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胎降臨福兮禍兮?婚姻零落“兩”個家

知音2019-03-07 15:58:02

來源:知音讀酷(zydk2677)

隨著政策的放開,越來越多的家庭選擇了二胎。但有些年輕小夫妻精力有限,不得不將孩子分別託付給兩邊父母幫忙照顧,日子久了矛盾頻出。

 

安徽的唐曉芙正是如此,小夫妻被迫分居,原本和和美美的婚姻風雨飄搖……


 -01-


2009年冬天,安徽省蕪湖市的小情侶唐曉芙和李漁邁入結婚殿堂,並於次年生下一個大胖小子。

 

兩人都忙於工作,李漁的父母退休了,就大包大攬了帶孫子的任務,小兩口白天只管上班,在各自單位解決午餐,晩上到爺爺家吃現成的熱乎飯,順便把兒子接回家。逢到週末,一家三口閒悠悠地去唐曉芙孃家轉轉,或是附近旅遊散心,小日子過得十分舒坦。

 

李漁和唐曉芙都是獨生子女,再要一個寶寶完全符合國家政策。雖然爺爺奶奶帶不了兩個,但唐曉芙的父母也要退休了,樂意替他們帶孩子。20136月,唐曉芙懷孕了,兩個月後,大寶上了幼兒園,她可以安心養胎。

 

孩子在肚子裡時,唐曉芙就跟李漁商量,小寶生下來跟她姓唐。唐曉芙理直氣壯:“小寶讓我爸媽帶,就得跟我們姓!”李漁有些不樂意,李漁的父母更是在背後直嘀咕:“要是生個丫頭就算了,生個小子怎麼能跟別家姓?”

 

經歷了孕吐、妊娠高血壓等折磨,唐曉芙終於在2014年春天產下寶寶,是個七斤半的男孩,母子平安。唐曉芙的父母徹夜陪床照顧,小寶名字還沒取好,但由於唐曉芙的堅持,小寶姓唐已是板上釘釘的事了。

 

李漁只好開導父母:“現在好多人家都這樣,唐曉芙也是家中獨苗,小寶跟唐家姓,外公外婆會更疼他。”李漁爸媽想到已成定局,只好算了,可心裡烙下一個陰影,看小寶就沒有以前熱情了。特別是李漁爸爸,一想到親孫子不跟自己家姓,心裡就堵得慌。

  -02-


李家的態度唐家看在眼裡,心裡自然不快活。唐曉芙從醫院出來就被接去孃家坐月子。李漁去看小寶,唐曉芙的媽媽話裡有刺:“瞧你爸媽這態度,曉芙給你家添了兩個孫子,鬼門關裡走了兩趟,這坐月子他們來幾回了?小寶跟咱們姓唐,難道就不是他們孫子了?”李漁悶著頭不敢回嘴。

 

雖然都在一個市,但一個在城東一個在城西,來回路程也蠻遠的。李漁每天下班要先回父母家安頓好老大,再來岳母家陪唐曉芙和小寶,月子裡的小寶有點腸漲氣,夜裡喜歡哭鬧,李漁睡不好,每天早上頂著黑眼圈上班,漸漸有點吃不消了。唐曉芙看著也心疼,就說:“路這麼遠,你乾脆帶軒軒在你爸媽家吃住算了,臨時過渡一下。”

 

就這樣,李漁和唐曉芙開始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媽的分居模式。李漁帶著大寶住在城東的爺爺奶奶家,唐曉芙帶著小寶住城西的外公外婆家,一家人週末才有片刻團聚。


  -03-


隨著時間推移,唐曉芙發現即使週末短暫的相聚也令人五味雜陳。

 

每當李漁把大寶接回外婆家時,大寶總是悶悶不樂,特別不待見弟弟,因為他以前天天看見唐曉芙,現在一週才見一次,在他心裡,總認為是小寶搶走了他的媽媽。

 

周天離別前,為了說服大寶晩上去跟奶奶睡,唐曉芙費盡心思。可是,大寶就是哭鬧著抱著她不肯撒手,惹得唐曉芙直流眼淚,可是沒辦法,外婆家離他的幼兒園太遠,唐曉芙也沒精力兼顧兩個孩子。可看大寶這麼排斥小寶,她心裡實在不是滋味。

 

一天,唐曉芙和外婆正給小寶洗澡,邊洗邊誇獎:“我家小寶好乖呀,小寶好漂亮啊!”正巧李漁帶著大寶進門,大寶一聽大家都誇小寶,氣鼓鼓地衝過去大喊:“他一點不乖,一點不漂亮,醜死了,醜八怪!好哭鬼!”此番場景,在場的大人都很尷尬。

 

小寶一天天長大,會說話,會走路了。唐曉芙也結束產假去上班,小寶白天離不開人,唐曉芙只能和他一起繼續住在孃家,這個臨時分居被無限延長。

 

