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二的“轉身”

第十放映室2019-03-14 14:50:56


導致章子怡大型脫粉事件的《妻子的浪漫旅行2》,在2月14日情人節這天開播了。



愛了章子怡13年的貼吧吧主,沒有在她最低谷的時候離開,也沒有在她“下嫁”汪峰時選擇脫粉;


而是在這位高級電影咖接演古偶大女主、再三上綜藝的關頭,最終意識到:


道不同不相為謀。



“自降格調”的章子怡傷了事業粉的心,網絡上隨即湧現無數的質疑和討論:


“章子怡墮落了”,“章子怡變low了”,“章子怡你怎麼變成這樣子了”......


標題後面或跟著問號,或跟著感嘆號。



不管大眾認為這是粉絲太把自己當回事,還是章子怡太不把自己當回事。


章子怡接下一檔夫妻情感類網綜,的確令人感到不解。


一般印象中,上這類節目的有三種組合:資源下降的老夫老妻、18線的新婚夫妻、常年經營恩愛人設的模範夫妻。


江湖地位穩固的章子怡何必摻和進來?


炫夫狂魔謝娜,前不久便因“無論什麼場合都要提及張傑”,遭到自家粉絲批評。


章子怡站出來為她發聲,而自己也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二人脫粉事件來得太及時,不得不讓人覺得這是在為節目預炒熱度


章子怡有沒有必要像其他綜藝咖一樣,靠一檔真人秀經營恩愛人設?


我想這倒不至於。


最起碼她秀恩愛的目的不在於捆綁夫妻的商業價值


畢竟,一個電影咖和一個搖滾歌手,很難實現資源上的共享。


在首期節目的末尾,章子怡解釋自己參加這檔真人秀的原因。


她言辭懇切地認為,這是一檔能夠促進夫妻關係的節目。


“誰不願意讓自己的家庭和婚姻,越來越穩固,越來越強大,我也有這樣的一個渴望。”



如何促進呢?


那便是在大眾面前,將自己的位置降下來一點,將汪峰的位置升上去一點。


消除兩人一路走來被定義為“女強男弱”、“地位懸殊”、“汪峰配不上章子怡”的印象。


章子怡參加這個節目,說是一半為了汪峰也不為過。


為了自己的那一半,就像她在微博上解釋的那樣:


讓大家看到更真實的自己。



原來影后也會穿廉價可愛的睡衣;


會跟丈夫在公園裡遛狗散心撒撒糖;


看見女兒醒醒的視頻,秒變一臉陶醉的老母親;



與其他妻子在一起大方得體、友善貼心,一點都不端著架子.......


所有細節都在向觀眾傳達著一個事實:章子怡是一個幸福、柔軟、接地氣的女人。


這無疑是對她從前的公眾形象,進行了一次顛覆。


而與此同時,作為“怡夫”下場的汪峰,也是他扭轉“皮褲汪”、“渣男”、“夢想導師”、“搖滾界的半壁江山”、“搶頭條”等標籤形成的負面形象的絕佳機會。



果不其然,《妻旅2》第一期播出以後,汪峰成為了整個節目最強勢的傳播因子。


嘮叨如唐僧,寫的家書是其他三位丈夫的總長,發言被節目組手動快進好幾次;



善於表現自己,誇讚章子怡的同時也變相誇讚自己:簡單直接、善於安排、容易相處、苛求完美;


鋼鐵直男式審美,給章子怡推薦的保暖衣物是登珠峰用的攀登服,上廁所的鬼才設計承包了第一期最大笑點;


加上立體環繞的《植物大戰殭屍》同款笑聲,汪峰出現的畫面總是充滿魔性。


▲在花字和特效的引導下,汪峰的煩人屬性被極大稀釋了


在剪輯和劇本的呈現下,我們可以看到,作為丈夫的汪峰對章子怡充滿了愛惜和理解。


這些都為媒體提供了最新的解讀依據:終於明白了章子怡為什麼嫁給汪峰!


而身處神壇的影后章子怡,也給予了丈夫同等的尊重。


儘管她是精神獨立的女強人,但從不拒絕汪峰的呵護與溫暖。


小到穿什麼衣服這種小事,都會尋求他的意見;


聽他小學生把戲的心理測試,都聽得津津有味;


最關鍵的,在他面前毫不掩飾小女人的嬌羞、愛意甚至是崇拜。



儘管歷經滄桑才相遇的他們,早已營造不出年輕人那般自然甜蜜的浪漫,也缺乏幾十年老夫老妻那般心有靈犀的默契。


不管真人秀的鏡頭下,他們的互動有多少真實,又有多少刻意。



章子怡在維繫這段婚姻關係中所做的努力,的確是讓人敬佩的。


不拘小節,身段柔軟,不僅自己姿態好看,也顧全了對方的面子。


比如讓其他妻子讚歎的,她與繼女之間毫無隔閡的母女關係,背後當然有她的大度和付出。


比如配合汪峰出現在他節目的鏡頭裡,現身支持他的演唱會,心甘情願用自己的名氣加持丈夫的事業。



從鬧得滿城風雨、人人反對的結合,到如今經營好自己溫馨和諧的小家,章子怡從來都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並去得到它。



