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照片、扮智障、改成績…美國史上最大高考舞弊案!富人有一萬種方法把孩子塞進名校

英國那些事兒2019-03-14 16:15:24

讀名校,是很多人一生的夢想,也是無數家長對子女美好的期待。

但是進入名校的競爭永遠是激烈的:

對申請的一視同仁,不僅僅是名校錄取公正性的體現,也是名校學歷值得被尊重的大前提。它保證了名門在這個貧富懸殊的社會裡,依然是一塊不能被金錢買通的淨土。


然而,昨天美國司法部對50名家長、老師、中介的起訴,打破了人們心中對名校“淨土”的信任:這些家長中有的人是好萊塢明星,有的是上市公司總裁,還有的甚至是熟知法律的律師事務所合夥人;

他們花重金,託關係,在高考中為子女找槍手、買通監考官換試卷、給子女通過各種極端手段,將原本資質不夠的子女送進別人擠破頭也進不去的名校中。

他們用欺騙,為子女強行創造了一個名校光環。

他們用錢勢,踐踏著被無數人珍惜維護的教育公正性。

這一起美國近年來最大的教育舞弊案,正在慢慢揭開看似公正的名校錄取背後,那一張讓人感到憤怒的黑幕....



【披著慈善機構名頭的申請中介:7年2500萬善款,幫富二代家長圓夢!】


和單靠高考成績評判的國家相比,美國的大學錄取流程要相對複雜得多。

很多家裡有條件的孩子,可能在申請學校前好幾年就開始找諮詢中介機構,為自己申請名校之路做規劃。

但在常規認知中,諮詢中介只能是幫助學生們在錄取規則範圍內更好地規劃申請之路,不能幫助學生造假,憑空給學生增添各種光環——

這可能只是普通大眾瞭解到的情況。



在這次舞弊案中,就有一個披著慈善機構的“申請大學中介”,接收的都是社會上有頭有臉的富豪名人的子女。只要足夠有錢,他們連耶魯、斯坦福這樣的學校都能把孩子送進去。

這個能力“通天”的中介機構,嚴格說起來應該算是一家非盈利性慈善機構

名叫Key Worldwide Foundation(KWF),在領英上顯示規模只有1-10個人 。



別看它規模小,卻在這次舞弊案中承擔了至關重要的角色。


KWF的創始人,是今年59歲的男人William Singer。他靠著種種膽大包天的行賄行為,硬是把這家慈善機構做成了送富人子弟進名校的“精英中介”。

在機構的網絡主頁上,寫著這樣一段介紹語:

“我們將與您的子女合作,幫助他們確認自己的優勢,釋放他們的潛力,選擇合適的大學,定位自己的水平,總結學校課內外的經歷,以獲得成功的生活。”



在官網下面,還有一些KWF服務成功的案例當事人的感謝信。

看起來似乎是一家以“激發學生潛能”為重任的非盈利性教育機構。



然而,在實際的調查中,Singer靠著這個不起眼的慈善的機構,在2011年到2018年間接到了大概2500萬美元不用交稅的捐款。


一個規模如此小的教育慈善機構,憑什麼在短短7年裡收到了這樣鉅額的避稅資金?這不正常的捐款情況,漸漸地也引起了FBI的懷疑,警方很快就發現了其中的貓膩。


被FBI盯上後,主導人William Singer面對涉嫌舞弊、洗錢的指控,最終在去年9月同意當汙點證人

將自己過去這些年經營KWF的各種非法手段、接觸的客戶和舞弊的內幕都坦白,協助警方收集舞弊的證據。




經過六個多月的深入調查,越來越多的犯罪嫌疑人出現了:

他們中,有好萊塢著名演員,有上市公司創始人兼董事長、度假村總裁兼董事長、酒莊老闆、營銷公司總裁、大型律師事務所聯合主席、航運業供應商、房地產開發商、時裝品牌創始人...

他們有個共同的身份,叫做“有錢的父母 ”。


他們通過Singer,與名校中的老師、招生官、高考中的監考人員裡應外合,將高考,將大學錄取制度玩弄於股掌之間,將子女塞進耶魯、斯坦福這樣的名校。


手段花樣之多,行事作風之膽大,讓人深為震驚...




