因此在心底我悄悄把她視作我的老師。也是她告訴我,行業內的古董一般是指二戰前的老物,vintage一般是上世紀90年代以前,而vintage也分大小年份,大年份是指50年以上的,小年份則是50年以內。——如果我們在日本,則會看到vintage的另一個表達:古著。


這次旅行我的“必須要逛list”裡當然有vintage店,甚至還幻想過是不是可以淘到幾件特別的絕不可能撞衫的衣服。也沒有用心做功課,但居然真的就遇到了。


那天我們在荷蘭阿姆斯特丹火車站附近閒晃,某個櫥窗第一眼就感覺不一樣,再細看店鋪名,Rumors Vintage&Design。這個不算太大的vintage店裡有幾款包包讓我很是動了幾下心,我也因此才知道意大利有個皮具品牌叫the bridge,後來在佛羅倫薩還專門去逛了一下專賣店(被店員問:你知道這個牌子嗎?我答:當然。)。說實話,當季華麗麗的新品居然讓我想起的是這家店隨意擺放的百歐上下的老物。我後來還默默反省了一下當初沒有下手的理由:1.顏色是我幾乎不碰的焦糖色;2.才到歐洲一週,擔心箱子容量問題;3.也許後面還有更好的。


好些當地人也在逛。荷香在一旁鬱悶地吐槽:這些外套看起來這麼好這麼暖和又便宜,我為什麼要害怕凍著?要是真的不夠我不是還可以在這裡買嗎?當下我忍著笑,沒有告訴這位帶了三件羽絨的重慶姑娘,這家店有一整排Burrery風衣,基本不到300歐。


阿姆斯特丹的Rumors Vintage&Design。


從阿姆斯特丹到科隆、盧森堡再飛到米蘭,終於,我遇到了忍不住下手的vintage店。


那天下午我們去米蘭布雷拉美術館,我先看完便出去朝著老城區的方向亂逛。不久後,那間據說很有名的Cavalli&Nastri Vitage出現在眼前,呵它的櫥窗裡掛著兩件好美的婚紗,後面還有一隻白色Chanel鏈條包,掛在一件淺粉Chanel大衣的前面。


米蘭的Cavalli&Nastri。一不小心,你都能在歐洲街頭撞到一個vintage店。


Cavalli&Nastri不算太大,都是滿坑滿谷的好看的寶貝。有很多大牌如Fendi、Chanel、YSL的外套和大衣,還有小禮服和包包,甚至還有Dior、香家早年的人造寶石首飾。不做時尚雜誌很多年,卻還是對大牌們有一種特別的感情,那就是雖然可以不擁有卻仍然忍不住要心嚮往之一下,或好幾下。


265歐的卡地亞和2800歐的Gucci。


先是在包櫃裡挑出一隻卡地亞的酒紅色包包,265歐左右,如果品相再好一些,也許就收了。接著請店員從玻璃櫃裡取出一隻Gucci的包包,款式簡潔品相好,越看越美。店員說這是鱷魚皮的,大概1960’,2800歐。


對於一個好幾年前就宣稱要把包包換作機票的人來說,這個價格讓我猶豫起來。——但這個價格也是合理的,畢竟現在Gucci早就不做鱷魚皮的包包了。——店員都極會察言觀色,便又翻出兩隻包包,一個Gucci絨面拼紅綠條紋,一個黑色,有鱷魚皮紋。那個熱情的英文極好的店員說:這個是70’,不是鱷魚皮,只是做成了這樣的皮紋。


要打開包包才能看到品牌:Melusine,Made in Italy。後來我並沒有查到這個牌子,卻是因此知道了Melusine原來是“一隻歐洲神話傳說裡的海妖,她幻作人後和人間的丈夫結婚生子了。可最終海妖的身份被揭穿,她不得不離開自己深愛的丈夫和孩子,獨自迴歸到她那無限廣闊卻也永恆孤獨的海洋世界裡。


並沒有怎麼猶豫,我買下了那隻黑色“歐洲版白蛇”,120歐。原因很簡單:1.尺寸和價格都合適;2.絨面Gucci那只有點老氣,而這個Melusine至少我沒見過;3.包包內襯居然印著Min,這就是寫著我的名字的呀。——大家買東西喜歡說眼緣,這便是了。


從米蘭開始,這隻“歐洲版白蛇”便隨了我一路。


現場有一個優雅的太太在試一件Fendi的皮草長大衣,對著鏡子一直拿不定主意,倒是她的先生在一邊耐心又nice地說好看。湊過去看了一下標籤,1500歐。呵如果沒有箱子容量和提箱子的煩惱以及還有將近一個月的旅程,我會不會也立刻撲去大衣區挑一件呢?


