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倚天」:缺“武”少“俠”

第十放映室2019-03-14 14:51:05



從1955年到1972年,金庸先生筆耕不輟地在報紙上連載了18年的江湖。


或許他自己都沒想到,筆墨剛停,紙張上的人物就藉助光影的力量一次次重生。



早期翻拍的金庸劇,帶著很強的地域屬性。


香港在上世紀80年代興起了第一波翻拍熱潮,僅TVB就幾乎拍完了全部小說。


故事尊崇原著,成熟的功夫電影基礎讓打戲煞是好看。


▲程小東曾擔任多部TVB金庸劇武指


臺灣地區不僅把書中愛情拍得纏綿悱惻、百轉千回,還擅長豐富人物細節。


94版《倚天屠龍記》就在周芷若身邊安排了萌寵小白兔,一路見證了她的性格變化。



在新世紀之初,金大俠象徵性地以1元錢將《笑傲江湖》賣給央視,掀開了內地電視人改編金庸小說的篇章。


藉助山川風貌的優勢,書裡的“鐵馬秋風塞北、杏花春雨江南”被一一呈現。



不同地區的電視人,賦予了金庸劇不同的生命。


而好的金庸劇和原著一樣,足以讓觀眾放下年齡、地域、學識的差距,像初出江湖的郭襄那樣,迷戀著一個個英雄故事。


隨著影視行業地域間的壁壘被打破,越來越多的金庸劇開始被兩岸三地的影視人共同操刀。但遺憾的是,近年的翻拍沒有博採眾長,反而取短棄長。


於正剛在《笑傲江湖》中讓東方不敗躋身女主角,新版《天龍八部》就讓木婉清帶上了蕾絲面紗。



過度娛樂化的改編,不僅引起了口誅筆伐的網絡風波,還逼得總局出手將新版《天龍八部》停播了一段時間。


然鵝,剩餘的金庸小說還是沒有逃脫被“玩壞”的噩夢。


2019年,新版《倚天屠龍記》打響了金庸劇翻拍的第一槍。



先是來了一波“史上最情懷”的宣傳,請出經典周芷若的扮演者周海媚出演“滅絕師太”,又以周華健的《刀劍如夢》為主題曲。


但看過正片的小十君還是想說:別再浪費我的情懷,新劇版《倚天》的存在價值,只是為了證明經典是無法超越的。



武不武、俠不俠,觀眾不可欺


千古文人武俠夢。


號稱“世界第一俠筆”的金庸,其實還因為社評鍼砭時弊有著“香港第一健行”的美稱。


所以正義或許會在現實中缺席,但金庸筆下的江湖永遠邪不壓正。


他的小說充沛著“武”的力量感與“俠”的正義感。



在武功的描述上,古龍非常惜墨,小李飛刀這樣的“國民級”神兵也不過用“例無虛發”四個字帶過。


金庸則不然,從武器的種類到招式的命名,從功夫的練成到打戲的描寫都下足功夫。


原著第二十八回的《恩斷義絕紫衫王》中,趙敏對戰金花婆婆一節,不過是4段文字的小場面。


金大俠卻讓敏敏使出了峨眉派的“金頂佛光”、“千峰競秀”;崑崙派的“神駝駿足”、“大漠飛沙”;少林派達摩劍法的“金針渡劫”幾大招式。


加上金庸擅長以細膩到位的語言來描寫打鬥的過程、人物的動作,所以即使文字不長,也讓人讀得驚心動魄又蕩氣迴腸。


在展示“武”上,86梁朝偉版《倚天屠龍記》的動作指導是大名鼎鼎的程小東,招式簡潔卻很精彩;



後來94馬景濤版、01吳啟華版、03蘇有朋版雖然加入許多特效,但在武打設計上還是做到了自然流暢。



但新劇版則在“打戲”上完全消解了書中的緊張感。


在劇中隨處可見“揮刀慢動作”、“起跳慢動作”,最不能忍的是連暗器都是特效慢動作,讓不少網友產生了播放器卡屏的幻覺。



楊逍揮手就震飛天鷹教幾大堂主的情節讓人誤以為在看玄幻劇;



而滅絕師太對陣金花婆婆的打戲,又讓人感慨郭襄女俠的劍法傳到徒孫手裡,不僅弱了,還慢了。


小說《倚天屠龍記》僅僅在名字上就流露出濃濃的武俠氣。倚天劍、屠龍刀是“武”,其中藏匿的《武穆遺書》是“俠”。



而新劇版《倚天》不僅在“武”上得了“慢性病”,在“俠”上也是無藥可醫。


原著的後記裡,金庸先生曾寫道:“這部書情感的重點不在於男女之間的愛情,而是男子與男子間的情義。”



因為七俠感情深厚,張翠山前往調查俞岱巖被害事件,和殷素素交手後書中寫到:


“想起她一晚之間連殺龍門鏢局數十口老小,這等大奸大惡的凶手,自己原該出手誅卻,可是這時非但和她同舟而行,還助她起鏢療毒,雖說是謝她護送師兄之德,但總嫌善惡不明,王盤山島上的事務一了,須得立即分手,再也不能和她相見了”。