【狂妄的作弊手段:受賄考官在線改題,私人槍手分數定製!】


從已經公佈的細節中,中介幫助富豪們舞弊的手段,主要有兩種:

一個是在入學SAT、ACT中做手腳;

一個是在特長生身份上造假。


首先來說考試作弊的問題。

這裡的作弊,不是簡單的看看別人答案,帶個複習資料入場這樣的小學生級作弊。

幾種方法都可以算得上是作弊界的神仙操作,既大膽又狂妄。


方法A:直接買通監考官,在正常考試後期,糾正學生的答案,幫助他們直接“考出”好成績。

Singer說,他曾經把學生安排到洛杉磯和休斯敦參加SAT考試,提前賄賂了考試的管理員。通過管理員在考試後半場幫助學生修改答案,來讓學生成績提高。


像是這樣的作弊服務,家長至少需要支付1.5-7.5萬美元的賄賂費用。



方法B:直接找槍手代考,賄賂考官,交換富二代和槍手的試卷。

這個方法相對於上一種要更高級一點。在這樣的考試中,槍手和富二代都一起進場考試,正常答卷。到了交卷的時候,被賄賂買通的考試管理員再將富二代和槍手的試卷調換。


這樣富二代既正常參加了考試,過程中也正常答題,看起來簡直穩得不行。

如果錢足夠多的話,中介還能安排槍手給富二代們“定製”成績:根據富二代們平時的水平情況,考過想要的分數線,但也不至於高得離譜,免得讓人懷疑。


在這樣的作弊中,槍手每代考一次,都可能拿到數千美元的報酬,更不用說主導作弊的中介和被買通的監考官。



方法C:為了拖延考試裝成“智障”。

這個方法聽起來非常“狠”,但卻十分好用。像SAT這樣的考試,為了照顧那些患有學習障礙、閱讀障礙的考生,考試舉辦方會在學生提供有類似障礙的證明情況下,為學生單獨作考試安排:

有時候是延長他們的考試時間,有時候是直接讓他們獲得免試SAT的許可。


要知道,考試的時候每分鐘都是至關重要的答題時間,多一倍的考試時間,就比別人多了太多的優勢。免試SAT的好處更加不用多說:硬性考試都能作假,考試以外的個人經歷更好做手腳。

為了獲得這些優勢,富人們甚至不惜買通鑑定精神狀態的醫生,讓孩子們裝“智障”了。



在已經曝光的舞弊家長中,好萊塢明星、美劇《絕望的主婦》的主演Fellicity Huffman,就是通過給KWF捐了15000美元,讓中介在考試中幫自己的女兒作弊:

延長考試時間、祕密糾正答案,讓平時只能考出1000分左右的女兒,最終在SAT中考出了1420的高分,順利被名校錄取。



在這件事曝光之前,Fellicity還在網上分享了一張和同樣是好萊塢名人的丈夫William Huffman一起在大學校園漫步的照片。

現在看來也是很諷刺了....




【110萬美元,讓不會帆船的富二代,以帆船特長生身份進了斯坦福】


除了考試作弊,中介把富二代送入名校的方法還有一條:偽造特長生身份。


成功的道路的確不止一條,上名校也不是隻能靠高考。

原本美國名校錄取特長生,是為了給在不同領域擁有天賦才華的學生多一些機會。然而沒想到這個為了支持學生多樣化發展的錄取機制,卻被富人們用來當捷徑。


在已經曝光的偽造特長生身份的案例中,起到關鍵作用的,是各大高校的體育老師。


比如曾經擔任奧巴馬兩個女兒的網球教練、喬治城大學的體育老師Gordon Ernst,就在2012到2018年間,收了270萬美元的賄賂金,與中介合作,為喬治城大學招了12個網球特長生。



他幫助這些富二代偽造體育特長生的資料,把一些不擅長體育、甚至根本不會網球的富二代,包裝成能力突出的體育特長生。


偽造各種運動證書和獲獎榮譽,把他們塞進各種運動精英俱樂部,指導富二代們擺拍各種運動場景,甚至直接用ps技術把富二代的臉和專業運動員們的照片結合在一起,硬生生地給富二代們創造出特長生身份,保證被名校錄取。


就連耶魯大學,也因為這種舞弊收取了一位從來沒有踢過足球的足球特長生


根據已經曝光的資料,這名特長生是花了40萬美元買通了耶魯的女子足球隊教練、51歲的 Rudolph Meredith,讓教練幫助偽造了足球特長生的身份,最終順利被耶魯錄取。


而這個順利被塞進耶魯的學生父母,給了Singer的慈善機構KWF捐了120萬美元...



