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人生裡,怎麼能沒有「龍貓」?

第十放映室2019-03-14 14:54:28

2018年的最後一個月,院線電影迎來了神仙打架般的陣容。對此,小十君早就按照慣例寫好前瞻以供參考。


這之中,自然也包括即將於12月14日上映的數碼修復版《龍貓》


來,一起吹爆黃海設計的這張海報!


要知道,對中國影迷來說,等這一刻已經太久了。



不出所料,不少讀者都將其列入本月的必看片單,在留言裡就已經坐不住。


宮崎駿的影迷們“老淚縱橫”,各種“買票”“沒跑”“一定去看”



還有要給學生賣安利的老師,帶兒子去電影院的媽媽:



各位都很可愛!


看著這些,小十君會心一笑。


果然,在首映後的30年裡還能經受住無數觀眾的檢驗,並讓人爭先恐後地暴露年齡,是《龍貓》才有的待遇。


同時,我也在大家的感染下陷入關於它的回憶......


有四個字,是對它最俗套的形容,卻也是大部分人初識《龍貓》時最真實直接的感受,那就是溫暖治癒


故事裡,有兩個讓觀眾羨慕了很久的女孩:小月小梅



因為母親正生病住院,她們跟隨父親搬家至離醫院更近的郊外。


一輛裝滿家當的卡車,“突嚕嚕”地帶著她們開往新家。


每次重溫時都要倒回去看好幾遍的鏡頭


清新美好的鄉野田園之景,像畫卷般徐徐鋪展開。


對小月和小梅來說,前方不僅僅是新家,更是一個等待著她們去探索的“新世界”。


眼前的一切都讓姐妹倆感到新鮮好奇:被錯認成警察的郵遞員叔叔、幹著農活的羞澀男孩、有魚兒遊過的小溪......



她們你追我趕大呼小叫地在房前的草地上,打滾兒翻跟頭。



聽說這棟老房子有“鬼屋”之稱,更是激動又好奇。


打開房門看見一群黑黢黢的怪東西,大吼一聲給自己打氣,甚至伸手抓住它。



而作為觀眾的我們,對這個世界早已瞭然於胸。


因為這些熟悉的場景和畫面,都被我們重溫多次,也因為多多少少,我們都經歷過與之相似的夏天。


尤其是放暑期的時候,被父母“寄放”在爺爺奶奶家,脫離了家長和老師的管教,拋卻作業的負擔,一頓瘋玩。


瀟灑自在,無憂無慮。



可惜啊,距離小月和小梅所擁有的那般童年,還是缺一隻“龍貓”(笑)


我們從未像小梅,一個人玩著玩著就在草地裡發現一隻會隱身的小傢伙。



一路跟著它走進森林,就遇見了一隻毛茸茸的大傢伙。



它那張圓潤而有彈性的肚皮,看起來很好睡。



當它聽到“你是誰”這種人類的社交辭令時,還會發出“多~多~洛”的聲音。


然後,它就有了名字。



我們也從未像小月,揹著妹妹在大雨裡,巴士遲遲不來,卻先等到它默默地走近身邊。



它會在沒人注意的夜晚帶她們在星空中飛過,夜遊森林,坐在巨大的樟樹樹頂。



還會在她們遇到困難的時候挺身而出,呼叫龍貓巴士求幫助。



龍貓的存在,讓電影裡的小月和小梅興奮地尖叫,“好像在做夢卻又不是夢!”


而電影外的我們,嫉妒瘋了急得跳腳,以至於每次都難逃這樣的困擾:如何才能get一隻龍貓?


即使到了80歲,也不想放棄努力(嗯!)



這就是“龍貓”的魅力——親厚可愛,讓人無條件擁有。


但是,《龍貓》的魅力不止於此。


乍看之下,它似乎簡單到“乏善可陳”:天真爛漫的童年時光,一家四口的動人親情,清新明媚的田園景色......



