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藝術家逛窯子的那些事兒

798手繪網2019-02-16 23:22:51

卷首語:藝術家浪嗎?19世紀晚期巴黎的藝術家是有點浪!畢竟活在賣淫的黃金年代。甚至,夏爾.波德萊爾曾寫道:“什麼是藝術,藝術就是賣淫!”那時,嫖娼也成了藝術家探索的一大主題。藝術家把妓院當畫室,妓女開始寫自傳或回憶錄。





19世紀晚期巴黎處於狂熱的商業經濟時代,大量的男女從鄉村湧入城市。傳統的社會結構與行為方式受到衝擊。男人們熱衷於從事證券工作,女人除了從事報酬低的職業,也可能是一名性服務者。這個時期賣淫業合法!


等候


Jason Farago曾說:"在十九世紀晚期的巴黎,嫖娼是日常生活的重要部分。想了解那個時期的藝術,甚至之後發生的一切,嫖娼是基礎。"


在迷戀美好肉體的巴黎,藝術家也混跡妓女圈找需求。比如,梵高、馬奈、德加、勞特累克、畢加索等藝術家,需要女體模特啊!


街頭(巴黎女子)



01

梵高割耳朵與妓女?



大家都知道梵高割下了自己的左耳,但是這次割耳的嚴重程度一直存在爭議。梵高是割了一小塊耳朵,還是整個耳朵呢?


費利克斯·雷伊醫生肖像

梵高割掉耳朵後的治療醫生


美國曆史學家Steven Naifeh,在2011年出版的《梵高傳》中稱,“看到梵高部分耳朵還留著,實際上留下的部分很大,從正面看,根本注意不到耳朵被割過。”


費利克斯·雷伊醫生1930年寫的一封信

畫出了梵高被割掉的耳朵


不過,梵高割掉耳朵後的治療醫生(費利克斯·雷伊),在一封短箋中畫下了被割掉的耳朵,表明梵高真的割下了整隻耳朵。


梵高


對於梵高自殘的說法也是眾說紛紜。保羅·高更在自傳《此前此後》中描述了在阿爾勒,自己決定離開之後與梵高發生的爭執,梵高拿著剃刀追他,直到高更制止了他,然後梵高回到家做出了自殘的舉動。


自畫像


也有人說,他的耳朵是為妓女而割。他每次去一個妓女的房間要花五法郎,梵高沒有,於是妓女常會說,我想要你的耳朵,你沒錢可以把耳朵割給我。


自畫像


這個女人叫,加布麗埃勒,她是在妓院打工的年輕女僕。有一天梵高割下耳朵對她說“好好保管這個東西”,隨即她暈倒了


梵高把耳朵給妓女其實是因為,這個妓女身上有一塊難看的傷疤,梵高為妓女奉上自己身體的一部分,用於修補她身體的一部分,這是帶宗教意味的。他在給予她鮮肉!


在永恆之門


那隻左耳或許不能證明梵高混跡妓女圈,但是另一位妓女可以證明,那就是茜恩,梵高出於同情心讓茜恩成為自己的模特,畫了茜恩系列。


悲傷

抽菸的茜恩

茜恩哺乳


後來他還與茜恩結婚了,由於家庭原因和經濟的壓力,茜恩又做回了妓女,這期間梵高也染上了梅毒,兩人關係愈下,在1883年梵高離開了這個女人。


這一別便是永遠,1890年梵高用手槍自殺,1904年,茜恩投河自盡。


茜恩孃家的後花園



02

嫖娼誕生現代藝術



在咖啡館


掀到腳踝以上的裙襬,火辣直接的凝視,咖啡館裡獨自一人喝著咖啡或在街頭唱歌、在劇院跳舞、洗衣服、裁縫、在外遊蕩的女子,你看到的女人,她們或許也是站街女。


森林舞會


19世紀末的巴黎彷彿本身是個大妓院。在這裡,你不能確定一個人特定角色,誰是誰,是她,不是她?這些問題也讓藝術家們困惑和著迷。


馬奈


有一天馬奈就在巴黎領回了她的繆斯,維多利安·莫涵(Victorine Meurent)。


女歌手


雖然馬奈曾與他父親的情婦來往三年,期間蘇珊娜還懷孕生下了一個不知是馬奈弟弟還是兒子的男孩!馬奈的父親去世後,馬奈便與蘇珊娜結婚了。但是這並不能阻礙馬奈在外拈花惹草。


驚喜


從馬奈的畫中我們可以感受到,馬奈很愛維多利安,馬奈曾多次畫維多利安,最讓人忘不了的是她的眼神,每次都直勾勾的看著我們,不遮掩的神情....


