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最佳港片,只能是「無雙」?

第十放映室2019-03-14 15:48:45

很難不劇透,請未看者小心。


假期的第四天,《無雙》徹底逆襲。


先是高口碑的豆瓣8.1,始終領跑於其他影片。


跟著發酵來的排片反超,正式奪下票房冠軍之位。


而它今日才在港上映


《湄公河行動》《紅海行動》之後,同為博納出品的幾部片子,憑藉口碑逆襲票房,已不算新鮮事。慶幸片名沒叫《無雙行動》)


只不過,在《無雙》的身上,還明確揹負著“今年最佳港片”之名。


小十君不清楚,如今的“最佳港片”,能值幾個錢?


至少,這部讓周潤發郭富城雙雄對決的作品,由《無間道》編劇莊文強再次自編自導,題材更是港片最拿手的犯罪動作類型,起初也不是沒受過冷眼。



曾經的幾大賣座元素,到了無法讓人提起興致的地步。


足以從側面驗證,香港電影在市場上的凋敝。


好在,《無雙》是驚喜的。


有人驚喜於,它對製造偽鈔過程的精細刻畫,無限貼近的犯罪體驗帶來前所未有的觀感刺激。


有人驚喜於,發哥這次彷彿從黃金時代歸來,穿白西裝拿AK-47在金三角掃射,再癲狂過火都情有可原。



有人驚喜於,片中“畫家”身份的一大反轉,再掉頭重新檢索情節時,會發現劇本早早埋下了多處細節提示……


沒得選,也不否認,今年最佳港片,只能是《無雙》。


這是個圍繞真真假假所展開的故事,片名“無雙”則成為解讀其中線索的關鍵——



💸金錢無雙


無雙,意為獨一無二。


正如真幣與假鈔之間的對立,正常情況下,製造、使用假鈔,被視為犯罪。


然而在片中出現一句臺詞,“只看到黑跟白的人永遠是失敗者”,點明主角身處的非正常環境背景。


劇情的發展就在一處灰色地帶來回試探。


作為假鈔製造團隊首領的“畫家”(周潤發 飾),在新版美金面世後,急於升級他們的造假技術。


由此找上了落魄畫師李問(郭富城 飾),李問自己的畫無人賞識,卻是臨摹名家畫作的絕對好手。



當畫家提議他入夥時,李問只覺得荒唐。


畫家反不以為意地表示,我家三代都印假鈔,從來沒出過事,只要遵守行規,他們會保我們。


聽似裝逼的一番言論,卻在對方拋出具體解釋後,變得毋庸置疑。


“他們”是誰?


全球有權有勢的人,原來幾人就能完成的小作坊作業,面向的可是全球化背景下的大生意。



“行規”又指什麼?


自己不能用假鈔,你看,哪怕真的掌握了印鈔票的神技,仍然要俯首於世界從不公平的規則。


李問之所以選擇加入,是聽信了畫家的煽動,“有了錢就不會被人看不起”“有了錢就能讓女友回到身邊”“有了錢就能做上主角”……


唯金錢至上,很快帶來道德的淪喪、人性的扭曲。



而電影裡鑫叔的死亡,金三角的意外,直接讓“有錢就能為所欲為”的美夢破滅。


說到底,畫家幾人所做的一切,不過是服務於真正掌握話語權的那一小撮人。


脫離世俗秩序,在他們建立的“潛”規則下,苟且偷生。


從中獲得的利益,也僅僅是由他們賞賜的一杯羹罷了。


金錢本該無雙,卻能在操控下,以假亂真。



💸主角無雙


不知為何,國慶檔的幾部影片主題,碰巧都抓著“替身”這一高概念作戲。


張藝謀的《影》,境州子虞陰陽變換,開心麻花的《李茶的姑媽》,男扮女裝上演笑料,唯獨《無雙》將它利用得複雜多樣。


畫家三番五次地向李問,宣傳自己的“主角論”。



除了帶他入門造假,還在過程中對他進行悉心調教。


兩人的性格與狀態,幾乎天差地別。


畫家,自信、瀟灑、老練、凶狠,偶爾還會有些神經質。


李問,畏縮、屌絲、膽小、怯懦,畫技之外再無亮眼處。



一個老鳥,一個新手。


所以發哥片中呈現出的氣場與魅力,完全是碾壓郭天王的級別。


兩人第一次產生嚴重分歧,在搶劫油墨時。


為了特殊的可變色油墨,畫家正式開槍殺人,被當場嚇呆的李問,事後仍希望找到其他代替方法,勸他不要繼續行錯路。


此時此刻的他,尚存理智與人性。


之後的行動,畫家屢次通過殺人救下李問並怒其不爭,他期待李問可以儘快成為另一個自己。



從對自己的才華失望到承認“我的最大價值就是造假”,是一個變身主角的心理搏擊過程。


李問將要成為主角的時刻,也是他舉槍反抗畫家的開始。


若舞臺上只能有一位主角,李問vs畫家,與其說取而代之,不如說“合二為一”。


但隨著畫家身份的揭曉,真實發生與虛構敘述模糊了界限,前面的劇情因此多了大量其他方式的理解空間。



“記住,你和世界上所有人一樣是觀眾,主角沒你的份兒”這句話,顯然曾深深地刺痛李問的內心,才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


