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萬花完了,人也沒了!醫生說,最後買來的都是痛苦!

脈脈養生2019-02-23 15:48:07

點上面“脈脈養生

養生經典、中醫講座、疑難解答、健康快樂


在愛奇藝一檔綜藝節目《奇葩說》中,引發了一場關於“人生生死”的大討論。面對生死,你會渾身插滿管子與之戰鬥到最後一刻,還是有尊嚴從容的離開人間?


“我想死……”


這是一位85歲老人全身插滿管子,去世前反覆說的一句話。


躺在急診搶救室的床上,帶著氧氣面罩,喉部打了個洞,一根粗長的管子連向呼吸機,進食通過鼻孔,意識清醒但無法言語……醫生的無奈,子女的顧慮、伴侶的不捨,他們掙扎著用已經沒有靈魂的肉體延長生命。這種狀態可能會維持幾個小時,也許幾天,也許是幾年……


有時候想死,並不容易!


中國抗癌協會副祕書長、陸軍總醫院腫瘤科主任醫師劉端祺,從醫40年的劉端祺經手了至少2000例死亡。


劉端祺


這個每天把人從深井裡往外拉、跟腫瘤作了幾十年鬥爭的年過六旬的大夫說,從學醫起他就知道:三分之一的疾病治不治都好不了,三分之一的疾病治不治都能好,只剩下三分之一的疾病給醫學和醫生髮揮作用的。


有數據顯示,人一生75%的醫療費用花在最後的治療上。在ICU病房可以迅速榨乾一個家庭全部積蓄。


在那些癌症病人最後的時刻,劉端祺聽到了各種抱怨。有病人對他說:“我為治病賣了房,現在我還是住原來的房子,可房主不是我了,每月都給人家交房租,我死的心都有。”


還有病人說:“就像電視連續劇,醫生導演完每一集,都告訴我們,不要走開,下一集更精彩,但直到最後一集我們才知道,儘管主角很想活,但還是死了。”


有時候,劉端祺會直接對一些癌症晚期的病人說:“買張船票去全球旅行吧。”結果病人家屬投訴他。沒多久,病人賣了房來住院了。又沒多久,這張病床就換上了新床單,人離世了。


在這2000多例死亡中,“花掉370萬的人”是很獨特的一個。這位房地產老闆對劉端祺說,我最大的優勢是有錢,我花100萬讓我老婆活10年沒問題吧?劉端祺說,一年都有問題,一個億都活不成。


最後370萬流水樣花完了,患乳腺癌的妻子也走了。


家屬認為,我不惜一切代價,用最好的藥、最先進的設備,人就不會走。而醫院也很樂意被市場這隻無形的大手拽著。可事實上,錢能買到高檔病房,卻買不到命、買到的都是“痛苦”。


事後大家反思,在ICU病房,只能看到各種醫學技術的“表演”,而作為對人類同胞基本的關懷,“空氣太稀薄了”。


我們搶救過一個老太太,她的孫子對我們說,你們一定要像打一場戰役一樣救我奶奶,而且這場戰役只能勝利,不能失敗。但你知道他奶奶多大歲數了?105歲!


對那種“生命不息,化療不止”的觀點,劉端祺一直持反對態度,可這種態度常常得不到許多同行的理解。


劉端祺說,整個醫院,他最不願意去的就是ICU病房,儘管那裡展示著最先進的設備。在那裡,他分不清“那是人,還是實驗動物”。



死亡是每個人必修課,

至今我們還沒學會如何“謝幕”


死亡是每一個人的必修課,它是我們此生的終點,也是我們的歸宿,至今我們還沒學會如何“謝幕”!


可是,當死亡來臨時,我們都努力抗爭著。但是,死亡是每一個人都無法逃避的事實,縱使有千萬個不願意也必須去面對它。死亡的方式也有千萬種,關鍵的問題是,當我們知道死亡已經逼近時,我們能否有自己的選擇,有尊嚴的死去。


遺憾的是,就這一點來說,我們的國家,我們身邊的很多人,包括我們自己做得並不好。


此前,經濟學人智庫對全球80個國家和地區進行調查後,發佈了《2015年度死亡質量指數》報告:英國位居全球第1,中國大陸排名第71,排倒數第10名。


“科技發展到今天,醫生面對最大的問題不是病人如何活下去,而是如何安詳死掉。”


1999年,巴金先生重病入院治療。一番搶救後,他終於保住了性命,但鼻子裡從此插上了胃管,進食通過胃管,一天分6次打入胃裡。胃管至少兩個月就得換一次,長長的管子從鼻子裡直通到胃,每次換管子時他都被嗆得滿臉通紅。長期插管,嘴合不攏,巴金下巴脫了臼。只好把氣管切開,用呼吸機維持呼吸。

 

巴金想放棄這種生不如死的治療,可是他沒有了選擇的權利,因為家屬和領導都不同意。每一個愛他的人都希望他活下去。哪怕是昏迷著,哪怕是靠呼吸機,但只要機器上顯示還有心跳就好。就這樣,巴金在病床上煎熬了整整六年。他說:“長壽是對我的折磨。”

 

白巖鬆:

好死不如賴活著,得改改了!


白巖鬆說:“中國人討論死亡的時候簡直就是小學生,因為中國從來沒有真正的死亡教育。中國人‘好死不如賴活著’的思想,得改改了!”



“我們四處在提倡健康壽命,因為中國預期壽命已經到了76歲。如果一個人從65歲就開始進醫院,不管對個人還是對這個社會,代價都很大。”

 

宋美齡過了一百歲的時候,在美國曾經發過這樣的感慨:“上帝為什麼對我如此糟糕,還讓我繼續活下去,我已經沒有認識的人了。”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如果生命一旦到了你已經沒有認識的人,你沒有任何牽掛的時候,我不知道那個長度還有何質量?比如說我們會說到印度的“生如夏花般燦爛,死如秋葉般靜美”(泰戈爾的詩句),在他的背後有對生命的認識。而中國呢?我們就一句話:“好死不如賴活著。”

 

死亡才是對人生最精準的教育


在剛剛最新一期的《奇葩說》節目中,一位辯論選手邱晨透露自己患上了甲狀腺惡性腫瘤,外加淋巴結轉移。她說,在自己檢查出癌症後,並沒有一蹶不振,如何面對死亡是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去思考的。


 

《奇葩說》辯手邱晨說:“死亡才是對人生最精準的教育,它會照亮我們,逼我們去改掉那些生活中不健康的陋習。”比如,很多年輕人的“靈感、情緒”都來自於晚上,晚睡是我們目前的生活方式,我們不願意去改變,改變它就是改變自己。可是生病後,面對死亡時我發現,我比我自己以為的更容易、更快的接受了早睡早起的這件事情。



沒錯,死亡是每一個人的必修課,它不跟你討價還價,我們每個人都是從出生的那一刻,就朝著人生終點走去。


可當死亡來臨時,我們都努力抗爭著。但縱使有千萬個不願意也必須去面對它。死亡的方式也有千萬種,關鍵的問題是,當我們知道死亡已經逼近時,我們能否有自己的選擇,是渾身插滿管子痛苦的戰鬥到最後一刻,還是有尊嚴的從容離開人間?



尼采說:“不尊重死亡的人,不懂得敬畏生命。”但願每一個人看完這篇文章的人都懂得生的意義的同時,也能學會試著去理解死亡的意義!

https://weiwenku.net/d/109971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