奧林匹亞

畫中妓女的姿勢靈感來源於爾喬內的《沉睡的維納斯》、提香的《烏爾比諾的維納斯》、戈雅的《裸體的瑪哈》


這幅《奧林匹亞》中躺著女子就是維多利安,擺著女神維納斯的pose。且以希臘之神奧林匹亞命名!


草地上的午餐


上流社會的紳士們都是妓院的常客,看到馬奈把社會底層的妓女搬上臺面侮辱女神們,曾引起軒然大波。


馬奈不過是用作品,揭開了這個時代虛偽的面具,妓女才是巴黎的女神!



03

德加的冷漠與舞女



德加和馬奈都屬於資產階級家庭,有錢!都知道德加是舞女控,但是屬於上層社會的德加,看不起出身低賤的舞女。她們找金主,用身體換金錢。


舞女


他將舞女的臉畫的十分醜陋,以此表達她們出身於勞動階層。在那個時代正經女子穿長裙,裙下只能露出有限的腳踝!芭蕾舞女穿紗裙露大腿的尺度和我們現在光下身差不多。


後臺的舞女


高更曾評價道:“德加筆下的舞女,不是女人,只是一根保持平衡的奇妙線條”


浴缸中的女人


德加一輩子也沒結婚。只是曾與他的模特蘇珊·瓦拉東保持過親密關係。自己說是因為不能想象自己的太太,在那些芭蕾舞女的畫作前誇讚那些畫很美!誰知道呢?畢竟藝術家腦回路是和我這天朝漁民不同。


梳髮女子背像


德加在每天在用身體交換金錢的現實中,冷漠的看舞女們並把她們畫成美麗的畫,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毫無批判精神。或許,人心的冷漠才讓人感到可怕!


臺上的芭蕾舞者



04

畢加索與幾百位妓女



性和愛彷彿是畢加索的創作原動力,在畢加索的畫中僅妓院題材的作品就有幾百幅。他還在學校時就經常出入妓院,還稱自己是從孩童時代一下就過渡到性成熟。


亞威農少女


除了妓院,畢加索還曾去19世紀末關押妓女的聖拉扎爾監獄,探望遭受不同程度的性病侵蝕,或因梅毒而身體變形的女子們,將她們畫下來,體現出她們的痛苦和壓抑。


月光下的聖拉扎爾監獄的女子



05

勞特累克嗨死了





勞特累克出身於世襲貴族家庭,因身患殘疾而深陷自卑。他認為自己一輩子都不可能被女人愛上。


走進紅磨坊


不幸的是,他還是在愛情上翻船了。他愛上了妓女蘇珊娜·瓦拉東(她曾受過德加和勞特累克的指導,最後她成了一名畫家),然而瓦拉東並不愛他,只是想騙他的錢!


拉起她的襪子


傷透心的勞特累克和瓦拉東分手後,便沉淪於風月場,染上了梅毒。


坐著的小丑


“風月場是一個放大最原始慾望的地方,也是一個撕碎靈魂的地方。


Rousse


後來勞特累克直接搬進了紅磨坊的娼樓與妓女同住,期間他畫了許多妓女的真實生活。


《身體檢查》磨坊街娼樓裡,妓女們接受身體檢查,如果被出性病就會被逐出妓院還會被送往監獄


最終,勞特累克在37歲死於縱慾交叉感染。在風月場勞特累克的靈魂被撕碎了,永遠失去了愛的能力。


紅磨坊妓女的生活


在19世紀末,一個由酒精、妓女、藝術家組成的浪漫巴黎,處於一個男權主導的社會中,性與權力緊密地結合在了一起。男人在婚姻生活和生理慾望之間鬥爭,女性在賣淫之路上,開始了自我覺醒,從而追求獨立自主逐漸成為新女性。


圖片源於網絡,侵權聯繫刪除


在風月場,永遠別墜入愛河


更多精彩,猜你喜歡

點擊查看

點擊查看

https://weiwenku.net/d/109953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