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麻瓜的魔法世界

清華女的巴黎學廚日記2019-03-02 20:26:10


《神奇動物在哪裡》終於上映了,魔法世界再一次向我打開了門,只是我迷路的貓頭鷹還不知道在哪裡,也不知道它什麼時候才能把我霍格沃茲的通知書還給我。



如果能快一些的話,也許我還能趕得上再去進修一個研究生,這樣就不用苦惱現在是該選擇考研還是工作還是公務員了。


也許我會說的有一些誇張,但我想,應該沒有人能在進入過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之後還不沉浸在其中的吧。不光是為奇幻的魔法,也為那另一個世界裡的感情與故事。



印象深刻的片段比如海格瞭解哈利的心情,知道他思念父母卻沒有他們的照片,而特地向哈利父母的老朋友寄去信件,好收集照片製作一本精美的相冊。


哈利沒有擁有過和父母一起的生活,但從此以後,他卻可以和在翻看相冊時與向他招手、微笑的父母創造很多很多同樣甜蜜的回憶。



也比如在晚餐時間每一次鄧布利多對孩子們的親切鼓勵,對每一件似乎微不足道的小事的肯定。


之前在微博抽獎抽中了一根鄧布利多的魔杖。夜騏的尾羽,漂亮的接骨木,當然都沒有。也許是因為我只是一個麻瓜而已吧,神奇如老魔杖也並不能在我手上發揮作用。


但那天,當我帶著它和朋友外出,在飯店能夠感應的自動門面前揮舞並說出「阿拉霍洞開」時還是體驗了一把做巫師的樂趣。



其實年紀要是再小一點的話,也還是能夠倔強的想「我的貓頭鷹只是撞上了樹,撞暈了又迷了路,耽誤好長時間,所以才沒出現」。


不過現在不行了,雖然也許還是嘴硬,但不得不在心裡承認,自己不過是個麻瓜的事實。


雖然這樣,本麻瓜也還是相信,生活中有很多巫師悄悄點亮的魔法時刻。



上週在公司有一些低落的時候,恰逢有個夥伴過來分了一把跳跳糖,黃澄澄的一把碎糖安安靜靜的待在白色餐巾紙上,像巫師煉出的魔法粉末。


這是我人生中跳跳糖的高光時刻,他們在我嘴裡跳舞,我的心情也跟著他們的舞蹈愉悅起來。


另一個姑娘說,感覺嘴裡好像在噼裡啪啦的放鞭炮,就好像過年了一樣。以前從沒覺得跳跳糖會有這種魔力,想來或許是哪位魔法世界的朋友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工作吧。比如賦予糖一個快樂咒什麼的。




再之前是還在上高中的時候,週五下午下課終於能回家了,但成績放榜、忽然翻倍的作業、老師對我現狀委婉的分析一起累成了山,壓得我有點喘不過氣。


回家的公交車總是要花費漫長的時間等待,那天我剛出門就看見了它,只是它剛剛停穩,我卻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


我揹著滿書包的作業,向它飛奔,就像士兵的負重練習。然而,站臺上的乘客都已落座,我卻還與它有一段距離。



我正想要放棄的時候,它卻仍然停在原地,好像在等我。我再次飛奔起來,踏上車門的一瞬間車就開了起來。


在司機叔叔說「你終於來啦」的那個時刻,不知為何,好像心裡變輕鬆了許多,覺得不管什麼困難都可以試著去解決。


我想,也需要感謝那時候「做好事不留名」的巫師朋友吧。就算不能擁有霍格沃茲的學歷,但這樣想著而使本麻瓜擁有了一些神奇的魔法時刻,好像也還不錯。



神奇的事情不光是在人與人之間發生,在物與物之間也是可能的。就比如,從前我從沒想過,原來豆腐、抹茶、巧克力也能做成朋友,甚至和諧的讓人想為他們搬上一個最佳搭檔的獎盃。



清香絲滑的豆腐被包裹在細膩的抹茶巧克力中,緩和了白巧克力中濃郁的甜蜜。相比其他夾心巧克力來說,豆腐夾心抹茶巧克力更加清口,吃一口好像是一杯甜度恰好的抹茶豆奶緩緩劃過喉嚨,落進胃裡。軌跡在身體裡畫出一幅畫叫做幸福。


你生活中有過類似的魔法時刻嗎?如果有的話,也歡迎在評論區和我們一起分享哦。








https://weiwenku.net/d/10999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