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明三大案之前需要知道這兩案,否則難以正確解讀三大案|文史宴

文史宴2019-02-12 12:12:59


文/桓大司馬





晚明三大案對泰昌、天啟兩朝的政局乃至明亡,都有十分深遠的影響。而三大案之前又有兩案——偽楚王案與妖書案,如果不瞭解這兩案,就不能很好的掌握三大案的實質。本文講述偽楚王案與妖書案,及這兩案與三大案的聯繫。


請輸入標題     bcdef


本文歡迎轉載。


東林專題,建議按順序閱讀

東林的對立面哪裡是閹黨,分明是惡性皇權

東林黨到底是些什麼人,究竟代表誰的利益?

東林黨反對張居正改革了嗎?沒有,閹黨才反對

皇帝家事導致明朝滅亡——為什麼說“明亡於萬曆”



“偽楚王案”是內閣首輔沈一貫與次輔沈鯉結怨的開始,“妖書案”則是沈一貫為陷害沈鯉掀起的大案。內閣輔臣的爭端向下波及到六部和言官,向上則與皇帝和朝臣的爭鬥糾纏在一起,促成了滿朝大臣的分化和閹黨的形成,並且為三大案中的朝臣爭鬥埋下了伏筆,所以這兩案有必要說一說。



內閣分裂的開始——偽楚王案

1

封藩武昌的楚王府,第八代楚恭王朱英㷿體弱多病,不能御內,且30歲就英年早逝,死時無子,第二年府中忽報宮人胡氏為楚恭王生遺腹子朱華奎、朱華壁,後來朱華奎襲封楚王,朱華壁封宣化王。但楚府內一直傳言這兩個小孩是楚王妃王氏拿弟弟王如言等人的兒子假冒的,意圖是騙取王爵,保持富貴。


明朝基於朱元璋的小農意識,對待宗藩極其優厚,不但每年支取大量錢糧,而且藩王還廣佔田地,憑藉強大的權勢與經濟實力壟斷各行各業,與民爭利,其田地、產業全部免稅,海量的錢糧都落進了宗藩的私囊。


明朝不像唐朝那樣出了皇帝五服的親屬全部自食其力,而是每有一個朱氏子弟出生,就根據親疏給封個爵位,多支一份錢糧,所以宗藩們個個像種豬一樣拼命下種,到最後一省錢糧不足以養這些朱家的寄生蟲。這還只是官面上的俸祿,如果加上宗藩在各地的巧取豪奪,說整個明朝社會的財富有一半落入宗藩之手也不為過。明朝皇帝缺錢,最好的辦法其實是把這些宗藩抄家滅門,剁成十八段,燉成福祿湯,而不是去派礦稅太監去民間搶劫。


因為這樣的背景,文官政府對宗藩的俸祿不堪重負,對於冒認宗藩的事件一般會嚴厲對待,畢竟減少一個宗藩就能省一大筆錢糧,有利於補貼國用,也能拯救一方生民。所以當萬曆三十一年,楚王府宗人朱華赿聯合29個宗人首告朱華奎、朱華壁不是楚恭王親子而是冒認,楚系宗室東安王、武岡王、江夏王等都認同其說法時,時任禮部侍郎代行部務的郭正域(日後被誣為東林黨)就依照慣例主張徹查。


但萬曆帝這時怠政已經很厲害,根本不想多事徹查,同時楚王朱華奎重賄內閣首輔沈一貫,請他緩頰,沈一貫笑納,也打算包庇朱華奎。郭正域本是武昌人,與楚王同城而居,對朱華奎假冒一事早有風聞,再加上如果能減少一個朱家藩王,可以大大的增加國庫收入和拯救家鄉百姓,所以頂住萬曆和沈一貫的壓力,嚴辭拒絕了朱華奎的重賄,繼續徹查。


