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答:燭影斧聲,趙匡胤真的是被弟弟趙光義弄死的嗎?|文史宴

文史宴2019-02-12 13:00:49


文/劉路





“燭影斧聲”是宋朝人流傳出來的故事,宋朝人怎麼敢公然宣稱太宗皇帝趙光義弒兄呢?但趙光義在趙匡胤去世前後的行為又確有一定弒兄的嫌疑,於是這兩者被明清藝人合二為一,製造了趙光義燭影斧聲,弒兄篡位的傳說。


請輸入標題     bcdef


該內容為騰訊獨家合作內容,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想提問的同學請去此貼,我們每月彙總一次:

文史宴啟動歷史問答,竭誠解答讀者們想要了解的話題


想答題的同學可來下貼,有的題目有懸賞,歡迎揭榜領賞。如果特別想了解什麼問題但上不了榜,可以聯繫大司馬自行懸賞,募人解答:

文史宴2018年12月懸賞答題,歡迎各路高手踴躍揭榜!


請大家多多支持文史宴,我們盡力為大家服務。

 

嚴格來說,這其實是三個問題。


第一個,燭影斧聲是真的嗎?


第二個,趙光義殺了趙匡胤嗎?


第三個,趙光義是篡位嗎?


那我主要說說前兩個,最後一個簡單說一句。



燭影斧聲:原版、前傳與升級版

1

說起燭影斧聲,稍微瞭解點宋史的人,第一反應都是趙光義搞死了趙匡胤,然後篡位稱帝。可是繼續讓他把這個故事再講細緻一點,你可能就會聽到各種不同的版本。


真的,燭影斧聲的故事版本,真是太多了。我不說別的,就說說宋代的版本。


先來說說原版。原版故事記載於《續湘山野錄》裡,這部書的作者是北宋仁宗年間的和尚文瑩。故事的原文是這樣的(不想看文言文的可跳到下面直接看結論):

 

祖宗潛耀日,嘗與一道士遊於關河。無定姓名,自曰混沌,或又曰真無。每有乏則探囊金,愈探愈出。三人者每劇飲爛醉。生善歌《步虛》為戲,能引其喉於杳冥間作清徵之聲,時或一二句,隨天風飄下,惟祖宗聞之,曰:“金猴虎頭四,真龍得真位。”至醒詰之,則曰:“醉夢語,豈足憑耶?”至膺圖受禪之日,乃庚申正月初四也。自御極不再見,下詔草澤遍訪之。或見於轘轅道中,或嵩、洛間。


後十六載,乃開寶乙亥歲也,上巳祓禊,駕幸西沼,生醉坐於岸木陰下,笑揖太祖曰:“別來喜安。”上大喜,亟遣中人密引至後掖,恐其遁,急回蹕與見之,一如平時,抵掌浩飲。


上謂生曰:“我久欲見汝決克一事,無他,我壽還得幾多在?”生曰:“但今年十月廿日夜,晴,則可延一紀;不爾,則當速措置。”上酷留之,俾泊後苑。苑吏或見宿於木末鳥巢中,止數日不見。帝切切記其語。


至所期之夕,上御太清閣四望氣。是夕果晴,星斗明燦,上心方喜。俄而陰霾四起,天氣陡變,雪雹驟降。移仗下閣,急傳宮鑰開端門,召開封王,即太宗也。


延入大寢,酌酒對飲。宦官、宮妾悉屏之,但遙見燭影下,太宗時或避席,有不可勝之狀。飲訖,禁漏三鼓,殿雪已數寸,帝引柱斧㪬雪,顧太宗曰:“好做,好做!”遂解帶就寢,鼻息如雷霆。


是夕,太宗留宿禁內,將五鼓,周廬者寂無所聞,帝已崩矣。


太宗受遺詔於柩前即位。逮曉登明堂,宣遺詔罷,聲慟,引近臣環玉衣以瞻聖體,玉色溫瑩如出湯沐。

 

