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答:為何較原始的女真人能夠迅速滅亡遼與北宋|文史宴

文史宴2019-02-12 12:26:39


文/登州衛僉事





本文是應用戶陳依龍的提問撰寫。女真滅遼、滅宋的戰爭,按一般的刻板印象,充滿了玄幻、神話的色彩,但細加分析,可以打破很多神話般的敘述。遼與北宋的滅亡也並非軍隊完全不堪一擊,而是有多方面糾纏的原因。本文講對這段歷史進行驅魅,還原其客觀真相,希望陳依龍用戶能夠滿意。


請輸入標題     bcdef


本文歡迎轉載。


想提問的同學請去此貼,我們每月彙總一次:

文史宴啟動歷史問答,竭誠解答讀者們想要了解的話題


想答題的同學可來下貼,有的題目有懸賞,歡迎揭榜領賞。如果特別想了解什麼問題但上不了榜,可以聯繫大司馬自行懸賞,募人解答:

文史宴2018年11月懸賞答題,歡迎各路高手踴躍揭榜!


請大家多多支持文史宴,我們盡力為大家服務。



中國的北方總是不太平。


好不容易送走了匈奴,又來了鮮卑;鮮卑漢化了,又來了柔然、突厥;唐末五代軍閥混戰,國家四分五裂,契丹藉機做大,與北宋對峙百餘年後,卻被突然崛起的女真人一起滅了。


相比於“控弦三十萬”的匈奴、“馬三百餘萬匹”的鮮卑北魏、“有兵一百六十四萬二千八百”的契丹,女真起兵之初看起來是相當弱小的。


公元1115年,完顏阿骨打統一生女真各部之時,兵力不過萬餘人,在史書中“創造”了所謂“三千七百勝十萬”“兩萬勝七十萬”之類的誇張戰績,以至於有了“女真不滿萬,滿萬不可敵”的傳說。


但那時的女真人真的有這麼強大嗎?也不盡然。直到靖康之變的時候,女真人依舊缺乏攻城能力,這對擁有高牆堅城和豐厚糧食儲備的北宋並沒有致命威脅。至於野戰,金兵除了“堅忍”之外,並無其他所長,戰略上亦無高明之處。


然而,女真人依舊是短短十數年完成了“平遼滅宋”的壯舉。縱觀這期間發生的種種,我們可以得到以下結論:


完成一次高難度的歷史壯舉,不僅需要天時地利人和乃至神一般的隊友,很多時候更需要豬一般的對手來配合,正如德國軍事家施利芬大將分析坎尼會戰所說那般,漢尼拔取得如此輝煌的勝利離不開瓦羅“親密無間”的配合。


於是,女真人這回十分幸運地趕上了宋遼朝堂遍佈“瓦羅”的“歷史進程”。至於智商在線或者不願意裝作“瓦羅”的都被排擠掉了,比如李綱、宗澤、种師道等人,只能眼睜睜看著大廈將傾無力迴天。



女真人真的兵不滿萬?

1

“女真不滿萬,滿萬不可敵”這句話最早是筆者在百家講壇聽到的,來自於閻崇年的《清十二帝疑案》。當時筆者不疑有他,後來才知道這是女真人記載契丹人說的,頗有自吹自擂的嫌疑。


不可否認,女真人起兵之初,生女真人口僅有十幾萬,加上物資匱乏,確實很難湊出一萬以上的戰兵。而在起兵之前的百餘年裡,女真一族也確實飽受契丹人的欺壓,並且無力反抗。


然而生女真並不孤獨。除了生女真,還有以渤海國故地的熟女真為代表的“系遼女真”,僅渤海國便有十幾萬戶、“勝兵四五萬”。二者同屬靺鞨系,高層世代聯姻,又不受東胡系的契丹、奚、蒙古諸部待見,算是難兄難弟了。


渤海人(粟末靺鞨)是女真反遼的重要助力


契丹的民族矛盾一直十分尖銳,處處都是壓迫,只不過契丹強盛之時,女真人不敢反抗,只能默默忍受暗無天日。而一旦契丹衰弱,便處處都是反抗。女真人起兵後,渤海國故地高永昌也趁勢起兵脫離契丹統治。


由於女真人戰勝過高永昌,加上“渤海女真是一家”的宣傳口號以及“先女真、次渤海、次契丹、次漢兒”的政策,成功地將渤海人拉到了自己一方,於1115年左右形成了統一的靺鞨系國家,國號為“金”。


此時金國已經是人口近百萬,戰兵十餘萬的強大勢力,不再是那個看起來原始的部落聯盟了。即使這時候真的“不可敵”,也是因為女真人獲得了兵力上壓倒性的優勢。


滅亡契丹之後金國更是擁有了數十萬兵力,以至於宣和七年(公元1125年)第一次南下攻宋的軍隊竟有30萬之眾(出自《中國古代軍事通史》南宋、金卷),光是前去堵潼關防止西軍救援開封的兵力就達到5萬了。


於是,當年輕視女真人的北宋、契丹沒多久便“墳頭草丈五”了。



女真人真的滿萬不可敵?