反觀宮崎駿的其它作品,情況就大一樣。


它們總是有著更宏大的主題與背景,也不乏上天入地的打鬥場面。


比如《風之谷》《天空之城》和《幽靈公主》,雖然並非來自官方說法,但常被看作是“三部曲”,就是因為其中對人類、生存、自然與文明等問題的延伸與探討。



還有斬獲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的《千與千尋》,那些純真背後的隱喻、溫情中的殘酷,徹底模糊了兒童與成人動畫的邊界。



就連劇情同樣很簡單的《魔女宅急便》,也自帶奇幻設定,到了13歲就必須去修行的魔法少女。



而《龍貓》,往深刻了說,“母親住院”的缺席可以指向成長與孤獨,但它所描繪的只是正常的人類世界。


可是那又怎樣呢?


它依然憑藉高超的治癒能力,在眾多作品中具有獨特的存在感。


因為這個世界不需要被尋找、被捍衛,就已經足夠美好,更難得的是其中那份無比珍視的“童心”。



在一次次的重溫裡,我們越來越感到“童心”這平凡的兩個字,不僅意義豐富,還有著層層遞進的力量。


小時候,我們對小月和小梅的生活懷有憧憬,也想像她們那樣一蹦三尺高,“啪”地一下就著陸在龍貓的肚皮上。


我們的心,本身就是“童心”。



隨著成長的經歷越來越多,我們一邊惦記著龍貓,一邊忍不住回想起過去的某些閒暇時光。


“童心”,成了時不時被喚醒的記憶。



而等到真的成為大人,就會更強烈的感受到,“童心”是宮崎駿所塑造的世界之常態,看看影片中的那些大人們就知道了。


我這個粗心的觀眾,看了好幾遍才記住小月和小梅父親的姓氏是草壁。


但不得不說,他就是孩子心中的那種理想型父親啊。


當姐妹倆大呼小叫著發現了怪東西,他會說,“那一定是灰塵精靈’。”



甚至默認老房子是“鬼屋”,但是他相信,“今天天氣那麼好,不可能會有鬼的。”



當黑咕隆咚的夜晚狂風大作,老房子吱吱呀呀地發出聲響,他會突然誇張地放聲大笑。


接著告訴小月和小梅,我們一起大笑,可怕的東西就會跑光!”


可愛到冒泡


他也不會質疑龍貓的真實性,跟著姐妹倆一起在森林隧道里穿梭奔跑,尋找它的身影。



還有那個看起來凶巴巴的鄰居奶奶,實則非常和藹可親且充滿童趣(笑)


當她發現小梅弄髒了手腳,既沒有不悅,也沒有指責。


反而笑眯眯地跟她們說,所謂的“灰塵精靈”其實是“煤煤蟲”,“我小時候也有看過哦”。



有沒有覺得,他們的存在也和龍貓一樣珍貴。


很多時候,我們想回到像小月和小梅那般大小的童年。而考慮到同時還要再經歷一次讀書考試,就覺得還好只能想想(笑)


其實,最好的辦法不就是成為草壁先生和鄰居奶奶這樣的大人嗎?


而這一點,真的只有步入成年人的世界之後,才能更加深切的體會到。



想到這裡,作為觀眾的我不再為它的姍姍來遲和30年的漫長等待感到可惜。


畢竟,“龍貓”和《龍貓》本來就一直陪伴著我們。


無論重溫多少遍,都讓人一再被暖意包裹,一再被激起童心。


能用它來為有點喪的2018年畫上句號,多好啊!


要在大銀幕上看見這個畫面,想想還真是激動!


互動話題



你最喜歡的宮崎駿作品是《龍貓》嗎?



↑上下滑動查看如何投稿↓

投稿通道

wangxiaowo929@163.com


1.不白拿,有稿費。對脾氣我們就將約稿進行到底。

2.稿件要求:以你的聰明才智,看幾篇我們的推送,心裡指定有數。


實習通道

wangxiaowo929@163.com


1.會寫,能寫,熱愛寫寫寫。

2.滿足第一點萬事好商量。


凡是來稿來信,小十君都會第一時間回覆哦!

後臺發送“投稿”可查看投稿細則。




推薦閱讀


米林宏昌專訪 | 宮崎駿與新海誠



https://weiwenku.net/d/1100108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