簡單來說,就是早年趙匡胤、趙光義兄弟曾碰到一個大仙兒,這位大仙兒自稱混沌,又稱真無,反正一聽就不是什麼靠譜名字。混大仙兒兜裡的錢永遠掏不完,還算出了趙匡胤稱帝、大宋開國的日子。所以老趙建國以後就到處找他。


十六年後,老趙去西京洛陽,終於又遇到了混大仙兒,於是就問他自己還能活幾年。混大仙兒就說,今年十月二十日夜,如果是大晴天,你還能活12年;否則趕緊安排後事吧。


到了那天夜裡,本來大放晴,老趙倍兒高興;結果樂著樂著,突然就陰天下大雪了。於是老趙就急命人把寶貝兒弟弟趙光義叫來,又把身邊的人都轟走了。然後倆人對著大喝一氣,期間光義寶貝兒數次表示自己喝不動了,一個勁兒想跑掉。因為當時宮殿裡點著蠟燭,倆人的人影就映在了窗戶上,這就是所謂的“燭影”。


這個時候已經到了三更半夜,外邊的雪有數存之厚。不知道為毛線老趙突然拿著柱斧戳雪,雪在殿外,那也只能理解為老趙跑到殿外來了。一邊戳,一邊跟他的光義寶貝兒說:“好做!好做!”,然後就寬衣解帶,打著呼嚕睡去了。


至於這個“好做”是什麼意思,對不起,好像宋代人也沒搞明白。現在一般理解為“好好做(皇帝)”或者“你做的好事!”嗯,完全對立的兩種理解。


當天晚上,寶貝兒光義一直住在宮裡。到了第二天早上,大家發現老趙已經掛了。於是光義寶貝兒嚎啕大哭,然後宣讀老趙的遺詔,正式登基。


怎麼樣,是不是感覺在看《聊齋》?不過這個混大仙兒實在不夠範兒,為了讓這個故事顯得不那麼low,在宋神宗年間,“燭影斧聲”出現了升級1.1版。給趙匡胤算命的不再是名不見經傳的混大仙兒,而是名聲如雷貫耳的陳摶老祖!據蔡惇《夔州直筆》記載:

 

太祖召陳摶入朝,宣問壽數,對以丙子歲十月二十日夜或見雪,當辦行計,若晴霽須展一紀。至期前夕,上不寢。初,夜遣宮人出視,回奏星象明燦。交更,再令出視,乃奏天陰,繼言雪下,遂出禁鑰,遣中使召太宗入對,命置酒,付宸翰屬以繼位,夜分乃退。上就寢,侍寢者聞鼻息聲異,急視之,已崩。太宗於是入繼。

 

V1.1版的故事雖然沒有燭影斧聲,但故事的核心是一樣的:神仙算命,老趙藥丸,趕緊叫寶貝兒弟弟來接班。


宋初歷史專用神化人物

陳摶老祖


其實燭影斧聲還有一個前傳。《楊文公談苑》是根據真宗朝詩人楊億的言行整理而成的,這部書裡寫道:

 

開寶中,有神降於終南道士張守真,自言:“我天之尊神,號黑殺將軍,與玄武、天蓬等列為天之三大將。”言禍福多驗,每守真齋戒請之,神必降室中,風肅肅然,聲如嬰見,獨守真能曉之。


太祖不豫,驛召守真至闕下,館於建隆觀,令下神。神曰:“天上宮闕已成,玉鏁開,晉王有仁心。”言訖,不復降。太祖以其妖,將加誅。會晏駕,


太宗即位……

 

這次跳大神兒的換成了道士張守真,玩兒的是神仙附體的把戲。然後說天上的宮殿開門了,晉王有仁心。言外之意,老趙你該上天住天宮去了,地上的事兒就交給你的寶貝兒弟弟、晉王趙光義吧。老趙聽完就想砍人,結果真如張真人所說,上了天宮。


這個天宮故事到此還沒算完。南宋邵博在《邵氏聞見後錄》裡也記載了天宮故事,這沒什麼稀奇的。比較歎為觀止地是,邵博說,這故事“出《太宗實錄》、《國史·道釋志·符瑞志》”。


也就是說,這個天宮故事,是國家承認的國史!