但新版中,卻改成了無理刁蠻的殷素素,激發了張翠山的好奇心。


臺詞成了“我倒要見識見識,你這姑娘有多麼無理任性”,秒變狗血青春劇。


打著金庸劇的招牌,新劇版《倚天》的收視群體自然是武俠愛好者。可這成片武不武、俠不俠,就算十足情懷宣發,收穫也只能是五分尷尬評價。




編劇扯、演員差,毀經典不倦


在新版目前播出的劇集中,楊逍一角人氣最高,網絡上充斥著“史上最帥楊逍”的通稿。



楊逍如此刷存在感,除了演員林雨申的“雅痞”氣質圈粉之外,與編劇的強行加戲也密不可分。



和張翠山殷素素、張無忌趙敏一樣,正邪相愛的楊逍和紀曉芙在網絡上也擁有著極高的人氣。


其實原著中,他們的故事只佔了一頁多的篇幅,還是集中在紀曉芙臨死前對滅絕師太的敘述裡。大概金庸先生也覺得,一個女兒“楊不悔”就足以證明他們的美好。



但新劇版偏偏要將這種美好打破,兩人的感情戲從第3集一直演到了第10集。


注水的內容也充滿了“霸道總裁愛上我”的尷尬。


紀曉芙被俘虜後,編劇就不惜筆墨地描寫兩人歸園田居式的詩意生活。楊不悔沒出生,就安排了一個“楊逍屬下的孤女”來增進兩人的感情。


得知紀曉芙的心願是找到倚天劍,楊逍就把寶劍悄悄送到峨眉山,甜膩指數甚至超過了張翠山和殷素素。



但在原著中,紀曉芙並不是一個只談戀愛的存在。


除了“不悔”委身楊逍,她曾三番四次阻止丁敏君對彭和尚令人髮指的刑訊逼供,原因是“他曾手下留情,咱們不能趕盡殺絕”。


而在彭和尚和白龜壽會合,要刺殺丁敏君時,又是紀曉芙揮劍阻攔,說道“她是我同門師姐,她雖對我無情,我可不能對她無義。”彭和尚佩服地說,“紀女俠所命,豈敢不遵”。


短短几段,金庸就展示出了紀曉芙的純善、正直。


遺憾的是,編劇無視原著這樣以小見大的故事,為了一味博取觀眾同情,將紀曉芙塑造成一個“柔弱不能自理”的傻白甜。還加上了“流落民間賣菜,被同行大媽欺負”的智障段落。


更讓原著黨不能忍的,還有許多細節上的bug。


在原著中,拋妻棄女的殷野王的確渣,但也是一枚武功高強的好漢。滅絕師太眼裡的他“精光四射,氣勢懾人”,在光明頂也曾大戰成昆。


▲09版中的精壯殷野王


新劇版的編劇或許超級痛恨寵妾滅妻的殷野王,不僅把他的武力值寫得渣之又渣,先後被滅絕、楊逍秒殺,還給他安排了一個“青樓”掌櫃的職業。


▲新版裡的精分殷野王


張翠山一生的高光時刻“王盤山題字”,在新版中被無情閹割。


原著中張翠山在性命攸關之際,藉助梯雲縱在山壁間書寫了“武林至尊,寶刀屠龍;號令天下,莫敢不從”,這一細節在各老版中均有呈現。


▲上下兩幅分別為94、03版


但在新版中,左手右手慢動作的張翠山卻在地上題詞。導演是想說:我們和經典差了一座山嗎?



相比編劇在加戲上的孜孜不倦,新劇版的一些演員則給人“想撂挑子”的趕腳。


飾演張翠山的“李東學”曾和《甄嬛傳》中的果郡王一樣名動京都。如今發福的形象已經難演“梯雲縱”的輕靈,和殷素素調情時也充滿了油膩感,臺詞更像在朗誦。



周海媚早年飾演的周芷若可謂“輕顰薄怒,楚楚動人”,這次升級滅絕師太,表演卻只剩下了瞪眼。


她的這個表情,還可以無縫切換到《香蜜沉沉燼如霜》。



在《倚天屠龍記》的改編史上,1994年臺灣版和2003年的合拍版是影響力最大的兩部。


在臺灣版中,馬景濤飾演的張無忌雖然流露出“咆哮帝”的潛質,但他飾演的張翠山極具“鐵畫銀鉤”的瀟灑。



在合拍版中,蘇有朋飾演的張無忌不功不過,但很好地演出了張無忌的寬厚仁慈、被動隨緣的性格。



賈靜雯高圓圓更因為出演的趙敏、周芷若成為直男最愛,在虎撲步行街女神大賽中,輕鬆博得高名次。



合拍版的許多配角也堪稱經典,郭妃麗的殷素素、於文仲的張三丰都讓人印象深刻。



而目前新版除了毀經典,還沒出現足以超越老版形象的演員。



華羅庚曾說:“武俠是成人的童話。”這句話一經問世,即廣為流傳。


大概是因為成年後的生活都充滿了粗礪,當柴米油鹽的現實消解了皇圖霸業的夢想,唯有在武俠中,才能讓人再生出“天下風雲出我輩”的豪情。


因此武俠劇必須有武有俠,才能品質上佳。


一味迎合“玄幻、愛情、青春”的市場口味,只會減弱原著中的靈氣與韻味。觀眾喜歡什麼,歷年金庸劇的評分早已給出答案。




- END -



 互動話題 

最令你遺憾的金庸劇翻拍是哪一版哪一部?


📪

 如何投稿 

微信後臺發送“投稿”查看投稿要求



推薦閱讀


金庸筆下的江湖 | 央視版「笑傲江湖」


快給我看!  

https://weiwenku.net/d/110010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