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和女漢子

第十放映室2019-03-14 14:51:18


醜嗎?


審美不同決定答案不同,但顯然多數人給出了“標準答案”——網絡上喊醜的聲音一浪又一浪。


早在公佈《驚奇隊長》主演的時候,爭議就隨之而來。



與漫畫形象不符,跟隔壁神奇女俠也沒法比,為什麼不選漂亮的女演員。


這些疑問也曾深深困擾我,直到看完電影,才發現如此選角的理由。


漫威不想把驚奇隊長塑造成神奇女俠2.0,而是拍了一個不賣肉、不拍拖的“普通”女人如何成為超級英雄。



01

女神和女漢子


賈玲曾在春晚上表演過一個叫《女神和女漢子》的小品,她演女漢子,瞿穎演女神。


胖乎乎的賈玲和苗條動人的瞿穎同臺亮相,視覺衝擊力有多強,看圖便知。



本意在自黑、調侃逗樂觀眾,卻還是被指摘小品流露出了歧視女性的思想。


處在風口浪尖的,是“女漢子”這個詞。


不就是一個經常會用到,有著調侃意味的詞,怎麼就上升到了歧視的地步?


當一個女人能扛著煤氣罐上五樓,當一個女人一頓飯吃三碗米,當一個女人大大咧咧沒心沒肺,是不是很輕鬆就能給她們安上“女漢子”頭銜。



當女性個體表現出男性群體被賦予的特質後,她作為女人的完整性就被否定了,這時就需要通過字面上的性別轉換來重新定義這個女人。


這背後的邏輯是,男女作為兩種性別群體,其各方面特質都有明確劃分界限。


有句話不是這麼說的嘛:男人負責賺錢養家,女人負責貌美如花。


當任何一方個體跨越分界線,諸如“女漢子”“娘娘腔”的標籤便如影隨形。


用呆板的性別特徵框定個體,這就是性別歧視。


對於《驚奇隊長》,也不乏“女漢子”之類的角色評價。


驚奇隊長的形象,確實有區別於此前主流的形象。



首先,相貌平平;其次,去性別化。


但這兩點,正是電影的突破之處。


蓋爾·加朵是眾星捧月的女神,黑髮長腿明眸皓齒,布麗·拉爾森跟她明顯不在同一個顏值區。


甚至於,電影中多次出現不甚美觀的特寫,被網友惡搞。



很多評價電影的聲音,都揪著一個“醜”字不放。


但這不是選美大會,布麗·拉爾森也不是靠臉吃飯的藝人。


不是隻有漂亮的人才能成為女性超級英雄,而是在此之前,銀幕上的女性超級英雄都很漂亮罷了。


所以當一個塌臀方臉的女性形象出現在超級英雄序列中,其意義是呈現了多元化的女性英雄形象。



美如加朵、寡姐也好,路人趕腳的布麗·拉爾森也好,她們不定義女性超級英雄是什麼樣,她們詮釋女性超級英雄可以是什麼樣。


女超級英雄=美女是刻板印象,驚奇隊長的出現則是破冰的第一錘。


布麗·拉爾森飾演的·丹弗斯,以困惑的戰士形象進入觀眾的視線。


其後,逃出斯克魯人戰艦,來到地球尋找失去的記憶,則是維持著強悍的戰士形象。



從頭到尾,電影幾乎沒有刻畫卡羅爾女性形象的片段。既沒有和男人的感情戲,也沒有展示身材剝削女性的鏡頭。


這樣的好處是,觀眾首先看到的是一個超級英雄,其次才會注意到人物性別。


通過能力而不是性別來塑造人物,不把女性形象特殊化,才更貼近女權主義中“男女平等”的含義。


但這樣做,卻在一定程度上傷害了人物形象。



02

新神誕生


驚奇隊長的去性別化導致了一個問題,在性別模糊的卡羅爾身上,觀眾找不到代入感。


編劇給了卡羅爾很多性格以豐滿人物形象,衝動、堅韌、幽默、果敢。甚至還安排了男人搭訕她的戲,給卡羅爾展示女人味的機會。



但這些還遠遠不夠。


除了超能力,驚奇隊長從頭到尾的形象是一成不變的。


反觀其他漫威的超級英雄,鋼鐵俠、美隊、黑寡婦,都是有著七情六慾的人,都有著感情上的困擾。


就算半神錘哥、人工智能和無限寶石結合的生命體幻視,也都比驚奇隊長更有人味。


(幫忙點一點下方廣告,助小十君早日湊齊去電影節的路費)