都準備要離開了,還是買下了那條紅綠相間的YSL腰帶。開價120歐,最後100歐給我。家裡衣櫃裡有那麼多紅綠的裙子,我難道應該錯過它嗎?絕!對!不!


後來才反應過來為什麼不連襯衣一起買下呢?


雖說vintage在行業內有一個年份限制,但對時尚界來說,哪怕20年前後的設計都大相徑庭,也因此,作為愛好者來說,便可以對vintage的年份有更多的寬容,會更“著眼於設計本身的代表性而非純粹侷限於年份”。從米蘭開始的24天意大利旅程中,逛了好多vintage店,有的是偶遇有的是慕名而去。只是後來我再也沒有下手了,一是基本沒有看到特別喜歡的,二是買衣帽鞋類不現實,畢竟旅途太漫長,第三點最重要,是因為我的閨蜜小星,在看到我在米蘭逛了vintage後告訴我,她忙了大半年的“淘奢”小程序就要在雙12上線了。


“淘奢”二字顧名思義,當然就是“海淘奢侈品”。迅速點開“淘奢”,當下就忍不住叫起來:我還千山萬水地背什麼呀?!


是的呢,“淘奢”裡擁有眾多大牌,Hermes、LV、Gucci、Chanel、Dior、Bvlgari、Prada、Fendi、YSL、Givenchy、Chole、Loewe、Celine……還有我一直默默喜歡多年的BV。那隻酒紅色的卡地亞水桶包竟然只要1399元(順手領了券立減100),跟米蘭vintage的265歐比起來,簡直白菜價啊。


至於更多的感人價格,大家可以看圖感受下:


最後那隻卡地亞水桶包,跟我在米蘭vintage店看到的那隻相比,性價比超爆~

現在人家還有超有誠意的滿減優惠。


不由得又想起半年前日本京都遊學結束後,最後一站是去大阪,貼心的行程裡有一項“大黑屋購物”。之前我並不知道“大黑屋”,後來做了些功課,才知道原來“大黑屋”就是著名的vintage店鋪的聚焦地,就在大阪心齋橋一帶。


也就是在那裡,我在小夥伴的遊說下買下了一隻LV綠色配紅肩帶Petit noe包。小夥伴們通通說:這個顏色就是你的,還有啊,你還可以揹著去埃塞俄比亞。特別愛我的蘇錦甚至不許我買另一隻成色稍好的(當然要貴一點點),她的理由是這包包這麼耐用你在路上走累了隨便扔到地上也不會心疼。她說,反正你也喜歡坐馬路牙子。


想到半個月後如果真揹著這個包包去埃塞原始部落似乎也不違和,我就笑,然後就買下了。呵是真的好幾年沒有買過奢侈品牌包包了,除了上一次去加拿大買了一隻BV。


在大阪買的就是這款,

“淘奢”的這隻品相比我的要好一些。

不過後來我並沒有背去“俄比亞”。


雙12上線的“淘奢”有各種券可領,那天我在佛羅倫薩下單了一隻愛馬仕中古紅色琴譜包,特意留言說要12月27號快遞。至於為什麼是這一隻,呵記得好幾年前,在某個海外的購物網站見過這款,當時就很心動,只是沒有海外收貨地址才未能得逞。


是的,我並不介意它是用過的,甚至因為它是vintage我才更加心動。我們為什麼要喜歡vintage?就因為它的特別,因為它代表了某個不可回來的年代,因為它讓我們可能去接觸到更好的設計與品質,還因為,它的超高性價比。——後來我看到一篇介紹The Bridge的文章裡有一句“當你買到2008年以後發售的The Bridge時,價格會低很多,品質也會有點差異,不如老的The Bridge”時竟有點難過,因為現在的The Bridge朝著更多元化的純商業方向發展,擯棄了創始人“教學樣品”品質的追求。


如果目前不可能有足夠的財力和時間去愛馬仕專賣店去買或等新品,那麼vintage愛馬仕則可以讓你更輕鬆也更方便地擁有它,而且,你還極少有機會去跟滿大街真偽不辯的kelly或lindy“尷撞”。但如果你特別介意那些可以接受的“歲月痕跡”,那麼請謹慎熱愛vintage,畢竟vintage的一部分價值,就來自已經過去了的時間。