2


“女真不滿萬,滿萬不可敵?”這是幻覺。


女真人滿萬之後並沒有“不可敵”,哪怕在看起來“摧枯拉朽”的平遼滅宋過程中,女真人的某些經歷也是苦不堪言的。


金兵第一次南下攻宋,一路上幾乎沒遇到什麼像樣的抵抗便包圍了開封府。只是好景不長,各路援軍趕來京師勤王,不僅打破了金兵的包圍,甚至逼得女真人只能吃馬飼料苟活。若不是投降派扯後腿,北宋甚至有機會全殲金兵的東路軍。


只是,這並不能為北宋挽回些許顏面,不過是進一步反映了“靖康之恥”為何被稱之為“恥”。


而北宋、契丹破滅後,仍然保留了大部分軍隊。


其中,耶律大石率兵遠走西域,建立西遼,並在不久後於卡忒汪戰役中以兩萬兵力大敗十萬塞爾柱突厥聯軍;北宋主力部隊西軍則延續到了南宋,成為南宋的川陝駐屯大軍,並在吳玠等人率領下於和尚原、仙人關等地多次大敗金軍。更不用說岳家軍那彪炳史冊的赫赫戰功了。


遼國舊部還能建立西遼


到了紹興十一年(1141年)宋金攻守之勢已經徹底逆轉。岳飛不僅多次大敗金軍、兵鋒直抵開封,接受其領導的李寶、樑興等部義軍甚至攻下了幽州,女真人則逃竄回東北老家,連被女真人關押的南宋使節洪皓都知道“嶽帥之來,此間震恐”了。


只可惜秦檜、趙構的賣國行徑讓“十年之功”毀於一旦了。



契丹連番內亂與北宋戰略過時

3


誠然,女真人起兵之初的確對契丹打出了摧枯拉朽般的戰役,但這也是建立在契丹不修武備、內部不穩以及輕敵的基礎上的。


澶淵之盟帶給契丹來了百年和平,導致契丹軍隊已經基本不具備作戰素質了,甚至部分軍隊連陣列都做不好,以至於女真人隨便一衝擊作戰序列即告崩潰,所謂“一觸即潰”是也。所謂“三千七百勝十萬”的出河店戰役就是這種情況。


輕敵又使得契丹人沒有集中優勢兵力一次性殲滅女真人,愣是把系列戰役搞成“添油戰術”,女真人的部隊不僅得到了戰爭的錘鍊,還繳獲足夠多的裝備。


待契丹人意識到問題所在,一次性集中二十萬騎兵(出自《契丹國志》),號稱七十萬騎前去討伐之時,又趕上內亂爆發,只能後隊變前隊趕回去平叛,又被女真人銜尾追擊,於是所謂“兩萬勝七十萬”的護步達崗戰役誕生了。


金滅遼的一些戰役堪稱玄幻


也是因為內亂,遼將耶律餘睹等人投靠女真人,使得女真人的勢力得以像滾雪球一般地擴張。而契丹元氣大傷,無力組織反擊,很快遼末帝耶律延禧兵敗被俘,契丹滅亡。

 

北宋的表現更是“突出”。女真人南下幾乎如入無人之境,沒有遇到像樣的抵抗便包圍了開封府,北宋初展現出強大戰鬥力的河北軍彷彿根本不存在一般。


河北是京師的門戶,北宋初期河北地區駐紮禁軍兵力約為22萬,以“彈性防禦”的方式阻擊北方敵軍。若是敵軍傾國而來且選擇繞開河北軍,則出動15萬京師禁軍作為總預備隊與敵軍決戰,河北軍從側後方包抄,“扼其歸路”、“擊其惰歸”。王安石變法之時,藉機整頓禁軍,彼時河北軍也是以甲器精良著稱。


只不過王安石變法時的置將法,規定禁軍不再換地方輪戍,當時北宋用兵終點是西夏,西北禁軍久經磨練,而河北禁軍長期無仗可打,退化嚴重;另外王安石變法終結之後,河北軍管理也有問題,既未裁汰老弱,也沒有檢視缺額,兩方面加起來,最終後果就是河北禁軍迅速衰落。