2017年,大寶快七歲了,小寶兩歲半。夫妻倆還是維持一邊帶一個的模式。李漁和唐曉芙習慣了這種狀態,只是週末偶爾回自己的房子,大部分時間為了遷就孩子各住兩邊。有時唐曉芙一覺醒來,看著熟睡的小寶,想到睡在城那頭的爺爺奶奶家的大寶和李漁,一家人被拆成兩地,心裡不禁酸酸的。

 

誰帶的孩子自然就跟誰親。爺爺奶奶明顯疼愛大寶,外公外婆則寵著小寶。更要命的是,兩邊父母的價值觀也不一樣,爺爺奶奶收入稍微高些,尤其捨得在物質上寵孩子,哪怕自己吃饅頭,也給大寶天天牛肉羊排換著上,衣服從裡到外買的都是名牌,上培養班多少錢都捨得。外公外婆則節約慣了,家裡伙食簡單,小寶總是揀哥哥穿小的衣服穿,揀哥哥玩剩的玩具玩,兩個孩子的待遇天差地別。


  -04-


唐曉芙有時會帶小寶去爺爺奶奶家住一晚,小寶跌跌撞撞的,對什麼好奇,東摸摸西看看,一不留神,他就把魚缸裡的金魚撈出來扔在了地上,或是把爺爺精心種植的蘭草花給揪了下來。奶奶說:“小寶太頑皮了,一來就搞得家裡亂七八糟,沒有哥哥乖!”


小寶去亂翻哥哥的玩具和書,奶奶緊張地一邊看著,生怕他把哥哥的東西弄壞了。小寶晩上睡覺尿床,爺爺也數落說“哥哥從來不尿床”,他已經忘了大寶小時候無數次尿床的事情。

而大寶去外婆家也一樣。外公外婆總護著小寶,對大寶就沒那麼和顏悅色。大寶胖,怕熱,一來就嚷嚷著要開空調,外婆心疼電費,就說:“還沒入夏呢。”大寶不依,說爺爺家天天開空調。


出門上街,大寶總是吵著買零食和玩具,也不肯讓著弟弟,常常不小心就把弟弟弄哭,每到這時,外公外婆就心疼地把弟弟摟在懷裡哄著,對大寶一番訓斥。

 

唐曉芙也試過讓兩邊老人把兩個孩子換著帶試一試,結果發現更糟,老人孩子都不樂意,更是狀況頻頻,只得再換回來。

 

孩子是敏感的,感覺受委屈了就回去向自己的“靠山”訴苦。於是,爺爺奶奶常在李漁面前指責外公外婆對孩子太摳門,把小孫子養得瘦巴巴的;外公外婆也對唐曉芙抱怨爺爺奶奶太溺愛大寶,一點禮貌都不懂。

 

有時,逢上哪個孩子生個病,更不得了,老人們總認為是對方不會帶孩子的緣故,原本和諧的兩親家因為二胎的出現矛盾越來越多,漸漸有劍拔拏張之勢。

 

老人的矛盾直接影響的是兩夫妻的感情。因為聚少離多,李漁和唐曉芙的關係本就日漸疏離,加上兩人都維護自己的父母,那些不對味的話聽多了,漸漸有了猜忌和矛盾,常為一些瑣事發生口角。

 

2018年的新年,兩人各帶一個孩子在自己父母家過的年。

  -05-

 

夫妻感情受損,唐曉芙自是苦惱。那個新年,她暗下決心:兩個孩子都自己帶!新年一過,她把兩個孩子都接回自己家,卻發現完全應付不來。

 

兩個孩子受兩邊影響太大,生活習慣不一致。吃飯,大寶要先喝湯,小寶卻要飯後喝。刷牙,大寶要用溫水,小寶要用涼水。晚上睡覺,大寶要脫襪子,小寶要穿襪子。這些看似雞毛蒜皮的小事卻讓兩個孩子經常拌嘴。一個說“我奶奶說的!”一個說“我外婆說的!”誰也不肯讓步,唐曉芙哄完這個哄那個,十分頭疼。

 

唐曉芙在公司上班,工作十分忙碌,每天接送孩子的時間都不一定抽得出來,更別說每天做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飯菜了。大寶和小寶都頑皮好動,家裡隨時要收拾,唐曉芙上了一天班再照顧兩個孩子,累得骨頭架都要散掉。

 

李漁像很多男人一樣,在家務事上很懶,幾乎指望不上,下了班就自顧自往沙發上一躺玩手機,讓他帶孩子,全家人都不放心。以前只有大寶時,一家人還常出去旅遊,現在這種機會微乎其微,同時帶兩個孩子出去玩,唐曉芙要計劃再計劃,考慮再考慮,途中提著心吊著膽,比上班還累。

 

小寶慢慢長大,拒絕穿哥哥的舊衣服,玩具也要新的,大寶自私慣了,從來不肯讓著弟弟。每一天,家裡都充滿兄弟倆的爭吵聲。懶爸爸李漁按捺不住了,對唐曉芙說:“你又帶不了,我又不想帶。與其這樣家無寧日,乾脆還是過渡模式算了,咱倆也都沒那麼累!”

