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答:姜維、鄧艾、鍾會之間有哪些不為人知的基情|文史宴

文史宴2019-02-12 12:31:26


文/桓大司馬





本文是應用戶胡圖圖的提問而撰寫。姜維、鍾會、鄧艾是三國後期非常重要的人物,這不僅表現在《三國演義》的小說情節中,通過這三人兩兩之間的對比,我們還能發現魏晉社會演進的諸般伏線,因此很值得撰寫一文詳談。希望胡圖圖用戶滿意。


請輸入標題     bcdef


該內容為騰訊獨家合作內容,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想提問的同學請去此貼,我們每月彙總一次:

文史宴啟動歷史問答,竭誠解答讀者們想要了解的話題


想答題的同學可來下貼,有的題目有懸賞,歡迎揭榜領賞。如果特別想了解什麼問題但上不了榜,可以聯繫大司馬自行懸賞,募人解答:

文史宴10月懸賞答題,歡迎各路高手踴躍揭榜!


請大家多多支持文史宴,我們盡力為大家服務。


三國合法性專題:

曹魏的合法性建構

蜀漢的合法性建構

東吳的合法性建構


建安七子專題:

王粲

徐幹



姜維與鄧艾——老對手的後繼者

1

姜維與鄧艾從社會地位和思想觀念上來說沒多少共同點。


姜維是隴西豪族,鄧艾就算是鄧禹後人,到父輩已經沒落,自己更是一般的農民;姜維對融通今古文經學的鄭玄的學問有所研究,在士大夫中有一定聲譽,鄧艾雖然很景仰名儒陳寔(陳群的祖父),曾經根據陳寔碑文上的語句“文為世範,行為世則”,改名鄧範,改字士則(後來因為族裡有人同名又改鄧艾),但儒學上沒什麼建樹。


他們的淵源主要發生在軍事方面。


姜維的家族雖然已經處於武轉文的提升階段,但是涼州人尚武的風氣和世道並不太平的現實,令姜維依然重視武事,在曹魏時就蓄養死士加以訓練,具有豐富的軍事實踐經驗,因此入蜀之後被諸葛亮評為“敏於軍事”,很快得到重用,成為蜀漢棟樑。


姜維也是個二代


鄧艾身處南陽內郡,並無涼州那樣的尚武風氣,但卻自學成才,對於軍政都極有見地。姜維在諸葛亮的栽培下大放異彩,鄧艾則得到諸葛亮老對手司馬懿的提拔,成為曹魏西線的定海神針。


就姜維與鄧艾的對陣來看,鄧艾略勝一籌,但大體上可以說是棋逢對手。


255年,姜維在洮西之戰中大破魏雍州刺史王經,準備進一步擴大戰果,但動向被鄧艾料中,無功而返;256年,姜維出隴西,因統帥另一路大軍的胡濟失約,被鄧艾打得大敗虧輸,死傷數萬;257年,姜維乘諸葛誕起事反抗司馬昭,出駱谷伐魏,鄧艾、司馬望以少量兵力固守,姜維無機可乘,只得退去;262年,姜維出侯和向河西,被鄧艾擊敗;263年,曹魏發動滅蜀之戰,姜維因蜀漢軍事安排失當,幾乎被鄧艾等軍圍殲於沓中,用計脫出包圍後,鄧艾又偷渡陰平,消滅蜀漢。


姜維北伐過程中,曹魏西線人才濟濟,郭淮、陳泰等水平都跟姜維差距不遠,但姜維以一敵眾,仍能稍占上風,碰到鄧艾以後才是真的“棋高一著,縛手縛腳”,但仍是蜀漢唯一能匹敵鄧艾的將領。


鄧艾是平民中不世出的天才


鄧艾在軍事業績之外,還有主持淮南芍陂屯田,令曹魏不愁軍糧的卓越政績,在軍政兩方面都有不俗表現,而姜維在政治方面沒什麼建樹。故而鄧艾在滅蜀之後自誇“姜維自一時雄兒也,與某相值,故窮耳”,雖然略顯膚淺,但也可說是實情。



鍾會與鄧艾:二代的圈子你不懂

2

鍾會是瞧不起鄧艾的,鄧艾才能再高他也瞧不起鄧艾,反過來鄧艾也瞧不起鍾會,因為兩人在出身上有巨大的鴻溝。


鍾會是曹魏名臣鍾繇的幼子,鍾繇出自潁川鍾氏,是潁川四姓荀、陳、鍾、韓之一。潁川鍾氏本來是長於法律的文法吏家族,但在東漢儒生與文法吏的合流中,鍾氏也開始涉獵儒學,在東漢末年,因為鍾繇的出現,躍升為頂級士族。


曹魏名臣、大書法家鍾繇


曹魏建國後,九品中正制的推行確實是在幫助世家大族壟斷高位,但世家大族俱樂部的准入門檻比較複雜,是官職、學問、名聲、家族勢力的綜合考量,這四個方面,鍾繇官至三公,家學出眾,被曹丕視為“偉人”,家族勢力龐大,自然而然的成為第一等的高門。


但九品中正制下的高門並不能合法的壟斷官職,而是通過讓門中子弟被中正官評為英才(鄉品二、三品)的方式,來擔任那些需要高鄉品才能擔任的官職(於是這些官職不論原來是高是低,比如原來祿秩不高的祕書郎慢慢的也就成了高官)。


雖然中正官肯定存在舞弊的情況,但選出來的子弟也不能太爛,以免引起沒選中的家族的公憤,所以各世族之間存在一定的競爭關係,還是需要培養優秀的後輩子弟來支撐家門,鍾會就是世家大族中相當傑出的子弟。