更重要的是,vintage還必須要是值得入手的正品。如果你不是常有機會去vintage文化特別流行的歐洲或日本,那麼來自信任的朋友轉讓或是靠譜的平臺如“淘奢”,便是極便利又可信的選擇。


“淘奢”是一個可以“寄賣、選購、找貨、鑑定”的“循環經濟新理念倡導者”,既可以買,更可以將閒置寄賣。後來我們在羅馬逛了兩家vintage店(有一家所有貨品都按照公斤計價),荷香又嘆起來:這樣真環保啊,我們的很多舊衣服都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有的寄到貧困山區好像也不太合適。所以,vintage在時尚之外,其實還有一個特別重要的環保生活理念。


小星忙了大半年,估計好多時間都花在與眾多常年遊走在日本中古店的vintage迷以及需要處理閒置的美女們的溝通與收貨上了。能夠讓舊物流通起來,無異於是讓曾經的心愛去到真正愛它們的人手裡,愛就是這樣可以不斷輪迴了。


拆快遞盒永遠是愉快的,

“淘奢”墨綠色的訂製盒真是漂亮。

最後出現的信封是個意外。


12月28日剛下飛機回到家,便收到了順豐收貨電話。15分鐘後,我的包包就送到了家門口。


信封裡是“淘奢”附送的中檢集團出具的專業正品鑑定報告。


再來看看這驚豔的顏值~ 


早就腦補過好多次了呢,這個包包除了日常背去跟閨蜜下午茶、看電影,旅行的時候還可以極輕便地塞進箱子裡作為備用包,在一些不想再揹著一直那麼重的揹包的時候,我也可以換上它去博物館美術館咖啡館。——哪怕在路上,我也從來不願意讓自己只有戶外look,而是更願意自己是輕鬆的時尚的,以及,好看的。


對於天秤座來說,好看永遠是一切的第一要素。


▼▼▼ ▼▼▼


是的,福利來了!福利來了!福利來了!


現在剛好2019新年剛至、春節情人節未至,是時候給自己挑一款又特別又有超高性價比的奢牌包包了。其實茶玫是想說年終獎馬上到手是時候犒勞一下自己了,畢竟“包治百病”,多一個漂亮包包肯定就會多一點繼續努力的鬥志啊!


看這裡——


雖然現在“淘奢”有888元新人福利,以及“滿999減100,滿1999減200,滿4999減500,滿7999減800,滿9999減1212”的優惠,但茶玫還是為大家申請到了“淘奢”的特別優惠:輸入優惠碼CMYH88,每筆訂單88折,單品最高可優惠3700元。


舉個例子,這款包包Chanel包包原價8300元,正常折扣價7500元,若使用茶玫專屬優惠碼,88折後的價格是7304元。而,要劃重點的是:現在香家已經不生產玳瑁包包了,這個款式最早於上世紀80s出品,黑羔羊皮,當年的零售價是6541美元!


還要推薦這款於2002年由Marc Jacobs和插畫師Julie Verhoeven設計的限量版LOUIS VUITTON單肩斜挎包,用漆皮、棋盤格紋和蛇皮等圖案拼接成了一幅迷你的園林風景。特別適合春夏出遊,簡直就像隨身帶著一個“童話”啊。


至於Gucci家的竹節包,大家都知道最早出現在1947年,代表著“經典、傳奇、品位……”,從此成為歐洲皇家、名流及明星的至愛,至今不衰。這款竹節包卻是無比親和百搭,無論通勤、逛街或是旅行,隨便都能凹出好造型。


最後要再嘮叨一下:“淘奢”茶玫專屬優惠碼:CMYH88。支付頁面點擊“優惠券/碼”,在“優惠碼”方框內輸入即可。——優惠期內可以多次使用哦,但不可與平臺的其他優惠疊加使用。嗯,優惠有效期從2019.1.10-2.15。



▼▼▼ ▼▼▼


Q: 我們為什麼要愛vintage?

A: 因為vintage代表了一種有品質的生活態度,因為我們有可以讓“美好,觸手可及”的“淘奢”


越來越被認同的循環經濟理念,

越來越便利的互聯網空間,

越來越被廣泛熱愛的vintage……

令奢侈品與我們的距離不再遙遠。

足以保證讓那些曾經錯過的美,

還能與我們再次相遇。


掃描或長按二維碼,註冊即可直接去到“淘奢”世界。


文藝連萌  萬千文藝生活實踐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