有才能、有擔當的名臣郭正域


對於郭正域徹查偽楚王一事,內閣次輔沈鯉基於文官政府的意圖,予以力挺。沈鯉做事一向有原則,跟沈一貫早有齟齬,郭正域則原是沈一貫門生,後因鄙薄沈一貫為人而不再執弟子禮,剝奪過沈一貫老鄉呂本(此人依附嚴嵩,劣跡斑斑)的諡號,沈一貫對他恨之入骨。於是,沈一貫一來收人錢財替人消災,二來想要藉機弄死沈鯉和郭正域,就附和萬曆,施加壓力,讓禮部中斷徹查楚王案,而且還指派同黨刑科給事中楊應文攻擊郭正域謀害楚王,導致郭正域被罷官。


平心而論,除沈一貫一黨外,也有少數官員挺楚王是出於個人見解,這些人跟沈一貫還沒有形成朋黨,但到了妖書案,政治生態進一步惡化,沈一貫一派的官員朋黨行為就加劇了。



閹黨啟示錄——妖書案

2

郭正域辭官後,在京城附近等待河流解凍再南歸,但事情並沒有到此為止,沈一貫很快掀起了“妖書案”,準備把郭正域和沈鯉一起做掉。


山西布政使呂坤學問淵博,曾經把歷史上一些傑出女子的事蹟集合起來,編成了《閨範》一書,因為質量不錯,成為暢銷書。鄭貴妃看到此書後,在裡面加入了對自己有利的內容,在書的開頭增加了從貴人升為皇后的漢明帝馬皇后事蹟(意在暗示自己也可以進位皇后),讓親戚改名《閨範圖說》,刊印流傳。


當時萬曆雖然已經立長子朱常洛為太子,但鄭貴妃生的福王朱常洵一直逗留在京城,不去就藩,太子之位並不穩固,鄭貴妃如此上躥下跳,引起民間對太子之位的擔憂,於是一本託名燕山朱東吉所著,叫做《憂危竑議》的書出現了,這本書批評呂坤《閨範》被鄭貴妃利用,有可能動搖太子之位,認為呂坤難辭其咎。


書流傳開後,吏科給事中戴士衡、全椒知縣樊玉衡就此批評鄭貴妃,萬曆皇帝震怒,鄭貴妃的伯父鄭承恩趁機誣陷《憂危竑議》是戴士衡、樊玉衡寫的,並且想借此把張養蒙、魏允貞(與東林交好,但其子魏廣微投靠魏忠賢,成為閹黨)等批評鄭貴妃較多的官員一網打盡,還是萬曆不想把事情鬧大以免鄭貴妃結仇更多,於是只把戴士衡、樊玉衡充軍了事。


但不久又出現了一本《續憂危竑議》,署名吏科都給事中項應祥、河南道四川道監察御史喬應甲(但並非這兩人所寫),一夜之間投遍京城各處,書的內容是說萬曆立朱常洛為太子是不得已,時刻想著更換,不然為什麼用朱賡(賡者更也)為閣老呢,並且罵首輔沈一貫為人陰賊,將來一定會行“靖難勤王之事”(即幫助鄭貴妃所生的朱常洵幹掉太子朱常洛),又將一些官員和鄭貴妃一起指為“十亂”。


這一下萬曆毛了,命令東廠太監陳矩到處抓人審訊,同時安撫沈一貫、朱賡。沈一貫以退為進,嘴上請求罷官,得到安撫後即決定利用這次機會,把沈鯉和郭正域置於死地。


《明宮謎案》裡的萬曆


首先,沈一貫的同黨御史康丕揚、給事中錢夢皋進言,把妖書案和偽楚王案聯繫到一起,誣陷妖書是沈鯉和郭正域寫的,錢夢皋進而推出了日後閹黨對付正直人士的利器——“誣以朋黨”,宣稱“有奸黨然後有奸書”,認為內閣輔臣裡面妖書指責了沈一貫、朱賡,唯獨沒有指責沈鯉,書中提到的“十亂”也多是偽楚王案裡庇護楚王朱華奎的官員,所以一定是沈鯉帶頭組織朋黨,對“偽楚王案”進行反攻倒算,書多半是沈鯉和郭正域寫的。


