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歲公司高管每晚只睡一小時,這個“祕密”困擾他很久了

中國經濟網2019-03-14 16:50:53

俗話說,吃藥十付,不如獨宿一夜。翻來覆去睡不著,想想就很讓人抓狂。如果一個人被這事困擾了十年,那麼離崩潰應該已不遠。


邵成(化名),38歲,杭州某上市公司高管。白天,他是光鮮亮麗的高、富、帥;夜晚,卻只能獨自在黑夜中煎熬。用他自己的話說:“失眠的痛苦,即使最親密的愛人,也無法體會。”


在3·21“世界睡眠日”來臨前,記者走近一位“資深”失眠患者,傾聽他如何一步步走進失眠“黑洞”,如今又怎樣慢慢轉回正軌。


忙不完的工作

他十年來幾乎沒有一天在半夜12點前睡


與偶像劇裡生活精緻的高管“大叔”不同,邵成對穿著打扮不怎麼講究,但打理得十分清爽乾淨。“我們幹互聯網的,天天加班,沒時間也沒精力關注身上穿的,我反正是有什麼穿什麼,只要乾淨就好。”他邊自嘲邊笑,眼周顯現出幾條與年齡極不相符的皺紋。


邵成坦言,入行十年,好像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他幾乎沒有一天在半夜12點前睡。


起初,在奮鬥階段,純粹是忙工作,想的是多幹點就能多賺點也能多積累點經驗,而且身邊的同事也都像打了“雞血”一樣,他不拼怎麼行。於是,漸漸的,晚睡、熬夜就成了他的一個生活習慣。晚上過了12點才睡,早上五六點就起來。


“其實,那個時候我除了睡眠時間少,已經出現睡眠質量不好的苗頭。雖說加班回家已經累成狗,可躺在床上卻怎麼也睡不著,有時候好不容易睡著卻做很多全七八糟的夢,醒來以後感覺比睡覺前還累。之後隨著失眠的加重,真正的有效睡眠時間是越來越少。”邵成說,現在回想起來,他的失眠就始於十年前的熬夜這個壞習慣。


以為失眠不是病

自己胡亂折騰致“病入膏肓”


據說,愛因斯坦每天只睡兩小時,愛迪生每天睡三小時就夠了。或許成功人士天生覺少,在開始一天睡三四個小時時,邵成並沒覺得特別不舒服。只是對於入睡困難這件事有些焦慮,覺得躺在床上白白讓時間一分分過去是莫大的浪費。殊不知,這種焦慮就是伴隨失眠而來的情緒問題。

憑著努力,邵成的工作蒸蒸日上,幾經輾轉,如今成為上市公司的高管。在生活上,買房、買車、結婚、生子等,人生大事也一件件有條不紊完成。而隨著角色的不斷轉變,睡個好覺竟成了一種奢望。


“5年前,我太太生下寶寶,那會是怕孩子晚上吵影響我休息,我們決定暫時分房睡。後來孩子大一點能睡整覺了,則是太太嫌我半夜不睡覺影響她和孩子,然後我們到現在還是分房睡。以前我一晚多少能睡三四個小時,最近兩三年一晚只能睡一兩個小時,最糟時甚至整晚睡不著。晚上睡不好,白天就沒精神,工作成績自然沒以前突出,偶爾一恍惚還出過差錯,所幸挽救及時,沒給公司造成重大損失。”邵成說,雖然失眠對他和家人造成了極大影響,但他始終不認為失眠是種病,以為自己調整就會好。


“走上管理崗後,除了得忙工作,必要的應酬也不少,有時候喝多了,醉醺醺回到家裡倒頭就睡下,我以為喝酒能助眠,睡不著時曾試著起來喝點,但沒幾次就不管用了。我也曾自己用過安眠藥,但怕上癮,有一搭沒一搭地吃。去年年底時,各種壓力巨大,我的狀態糟到了極點。過了半夜12點想放下工作早點躺床上休息,睜眼躺1小時也沒睡意。然後起來喝酒,半瓶紅酒下肚後再去躺著,1小時後還是沒睡著。最後起來吃安眠藥,才勉強眯了會。最多的一次,喝完酒後我吃了三顆藥。


安眠藥都搞不定的失眠

竟“敗”給一張簡單的生活處方


回想起一個多月前的自己,邵成用“喪屍”一詞來形容,與出現在記者眼前這位談笑風生的年輕高管絕對判若兩人。而兩者天壤之別改變背後,他歸功於一張簡單卻神奇的生活處方。


1、規範用藥,戒酒;


2、晚上11點上床,早上6點離床(不管有沒有睡著);


3、每天慢跑半小時(必須在晚上7點前完成);


4、每天睡覺前做10—20分鐘的放鬆訓練。


“這是杭州市七醫院睡眠醫學科餘正和醫生一個月前教我的辦法,開始我也不相信做這幾件小事就能緩解失眠,但堅持一週以後就已略有成效。首先是入睡沒那麼困難了,其次是睡眠時間從原先的一兩個小時到能睡三四個小時,人也就不那麼焦慮,精神也在逐漸恢復中。”邵成說。


堅持一個月後,他找餘醫生複診,經專業評估證實他的失眠正在好轉。餘醫生把他的藥減了一半,並鼓勵他只要繼續保持這些生活習慣,睡眠質量會變得越來越好,且再過一兩個月就能不用吃藥。對此,他信心滿滿。


採訪結束時,作為“過來人”的忠告,邵成語重心長地對記者說:“能好好睡覺就是福!熬夜真的傷不起!”


來源:錢江晚報/浙江24小時(記者:何麗娜)

責任編輯:邢宇

支持我們請點贊或使用評論功能↓↓↓

https://weiwenku.net/d/110011351