 

唐曉芙不肯,可是連續被公司安排兩天加班後,她不得不向丈夫妥協。那個週末,一切回到解放前,兩人的婚內分居又開始了。

 

唐曉芙帶著小寶回到孃家,大寶和李漁還是由爺爺奶奶照顧。生活是輕鬆了,但夫妻倆的交流卻變得越來越少,李漁不樂意在岳母家吃飯,唐曉芙也不愛去爺爺奶奶家,導致兩人有時一週都見不著面,吃不上一頓團圓飯。即使見面了,也是唐曉芙忙著照顧兩個孩子,李漁自己在書房玩電腦,到十一二點他才進房間,然後倒頭就睡。


 -06-


一個週末,唐曉芙興沖沖地安排好節目,要帶李漁和兩個孩子一起去看電影,再去餐廳吃頓好的。李漁說:“你帶孩子去好了,動畫片我不愛看,我約了同學了。”唐曉芙氣不打一處來,衝他直嚷嚷:“兒子重要還是同學重要?你不愛看動畫片難道我愛看?我還不是圖個家庭氣氛!”她數落個不停,非要李漁把同學聚會推了。李漁拗不過她,只好照做,但全程繃個臉,沒一點笑容。

 

這次爭吵後,唐曉芙開始變得疑神疑鬼。生下小寶後她的身材嚴重走樣,胸部下垂,體重又居高不下,眼角還冒出魚尾紋,這讓她格外不自信,逮到空就檢查李漁的手機,翻他的電話微信。


因為平日見不到面,每天唐曉芙都會和李漁打視頻電。偏偏李漁性格活躍,特別喜歡和朋友聚會,唐曉芙不時打電話來查崗,讓他感覺很沒有面子,有時索性把手機關了。

 

有一次小寶發燒,唐曉芙本就心情不好,可是給李漁打電話,一直沒人接。半夜1點,她才收到回覆:“單位組織唱歌沒聽見電話,不好意思。”唐曉芙氣得打過去電話,怒吼道:“我給你打了20個電話,你一個都不接,你心裡還有這個家,還有孩子和我嗎?”


然而,她的怒吼卻讓李漁心煩:“我們倆各忙各的,我不管你你幹嘛管我?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動不動20個電話,威脅誰呢!”此後,兩人陷入冷戰,那個週末,他們依舊帶著孩子分居,各自賭氣不願見面。

 

夫妻間的冷戰,讓唐曉芙更加多疑,她跑去去移動公司打印李漁的電話單,但凡丈夫跟誰的通話多了,她就要打過去確認是男是女。很快,消息傳到李漁那裡,他又氣又惱,對妻子的行為更加厭惡。

 

20192月,唐曉芙去爺爺奶奶家接大寶時,撞見李漁和小區裡的一個單身女人一起說說笑笑地散步,她心中一寒。她一邊跟蹤,一邊暗想:自己有多久沒和李漁散步了,生活在一個城市,卻過著異地分居的生活,每天還是手機聯繫,話說的還不如一個普通同事多,這和離婚有什麼區別?

 

就在這時,她看見李漁的手慢慢搭上了那個女人的肩頭,唐曉芙的眼淚終於控制不住地落下來——她一直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就算丈夫沒出軌,他也已經心猿意馬了。這一幕,多殘酷!

 

那天,她沒去接大寶,而是坐在了咖啡館。望著川流不息的人流,她陷入了深思:幾年前的婚姻分明還是幸福的,如今這一切,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的?自己當年決定生二胎,到底是對還是錯?  編輯:茜茜                                  


兩個孩子的好處,顯而易見:孩子不孤單、有玩伴,將來的養老壓力會減半。然而,養育二孩的辛苦,卻如魚飲水,甘苦自知。

 

文中這對情侶,為了二孩採取長期分居模式,看似兩邊老人幫襯減輕了壓力,實則在分居中疏離了夫妻感情,增加了很多老人和孩子之間不必要的矛盾。

 

其實,說到底,孩子是父母的事情。過多依賴老人幫忙,只會事倍功半。同樣,即使有了孩子,夫妻感情也重要於親子感情,因為,只有夫妻關係親密和諧,才能養育出健康快樂的孩子。

 

針對二胎這個話題,您怎麼看?針對文中唐曉芙的困惑,您有什麼建議和看法,歡迎積極討論、留言。


更多精彩:“借錢給我的親戚,被我記恨20年”:做人的差距,是從骨氣開始的


https://weiwenku.net/d/110003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