但也會有人不喜歡她接地氣的樣子。


畢竟,章子怡是如今華語影壇唯一接近傳奇的女明星了。


而傳奇女星,可不該如此的世俗煙火氣。


縱觀名導繆斯、時代尤物們,她們的感情大多是不幸或者跌宕的。


要麼一輩子談戀愛,享受短暫的浪漫和終極的孤獨;


要麼嫁入豪門當闊太,家族軼事足夠養活雜誌小報。



總之,就是不能過著普通人一樣的婚姻生活。


她們的形象大多是富有爭議和解讀空間的


要麼在銀幕上及時淡出,給觀眾留下黃金時期的倩影;要麼私生活極度低調,給外界留下想象的空間。


一旦復出於公眾視野,往往就是轟動一時的大新聞。


比如鞏俐與婁燁首次合作,張曼玉五十幾歲重拾搖滾夢想,林青霞終結24年婚姻......



總之,就不能是無聊的晒娃和炫夫。


就章子怡自己而言,從前那個“野心勃勃的國際章”,其實都更加符合人們對一個傳奇女星的想象。


一直以來,章子怡的角色共享同一種底色,“倔”和“狠”。


從對主人愛而不得的侍女如月,到被權欲吞噬一切的婉後


從一生一世等一人歸的招娣,到悽惶一輩子終於等到一人為她託底的王敏佳


從用死亡反抗個體命運的玉嬌龍,到用死亡完成個人使命的宮二......



無論強還是弱,悲還是喜,暴烈還是沉鬱,她們的眼神中永遠有股不屈不服的氣勢。


這種相似的底色,很明顯不全是角色個性所致,而是章子怡的個人氣質賦予她們的。


銀幕上突出的角色風格,恰好暗合了觀眾對她本人的想象。


坊間盛傳的新聞中,總不乏有證據去印證章子怡的野心。


被楊紫瓊打飛指甲蓋,她將滿是鮮血的手插入雪地裡“應急處理”後繼續拍戲;


《尖峰時刻2》的慶功宴上,她對嘴吹瓶、親吻成龍的豪爽作風令國人咋舌;



去好萊塢的studio面見斯皮爾伯格,敢用蹩腳的英語請求他“please hire me”。(請僱用我)


工作上不要命的拼勁,人際上的主動與世故,面對機會的絕不放手,構成了一個慾望蒸騰的年輕女性的臉譜。


看客們也擅長於從這些傳聞中,去自動腦補一出出女星上位史。



短短五六年時間,章子怡便成為了華語女演員中最具國際知名度的一位——


《英雄》、《臥虎藏龍》這兩部最受西方市場追捧的華語大片都有她參演;在西方最賣座的華人主演功夫片系列《尖峰時刻》裡飾演了反派打女;更是唯一在好萊塢A類製作的商業片中飾演大女主並提名金球獎影后的華人女明星。


《時代週刊》如此評價章子怡:她是中國送給好萊塢的禮物。


千禧之初,在大導們紛紛向西方輸出東方綺夢的熱潮中,章子怡被一次次選中成為東方魅力的代言人。


而她自己,也實現了從缺乏資質的舞蹈系女生到蜚聲國際影壇的電影皇后的地位躍升。


▲2006年,時任威尼斯電影節主席的馬可·穆勒向章子怡頂禮膜拜,引發轟動


這背後當然有她難以複製的時代機遇,但也不能否定她抓得住機遇的能力和努力。


玉嬌龍這個角色給她打開了國際知名度,也給她留下了終生的傷病。


這個李安本不屬意於她的角色,是她在20歲時戰戰兢兢消化掉所有武術訓練和劇組壓力才爭取下來的。


錯失了玉嬌龍這個角色的舒淇說:看到章子怡的出色表演,我覺得自己並做不到她的程度。


在輿論的譭譽參半中,章子怡步伐堅定地、快準穩狠地從大片女郎邁向自己的影后之路。


她沒有留戀好萊塢的扁平化角色,而是與國內名導張藝謀、王家衛、陳凱歌、馮小剛、婁燁等合作了個遍。


事業如日中天的同時,與富二代霍啟山、美國富豪vivi的豪門之戀,更是名流故事中必不可少的一抹緋色。



在章子怡在朝著傳奇的路徑一路狂奔而去的時候,2009年末開始集中爆發的三重門(詐捐門、潑墨門、豔照門)事件差點毀了這個如日中天的國際影后。


“潑墨門”被昔日名媛好友曝出財色糾紛,章子怡只發表了律師聲明後便沒有再回應;