當時世家大族的愛好已經從儒學逐漸轉向玄學,鍾會的玄學水平雖然達不到嵇康等巨擘的水準,但也相當不錯,有《四本論》等著作傳世,書法等才藝也卓然成家。在此基礎上,鍾會還精於謀略(主要是陰謀詭計),對軍事雖不如鄧艾等宿將精通,但也有一定理論和實踐經驗,不是那些恥言兵事的士族可比。


像鍾會這樣的世家大族子弟,當時已經結成了一個二代圈子,圈子裡面的二代直接彼此熟悉,可以開各種出格的玩笑,比如司馬師問鍾毓“皋繇何如人“,故意犯鍾毓之父鍾繇的名諱,這在當時是十分失禮的行為,相當於今天對人說“我是你爸爸”,而鍾毓回答這個問題說“古之懿士”,則是有意犯司馬師的父親司馬懿的名諱,而雙方並不以此為忤,可見在二代圈內人之間,關係是頗為親密的。


鍾會跟司馬昭是好基友


但是對圈子之外的人,他們就遠沒有這麼友好了。司馬昭就曾經公然嘲笑鄧艾口吃的生理缺陷,問“卿言艾艾,共是幾艾”,鄧艾則很隱晦的反擊說“鳳兮鳳兮,故是一鳳”,是暗用“鳳兮鳳兮,何德之衰”的原句,來諷刺司馬昭失德。司馬昭如此,同是二代圈的鐘會也是如此,屌絲出身的鄧艾再有通天的本事,也會被他們打入另冊。


事實也正是如此,鍾會誣陷鄧艾,一告一個準,在朝堂上那些二代圈朋友們的配合下,輕鬆的就扳倒了鄧艾;當鍾會造反失敗,大家明知鄧艾無罪受冤時,二代圈的衛瓘還派人去殺掉鄧艾,洛陽的二代們則殺了鄧艾的兒子們,把鄧艾的老婆和孫子發配到西域,直到十幾年後,晉武帝才為鄧艾平反。


可以說,鄧艾這樣出自寒門的名將,在魏晉時代越往後處境越險惡,他卻渾然不覺,滅蜀之後處於十分敏感的地位,盡然表現出了驕矜之態,受到二代圈的一致憤恨,真可謂“工於謀國拙於謀身”了。



鍾會與姜維:花花公子自尋死路

3


姜維跟鍾會的共同點比鄧艾要多,因為都是出自大家族。雖然鍾會的家族潁川鍾氏比天水姜氏要高端不少,但天水姜氏也已經開始走上武轉文的爬升之路,雖然進不了最高端的玄學俱樂部,但總歸是跟頂級士族能有些共同語言,不像鄧艾那樣完全無法交流了。


有了這個基礎,姜維為了復國,在鍾會面前的曲意逢迎就大得鍾會的歡心了。鍾會對姜維也刻意籠絡,讓他暫復原職那都是其次,最厲害的籠絡手段則是提高姜維的風評。


鍾會雖然品行卑汙,但因為位高權重且具備較高的玄學水平,對人物的品鑑也算是比較有分量了,他對杜預等人誇獎姜維,說諸葛誕、夏侯玄也未必勝過姜維(公休、太初不能過也)。


諸葛誕、夏侯玄那都是中原的大名士,夏侯玄更是玄學領袖之一,其社會地位決非姜維可比,鍾會這麼說大大的提升了姜維的社會地位,也使他將來做高官的機會大大的增加,他認為這樣足以讓姜維感恩戴德。但姜維對蜀漢心如鐵石不說,在蜀漢這種實行秦制的國家也沒有士族制的傳統,所以姜維雖然表面上跟鍾會談笑風生,但實際上完全不領情。


鍾會的自我感覺相當良好


鍾會以為姜維以及被自己的高門身份折服了,於是對姜維言聽計從,甚至想在殺掉曹魏諸將後,讓姜維率蜀軍五萬為先鋒,突襲長安,幹掉司馬昭,取而代之。


但是如果姜維真能重掌蜀軍,他一定會實行復國之計,把鍾會連同魏軍一起做掉,而根據歷史記載來看,鍾會對此一無所覺,就算成功的殺掉了魏軍將領,也只有死路一條。


為什麼會這樣?因為鍾會有一種士族身份帶來的“貴族自信”,相信姜維這樣的人會被自己的貴族範折服。這種貴族自信後來在西晉劉琨、王浚身上重演,他們也認為自己身份高貴,實力強勁的石勒會真心投降自己,但羯族人石勒完全不感冒這套玩法,於是他們先後悲劇了,而習慣蜀漢那種秦制的姜維這方面也跟石勒一樣,不感冒這套玩法,所以鍾會對姜維使用的殺手鐗、保命符實際上都是沒用的。


所以,當缺少歷練的二代鍾會萌生反心的時候,就已經走向了死路,要不就死在魏將手裡,要不就死在姜維手裡。


姜維對蜀漢可說嘔心瀝血


所以姜維、鄧艾、鍾會三個人形成了一個閉環:姜維軍政能力不及鄧艾,鄧艾官場根基不及鍾會,鍾會心性志局不及姜維。


歡迎參加徵文大賽,獎金十分豐厚

文史宴“名城巡禮”徵文大獎賽,誠邀各位讀者參加

歡迎關注文史宴

長按二維碼關注

專業之中最通俗,通俗之中最專業

熟悉歷史陌生化,陌生歷史普及化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