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男生喜歡歐派也不是錯呀?

虹膜2019-03-02 23:46:39

文 | 盛昊陽


在京都大學的同窗史中,並稱「京大雙璧」的森見登美彥和萬城目學結下了眾所周知的深厚友誼,但如果要問,連萬城目學也比不上的,和森見登美彥相性最好的人是誰?


只要你看過動畫版的《四疊半神話大系》和《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肯定情不自禁地回答是跟他同步率最高的湯淺政明,順便給這兩位鎖死CP,鑰匙自己吞了。

 

《四疊半神話大系》(2010)


不過,森見登美彥的小說也不是本本都色彩濃烈絢爛已極,《宵山萬華鏡》或新作《夜行》能被湯淺政明拍出何種奇觀,自然是值得粉絲腦補的事情。像《企鵝高速公路》這種風格清淡的小品作,在新晉導演石田祐康的手中,幻化出的則是東寶量產式的夏日冒險物語。

 

《企鵝高速公路》(2018)


滿腦子黃色廢料的思春期小學生邂逅神祕大姐姐,被一系列不明事件搞得暈頭轉向,最後才恍然大悟,青春的本質就是在瞬息萬變的迷惘和堅定中仍向著遠方不停奔跑。



很難說森見登美彥在創作《企鵝高速公路》的時候,到底有沒有從GAINAX和Production I.G合拍的神作動畫《FLCL》中汲取了靈感。乍看上去,人小鬼大的青山君和頭上長角的直太,善解人意的大姐姐和暴力女春園晴子,平靜悠閒的日式小鎮和蒸汽朋克城「疏瀨」,既似曾相識,又大相徑庭。

 


《FLCL》的標題用英文讀出來就是fooly cooly,在成年人看來愚不可及的行為,對於還在換牙期的少年而言,也許正是比拯救世界還酷的事情。關注大姐姐比誰都大的胸部,對乳搖產生興趣,對比媽媽和大姐姐的胸部形狀,本來就是全世界的早熟小學生可能都有的心路歷程。

 


喜歡「歐派」有什麼錯?四年級小學生青山的人設,似乎一反傳統日系動畫中二少年的模板,勤勉努力,有目標卻不瞎展望,不張牙舞爪,也不戰戰兢兢。少年有一本視若至寶的手賬本,分門別類、一絲不苟地記錄生活中因為好奇認真探索的一切事情,而胸部的話題只能算是其中之一。

 

但是,青山君這麼可愛的男孩子,為什麼偏偏喜歡上來歷不明的大姐姐?宅男屬性,高呼「打倒戀愛禮讚主義」的森見登美彥其實有一顆單純的少女心。在他光怪陸離的故事中,只存在著一種戀情,那就是暗戀,區別只在於是小男生憧憬御姐的單向暗戀,還是學長學妹的雙向暗戀。



和《有頂天家族》的主角矢三郎一樣,懂事乖巧的小少年毫不掩飾對姐系角色的迷戀,同時也被同齡的女生濱本默默暗戀著。

 

幸好,有別於連森見登美彥本人都不禁著迷的魔性之女弁天,也沒有狸貓和天狗之間食物鏈的恩怨。《企鵝高速公路》是更貼近於少年成長的故事,能拋出可樂罐變成企鵝的大姐姐溫柔親切,與常人無異,和青山君交談時,還以企鵝的形象調侃面前一本正經裝出大人模樣的少年。

 


阿德利企鵝,學名:Pygoscelis adeliae,掰著鬆動牙齒的青山明明還是個小不點兒,卻用反覆實驗和鉅細靡遺的記錄,一點一點接近了事實的真相。



企鵝是主要棲息在南極及其周邊島嶼,絕不會在郊外住宅區出現的鳥類動物;企鵝公路是企鵝們登陸時,規定的前進路線;大姐姐是夏日颶風一般突然來到,又夢一般驀然消失,了無痕跡,會和青山君下國際象棋,讓他深深戀慕著的美麗女性。



企鵝也可以是中和「海」的負面影響,修復世界缺口的能量體,企鵝公路是通往世界盡頭的道路。而大姐姐呢,是一段意外,一個謎團,一種真理,一份渴望,還是少年浮想聯翩的思想本身?

 

「即使我們只是重複著平凡的每一天,總有一天定能和你相見,心念著這一天,前進吧。」



比起《四疊半神話大系》和《春宵苦短》的兩位縮卵學長,四年級小學生青山君和大姐姐坐在企鵝洪流上的身影如此勇往直前,結局卻並不盡如人意,因為這裡沒有「春宵苦短」,只有來日方長。雖然成長之後,也可能會變成無聊的大人,但就算如此,至少要記住世界盡頭還有F cup的哦內桑在等著你。


合作郵箱:irisfilm@qq.com

微信:hongmomgs

中國的學歷和教育問題,被最近這部超火爆韓劇講得一清二楚

二刷《新喜劇之王》,我再度確認這是好電影

一個真正的電影學博士,哪像翟天臨那麼容易?

《電影日子·2019電影歷》

365天,365部電影

極致美學設計,增加生活的儀式感


和我們一起

把日子過成電影

掃描二維碼

進入虹膜微店購買

https://weiwenku.net/d/10999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