與此同時,著名史學家李燾的鉅著《續資治通鑑長編》也問世了,在這部書裡,李燾集原版、1.1升級版和前傳的大成,搞出了橫空出世的“燭影斧聲”V2.0版,原文如下:

 

初,有神降於盩厔縣民張守真家,自言:“我天之尊神,號黑殺將軍,玉帝之輔也。”守真每齋戒祈請,神必降室中,風肅然,聲若嬰兒,獨守真能曉之,所言禍福多驗。守真遂為道士。


上不豫,驛召守真至闕下。壬子,命內侍王繼恩就建隆觀設黃籙醮,令守真降神,神言:“天上宮闕已成,玉鏁開。晉王有仁心。”言訖不復降。


上聞其言,即夜召晉王,屬以後事。左右皆不得聞,但遙見燭影下晉王時或離席,若有所遜避之狀,既而上引柱斧㪬地,大聲謂晉王曰:“好為之。”

 

在這個版本里,作者領會了1.1升級版的名人效應,在使用原版的“燭影斧聲”的同時,嫁接了官方承認的前傳,順便把容易引起歧義的“好做”改成了“好為之”,還把不合常理的部分(跳大神兒不算)改掉了,比如老趙大半夜突然出戳雪改成了戳地,比如趙光義當天在壓根就沒在宮裡住一宿。


到這裡,“燭影斧聲”在宋代的進化史結束了。在民間和官方宗教界、文學界、史學界各路精英的努力下,終於有了一個官方認可的通行版!


等等,好像哪裡不對?官方為什麼要認可趙光義殺死趙匡胤的“燭影斧聲”?



燭影斧聲,是一場各取所需的人為誤會

2

因為直到《續資治通鑑長編》的“燭影斧聲”V2.0版,“燭影斧聲”說的根本就不是趙光義搞死趙匡胤。說“燭影斧聲”是趙光義殺趙匡胤的,有一種特別傻的說法,就是光義拿著一把大斧頭生生把他哥給砍死了。只是不知道這樣的場景,如何保留一具“玉色溫瑩如出湯沐”的屍體。


其實這是一種附會,因為“燭影斧聲”裡提到了柱斧,關於柱斧是什麼,有說禮器的,有說拂塵的,有說鎮紙的,莫衷一是。但無論如何,不會是一把砍人的斧頭。


燭影斧聲的“斧”不是斧頭


當然,後來有聰明的人注意到了這個bug,於是毒酒說又應運而生。但所有這些說法都沒有領會“燭影斧聲”的精神:趙匡胤知道自己要死了,趕緊傳位給趙光義。傳位!這才是“燭影斧聲”的核心,也才是官方認可、宣傳這個天宮+聊齋故事的原因所在。既然是趙匡胤合法傳位,那麼燭影斧聲哪來的弒兄篡位?至於“燭影斧聲”與篡位聯繫在一起,據說是明清以後小說家乾的好事。


然而“燭影斧聲”說的是篡位還是傳位,其實並不重要,因為這個故事根本就是假的!


前面梳理了半天“燭影斧聲”的進化史,就是為了讓大家看到,這個故事是如何演變成後來的版本的。我們要驗證“燭影斧聲”的真假,當然還是要求本溯源,去研究原版的故事。


首先來說,原版故事裡,除了怪力亂神跳大神兒,有不符合史實的地方。一個是時間。原版故事裡說,決定趙匡胤生死的是“十月廿日夜”的天氣情況。但事實是,趙匡胤在十月二十日凌晨駕崩,那麼故事裡決定他生死的夜晚應該是十月十九日夜。顯然,文瑩沒有注意到這個時間細節,這個bug是李燾的V2.0版才改正的。


