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液」,我噴了

第十放映室2019-03-14 15:02:49

《神奇動物在哪裡2》上映,接力《毒液》繼續收割票房。


值此交替之際,讓我們用最後的時間,回溯下《毒液》這部有些“兩極化”的超英電影。


討論的焦點,自然還是影評人和觀眾對於這部片的評分。


小十君之前寫《毒液》,肯定了這部商業片的娛樂性,以及整體觀感上,確實沒覺得有國外影評人所批評的那麼差。


特效、設定,以及娛樂元素,都是電影的加分項。


但有一位朋友,卻十分激動地向小十君列舉了《毒液》的“七宗罪”(沒這麼多)


從劇本、表演,到導演的掌控能力,把電影從頭到尾diss了一遍。


畢竟是看片多年的超英片粉絲,小十君完全能理解他這種愛之深責之切的感受。


而且,說的也是句句在理。


帶著不同的立場和態度,讓我們走進 @艾維辛格 的毒舌世界。


也許會有不同的看法,也許會有相同的感受,求同存異,這就是我們討論電影的意義。


《第十放映室》獨家專稿,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你覺得最無聊的超級英雄電影是哪部?”


如果這周之前有人向我提出這個問題,為了客觀起見, 我可能需要重看一遍過去20年內的超級英雄電影,然後列出一張至少20頁的表格,交叉對比判斷,最後才能審慎地給出結論。


但如果今天有人問我這個問題,我可以馬上給出他明確的答覆:It’s fucking Venom。



《毒液》無疑是我今年在電影院裡看過的最無聊的超級英雄電影,趁著這兩天還沒從觀影的失望中緩過勁來,或許可以考慮去掉“今年”、“在電影院裡”、“超級英雄”這幾個字。


作為一個超級英雄的路人粉,自認已經能夠津津有味地融入超級英雄電影的閤家歡屬性中了。


一般來說只要在觀影前調整好期待閾值,不對電影的嚴謹性抱有過分的期待,那麼通常都不會感到特別失望,反而偶爾還會為電影中打破陳規的設計亮點和劇作巧思而收穫到意外的驚喜。


作為一部打著“首位暗黑超級英雄”旗號的電影,“毒液”身上亦正亦邪的特性、長舌尖牙的造型、陰暗殘暴的氣質,都清晰地展現出這個角色身上諸多可供挖掘的文本潛力。



雖然超級英雄電影一以貫之地重特效、輕劇作,誰要在這類電影的劇情上吹毛求疵,就是不客觀、太嚴肅。


why so serious?


但《毒液》讓人崩潰的地方在於:它真的沒有打算在劇情上對自己有哪怕絲毫要求。


觀眾和影評人口碑呈現兩極分化


引用一位國外影評人還算客觀的評論——


我喜歡《毒液》,但要不是公式化的劇本拉低了電影水平,我會更喜歡。


如果你也看了《毒液》,那麼它的問題幾乎可以說是顯而易見的,那就是絲毫經不起推敲的故事劇本。



《毒液》的故事十分簡單。


講述了由湯姆·哈迪飾演的良心記者艾迪·布洛克是怎樣經歷從揭露反派的陰謀失敗,到被報社開除、被女友拋棄,然後意外地與外星共生體“毒液”一拍即合,組成loser cp,最後在大戰中打敗反派,走向人生巔峰的故事。



看完電影你會忍不住感慨影片的情節設計是如此保守俗套。故事以艾迪·布洛克與毒液的結合為時間節點,敘事節奏被剪輯粗暴地割裂成兩部分。


前半部分的節奏像是一臺老式拖拉機,用了四十分鐘尷尬俗套的劇情演繹了一出通俗抓馬劇。



更讓人難以忍受的是,作為一部已經大刀闊斧地在映前剪了四十分鐘片長的電影,導演在這段奢侈的淺史鋪墊期間甚至連一個合格的人物形象都沒建立起來


後半部分的節奏則畫風一轉成了一臺法拉利,趕鴨子上架地用七拼八湊、漏洞百出的過時橋段將電影推向高潮和結局。



這樣的公式化劇情結構放在上世紀80年代還勉強夠用,但放到2018年的今天,簡直讓人有一種老年編劇被時代狂潮狠狠地拍到了岸上的悲涼感。



湯老師的成龍式表演與老套劇本彷彿也遙相呼應


既定套路基礎下的推陳出新,是超級英雄電影近年的轉型時期裡一直在尋找的出路。


最成功的例子莫過於《蜘蛛俠:英雄歸來》和《死侍》,前者可以說是青春校園題材的超級英雄電影,後者則直接打造成了一部無下限的R級屎尿屁喜劇。


《蜘蛛俠》一役吸粉無數的荷蘭弟


而《毒液》的優勢或許是利用自身角色的特性,在限制級基礎下大展拳腳地進行探索和創新,但這樣的願景卻因為索尼在商業策略上的保守和諂媚而不復存在。


除了商業策略上的守舊,《毒液》在劇作上也巧妙地避開了最能夠營造戲劇張力的衝突核心:本體與共生體爭奪身體使用權產生的衝突和碰撞



這本該是一個與惡龍纏鬥然後制服惡龍,凝視深淵卻不墮深淵的黑暗故事


毒液的設定之所以讓人期待,是因為它不僅僅只是一種附屬在寄生體上的超能力,還是一個有著思想和情感的獨立生命體


但沒想到一部與惡龍纏鬥的暗黑故事,卻硬生生給拍成了一部與忠犬做朋友的美好童話。


除了艾迪和毒液的同體對抗,電影在另一個核心矛盾的處理上同樣是含糊的,那就是:毒液為什麼偏偏選擇寄生在艾迪身上?