一方面軍隊缺額十分嚴重,某些部隊實際人數只有編制人數的兩三成且大部分是老弱病殘,以至於一千人的編制往往只有二、三十可戰之兵;另一方面武器、鎧甲損壞得不到補充,甚至有的部隊邊境巡邏時手裡只有木棍做武器。也難怪兩千河北軍面對金軍十七騎的衝擊一觸即潰這麼魔幻的事情都能發生。


此時,河北軍實際總兵力不足10萬,無法組織有效的防禦;京師禁軍更是隻剩下殿前司一個空架子,不過是一個編制不到三萬人的儀仗隊,聊勝於無罷了。


西軍倒是兵強馬壯,總兵力二十餘萬,由於近幾十年一直拓邊西北,戰鬥力還是有保證的。但西軍不熟悉河北地區的地理情況,也不熟悉河北、河東兩地長期對契丹作戰形成的彈性防禦體制。


於是,河北空虛不僅導致門戶洞開,失去屏障的京師直接暴露在敵人的兵鋒之下,同時也意味著北宋開國以來實行的彈性防禦策略徹底破產。


北宋的彈性防禦策略已經時過境遷


面對女真人的大縱深突破,北宋方面根本無法像百年前那般組織起連綿的防禦線,也無法形成有力的重兵集團威脅女真人側後,只能在個別軍事重鎮中困守,放任女真人突破到了京師。



金軍南下與北宋強弱無關

4


很多人認為,女真人是看到北宋軟弱可欺才決心南下侵略的。其實也不盡然,女真人的軍政制度決定了無論北宋強弱,他們南下才是正常的選擇,不南下才是不正常的。


很多宋金戰史的愛好者過分注重於雙方戰術、戰略層面的東西,往往忽視了女真人的軍政制度及其對軍事活動的影響。


軍事上的謀克猛安制自不必多說,政治上的勃極烈制度與兄終弟及制導致了女真人的內部矛盾極為激烈且派系問題較為複雜,這也衍生出一系列問題,比如女真人既無法通過政治手段妥善解決繼承人問題,也無法執行穩定的內政外交策略。


簡單地說,滅遼之後,女真人內部有四個派系:太祖系、太宗系、國相系、旁系。


太祖系是以金太祖完顏阿骨打及其子繩果、宗望(斡離不)為代表,太宗系是以金太宗完顏吳乞買及其子宗輔(訛裡朵)、宗幹(斡本)、宗弼(“四太子”兀朮)為代表。


按照兄終弟及的規則,阿骨打死後由吳乞買接班,嫡長子繩果與手握重兵的宗望則有志於接班吳乞買,因此被太宗系提防。太宗系內部也不團結,宗幹、宗弼是一夥的,跟宗輔有矛盾。


金兀朮這麼彪,也不過是掌權者之一而已


國相系是以阿骨打的堂兄完顏撒改及其長子宗翰(粘罕)、附從婁室為代表,因為國相系在滅遼戰爭中戰功卓著,可以說是為金國打下了半壁江山,也因此遭受太祖系和太宗系的排擠和提防,後期可以說是鬱郁不得志。


旁系則是以金太祖、金太宗之弟諳班勃極烈斜也為代表,有志於接班吳乞買,這跟繩果、宗望的目標直接衝突。太祖系的宗望和繩果在明面上都想接班,太宗系的宗乾和宗輔在背後下手。總之就是完顏部自己亂鬥,其他部被捲進漩渦。


在這種情況下,唯有繼續擴張才能暫且解決內部矛盾,無論勝敗都可以。“軍事是政治在另一個層面的繼續”。軍事行動是政治需求的產物,是無法通過政治手段完成的目標以暴力手段解決的結果。


金人如此複雜的內部政治鬥爭,必然決定了他們在戰略上在這個時期是以無限制擴張為主要宗旨的。


固然,金太祖本人對於取得遼地已經比較滿足,主觀上並無意繼續擴張,但新生代的後起之秀則不會答應,在金太祖去世以後,太宗系統的將領也絕不會答應。


若非如此,女真人大概率是沒有南下的可能性的。只不過恰逢北宋內部有嚴重問題,被投降派葬送了百年基業之後,最終便宜了女真人。



歡迎參加徵文大賽,獎金十分豐厚

文史宴“名城巡禮”徵文大獎賽,誠邀各位讀者參加

歡迎關注文史宴

長按二維碼關注

專業之中最通俗,通俗之中最專業

熟悉歷史陌生化,陌生歷史普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