另一個bug是趙光義的行蹤。據原版故事記載,趙光義當天就住在了宮裡,一直到天亮。但事實是趙光義當天夜裡住在自己府上,有官方史料為證(後面會詳細說),所以後面兩個升級版本都把這一條去掉了。


可是無論升級版的故事如何完善,原版就是原版,“燭影斧聲”的故事從一開始就漏洞百出。


那為什麼會漏洞百出呢?因為文瑩的初衷,根本就跟宮闈祕事無關。仔細閱讀《續湘山野錄》,就會發現很有意思的事情。


緊挨著“燭影斧聲”前面,講的是趙匡胤打北漢,北漢向宗主國契丹求救。契丹的宣徽使王白能掐會算,算出趙匡胤打不下北漢,還算出10年以後北漢滅亡,宋遼交戰等等細節。總之,這個故事的核心,是王白大仙兒很神。


緊挨著“燭影斧聲”後面,講的是太宗朝,文人潘閬裝神弄鬼嚇唬另一位文人柳開的故事。


總而言之,真真假假,不管是真大仙兒還是假扮鬼,“燭影斧聲”前後都是些怪力亂神的故事。如果把眼界放開,《湘山野錄》和《續湘山野錄》這兩部書裡,這種“聊齋故事”比比皆是。考慮到文瑩的和尚身份,和他弘揚佛法的用心,“燭影斧聲”其實就是一個宣傳混沌大仙兒能掐會算的軟文。


只不過,文瑩想用一個離奇的故事,宣傳宗教精神;宋代皇帝看重的,卻是趙匡胤傳位趙光義的政治合法性;到了後來的藝人文人那裡,宮鬥殘殺成了最大的流量價值。一個“燭影斧聲”被多次綁架,最終從“合法傳位”綁成了“弒兄篡位”。

 


趙光義到底有沒有弒兄篡位

3


無論“燭影斧聲”是真是假,無論他的初衷是證明“傳位”還是“篡位”,其實都無法說明,趙光義是否殺了趙匡胤。


關於趙光義弒兄,其實沒有任何直接證據。但是話又說回來,可疑的行為和動機還是有的。


先來說說直接的行為。宋代官方史料裡,記載了三個人的三件事。


第一人是程德玄,趙光義的親信,而且善醫術。根據宋代國史編纂而成的《宋史》,其《程德玄傳》記載:

 

太祖大漸之夕,德玄宿信陵坊,夜有扣關疾呼趣赴宮邸者。德玄遽起,不暇盥櫛,詣府,府門尚關。方三鼓,德玄不自悟,盤桓久之。俄頃,見內侍王繼恩馳至,稱遺詔迎太宗即位。德玄因從以入,拜翰林使。

 

作為趙光義的心腹,程德玄大半夜不睡覺,說有人讓進宮。於是跑到趙光義府門口等著,然後就等來了趙匡胤的傳位遺詔。你說程德玄是半夜失眠出來發神經,碰巧遇到天上掉餡餅的機率大;還是本來就知道這裡有餡餅,專門跑來等的機率大?


第二個人是馬韶,跳大神兒的。趙匡胤稱帝以後,禁止民間跳大神兒,怕這幫人陳說天命,忽悠人造反。馬韶其實是個法律邊緣的危險人物,可是程德玄居然跟他關係很好。據《宋史·馬韶傳》記載:

 

十月十九日,既夕,韶忽造德玄,德玄恐甚,詰其所以來,韶曰:“明日乃晉王利見之辰,韶故以相告。”德玄驚駭,止韶一室,遽入白太宗。太宗命德玄以仁防守之,將聞於太祖。及詰旦,太宗入謁,果受遺踐阼。

 

看見了沒有,又一個在十月十九日就知道趙匡胤要掛的。寫《續資治通鑑長編》的李燾認為這事兒不靠譜,因為跟《程德玄傳》相矛盾。但我覺得一點都不矛盾,程德玄把馬韶關在家裡,然後再去趙光義的府上,完全來得及。