提出指控後,沈一貫一黨又對沈鯉、郭正域進行了駭人聽聞的陷害。沈鯉因為沈一貫、朱賡避嫌休假,內閣只剩自己一個人,就立了塊牌子“天啟聖聰,撥亂反正”,表示坦蕩,每天處理事務之前對牌子燒香,沈一貫一黨誣陷他詛咒皇帝,結果牌子拿給萬曆一看,連萬曆都不相信。


沈一貫又下令京城大索,錦衣衛和巡城御史的兵丁幾百人把沈鯉的宅邸包圍了三天三夜之久,還是萬曆給沈鯉解了圍。沈一貫又派兵包圍郭正域在楊村的住所,想造成緊張氣氛,逼他自殺,結果郭正域膽氣很壯,完全不為所動。


接著,沈一貫一黨又把郭正域的朋友和他家的奴婢、奶媽、書記員等十七人嚴刑拷打,令他們誣攀郭正域,結果這些人誓死不屈,其中有多人被折磨至死,剩下的也奄奄一息。最後沈一貫一黨把郭正域朋友沈令譽十歲的女兒抓來,忽悠她一番言語,讓她誣攀郭正域,結果到了三法司會審,小女孩前言不搭後語,還是旁聽的司禮監秉筆太監陳矩受太子朱常洛囑託保護郭正域,指出小女孩邏輯裡的漏洞,郭正域才倖免於難。


最後,東廠逮捕了一個叫皦生光的狂生,認為他的筆跡跟妖書相似,把皦生光屈打成招,萬曆也不想搞得朝中不得安寧,就順水推舟的認定皦生光就是妖書作者,將他凌遲處死結案。


在獄中,沈一貫的同黨刑部尚書蕭大亨還嚴刑拷打皦生光和他的妻妾、乃至十歲的兒子,想讓皦生光誣陷妖書是沈鯉、郭正域指使他寫的,因為沈鯉、郭正域名聲不錯,皦生光很有骨氣的拒絕了。蕭大亨還想讓刑部主事王述古幫忙栽贓陷害郭正域,被嚴辭拒絕。


皦生光是一個替死鬼,判案過程漏洞百出,但妖書到底是何人所寫,一直眾說紛紜,沒有定論。有人認為是清流寫的,目的是扳倒沈一貫,有人認為是奸人所寫,意在促使沈一貫對付郭正域,也有人說是中書舍人趙士楨寫的,說皦生光死後他閉門不出,經常夢見皦生光索命而死。趙士楨是晚明的火器大師,發明了迅雷銃、魯密銃等利器,因為研發火器和喜歡罵人,得罪了不少人,所以其去世也可能是被傳言攻擊,抑鬱所致,並不能證明妖書是他寫的。



三大案的前奏應該如何評價

3


對於偽楚王案和妖書案應該怎麼評價呢?現代閹黨的口徑首先是萬曆皇帝聖明,因為沒有趁機幹掉批評鄭貴妃的那些官員;其次是不問情由,把沈鯉跟沈一貫等量齊觀,拋出一個“沈一貫固然不是好東西,沈鯉也不是好貨”的理論,給沈一貫洗地,因為洗沈一貫就是洗浙黨,洗浙黨就是洗閹黨。


他們的錯誤或者說招數,主要在於對事情本身不問其對錯,只要有爭執就都不是好東西,都打五十大板,這樣實際上擡高了惡劣的一方,貶低了正確的一方。這種世界觀和奇葩邏輯,跟大家深惡痛絕的那種“女性被強姦後,指責受害女性穿得少,聲稱一個巴掌拍不響,主張強姦犯固然有罪但受害女性也有責任”的爛人是一樣的。