至於與未婚夫沙灘被拍的豔照,章子怡則堅持被偷拍的自己並沒有錯;


只有“詐捐門”這件事,她承認了自己做慈善的經驗不足,願意承擔全部責任,並補足了拖欠的善款。


在那段人生中最灰暗的階段,章子怡學會收斂言行,默默加大慈善事業力度,然後全身心投入了王家衛籌拍的《一代宗師》。


▲章子怡為《一代宗師》練了兩年多的功


章子怡說自己人生被造的第一個謠,便是《我的父親母親》拿下柏林銀熊獎的時候,有媒體寫道:“章子怡未經允許,穿個肚兜強行跟著張藝謀上臺,讓張藝謀非常不快。”


章子怡去找張藝謀希望他為自己說點什麼,張藝謀只勸誡了一句:“你不用解釋,踏踏實實拍好你的電影就行了,作品代表一切。”


十年之後,章子怡再度奉行這句真理,不理流言謾罵,將自己交給作品。


又三年後,她用十二座影后獎盃重回巔峰。



金馬領獎臺上,章子怡哽咽致謝:


“感謝王家衛導演,在我心裡最苦的時候,你讓我遇到了宮二。你告訴我,要有足夠的勇氣去相信自己,我做到了。”



“宮二”這個角色救了章子怡一命。


我想她某種程度上也啟發了章子怡的生活心態。


作為電影中唯一一位女宗師,宮二既彰顯了那個時代中武林人物的精氣神,但也承擔了王家衛的批判意識。


年輕的宮二,眼裡只有成敗,沒有人情世故。她爹輸給了葉問,她便要去贏回來。


但她沒想到,自己會愛上葉問。


全片最為華彩的一場對手戲,是時日無多的宮二低下了平時高傲的頭顱,向葉問進行情感上的試探。



可葉問沒有迴應她,只說文戲武唱的宮二,只差個轉身


何謂“轉身”?葉問在暗示她其實可以放下高姿態,像個尋常女子那樣過上正常的生活。


但他並不知道,為了替父報仇選擇奉道的宮二,一輩子不能嫁人、不能有後、不能傳藝。


早已經轉不了身了。



宮二不是沒有後悔過,“說人生無悔,都是賭氣的話。”


可她只能接受這種命運。


宮家從無敗績的輝煌,為父報仇的忠孝節義,習武之人的尊嚴與氣概......


這些高尚正義的光環吸引著宮二,同時也扼殺了宮二所有世俗的幸福——


健康的身體、完整的家庭、渴望的愛情......


這種扼殺性和壓迫性,在那個時代下,對女性作用得尤為深刻和明顯。



其實如今也沒有什麼不同。


女性的成功背後,往往要承受比男性更多的社會惡意。


曾經的章子怡也像年輕的宮二一樣,鬥氣十足,追求不敗戰績。


但經過谷底,再度憑宮二這個角色絕地逢生後,她開始刻意拋掉一些光環,解構自己身上的傳奇性。


2013年,章子怡影后拿到手軟的同時,也大方承認了自己與汪峰的戀情。


在最巔峰的時期,她做了一件被外界認為最low的事情。


不顧輿論的嘲諷、家人的阻攔,她義無反顧地選擇了她渴望已久的世俗幸福。



在此之後,她以前非常審慎的選片標準也開始鬆快下來,合不合適的綜藝都接,張一白的爛片也接,不靠譜的古偶劇也接,從前看不上的好萊塢劇本也接。


無論生活還是事業,都不再刻意設限。


章子怡談宮二:“我覺得她對自己挺殘忍的,在人生中最重要的階段,為了父親放棄了她的情感,放棄了她曾經許過願的很多事情,包括她的婚約。她奉了道之後,就意味著她不可以傳承她的武藝,不可以有自己的子女......其實她真正苦了自己。”


吃過足夠多苦的章子怡,開始不再執著於高級光環的假象。


為了迎合外界的想象,改變自己、壓抑自己,把自己架在高處不勝寒的神壇上。


與那些註定要被淡忘的傳奇相比,她寧願抓住此刻的幸福與熱鬧。


該分享就分享,該表達就表達,不怕露怯,不怕暴露俗氣的一面。


她越來越輕盈的生活方式,就像是替宮二完成了她來不及的“轉身”。


- END -


 關於作者 

suki

噴爛片,好療愈哦。



 互動話題 

你怎樣看待章子怡的變化?


📪

 如何投稿 

微信後臺發送“投稿”查看投稿要求



推薦閱讀


影帝們的中場戰事 | 國內中年女演員現狀


快給我看!  

https://weiwenku.net/d/110010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