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機票這麼貴,為什麼航空公司還說不賺錢?

財經馬紅漫2019-02-11 19:28:05

來源:鳳凰網財經

來源:央視財經(cctvyscj)


距離2019年春節還有不到一週左右的時間,據初步預測,今年春運全國旅客發送量將達近30億人次,比去年春運增長0.6%。其中民航7300萬人次,增長12%,是各種出行方式中增量最大的一種。臨近春節,機票價格攀升勢頭明顯,漲幅超過元旦期間。



01

春運機票價格漲幅明顯


同程藝龍春運機票價格預測數據顯示,從1月21日開始,國內航班平均票價顯著上漲,將持續到2月1日,平均票價將從春運首日的740元左右上漲到最高900元左右。



記者從春秋航空了解到,個別航線在春節前一週已經漲至全價。其中,傳統的北方熱門航線如石家莊至哈爾濱航線,1月31日漲至全價1060元,比元旦期間的價格貴了近3倍。


西南航線如石家莊至昆明航線,從1月19日起就邁入了980元,遠超元旦票價。


航空公司業內人士分析,隨著旅遊過年的方式逐漸走熱,春運期間境外旅遊航線的機票也十分搶手。 



春秋航空副總裁張武安:日本的機票價格略增長,我們公司增長了12%,每張機票大概增長了150元左右。但是飛往泰國、韓國就很實惠,光泰國、韓國每張機票平均下降15%到20%的價格,大概150元到250元的下降幅度。


攜程2019年春運大數據顯示,“逆向”出行將更省錢,以1月30日為例,上海飛往南寧最低價格為1450元,南寧飛往上海為300元,差價超過1100元;


1月31日,深圳飛往重慶最低價格為1510,重慶飛往深圳為150元,差價超過1300元。 



同濟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副院長阮青松:我們做了一個測算,在春運期間,大概40天左右,67%的航空公司板塊指數在上漲,由於市場需求的上升,業績也會有一個預期的提升。 


記者從春秋航空獲悉,雖然春運機票價格比較高,但由於今年全國有三萬多航次加班,在一些加班比較多的航線上,價格相對還比較實惠。比如上海飛廣州、深圳、瀋陽、長春、成都、重慶等地,春節黃金週期間都還有幾百元價格的機票。



02

八成航線虧本 航空公司依賴補貼嚴重


京滬航線是國內客流量最大的航線,被稱為最賺錢的“黃金航線”。2018年京滬航線進行了兩次價格上調,票價上調10%將會提升東航歸母淨利潤3.6%,提升國航和南航歸母淨利潤2.7%和0.4%。但是記者瞭解到,航空公司飛行的眾多航線中,八成是虧錢的,這究竟是什麼原因? 


記者瞭解到,我國大型航空公司日均航班在2000至3000班,其中國際航線在300班左右,航空公司眾多航線中,七成左右虧錢,其中歐洲、美洲、澳洲等國際航線幾乎是全線虧損,只有飛日本和韓國的航線盈利。根據申萬宏源測算,國內航線人均每公里花費是0.5元,日韓航線則在0.7元,而歐美航線僅0.35元。 



春秋航空副總裁張武安:航空公司的航線盈利從行業的整體來說,差不多是二八定律。20%的航線盈利,尤其是商務的像京上廣這些三大角之間的航線,還有成都、重慶的航線,對於我們公司來說,主要的航線是集中在國內和東北亞、東南亞,我們沒有遠程的國際航線,航空公司盈利基本上是三七開。 


記者瞭解到,國內航空公司八成航線虧錢的主要原因是2011年到現在,票價下降了25%左右,而航線供給的增速每年卻有12%的增長,供大於求,尤其是國際航線。目前我國前三大航空公司規模都已位列全球前十大,但是國內航空公司收入和國際相比差距較大,以2017年底匯率計算,美國三大航總收入普遍為2500-2800億人民幣,國內三大航中最大的南航為1275億,僅為達美航空的47%。




華泰證券研究所交運首席研究員沈曉峰:中國考慮到未來的發展,在有些節奏或步伐上面,在部分年份可能會略快,包括我們的行業競爭格局,加上中國還有高鐵等等,所以總體來說,我們的行業利潤相對會差一些。 


同濟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副院長阮青松:企業可能要從社會效益,一些其他的或者扶貧或者推動中西部地區經濟發展這種角度去考慮,必須先開這些航線,這些航線市場需求又不足,在這種情況下,虧損就成為一個必然的事情了。 


值得注意的是,我國航空公司嚴重依賴政府補貼,2018年2季度,國航、東航補貼佔利潤分別接近4成和7成,南航扣除補貼後則虧損。 


同濟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副院長|阮青松:從目前來看,可能在可以預見的一段時間內,看到來自政府的補貼,還是航空公司能夠持續經營,包括它的一些利潤來源,是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



03

供大於求 航空公司客座率同比下滑


我國航空公司擁有的飛機架數規模較大,但是盈利能力並不強,這是什麼原因造成的?油價和匯率的變化又會對航空公司的業績造成怎樣的影響?


記者瞭解到,航空公司總成本中,航油成本最高,佔到了35%左右,人員工資佔到12%左右,起降費佔18%左右,飛機折舊費佔15%左右,這四項成本大概佔到總成本的80%。2018年航空公司經歷油價和匯率的波動,主營業務盈利受到一定影響。



同濟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副院長|阮青松:我們做了一個測算,整個2018年,因為10月份以前大部分月份油價是漲的,我印象中布倫特的原油最高漲到了大概是每桶86美元,其它的一些原油期貨的價格,漲幅都在27%到30%之間,其實對航空公司油價這方面的成本,產生了一個比較大的影響。



華泰證券研究所交運首席研究員|沈曉峰:大家可以看這個圖,正常情況下油價上漲,航空的運營成本會上漲,所以利潤會受損,理論上股價會下跌。但是從2006年到2007年期間,油價在上漲,但是同時伴隨著經濟的大幅改善,所以當時航空的需求出現了17%的高增長,而供給還在12-13%,也就是說出現了三個點左右的正向的供需差,因此表現為客座率票價的大幅上漲,因此能夠覆蓋油價的上漲,最後出現利潤的大幅上漲,所以股價也是大幅上漲。



雖然航油是航空公司成本支出最大的一項,但有時油價下跌和航空公司的股價上漲不存在必然聯繫。公司業績和油價波動相關,但更重要的影響因素是運營層面的客座率、票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