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第一直男的柔情你不懂

第十放映室2019-03-14 14:51:15


剛上映沒幾天,《阿麗塔》的內地票房就大幅超過北美票房。


不是所有好萊塢大片都能享受到這份待遇,誰叫世上只有一個詹姆斯·卡梅隆。



卡梅隆給《阿麗塔》帶來了最好的資源——世界頂級特效團隊維塔數碼,1.7億美元成本投入,以及特效製作經驗。


物理層面,卡梅隆為電影貢獻良多。


精神層面,這位大導也另有寄託。


前幾天談《阿麗塔》時,提到卡梅隆對於女性角色一貫的偏好,堅強、勇敢、無畏


想不到吧,看著卡梅隆像是隻會玩技術、拍動作科幻的宇宙直男,擁有上述特質的女強人形象,卻縱貫了他電影生涯。他這輩子都在拍女人,而且拍得很好。



拋開《食人魚2》不談,從逆轉傳統思維的《終結者》開始,到開天闢地的《阿凡達》,不斷革新電影技術同時,對女性力量的仰視視角卻始終如一。


直到《阿麗塔》也未曾改變,愛憎分明的女主角同樣讓大多數女性觀眾傾心。


愛就掏心窩地愛,恨就絕不袖手旁觀。



這或許是全球票房前二名的電影,都出自卡梅隆之手的一部分原因。


對男性觀眾,特效是觀影最大動力。對女性觀眾,也能從富有魅力的女性角色身上獲得認同感與代入感。


雖然女強人的光輝數十年如一日地閃耀,但卡梅隆塑造的女性角色卻有著幾次身份轉變。


這與他的人生經歷,息息相關。



母親·散發男性荷爾蒙的女戰士


1984年,《終結者》上映,足以跨越時代的科幻主題和陰冷邪惡的機械人為其博得無數讚譽。回過頭來看,一個與彼時好萊塢主流背道而馳的女性形象卻更有跨越時代侷限的意義。


莎拉·康納,本是餐館服務員,普通的生活卻被穿越而來的終結者、拯救者攪得天翻地覆。



按照一般好萊塢電影套路,金髮美女只是硬漢英雄的附屬品,只需負責美、尖叫、被拯救。


但卡梅隆的反叛精神卻讓他在沒有強烈立場偏向的情況下,成為女權先驅。


從戰戰兢兢被迫踏上逃亡之路,一直躲在拯救者的保護之下,直到最後獨自擊敗終結者拯救自我。莎拉的人物弧光完成得極為出彩。



即使《終結者2》裡,莎拉被困在精神病院,也不忘練出一身肌肉以備隨時到來的危機。


在阿諾和兒子前去拯救她之前,她就已經開始了自救。如果說第一部的莎拉只是一個普通女人的成長,那麼第二部她就是充滿男性荷爾蒙的女戰士,嬌柔氣質已經完全消失。


當一個女人不被世界所理解,反而是證明自己的最佳時刻。



在兩部《終結者》電影期間,卡梅隆還接手了雷德利·斯科特的《異形》續集。


第一部中雷普利是最後的倖存者,卡梅隆則賦予了她另一層身份。


就像莎拉肩負著人類未來,某種意義上來說她就是人類未來之母,因為她將孕育未來人類的領袖約翰·康納。


雷普利在《異形2》中也來了個全面升級,從科學家變成了女戰士。


最關鍵的,是她在全力保護著女孩紐特,與異形之母展開殊死決鬥。



卡梅隆讓雷普利成為了一個母親。


在電影生涯初期階段,卡梅隆的母親是他的創作靈感源泉。


雪莉·卡梅隆,是一個金髮碧眼,有著良好藝術修養的加拿大人。她對兒子的影響,不僅是培養他的藝術嗅覺,更給了他足以仰仗的榜樣。


開運牲口的大車、畫宣傳畫、參加女子陸軍、訓練拆裝槍械,雪莉說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選擇,她喜歡這麼做。