最後一個人,是王繼恩。這是個宦官,用清宮辮子戲裡大家最熟悉的角色類比,就是個“大內總管”;另外他還兼任武德使,簡單來說就是類似於明代東廠廠公的角色。


《宋史·王繼恩傳》關於他在趙匡胤去世這天夜裡的行蹤,記錄比較簡單:

 

及崩夕,太宗在南府,繼恩中夜馳詣府邸,請太宗入。

 

後來寫《資治通鑑》的司馬光,又從錢公輔處打聽到一個更八卦的消息:

 

太祖初晏駕,時已四鼓,孝章宋後使內侍都知王繼隆召秦王德芳,繼隆以太祖傳位晉王之志素定,乃不詣德芳,而以親事一人徑趨開封府召晉王。見醫官賈德玄先坐於府門,問其故,德玄曰:“去夜二鼓,有呼我門者,曰‘晉王召’,出視則無人,如是者三。吾恐晉王有疾,故來。”繼隆異之,乃告以故,叩門,與之俱入見王,且召之。


王大驚,猶豫不敢行,曰:“吾當與家人議之。”入久不出,繼隆趣之,曰:“事久將為他人有矣。”遂與王雪中步行至宮門,呼而入。繼隆使王且止其直廬,曰:“王且待於此,繼隆當先入言之。”德玄曰:“便應直前,何待之有?”遂與俱進。


至寢殿,宋後聞繼隆至,問曰:“德芳來邪?”繼隆曰:“晉王至矣。”後見王,愕然,遽呼“官家”,曰:“吾母子之命,皆託官家。”王泣曰:“共保富貴,無憂也。”德玄後為班行,性貪,故官不甚達,然太宗亦優容之。

 

這段故事記載於《涑水記聞》,據李燾分析,《涑水記聞》是司馬光為了寫《資治通鑑後紀》而準備的資料集。錢公輔曾做過知制誥,比較接近中樞,所以司馬光從他那兒搞到一些宮廷消息,可信度還是可以的。只不過程德玄和王繼恩的名字出了點問題。


我們來綜合一下。在官方正式承認的檔案裡,在趙匡胤去世前夕的那個夜晚,跳大神兒的馬韶來找趙光義的心腹程德玄,告訴他今天晚上趙光義大吉大利;於是程德玄把馬韶關了起來,三更半夜跑到趙光義府門前等著;這時候王繼恩拿著遺詔來了,趙光義入宮繼位。而《涑水記聞》補充了一點,就是當時宋皇后想迎立趙匡胤的少子趙德芳,結果由於王繼恩的堅持,趙光義急匆匆搶著入宮繼位了。


有沒有覺得哪裡彆扭?問題就在馬韶和程德玄,怎麼就像事先知道趙匡胤會掛一樣。一個說趙光義大吉大利,一個跑來等消息,而且真的就等來了王繼恩。


所以我說,在趙匡胤去世的那個夜裡,趙光義,至少是他的黨羽,具有“可疑的行為”。“燭影斧聲”衍生出的趙光義用毒酒毒死趙匡胤,也是從這個可疑的行為變種出來的。那個程德玄不是醫生嘛,能醫人者必能殺人。


除了“可疑的行為”,趙光義對趙匡胤下手,還有一個“可疑的動機”,那就是趙匡胤扶持兒子趙德昭。


這個我不展開說了。就說兩點。一個是在趙氏宗族內部的官職體系中,除了趙光義,趙匡胤的四弟趙光美(就是後來的趙廷美)、大兒子趙德昭、小兒子趙德芳,他們三個人的官職,是按照年齡依次從高到底的。可是在開寶六年(973年),這個次序竟然被不聲不響地打破了。


當時有一種官職叫檢校官,簡單說就是一個榮譽性官職,純粹就是誰高誰好看,沒權也沒錢的一種職位。開寶六年,趙光美和趙德昭同時加檢校官,按說應該是光美高於德昭才對。可事實是,光美的檢校太保低於德昭的檢校太傅。