即使因為沒有超能力陷入危險困境,觀眾也不會對驚奇隊長的危機投入過多感情,畢竟她的結局早就在預告片裡,《復聯3》裡被劇透了。


這也是《驚奇隊長》的問題所在,電影的獨立性遠低於其戰略意義,即為《復聯4》做鋪墊。驚奇隊長本人也成了符號,僅僅是拯救世界的超級英雄,更像一個了卻塵世煩擾高高在上的神,卻沒有更多人性方面的展示。


電影更大的問題,是其宣揚的女權思想和劇情有著明顯錯位。


克里星是一個在最高智慧控制下的中央集權的帝國。


裘·德洛飾演勇·格羅在訓練中也警告卡羅爾,再不受控制使用超能力,至高智慧就會找她談話。



他是權力對卡羅爾束縛的具象化。


電影用權力禁錮和突破禁錮的兩種動作,完成對驚奇隊長的人物塑造。


所以觀眾看不到這個角色身上的成長弧線,因為她本來就是如此。


其實在克里星上,沒有所謂的性別落差。


勇·格羅不過是極權的化身,真正涉及到女權問題的,是卡羅爾碎片般的閃回片段。



在這些片段中,開卡丁車翻車被老爹責罵質疑這就該讓男孩玩,在軍隊訓練時被一群男兵嘲笑挖苦,當不了飛行員。


這又回到了老生常談的問題上,男人能做的,女人能做到嗎?


答案毫無疑問,無論是電影裡還是現實中。


但電影裡卡羅爾是怎麼做到的?閃回片段中只是她在一次次失敗後不認輸重新站起來,說好聽點是韌勁十足,不好聽就是毒雞湯。


卡羅爾能當上空軍飛行員,必然有她的過人之處,這種特殊性,不會在隨便什麼人身上顯驗。



所以在至高智慧第二次與卡羅爾談話,而後卡羅爾爆發的那段戲,從邏輯上來說就有著明顯錯位。


這也是導演雞賊,或是沒搞清的地方,把極權壓迫與性別歧視做了相似化處理。


展現在銀幕上,就是卡羅爾從小到大,從失憶到恢復記憶,一直都有或男人、或不是人的東西在告訴她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



這當然是最淺顯的聯繫,卻成了人物進階的唯一動力,這種錯位關係,很容易讓觀眾看得一臉懵逼:幾句話沒說,你怎麼就爆發了?



03

謎一樣的漫威宣發


《驚奇隊長》選擇3月8號上映,無外乎是為了蹭婦女節熱點,畢竟電影呈現的是女性力量的崛起。


但在美國,電影遭遇差評攻擊,在內地,漫威宣發則又引發了爭議。


因為布麗·拉爾森的一次演講,被加以扭曲抹黑,導致“不歡迎白人男性來看《驚奇隊長》”的謠言廣為流傳。


真實情況是,在演講中布麗·拉爾森提到了白人男性電影評論者要遠遠多於女性電影評論者和有色人種評論者的事實,並三次特意提到自己不是討厭白人男性。



而漫威中國宣發在3·7日發佈了一款女生節祝福短片,同樣引起不少討伐聲音。


什麼是女生節?女生節是一個關愛女生、展現高校女生風采的節日,通過開展高品位、高格調的人文活動,引導女生關注自身思想素質、道德修養、文化內涵、業務能力、心理健康的活動,是高校校園趣味文化的代表之一。(摘自百科)


本意是好的,但在不斷髮展的過程中,女生節逐漸成了高校男生集體對女生髮春騷擾的正當途徑。


在#反三七過三八#的話題中,可以看到很多高校裡的橫幅。諸如“春風十里,不如睡你”、“做我的公主,只吃雞雞不吃苦”。



這種在高校蔚然成風的物化女性、甚至侮辱女性的思想,不正是《驚奇隊長》宣揚的女權主義所批判的。


《驚奇隊長》第一次讓女性超級英雄跳出了美豔動人的舒適區,這是它的價值。


驚奇隊長不漂亮,可以,但是她有不服輸的心,和成為超級英雄的能力。


而我們,也不能剝奪她成為超級英雄的權利。


關於女權主義雖然有許多爭議,但歸根結底就是一句話:在全人類實現男女平等。


男人的權利,女人也要擁有,即使她們不行使這項權利,即使是她們不適合做的事情的權利。選擇權,在她們手中。



- END -


想看更多漫威電影影評,找小十君

 關於作者 

北極沒有猴

超英擁躉,暴躁影迷。



 互動話題 

你覺得女性超級英雄必須看顏值嗎?


📪

 如何投稿 

微信後臺發送“投稿”查看投稿要求



推薦閱讀


黑豹 | 蜘蛛俠:英雄歸來 | 雷神3

漫威科普 | 斯坦·李與漫威 | 復聯3 


快給我看!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