喜歡冒險和挑戰,卡梅隆自然也傳承發揚了這種精神,並當作人生信條。


這時期的卡梅隆,其塑造女性的手法更偏向於賦予她們強硬的外貌和表現,扭轉了電影中固化的女性形象。


女人也可以像男人一樣拍攝動作槍戰電影,這是他為好萊塢電影帶來的新浪潮。


而在人生閱歷漸漸豐富後,卡梅隆開始捕捉到女性內心的強大力量。



伴侶·女性力量的崛起


在卡梅隆與現在的妻子結婚之前,曾有過4次婚姻。


卡梅隆曾與第一任妻子莎倫·威廉姆斯度過6年時光,直到他遇上第二任妻子赫德。



赫德是《終結者》的製片人,為電影誕生貢獻了不少心血,更重要的是,赫德是個完全能跟得上卡梅隆節奏的女強人。兩人一起拍電影、冒險,似乎是再美好不過的事。


不過工作生活都在一起的兩人,再合拍都難免產生摩擦衝突。


這種情況同樣出現在卡梅隆和他第三任妻子,同樣是女強人的奧斯卡最佳導演凱瑟琳·畢格羅之間。



他們彼此欣賞,卻很難在日常生活中相處融洽。


生活感情閱歷漸漸豐富,卡梅隆在電影中呈現的故事也越來越有生活氣息。


雖然動作科幻仍是他的最愛,但在人物塑造上,卡梅隆顯然有了更多值得參照的素材。


1989年,《深淵》上映。


這部在詹姆斯·卡梅隆電影序列中經常被忽視遺忘的科幻佳作,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也許只有CG製作的水柱特效。



《深淵》是一部帶有宗教色彩(洪水滅世)的科幻冒險電影,沒有火爆的動作場面,所以在塑造女主角琳西上,卡梅隆更多賦予了她智慧、強硬的特質。


她和男人們一同潛入深海,面對外星生物,她表現出極大的熱情和極強的接受新事物能力。



工作中,琳西是無懈可擊的女強人,但這種性格卻也讓她和丈夫摩擦不斷。


彼時,卡梅隆當時的妻子赫德擔任《深淵》製片,工作方面不斷產生分歧,最終導致這場婚姻的破裂。電影上映同年,兩人的婚姻也走到了盡頭。


在現實婚姻中接連受到挫敗的卡梅隆,把所有美好的結局都放進了電影裡。


《深淵》有著過於夢幻的結局,人類得到重生機會,琳西和丈夫的愛情經過終極考驗變得愈發堅固。



但光一部電影,還不夠卡梅隆療傷。


1994年,在接連拍了4部科幻片後,卡梅隆執導了生涯唯一的喜劇動作電影《真實的謊言》


這部電影的創作初衷,是從已婚男人的視角出發。


在外工作時呼風喚雨,一回家卻還是要處理雞毛蒜皮的小事,接受老婆的檢查,教育不聽話的孩子。兩種情境的落差,勢必能讓許多中年男人感同身受。



電影中,這一男性形象變成了詹姆斯·邦德式的超級特工,由施瓦辛格飾演。


廁所槍鬥、空手奪摩托,電影中出現了不少給後來者以致敬模仿的經典動作元素。



阿諾負責動作,喜劇效果則要依靠故事的呈現方式。


男人的煩惱是工作和家庭的落差,女人的煩惱則是平淡的生活沒有一點水花。


傑米·李·柯蒂斯飾演的妻子為了找回存在的感覺,被心懷不軌的男人欺騙,以為參與了什麼不得了的機密任務,實際上那個男人不過是為了騙炮。


同樣不明真相的阿諾一看妻子反常行為,立刻判斷自己戴了綠帽。


▲中年男人的友誼,大都是從此刻更進一步


這是對家庭失去掌控的男人所表現出的不安全感,也讓兩條故事線進入不斷相交又分離的走向。


柯蒂斯作為普通中年女性的代表,在片中展現了追求新生活的一面。


忙碌於家庭和工作,失去了人生追求,丈夫三天兩頭出差,還經常在關鍵時刻掉鏈子。


沒人為她排憂解難,沒人傾聽她的心聲,所以她自然會對新鮮的事物感到興奮,難以自拔。



一方面,卡梅隆鼓勵著廣大女性不要受限於家庭和工作,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成為獨立自由的新生代女性。