這齣戲,畫家是主角,李問是觀眾,可最大的反轉往往出現在入了戲的觀眾身上。


另外,《無雙》中還穿插著一對女性“替身”關係。


李問求而不得的畫家阮文(張靜初 飾),與整容成阮文模樣的秀清。


秀清的出現代替阮文,填補了李問的情感缺失,兩人甚至以一種極為扭曲錯亂的方式相依相戀。



有時候,“假的比真的還要真”。


我們本以為李問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愛情,最後通過阮文所說的話才恍然而知,他是徹頭徹尾的虛假與可悲。


如果李問走向製造偽鈔之路,是出於命運的脅迫,那麼在愛情方面,則是他主動選擇的結果。


成為主角後,他開始殺人、“束縛”秀清,由不公平規則下的受害者,變成自私自利的施害者。


必須躲在畫家的身後,藏匿起原先的自己,最終借真真假假的口供混淆了眾人的視聽。


主角本該無雙,卻能在自我洗腦下,以假代真。



💸時代無雙


電影裡畫家與李問之間的衝突,有一部分是指兩種時代的衝突。


先不管雙方立場的正確與否。


畫家的作風代表以往時代的堅守、浪漫和血性,而李問的缺陷則來自現代人極易動搖,極易煽動的特質。


李問面對畫家,總是以一種仰望的姿態。


包括請來周潤發出演,並設計大量致敬他過去經典形象的橋段,簡直大型懷舊向安利現場。


導演迷弟臉:“我要讓00後知道周潤發意味著什麼。”


導演兼編劇莊文強說,李問就是他本人。


那就好理解了,《無雙》分明是新時代香港影人對老港片光輝歲月的一次回首。


也是他們的一次自省。


對於創作者而言,每一位幾乎都會遭遇李問同樣的經歷,同樣的迷茫。


在追求藝術的過程中,有對自我能力的真實認知,有對眼前利益的誘惑妥協。


莊文強用“沒有原創能力”的李問自嘲,並在片中給出“造假到了極致也是藝術”的灰色答案自我安慰。



那個古惑仔混跡街頭的情義江湖,天馬行空飛紙仔的黃金年代,已經遠去。


這點,他們和觀眾都必須接受,無法再去還原。


新時代的好與壞,香港電影順應北上或合拍潮流,早早地過了掙扎期。


《無雙》的出現,給出了一份答卷,小十君也從中看到了當下港片的一種發展良態。


香港電影裡永遠有大陸、臺灣電影鮮少觸碰的內容,例如這次敏感的假鈔犯罪。



如此題材,老港片也能拍,吳宇森、杜琪峰當仁不讓。


但要把犯罪過程做足做實,以往看來十分困難,如今則有了充裕的時間準備、資金支持。


避免不了重複過去,重複自己,那就在拓寬故事的邊界與格局上,以新換舊,猛下功夫。


前有故事創意,後有製作精良。


接下來的香港電影,如果把兩個時代的優勢結合作為主要方向,也未嘗不可……



很多人都知道了,《無雙》的裡子來自布萊恩·辛格的經典成名作《非常嫌疑犯》


影片最後只用了一個快速剪輯,就戳破了嫌疑犯的所有謊言。


凱文·史派西更具說服力的表演,也為它留下回味的餘地。



對比之下,《無雙》號稱打磨了十年的劇本,用心之處可能主要放在假鈔製作等細節上。


而反轉造成前面劇情無法解釋的一部分,被直接回避。


如果較真起來,整個故事經不起推敲的情節,的確不少。


前不久代表華語電影最高獎項的金馬獎,公佈了今年的入圍名單。


包括《無雙》在內的香港電影,幾乎尋不到蹤跡。


電影的好與好看,終究是兩回事,《無雙》的不足,令它僅停留在好看的層面。


莊文強在採訪時表示,“都說港片已死,我都沒死,香港電影怎麼會死?”


就像我們聽完後,只會當成一種可愛的自信,而不是心服口服的贊同。


很可惜,某種程度上來看,今年最佳港片,不能只是《無雙》。


互動話題



你還在期待哪部未上映的港片?



↑上下滑動查看如何投稿↓


投稿通道

wangxiaowo929@163.com


1.不白拿,有稿費。對脾氣我們就將約稿進行到底。

2.稿件要求:以你的聰明才智,看幾篇我們的推送,心裡指定有數。


實習通道

wangxiaowo929@163.com


1.會寫,能寫,熱愛寫寫寫。

2.滿足第一點萬事好商量。


凡是來稿來信,小十君都會第一時間回覆的!




推薦閱讀


 | 李茶的姑媽



https://weiwenku.net/d/11001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