考試成績可以偽造,特長這種東西,會不會試一下就知道了,進了大學校隊難道不怕暴露嗎?

中介早就提這些特長生想好了:進入大學後,他們可以先找各種理由推脫校隊的訓練,之後再通過一些類似於傷殘證明,徹底逃避校隊訓練比賽的責任。這樣既進了名校,也不會被拆穿身份。


他們這樣的做法,不僅是對名校校隊的極其不負責,更是搶佔了原本應該給其他學生的名額,對勤奮有才的學生的一種侮辱。


比如好萊塢演員、美劇《歡樂滿屋》的主演Lori Loughlin,就是通過幫中介幫兩個女兒偽造了帆船特長生身份,讓兩個根本不會划船的女兒成功被斯坦福大學錄取。



斯坦福大學的帆船教練John Vandemoer,目前已經承認在這個過程中接受了110萬美元的賄賂,幫助造假舞弊...



更讓人生氣的是,Lori通過這樣的手段進入斯坦福的小女兒Olivia,對自己在斯坦福的生活一點也不珍惜。


剛剛上大學不久,她就在網絡上公開表示,自己的第一愛好永遠是當一名網紅博主。最喜歡的還是開派對的生活。


“YouTube將永遠是我最熱愛的事情,我寧願每天7/24小時地拍攝,也不想要坐在教室裡6個小時。”



Olivia甚至在視頻中和網友們抱怨,自己開學第一週就要請假去拍照,希望學校的院長們能理解她。


斯坦福大學作為世界一流名校,是多少人的夢想啊。

通過惡劣的手段進入名校的Olivia卻只想請假逃課當網紅,讓無數辛苦學習的學子心碎、憤怒...


(Oliviad的Youtube主頁)



【200多人被調查,50人被起訴逮捕,但學校和學生都是無辜的?】


目前,被起訴的50人中,有33人是家長,有9人是頂尖學校的教師,其餘則是考試機構中工作人員。

根據檢察官的說法,這些父母向中介機構支付了10萬到650萬美元不等的資金。

至於是誰支付了650萬這樣高的中介費,檢方拒絕公開其姓名。

但從這份已經公開的名單中,公眾可以肯定的是,能給出這樣鉅額中介費的人一定非富即貴。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這些家長、老師、考官外,FBI並沒有直接起訴任何學生或者學校。

在檢察官目前掌握的證據中,這些被父母塞進名校的學生,都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父母正在用錢幫他們進行舞弊。

檢察官願意相信,這些孩子是被父母哄騙的,暫時不用承擔刑事責任。



而可能招收了舞弊學生,或者有教師參與舞弊的學校,總共有8所。


分別是耶魯大學、斯坦福大學、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南加州大學、喬治城大學、聖地亞哥大學、德州大學奧斯特分校、維克森林大學。


雖然檢方並沒有對這些學校提起指控,但出現了這樣的事情,對大學來說也是非常重大的醜聞。這些大學也在短時間內給出了迴應。


耶魯大學的校長Peter Salovey在公開信中表示,他對這次起訴暴露的現狀非常沮喪和不安認為耶魯大學本身也是那名徇私舞弊的前足球教練的受害者。他們相信除了這名足球教練,耶魯的其他教職工都不知道這個陰謀。耶魯正在和政府官員合作,可能會採取經進一步行動徹查此事。



而南加州大學也很快解僱了涉嫌舞弊的體育主管Donna Heinel和水球隊教練Jovan Vavic。並表示正在調查南加大可能收到的和這項指控有關的所有資金,審核目前的招生流程,確保此類事件不再發生。


負責管理SAT的非盈利組織,美國的大學委員會The College Board,也在起訴事件公開後發出聲明,所有涉嫌在SAT中作弊的人,無論其身份和收入如何都會被追究責任。



其餘學校也在新聞爆出後,陸續表明校方除了已經被起訴的老師外,並沒有更多的人對此知情或參與其中。


學校們急於撇清關係,證明這些舞弊只是個別喪失職業道德的老師所為。

但調查還在進行中,後續牽扯出更多涉嫌舞弊的高管人員也是有可能的。


面對這起可能是美國有史以來最大的大學錄取醜聞,很多人一邊看著追蹤報道,一邊意識到一個更加令人失望的事實:

雖然說,這些直接花錢買成績的富人們,為了孩子讀名校,臨時抱佛腳地採用了極端手段的行為,是非法且可以被追究、被預防的。但從長遠來看,“富豪權貴能花錢間接讓孩子讀名校”的趨勢,則很難被預防,讓人感到更加擔憂。


比如,就在3月7日,哈佛大學公開了了一份令人擔憂的報告。

報告顯示,目前在哈佛就讀的2021屆學生中,有三分之一的學生,是屬於“哈佛二代”——他們家裡面不管是父母、祖父母還是親戚,總有一個人是哈佛校友。

有46%的學生,是來自年收入超過50萬美元的富裕家庭。而去年的一屆學生中,這個富人子弟的比例還只是26.6%。



更不用說最近兩年,精英學校們越來越明顯的“種族歧視”。

在2018年10月,美國亞裔對哈佛發起的歧視訴訟中指出,哈佛的“不公正”錄取規則裡包含了對亞裔學生的歧視,和對精英子女的偏好:

傑出運動員,哈佛大學畢業生的子女,有錢的捐贈者,社會名人,哈佛教職工的子女,都會被優先錄取。白人比例更是要強行過半。

這些可以被優先錄取的人,只佔到哈佛申請者的5%,但在最後的錄取結果中,卻佔到新生的30%。



面對控訴,哈佛的辯解是,哈佛是私立大學,有權利自己決定錄取標準。

所以,就算沒有暗箱操作,精英大學被富人們把持,也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尤其是考慮到如今孩子們接受的教育,就像是一個費心費錢費力的長跑比賽,

要得出好的結果,有時候光靠孩子努力聰明是不夠的:

家庭的支持、輔導、投資,都對孩子的成長成才至關重要。

就算沒有這些旁門歪道的舞弊,富人的子女也一樣能夠通過接受更好的教育,比普通人家的孩子在申請大學的時候有更多的優勢。



大家起點本身就已經有很大差距了,過程中所經歷的艱辛、面對困難時能獲得的幫助也大不相同。如果在錄取的標準上,普通人家的學生還要被富人子女們用這樣的方式打壓,今後所謂的“寒門貴子”,只會越來越少。


所以,在案件的新聞發佈會上,聯邦檢察官說Andrew Lelling表示:

“這起案件涉嫌通過穩定運用財富、欺詐,來加重精英學校入學的腐敗現象。

富人不該有特殊的大學錄取系統,在這裡我想要補充的是,他們也不會有特殊的司法系統。”



教育本來就是普通人改變命運的關鍵機會,如果不對這種狀況加以遏制,社會最終就會變成一個贏者通吃的殘酷世界。


所以,在這些已經確立的、為了保障公平性的教育原則方面,

希望無論是多麼微小的“舞弊、捷徑、讓步”,都不再被容忍和原諒。


ref:

https://features.thecrimson.com/2017/freshman-survey/makeup/

https://edition.cnn.com/us/live-news/college-admissions-cheating-felicity-huffman-lori-loughlin/index.html

https://www.cnbc.com/2019/03/12/a-slew-of-ceos-are-charged-in-alleged-college-entrance-cheating-scam.html

https://www.nytimes.com/2019/03/12/us/college-admissions-cheating-scandal.html

------------------------------------- 

蔥暻:難怪都說《天空之城》裡的世界是真實存在的,甚至更誇張


酒釀丸子芒果冰:這種事情哪都有,感覺只要有權有勢,遲早會發生


tilwedie_:最近真是一瓜接一瓜


改不了名布布熊:激怒的不止群眾還有真富豪自己學校。畢竟人家捐款那麼多才把子女送進去,你就出這點兒錢怎麼能有同樣待遇。而且錢全入了中介的口袋,沒給學校留。


江上清風:想到了韓國那個搞得朴槿惠下臺的女生……


TwistKing_qq:孩子不知情???自己不會帆船結果是帆船特招生進了名校,你和我說是被家長哄騙,自己不知情???


非洲的貓服鹹魚:直接捐樓不就啥事都沒有了嗎

捷潔傑戒:錢沒達到捐樓,所以用賄賂的手段。


katyperry愛glee:或許,有人看過菲麗西提霍夫曼主演的美劇《美國罪案》第二季嗎,沒想到演員本人自己也這樣……


…………………………

事兒君有品,

專為大家準備英國的各種值得推薦的好產品~

Waitrose百選千釀,滴滴晶純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