另一方面,卡梅隆讓柯蒂斯和阿諾最終出雙入對,妻子全力支持丈夫事業,兩人成了一對特工情侶,卻也在某種程度上限制了這份自由。



在《真實的謊言》前幾年,卡梅隆遇到了凱瑟琳·畢格羅,一個闖蕩好萊塢的女性導演,女強人中的女強人。


兩人相互傾慕,很快就牽手成功,但最終還是走向了分手快樂。兩個好萊塢大導,能和平相處的唯一方式,卻是保持距離。


這與《真實的謊言》結局可謂天差地別,但電影的結局,似乎也預示了卡梅隆之後的人生。


在強大的工業技術和浪漫愛情的光環下,《泰坦尼克號》中的人物似乎都被暈染得有些模糊。


生死與共為愛犧牲,讓愛情得以超越災難,成為電影經久不衰的代名詞。



但生離死別不過是傑克和羅絲的愛情面對的最後一道難關,若不是這份愛情彌足珍貴,最後的訣別也不會有擊穿心靈的力量。


羅絲是上層社會的大家閨秀,揹負著家族的詛咒。


她被家族振興的慾望綁架,被迫嫁給一個她不喜歡的人。


面對命運的捉弄,羅絲嘗試以死逃避,被傑克救下;想要接受命運安排,卻還是做出了改變人生的決定。



沒有人知道泰坦尼克會撞上冰山,所以羅絲的選擇,無疑是將自己置於對抗生命中所有人的地步。


甚至,在有機會坐小艇得救時,還是決然地跳回船上,和傑克共度生命中最後的時光。


一個勇敢而堅韌,願為自己所愛犧牲的女人,就此成為經典。



從用武力肌肉戰勝邪惡的女戰士,到反對男權社會對女性的壓迫與傷害,卡梅隆的女性主義有了更為普世的價值輸出形態。


從做男人也能做的事,到女性的自我審視,有了豐富閱歷,卡梅隆塑造的女性形象也變得愈加豐滿而多元。


先改變對女性的偏見,再指出女性面臨的困境,可以說卡梅隆與時俱進的女權主義者形象,與他技術狂人宇宙直男的既視感,有著極大的反差。



女兒·你可以成為任何人


在結束與第四任妻子琳達·漢密爾頓,也就是莎拉·康納扮演者的婚姻後,卡梅隆最終還是遇到了真命天女。


因在《泰坦尼克號》中飾演羅絲孫女的蘇茜·愛米斯,與卡梅隆組建了新的家庭。


性格溫和,全力支持丈夫的事業,蘇茜沒有卡梅隆所欣賞的女強人特質,但偏偏他們在一起的時間最久。



卡梅隆說,和蘇茜在一起,一切都變的很簡單。


讓一切都變得簡單,這是蘇茜的非凡之處。


即便如此,卡梅隆也未曾改變對強硬又迷人的女性角色的欣賞。


相比於卡梅隆之前電影中稀少的女性角色,《阿凡達》像是集大成者——


飾演科學家的西格妮·韋弗本身就是女強人的代表,米歇爾·羅德里格茲飾演的戰鬥機駕駛員也頗有莎拉·康納的風采。



還有集女性的柔美和堅強於一身,帶有異域色彩的奈蒂莉。


很多人都覺得奈蒂莉就像《風中奇緣》裡的寶嘉康蒂,畢竟她們身上都有著未被馴化的野性之美。



信仰是奈蒂莉的力量來源,她很清楚自己是誰,該做什麼。


她從一開始就有堅定的內心,為男主傑克領航。


可以這麼說,奈蒂莉是卡梅隆電影宇宙裡最完整、最接近完美的女性角色。


在很多場合談《阿麗塔》時,卡梅隆總是會提到一個詞:女兒。


之前提到,阿麗塔這個角色讓許多女性觀眾為之傾倒,是因為她內心有強大的力量。




這份力量,讓她追問“我是誰”同時,忠於自我。


依德把她當做女兒呵護,反派把她當做異類剷除,但這都不是真正的阿麗塔。


不依附於任何人,喜歡戰鬥,那就當個戰士,渴望愛情,那就全心全意付出。


卡梅隆說,本想在女兒6歲時為她拍一部電影,告訴她你可以成為任何人。



雖然從那之後20年過去了,但《阿麗塔》最終還是承載了卡梅隆最初的願望。


“如果一部動作電影能吸引男性觀眾的同時,也能吸引到女性觀眾,那麼為什麼不這樣做?”


這是卡梅隆在拍攝《終結者》時的考量,對於當時好萊塢對男女觀眾觀影類型的固化,卡梅隆做出了最直接的反擊。


這種突破創新的精神,一如他在電影技術領域的貢獻,讓強悍、充滿力量的女性角色成為他電影生涯的重要標籤。


當如今女權主義席捲全世界,電影人紛紛追趕浪潮之時。


誰能想到,卡梅隆又在一個領域領先了電影行業幾十年。



- END -


 關於作者 

北極沒有猴

超英擁躉,暴躁影迷。



 互動話題 

你最喜歡卡梅隆塑造的哪個女性角色? 


📪

 如何投稿 

微信後臺發送“投稿”查看投稿要求



推薦閱讀


詹姆斯·卡梅隆 | 阿麗塔:戰鬥天使


快給我看!  

https://weiwenku.net/d/1100108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