開寶九年(976年),在趙匡胤人生的最後一年裡,吳越國王錢俶入朝。以往接待諸侯或者降王的任務,都由趙光義擔任,然而這次,趙匡胤把機會給了趙德昭。


顯然,趙匡胤正在逐漸擡高趙德昭的地位,並讓趙德昭參與政事,鍛鍊能力。假以時日,趙德昭必然成為趙光義的競爭對手。


所以我說,趙光義搞死趙匡胤,具備“可疑的動機”。


但是不管行為和動機多麼可疑,也只是可疑而已。這期間到底有什麼蹊蹺,史料已經無法給予更多真相。或許來自敵國的記載,可供參考。


據《遼史·景宗本紀上》記載:“宋主匡胤殂,其弟炅自立。”趙炅,就是趙光義繼位以後改的新名字。

 

因為篇幅有限,第三個問題,也就是趙光義繼位的合法性,我就不展開說了。不過可能會讓大家很失望,從史料來看,趙光義的繼位在程序上完全合法。理由有四個:


1、金匱之盟。就是趙匡胤傳趙光義,趙光義傳趙光美,趙光美再傳回趙德昭。這個有爭議,問題也比較複雜。我是傾向於,有這個三傳約存在。那麼趙光義首先具備了繼位資格。


2、親王尹京。趙光義封晉王,任開封府尹。按照唐末五代慣例,親王同時兼任首都市長,這就是合法的皇位繼承人。趙光義實際上就是合法的皇儲。


3、太祖遺詔。以往一直都說沒有趙匡胤傳位趙光義的遺詔,不過據王育濟先生考證,其實《宋會要輯稿》裡就有傳位詔書的全文。別的地方也有原文記載,只是要麼記錯了時間,要麼過於零散,因而長期以來沒有得到人們重視。當然,你問這個遺詔是真的假的,反正現在還無法證明它是假的,估計以後也很難。


4、搶先繼位。所以從程序上來看,趙匡胤不管是不是正常死亡,第一順位人都是趙光義。宋太后讓王繼恩去找趙德芳,這才是非法要搞事情。就算不讓趙光義繼位,趙光美、趙德昭的合法性都遠遠高於趙德芳。所以從合法程序來說,趙光義並沒有搶趙德芳的皇位,反而宋皇后和趙德芳是搶奪的一方。


趙光義的即位應該是合法的


當然,皇位這種東西,自古以來就沒有說你的就是你的,當了皇帝的還能被拉下馬,何況趙光義只是個皇儲。所以趙光義搶先跟著王繼恩入宮去搶奪自己合法的皇位,這一點反倒是沒什麼好吐槽的。

 

最後總結一下:


1、“燭影斧聲”純屬子虛烏有。和尚想用它宣傳宗教,皇帝想用“傳位”來加強合法性,藝人想用“篡位”來吸流量,大家一起用一個假故事忽悠吃瓜群眾而已。


2、在趙匡胤去世前夕,趙光義行為可疑,也具有殺人動機。因此不能完全免除他弒兄的可能性。但這也只是一種可能性,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他真的動手了。


3、趙光義繼位在程序上完全合法,並沒有“篡位”的證據。


歡迎參加徵文大賽,獎金十分豐厚

文史宴“名城巡禮”徵文大獎賽,誠邀各位讀者參加

歡迎關注文史宴

長按二維碼關注

專業之中最通俗,通俗之中最專業

熟悉歷史陌生化,陌生歷史普及化


大司馬強烈推薦劉路在掌閱app主講的《跟諸葛亮學人生布局》。諸葛亮不是“多智近妖”的神,而是跌跌撞撞一輩子才成長為“天下奇才”的人。這裡無關演義,只說歷史。


【點擊閱讀原文,下載掌閱app,即可收聽。大咖史航、文史宴·大司馬、小方說歷史·張方聯合推薦】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