具體到事情本身。楚王朱華奎是真是假,史無定論,但其身世疑點極多,從程序上說,郭正域並沒有未經調查就指控朱華奎是假,而只是要求徹查,這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從利弊上說,如果能減少一個朱家的藩王,給國庫增加的錢比所有礦稅太監搜刮的綜合還多,還可以為藩王所在城市的百姓除害,這本是文官政府的責任。但已經依附皇權、太監化的沈一貫背叛了政府意志,受賄和屈從皇權在先,陷害郭正域在後,沒有任何可取之處。


再看妖書案。


《憂危竑議》和《續憂危竑議》這兩部“妖書”雖然出現得不夠光明,後者甚至有較明確的政治意圖,但這兩部所謂的“妖書”體現的正是民意和公論,是整個社會對萬曆用個人意志凌駕政治規範和家庭倫理,陰謀立福王朱常洵為太子的強烈不滿的總爆發,萬曆不但不自掌自嘴、自我反省,反而氣急敗壞的要揪出作者凌遲處死,簡直就是獨夫民賊。


而兩部妖書“攻擊”沈一貫、朱賡,也是民意和公論的反映,沈一貫早年還有點作為,當上首輔以後招權納賄,無所不為,在大部分事情上對萬曆皇帝一味諂佞曲從,政績也奇差無比,還喜歡害人;朱賡雖不及沈一貫惡毒,但貪腐無能比之也不遑多讓,他把山陰縣的良田美宅全部侵佔,家中有奴僕幾千人,後來被朝臣彈劾,連他自己都承認自己是“庸臣”。


沈一貫面對洶湧的惡評,不但沒有改過之意,反而藉此機會陷害與自己有私怨的沈鯉、郭正域,其手段挑戰下限、駭人聽聞,對政治生態造成巨大破壞,說是大奸巨惡毫不為過。在皇權肆虐的背景下,正是因為沈一貫這樣依附皇權的奸惡之徒日漸得勢,導致明朝官員的總體下限不斷降低,最後大部分官員趨利避害,抱團投靠太監,成為閹黨,為了一己私利無所不為,把明朝推向滅亡。


就程序上來說,“妖書”跟歷朝歷代反抗暴政的民謠、揭帖是一個性質,在漢朝,官府還要去採集這些民間意見,來糾正統治者施政,形成了不朽的樂府詩;在唐宋,皇帝也不至於對這些東西窮追猛打,宋朝的太學生上書指名道姓批評皇帝、宰相,除極個別情況,最多也不過是開除學籍、監視居住,唯有皇權變態強大的明朝能把這種事整成大案,搞倒一片朝臣,還把“嫌犯”凌遲處死。


而被沈一貫陷害的沈鯉正是晚明想要繼承高拱、張居正衣鉢的少有的改革家,然而他試圖推行的多項制度都被沈一貫沮敗。內閣輔臣中朱賡對沈一貫服服帖帖, 只有沈鯉堅持原則,有所異同,沈一貫多次試圖威壓沈鯉不果,因為私怨阻止沈鯉的改革,還掀起大案試圖弄死沈鯉和郭正域,我倒要問問主張“閹黨雖然道德敗壞但有利國家”的現代閹黨,弄死沈鯉和郭正域,是給國庫創了收,還是加強了遼東邊防啊?倒是沈鯉、郭正域徹查偽楚王案,減少宗藩,才是大大的給國庫創收呢!


高拱、張居正的後繼者沈鯉


我知道,肯定會有現代閹黨跳出來說:沈鯉和郭正域意見相同,所以他們是同黨,你只說沈一貫有同黨,不說沈鯉有同黨,是帶節奏,是東林餘孽。


笑話,難道我喜歡吃辣,某個現代閹黨也喜歡吃辣,我跟他就是同黨了?有一個閹黨顧秉謙的直系後人還在留言裡問我,你說誰誰誰是閹黨,你倒是說說他們有什麼政治綱領?