誠然,電影讓毒液用臺詞給出了自己的答案:“艾迪,我們都是loser。”



loser+loser=superman,這是電影所想要表達的“兄弟同心,其利斷金,屌絲逆襲,弱雞飛昇”的核心觀點。但是這樣一個理由真的能夠服眾嗎?


這就像是某家公司裡只有兩位女士,碰巧兩人還來自同一片地區,大家就天然地以為她們一定能成為好朋友一樣。好像人們能否成為朋友的關鍵不是取決於性格,而是性別,不是取決於喜好,而是地區。如此毫無邏輯的表達也讓電影中最重要,最關鍵,最核心的設定變得絲毫不具備可信度。


“這不是一個英雄的誕生,而是一對CP的誕生。”


湯不熱上毒液×艾迪的同人漫畫應運而生


在看完電影之後許多網友都沉浸在了毒液和艾迪在爭吵鬥嘴中流露出的濃濃基腐味中,彷彿這是一部霸道外星生物愛上我的狗血劇。


但是,這卻絲毫不能構成電影在劇作上偷懶的藉口。


毒液,答應我,不要再做舔狗了好嘛?



話說回來,如果《毒液》僅僅只是在主角的同體衝突和共生上缺乏刻畫,那麼這部電影頂多只能算是平庸,還不至於如此讓人難以忍受。


我已經很久沒有在電影中看到這麼十全十美的塑料反派了。



近幾部超級英雄電影裡的反派都塑造得十分出彩,比如《復聯3》裡的滅霸,《黑豹》裡的艾瑞克。


主張計劃生育的滅霸讓人又愛又恨


而《毒液》裡的反派boss德雷克博士卻像是一個絲毫沒有存在感和閃光點的移動道具,可以無縫銜接到任何爛片中。



這個人既沒有對研究的執著,也沒有出色的才能,看完電影也不知道到底是出於什麼動機才讓他全程秉承著“人類過於低級,需要全面進化”這套缺乏新意的反派理念。


這個角色在電影裡唯一的作用就是像一個事先預設好的NPC一樣,只負責觸發劇情,要是放在《死侍》裡,想必一定會是被小賤賤給懟得體無完膚的吐槽素材。



說完反派我們來說說米歇爾·威廉姆斯飾演的未婚妻安妮·韋英



米歇爾·威廉姆斯本身就不是靠美貌取勝的女星,《毒液》完全沒有表現出她在氣質上的優勢,在影片中的大多數時候,安妮·韋英這個角色都像是一個不在狀況內的老態大媽。



對於這樣的結果湯姆·哈迪也難辭其咎,兩人的對手戲從第一場開始就瀰漫著一股尷尬的氣息。甚至是這個角色的內在刻畫也十分不討喜,一邊接受著新男友的無私幫助,一邊卻與前男友舊情復燃乾柴烈火。



這樣讓人摸不著頭腦的情節設計也讓她在觀眾眼中不可避免地淪為了“綠茶婊”的形象。


說了這麼多不足,《毒液》在國內外票房上的成功也間接證明了這部電影並不是毫無優點的糟粕。


“勞資就是能賺錢”


《毒液》可能深知沒錢的電影才談人性,有錢的電影只要砸特效就能賺得鉢滿盆滿這一當代電影的商業邏輯,讓人不得不承認的是,在特效的製作上電影還是十分有良心的。


《毒液》不僅結合了角色的特性貢獻了一場年度最佳吻戲:


女裝毒液的形象讓人印象深刻


還摒棄了既往的打鬥觀念,在終極大決戰中用四顆靈魂彼此撕扯的流體打鬥上演了一出年度最具創意的油漆大戰



但是再華麗的特效,也不能抵消千瘡百孔的劇本帶給電影的傷害。影片整體缺陷太多,亮點太少,故事無趣、老套且破綻百出。


有多少人在《毒液》上映以前會僅僅滿足於這只是一部軟綿綿的“話癆愛情片”?



《毒液》上映後,這張不完美的答卷帶給人的落差就像是從珠穆朗瑪峰跌進了馬裡亞納海溝。


也許,真正讓人感到失望的,可能並不是《毒液》到底有多爛,而是它本該可以有多好吧。



↑上下滑動查看如何投稿↓



投稿通道

wangxiaowo929@163.com


1.不白拿,有稿費。對脾氣我們就將約稿進行到底。

2.稿件要求:以你的聰明才智,看幾篇我們的推送,心裡指定有數。


實習通道

wangxiaowo929@163.com


1.會寫,能寫,熱愛寫寫寫。

2.滿足第一點萬事好商量。


凡是來稿來信,小十君都會第一時間回覆哦!

後臺發送“投稿”可查看投稿細則。




推薦閱讀


你好,之華 | 《毒液》第一彈



https://weiwenku.net/d/110010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