在這裡非常有必要普及一些政治常識。因政見相近,為了貫徹政見而走到一起的人,是政黨,政黨是有其原則也就是政治綱領的,是現代政治不可或缺的,也就是歐陽修說的“君子之黨”,高攀龍說的“公黨”,不是貶義詞,只不過在皇權變態的秦制帝國,不允許合法的政黨出現,並且還把它們汙名化;而只為謀取私利,沒有政治綱領,沒有原則,以升官發財為一切行事的指導方針的,是朋黨,也就是歐陽修說的“小人之黨”,高攀龍說的“私黨”,是貶義詞,是政治敗壞的重要原因。


沈鯉、郭正域以及日後的東林,是以儒家理想(主要是程朱理學)對政治的設計為政治綱領和個人原則,行事不計個人利弊的政黨雛形,當然,在秦制帝國無法進行合法的黨派活動,所以他們離真正的政黨還差的遠,也就無法像真正的政黨那樣有效率的貫徹自己的方針;而沈一貫的浙黨以及日後的閹黨,是發現皇權無敵後,為個人利益趨附皇權的朋黨,他們沒有政治綱領,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升官發財,行事風格上經常有非常風騷的走位,今天的主張明天就變到相反的方向,後天再變回來,一切為利益服務。


從政績上來說,程朱理學因為本身的缺陷,並不能力挽狂瀾,救焚拯溺,而且大明朝那種積重難返的體制,大羅金仙也救不了,因為東林未能阻止明朝滅亡就指責東林,是不合理的。但揆諸史實,東林也算是頗有政績,如果方針維持下去,至少是能夠延緩明朝滅亡了,而閹黨的所作所為,才真是掘明朝這座大廈的根基,加速明亡的罪魁禍首。大家看到這裡先不要急,接下來大司馬會有專文評述東林和閹黨在財稅和遼事上的作為,我們一塊一塊來,務必把晚明黨議的方方面面搞清楚。


沈一貫發起妖書案的結果,就是原本不佳的名聲再次斷崖式墜落,成了過街老鼠,受到朝臣的不斷彈劾,雲南道監察御史史學遷甚至請“斬奸賊沈一貫之頸”,連為人比沈一貫強些的內閣輔臣朱賡、李廷機也受沈一貫的牽累被憤怒的朝臣AOE。


終於,“妖書案”結案後兩年,萬曆三十四年,沈一貫頂不住壓力,致仕回家,但他為人陰狠,臨走前把沈鯉也拉下馬,而朱賡又故意把沈一貫的退休制辭寫得比沈鯉要客氣很多,於是“天下輿評無不快(沈)一貫之去,又無不惜(沈)鯉之去”。


沈一貫、錢夢皋推出的“誣以朋黨”的法寶,用來對付能力 、擔當、操守、道德都遠勝於他們的官員,在皇權的背書下無往而不利,不論對方怎樣傑出,怎樣無可指摘,只要一個“朋黨”的大帽子蓋上去,就能把對方整得家破人亡。這個法寶並不是沈一貫他們的發明,東漢宦官對付士大夫、北宋蔡京對付正直人士、南宋韓侂冑對付理學人士時都用過,只不過彼時社會對祭出這件法寶的皇權集團還有一些制衡機制,其危害不及晚明嚴重罷了。


當文官太監化的時候

閹黨就出現了


隨著沈一貫、沈鯉同時退休,朝中的激烈爭鬥至此告一段落。不過,這只是暴風雨之前的平靜,幾年之後,震驚朝野的三大案爆發,朝臣進一步分裂,最終形成了閹黨,閹黨將並無結黨行為的正直人士誣陷為“東林黨”,進行駭人聽聞的迫害,明朝在皇權和閹黨的狂歡中走向滅亡。


歡迎參加徵文大賽,獎金十分豐厚

文史宴“名城巡禮”徵文大獎賽,誠邀各位讀者參加

歡迎關注文史宴

長按二維碼關注

專業之中最通俗,通俗之中最專業

熟悉歷史陌生化,陌生歷史普及化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